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今天上游戏突然发现扉间的站姿好像变了???以前是正面现在变侧面了!旁边的柱间和四代还是原样。这小眼神……我宣布这只傲娇扉是我的了!(等我抽够100个十连总能有扉的!)


疾风传更新3个十连就抽齐了疾风鸣人和樱,好了我宣布这活动结束了2333

哈哈看到个好笑的新闻,改了个你们都懂的版本,看着乐一乐233

原版在这儿


据《木叶日报》12月9日报道,两名来自不同家族的男性高层在火影塔洗手间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但这一过程被其他同时使用洗手间的人用写轮眼复制下来后被曝光。


涉事的两名男子是来自不同家族的代表,他们在火影塔的洗手间里发生关系。据悉,这两名匿名男子,一名来自宇智波,另一名来自千手。


当时两人没有控制自己的冲动,延续了会场上的针锋相对嘴炮了几分钟,随后停下互相攻击即刻在洗手间发生了关系。其中一名白色短发男子稍微有些推拒,但并未长期抗拒。对此,有人戏称这意味着两族联姻。

我想喊一句好配哦ɿ😏ɾ

为了看下ol页游出了多少忍者了给手游一个参考爬上了百八年没上的号,发现四年了感觉也没出太多嘛我还以为都要出完了233


觉得这个忍者介绍页面的对话框实在太方便改图了啊233把两个扉间拼在一起,你的速度我跟不上跟不上啊~这个跟止鼬相性好也太真实了,所以什么时候出这一派的源头镜啊233


然后看到宇智波泉奈的被动是只要他在场所有姓宇智波的攻击都提升,我仿佛看到宇智波泉奈在出阵时大吼我们中出了几个叛徒!(躲在宇智波里享受加成不动手的镜一系当没听见😂)

哈哈最新的明星大侦探,林F5 cos鸣人,还练水遁术笑死了2333

【斑扉】前男友 08 完

完结了完结了,我还是想做一个三章完结的老司机(泪流满面.jpg)



八、


扉间有些后悔一夜贪欢,不然他也不会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还根本不想动,今天的工作计划全都打乱了。


不过……抱着还沾染着暧昧气味的被子,他又觉得放纵一下也是好的,至少自己这几天烦闷的心情一扫而光,之前的各种胡思乱想好像都是多余的。


放不下就是放不下,想和前男友重新开始的想法又不可耻,你情我愿又有什么好患得患失的,千手扉间一向是个不会过多纠结的人。


看着窗外灿烂明媚的阳光,扉间难得的放下了工作,开始做大扫除,把以前的阴霾全部扫走,迎接新的生活。


不过今天宇智波斑怎么突然这么忙?这么晚了都还没回来?实在撑不住的扉间先去睡了,反正斑这么大人了自己会回来的。


但是接下来几天,扉间觉得不妙了,宇智波斑居然一直没有回来,就是中途接了他的电话后说了句“有事加班”就匆匆挂了,然后就几天没有音讯。


扉间又回到了以前一个人的日子,他坐在餐桌前,心里空荡荡的,总是觉得对面还坐着一个人。有时他心里会突然怒火中烧,对宇智波斑几天未归的行为极尽批判,然后懊恼自己为什么这么不理智,为什么要被一个有眼无珠的前任影响。


他开始装作不经意的向后辈询问他家远亲的八卦,潜意识里他不想去问宇智波泉奈接受对方的嘲笑。后辈也不负期望的给他带来了消息,“斑叔叔在正常工作呢,看起来没什么事。”


没事?那怎么突然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过了这么久扉间现在不得不承认,斑应该是主动离开了。


一个曾经那么积极热情想跟他复合的人突然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离开,饶是扉间也没法不在意,心里的落差让他很不是滋味。


从后辈那里得不到有效的消息,扉间有些失望,他一个人孤单的走在商业街上,漫无目的的看着琳琅满目的店铺商品,想到以前也曾和斑一起来到这里,那个时候两个人是那么的甜蜜,谁也想不到后来会变成那样。


鳞次栉比的大楼高耸入云,扉间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宇智波斑的公司。他瞪着那个视线并不能触及的房间许久,一咬牙,脸色阴沉的大步走进了大楼。


所有员工看到这个气势汹汹的男人都有些惊讶,眼尖认出来是哪尊大神的人陷入了该不该跟上头报告,该不该把人拦住的天人交战里。他们这些打工的要是在老板的家务事上站错了队可比工作上出错还要可怕啊!


