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止鼬】忍者游戏 02

勇敢者游戏AU,借用了电影的设定

主cp镜扉,副cp止鼬,有一笔带过不会详写的柱斑柱,傻白甜,大概不会很长,边想边写,肯定会有bug



忍者游戏 02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呢?

在被一群狂乱的大象追赶逃命时,镜在心里悲痛的呐喊。

当他们从天而降摔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时,三人全都一脸懵逼了,连一向泰山压顶都不行于色的鼬脸上都出现了裂痕。

“这什么地方……”止水看了看周围,惊奇的发现不仅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山地,连他们三人的衣服也都换了。

现在他们全都穿上了一身古老土气的忍者装,如果拿起手里剑摆上pose,还真挺像古代的忍者。

“大概是进了游戏世界……”鼬面无表情的说出了大家内心的猜测。

“看来我们得打通关才能回去了……”镜两眼发直的点出了关键。

智商高的好处就在于他们没有像其他普通人一样先自乱阵脚半天才进入状态,而是迅速接受了现实并调整了心态,然后开始思考如何通关。

“我们应该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背包,看看有什么可用的道具。”游戏达人镜轻车熟路的找出了第一批资源,一堆苦无手里剑卷轴干粮。

“这些干粮估计不够吃。”学霸鼬计算了一下能量消耗,得出了粮食短缺的结论。

“没事,所有游戏都是让你就地取材,见怪就打,见房就偷,资源不会缺。”游戏大师止水熟练的传授了基础攻略。

于是他们现在被一群大象追赶。

“我哪里知道那堆果子是大象的食物!”止水飞速奔跑,“没有哪个游戏说你不能采动物的食物。”

镜有些郁闷,“为什么你一个法师比我一个近战跑的还快?”

“这个啊……”止水拉出了技能菜单,上面特殊技能里写着瞬身术。“大概法师太脆了需要保命技。”

“保命技我也有。”鼬也拉出了他的技能菜单,上面特殊技能里写着须佐能乎,“我研究了一下,这个大概是个防御技能。”

所以你们俩都有保命技能就我没有是吗?镜看着自己特殊技能栏里空空如也,不禁控诉怎么能这么欺负近战。

“小叔你别郁闷,你的生命防御还有攻击都是最高的,关键时刻我们还得靠你呢。”止水安慰他,但镜听着更郁闷了,这不就是在说他皮糙肉厚耐打吗?敢情他是那个T?

“所以你们两个法师,能不能拿出远程技能摆脱这群大象?”

止水指了指他的绝技别天神,遗憾的说:“这个效果是可以控制敌人意识,看来我是个控制系忍者,估计对动物无效。”

鼬指了指他的绝技天照,平静的说:“这个虽然是威力巨大的火系法术,但是用了会损伤血条,我认为现在的情况不可以冒险。”

你们是来唱双簧的吗?镜看着自己连绝技都是空白的技能栏,有些绝望。设计这个角色的人难道这么讨厌近战连个技能都不好好的给他?

不,现在不是抱怨游戏设计者的时候,他们快要被发疯的象群追上了啊!

突然,一道沉闷厚重的号角声响起,象群像是得到了指令一般停下了脚步,随后四处散去。

“呼……得救了……”三人劫后余生,终于可以坐下喘口气了,然后他们就听到了脚步声。

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白发红眼,脸上还有几道疤的青年从密林里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个号角,刚才大象就是被这个号角发出的声音吓跑了。

“真是有趣……”白发青年眯着他细长的双眼扫射了一下三人,镜他们顿时打了个寒颤,这感觉就像是上课开小差被校长抓到一样。

“居然还会有别的人进来……三个……未成年小鬼?”青年脸上闪过一丝不知是疑惑还是失望的表情,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不想莫名其妙的死掉就跟我来吧。”

镜止水和鼬互相对视了一眼,默契的跟了上去,虽然不知对方是什么人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他们唯一能探听到情报的突破口了。