趁着众人神色各异苦恼纠结的时候,扉间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社长办公室的楼层,迎面就跟宇智波泉奈对上了。


“……”


两个见面就互相挑衅的宿敌此时居然都没说话。扉间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能精准避开对方的嘲讽打击,宇智波泉奈则是一脸凝重,仿佛如临大敌。


“千手扉间。”宿敌居然叫了自己的名字?扉间大为惊讶,平时这人从来不会好好称呼他的。


“我哥他恢复正常了。”


扉间刚想说你哥好端端的哪里不正常了,陡然间灵光一闪僵住了,他的心开始下坠,脸色也不好看了。


难怪斑离开了。


以前他一直担心这段日子会不会是一场梦,然后在他放下一切准备面对的时候就醒了,生活真是讽刺。


“他在里面,你有什么话就赶紧交代吧。”宇智波泉奈竟然没有阻拦他,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只是不想我哥还留下你这么个尾巴没处理干净。”宇智波泉奈梗着脖子解释,扉间看他这样子有些好笑,突然觉得宿敌还是有点可爱的。



扉间敲了敲门,就听到里面熟悉的声音响起:“泉奈吗?掉东西了?”


他按捺下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尽量平和的推门而入,里面的人抬头看见他就愣住了。


宇智波斑还是以前那个样子,高傲霸气,不怒自威,只是那双眼睛里曾经蕴含的热情被冷静替代,甚至还有一丝疏离,扉间心里没来由的有些酸涩。


这个人还真是想起来后就把他放弃了,一点留念都没有。


“我记得我们已经分手了。”斑开口的第一句居然是提醒他,他们俩已经没关系了。


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扉间忍耐下想揍人的冲动,心平气和的说:“我是来讨债的。”


“嗯?讨债?”斑呵呵了,“你想要什么?分手费?哦,我好像还得跟你要治疗费精神损失费旷工产生的经济损失……”


“斑,”扉间打断了自顾自算账的男人,他的表情柔和的如同夜晚的月光,“你欠我一辈子。”


斑的目光流露出了一丝动摇,又马上收敛。他嘴角扯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讥笑,嘲讽的说:“那不是我答应的,那是你喜欢的宇智波斑承诺的。”


“你在担心这个?”聪明如扉间立马就明白了,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宇智波斑这种如同小学生闹情绪一样的别扭。


“我在担心你恢复记忆了会因为我引起的一系列事故离开我,你在害怕我只喜欢你温柔的一面不接受负面的你,我们真是两个傻瓜。”扉间自嘲。


斑沉默不语,确实被扉间说中了。他恢复记忆后先是暴怒,后是无力,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么不理智一点就炸的人,明明只是想和喜欢的人永远不分开,却变得狭隘失去了包容之心。没人会喜欢一个独占欲强盛不讲道理的爱人,扉间明显更喜欢他以前的样子。


“你确实不喜欢我难看的样子。”斑低低的说,扉间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你好像也不喜欢我毫无自觉的样子。”


“你说我不可理喻。”


“那是你无法对我放手。”


“你都不要我了。”斑脸上居然还有一丝委屈,扉间一阵恶寒,他猛的一拍桌子,“我都放你进屋夜袭了你还钻牛角尖?!我都跑这儿来了你还不懂什么意思吗!”


无论是正常还是失忆,这可恶的男人总是能精准的气到他!


“这可是你说的!”刚刚还一脸沮丧的人顿时生龙活虎的跟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趁着扉间发愣的时候把人一把抱住,“夜袭都干过了,接着来白日渲yin吧!”


“你这混蛋……!”扉间气的一拳就揍了过去,自己担心难受了这么多天,结果居然是被调戏了!这混蛋怎么能这么欠揍!


两人又跟第一天同居时一样扭打成一团,直到气喘吁吁身体贴着身体的瘫在铺着柔软地毯的地板上。斑八爪鱼一样的缠抱着扉间,对着一脸愤怒的前男友说:“我刚恢复记忆时,确实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失去理智。那天所有的愤恨绝望猛然间灌满了脑子,恨不得遂了你的要求从此陌路。但我马上就压制住了这可笑的想法,因为我深切的感受到了,你也是不想分手的。”


斑的表情很认真,扉间慢慢停止了挣扎,脸色也趋于平静。


“但我有些害怕了,我怕你是因为从前那个温柔的我才愿意重来的,一旦我恢复正常,你会想到那些不愉快的事又对我疏远。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做。要是以前我肯定不管不顾一定会跟你复合,但现在我犹豫了,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斑轻轻牵起扉间的手,在手背上柔柔的落下一吻,“你愿意把这个‘前’字去掉吗?”


扉间没好气的狠狠瞪了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一眼,小声的嘀咕:“真是个笨蛋。”然后迅速的亲了亲男人的嘴角,把头撇一边懒得看他。


“那我不客气啦!”斑高兴的开动了他的大餐。


“宇智波斑你个混蛋!!!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这种事!!!”


………………


宇智波泉奈一脸生无可恋颓丧的离开了传来鸡飞狗跳声音的走廊。看大哥跟宿敌谈恋爱好累啊,还是去跟奸商们斗智斗勇轻松,今天的宇智波家二把手也还是处于对笨蛋情侣的嫌弃之中。


不过至少以后再也不用看世纪大战了,愿地球和平,合掌。

【斑扉】前男友 07

明明开个车就能搞定的事我还写了这么长😂这文本来应该叫日尻治失忆的233

下章完结



七、


扉间觉得时间倒流了。


不然怎么解释这段时间宇智波斑宛如初恋一般的举动?


他们好像又回到了最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一起在家吃饭,一起出门约会,没事拌拌嘴作为调剂,就差睡一起了。


还好宇智波斑管住了自己的下半身。


这温馨的日子让扉间觉得有些不真实,有时在月明星稀的夜晚,他会躺在床上神游,想着万一这只是一场梦明天就醒了怎么办?


他不想承认自己内心对宇智波斑还是有期盼的,太像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了,一点也不像他。


况且扉间心底始终有个顾虑,那就是斑不知何时会恢复的记忆。


等斑找回以前,他还会坚持现在的想法吗?搞不好又会是一场大战,毕竟那天自己是真的把他惹怒了。


“你竟然敢跟我分手!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说分手!”


那时斑的眼睛红的吓人,愤怒中藏着受伤,连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就怕看了心软。


受了那么大的打击,还出了车祸,面对自己这个根源,宇智波斑能忍住自己的脾气吗。


扉间有些心烦意乱。他现在每天都过得愉快,宇智波斑暴怒的时候是修罗,但温柔起来是最好的恋人,否则自己当初也不会陷进去了。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斑失忆的基础上,一旦以前的斑回来了,很有可能这次就是他来提出分手了。


自己当初的不够冷静和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意外酿成了今天的局面,他该怎么继续这段感情?



“你这几天工作量很大吗?”宇智波斑在连续几天都从扉间脸上看到淡淡的黑眼圈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要是任务太重就跟出版社提一提,你要是觉得不好开口我来说。”


别,你这位社长大人要是开了金口芝麻绿豆的小事都能变成大事。


“没睡好而已,跟工作无关。”扉间保住了东家的名誉。


“跟工作无关?那是跟我有关了?”斑开始坏笑,“不会是想我想的睡不着吧~”


本来是开玩笑的话,但斑吃惊的看到扉间居然没反驳,神情还有些不自在。斑此时的心情如同竞标得到了最好的土地一样,尾巴要摇到天上去了。


“都是我不好,没照顾到你的需求。”大尾巴狼认真的为自己谋福利,“晚上我陪你睡吧~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呵。”扉间留下一句冷笑,就回房继续工作了。剩下宇智波斑一个人待在客厅思考追求对象的反常。


没有反唇相讥,也没有扔词典,更没有亲自上演全武行,仅仅只是送了个拟声词,这可真是…………有希望啊!!!