他们跟着青年来到一处营地……不,说是实验室更恰当,止水看着木屋里一堆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有点鸡皮疙瘩,他悄悄的拉住鼬的手,“鼬你别怕,有我在……”

“离你五公分处有一条眼镜蛇你不要动。”鼬冷静的告知了止水这个惊悚的消息。

止水顿时僵住了,立刻直直的杵在那里,鼬依然无表情的对那边聊的热火朝天的两人问道:“请问怎么让这条蛇回去?”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镇定啊!止水心里流泪,用不着说敬语吧。还有小叔,为什么这还没三分钟你就跟那个可疑的人聊上了?你就这么喜欢做实验吗!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齐全的实验器材和材料啊!”镜十分兴奋,打从一进这木屋,他就看到了无数他一直想试一下的器具。高中的实验室都是缩小规模的初级版,真正精密的仪器只有大学里才能接触到,而他离上大学还有半年。

“喜欢做实验?”青年见镜像个孩子一样高兴的到处看,心里的郁闷缓和了不少,“没想到这世上还能找到第二个实验狂。”

“科技使人进步,探索科学的奥秘如同探索宇宙,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镜的双眼亮晶晶的,“我将来要去考木叶大学的理科,什么专业都行,我哪样都很擅长。”

真是大胆又有朝气的学生,青年笑了一下,“木叶大学可不好考,你要真想考,去试试生物专业吧,我是从那里毕业的。”

原来这也是个学霸!镜顿时又多了一分崇敬,木叶大学生物系考上难度不亚于最热门的医学和法律,这个人原来这么厉害。

不过这么厉害的人居然也被困在了游戏里,看来这游戏并不好打。

止水有些发颤的声音传来:“小叔,你们聊完了吗?我要坚持不住了。”

镜回头看见那条眼镜蛇也一筹莫展,抓蛇的理论他有,但没实践过,万一没成功岂不是要害了止水?

他身边的青年开口了:“你选的精神术忍者?把你的瞬身术用起来,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生物能比你的速度快。”

真的假的???止水想起刚才逃命时他那飞一般的速度,深吸一口气,突然感到身体变得轻盈,肌肉充满了韧劲,他如一支离弦的箭,躲过了眼镜蛇的攻击,冲进了……鼬的怀里。

“哎哟!”止水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

“抱歉,不自觉的就发动了须佐能乎。”鼬的脸上可看不出一点抱歉的意思,始终是101号扑克脸。

“你很不错,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掌握了使用特殊技的方法,还能拿捏使用程度,看来你是你的同伴里最冷静的那个。”青年对鼬十分赞赏。

镜在一边有点羡慕,如果自己这个角色也有完整的技能,他也能很快掌握收放自如啊,也能让这个跟他聊的来的前辈赞赏。

等下,自己这是在干嘛呢,怎么有种求老师表扬的心态,是在学校课没上够吗?

“好了,我大概知道你们是什么状况了。”轻松的捏住蛇的七寸扔进了罐子,白发青年擦了擦手,恢复了冷漠的表情,说:“你们猜的没错,这里是游戏世界,我比你们先来几个月。这个游戏的任务很简单,游戏里有两大敌对家族,内轮和森久,互相打了很多年,现在两家决定结盟,但两边都有人反对,我们要做的就是消除一切障碍让两家顺利结盟,听明白了吗?”

镜举起了手,“所以这依然还是个打倒恶龙帮王子救公主的游戏?只要王子公主结婚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青年的表情有点扭曲,“没有公主,不是结婚,是结盟。”

止水接道:“是王子和王子结婚?那我们是该先去救哪一位王子?这游戏原来还是个女性向?”

青年额头的青筋裂了,“我说了!不是结婚,是结盟!”

“我有个提议。”鼬顶着青年的黑脸深沉的开了口:“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互相自我介绍一下。”

木屋顿时安静了下来。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