当天晚上斑就拟定了行动计划并付诸实践了。这么长时间他早就摸清了扉间的生活规律,蹲在客厅看无聊的肥皂剧硬是撑到了扉间熄灯的时候。心情虽然激动,但斑还是表现出了一个夜袭之人该有的耐心,在多等了一个小时之后,斑终于借着电视的声响掩盖了脚步声和开门的脆响,悄悄溜进了扉间的卧室。


扉间已经睡着了,呼吸声很均匀。窗帘遮住了夜空的月光,室内一片黑暗。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既紧张又激动,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以前就有过。


自己以前还真是跟个毛头小子一样管不住啊,斑小小吐槽了一下,浑然不觉现在的他也没资格笑话过去。


脑海里闪现了几个片段,都是扉间,恬静的睡颜,生气的脸,别扭的表情,染上欲望的迷离眼神……串起来就是一整个夜袭过程,鲜活yin糜,直接让斑兴奋的发胀。他不再磨蹭,悄悄的把手伸进了被子,抚上了扉间的腰肢。


真人的手感果然就是好啊~斑摸的有些陶醉,手也扩大了范围,正在他沉迷的时候,一道清冽的声音响起:“你在干什么。”


斑僵硬的抬头,正对上了一双在黑暗里发亮的眼睛,那眼神十分清醒,一点也不像是从睡梦中惊醒。


此时斑的手都已经伸到扉间的内裤里了,正捏着那团蛰伏的软肉,他跟对方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后,艰难的开口:“我在帮你提高睡眠质量……”


对方显然是被他的厚颜无耻给惊呆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语言,“我说过不准逾矩的。”


“我是在为你提供睡前服务。”斑在生意场上转的快的脑子现在也动的快。


“当初是谁说绝不会主动贴我的?”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气笑了。


“我不会主动贴我养着的小白脸,但你是我结婚对象。”这话一出,扉间的脸顿时烧了起来,暗骂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


“这房子里的东西你都不准动的,包括我。”扉间垂死挣扎,开始豁出去学斑赖皮了。


“十倍赔偿是吗?那我把我一辈子陪给你好了。”


身下的人不动了,过一会儿一双温热的手慢慢揽上了斑的脖子,手的主人叹了口气。


“哪有你这样夜袭的,磨磨蹭蹭。”


大喜过望的斑马上顺杆子往上爬,掀开被子就抱住了那具想念已久的rou体。木床经不住动作的激烈发出“吱呀”的叫唤,火热的温度渲染室内,细密的汗水与愉悦的泪水混合而下,甜腻的shen吟刺激着感官。斑疯狂的索取着身下熟悉的躯体,享受着销魂的紧致,在极度兴奋之时,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不断放大,宛如走马灯一样展现着他不该忘记的一切。


漆黑的眼瞳瞬间染上了一丝暴戾,但又马上消失。斑加大了身下的力度,满意的听到那动人的叫唤变得更加yin 荡。直到扉间叫的嗓子都哑了,被干的奄奄一息,床上的暴君才放过了他。

咳……因为马上就要12月了严打令要生效了所以我把一些车给锁了,等风头过了再放出来,so也不用私信找我要。

PS:发现一锁车斑扉快要全军覆没了,这CP在我这儿是个行走的车吗233

【斑扉】前男友 06

恋爱的酸臭味



六、


回到家后,扉间将身后的跟屁虫隔绝在了卧室门外。他烦躁的在房内走来走去,梳理着这段奇怪的关系。


他跟宇智波斑先恋爱后分手,然后宇智波斑出了车祸失了忆,现在这个被刷新的宇智波斑又再次想跟自己谈恋爱,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循环!


他打开抽屉,看着里面被收起来的相框和合影,心里一阵郁闷。失忆真是好啊,能完全放下过去重新死缠烂打,而自己却要纠结这人以前的德行,担心会不会重蹈覆辙,应付现在的纠缠,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赶明儿他也去失个忆算了!



宇智波斑心情倒是愉快,反正已经跟扉间摊牌了,他也不会改变主意,况且他们本来就是一对,失忆只不过是个小插曲,结果都会是一样,他们肯定会复合的。


不是有句话叫做爱不是说出来的,爱是潜藏在细节里的。这段时间被他发现的细节都足以结几次婚了,他不信拿不下千手扉间。



当扉间在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起身看见春风满面毫不客气完全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的宇智波斑时,内心充满了想暴揍他一顿的忿忿不平。


凭什么这个始作俑者能睡得这么好!


“你是不是太过于随便了?”当宇智波斑殷勤的用情侣杯泡了两杯咖啡递给扉间时,扉间终于忍不住抗议,“你忘了约法三章吗?”


“我记得~”宇智波斑心情明显很好,语气都在荡漾,“动了你的东西要十倍赔偿,我赔的起。”


扉间瞪着这个财大气粗的败家子,很想再揍他一次。


“别生气,我们以前应该也是早上一起吃面包喝咖啡的,就当重温旧梦了?”斑对扉间笑的荡漾。


“你以前是喝牛奶的。”斑的微笑僵在了脸上,扉间毫不留情的吐槽,“你对比我矮一点的事耿耿于怀,就把每天早餐的咖啡悄悄换成了牛奶,还不准我说出去,完全无视了人类正常成长规律。”


“太蠢了,”宇智波斑顺着扉间说道:“以前的我竟然这么幼稚,真是太丢人了。你放心,我以后只会和你一起喝咖啡。”


你喝什么关我屁事?扉间一脸黑线。


“今天是我去医院复诊的日子,你不想陪我去吗?”宇智波斑在玄关磨磨蹭蹭穿了半天鞋,然后对着扉间的房间大声问道。


扉间烦躁的扔下笔,拉开房门压抑着怒气回话:“约法三章你不可以打扰我工作,你多大人了去个医院还要人陪的?”


“我失忆了,你不怕我走丢了?”斑把瞎话说的理所当然。


“没你我才过的安逸!”扉间咬着牙表达自己的不满。


“口是心非。”然后斑飞快的在扉间发怒前补了一句,“医生要求我去复诊时一定要带家属好交代治疗事宜,泉奈出远门了,我的家属就只有你了。”


扉间愣了一下,脸上表情从生气慢慢变成了无奈。他穿上外套板着脸走到玄关,没好气的丢给斑一个白眼,“谁是你家属。”


斑的心里乐开了花,直到见到医生还是一副高兴无比的表情,看的医生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扉间则坐在诊疗室外生闷气,不是都分手了,自己怎么还要对前任迁就,让他住家里还不算,现在又陪他复诊,以后是不是还要送他上班?自己干嘛要管他。


“你是……宇智波先生的……家属?”


医生先从诊室出来了,他看着这个以前没见过的青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扉间连忙站了起来,“我是……,请问他恢复的怎样了?”话在舌尖转了几圈,还是没把家属二字说出来。


“宇智波先生的记忆有了一点恢复的迹象,他本人说想起了一些跟前男友的事,这是个好的开端。记忆一般都是从最重要最刻骨铭心的回忆开始恢复,看来让他接近前男友是正确的。”


当着病人前男友的面说这种听起来像是利用人的话真的好吗医生。


不过扉间突然想起了镜所说的病情,他斟酌了一下,开口问道:“医生,他的眼睛没问题了吗?”


“这个啊,当初是因为撞到脑部所以有淤血压迫了视神经导致了暂时性的失明,现在淤血散了自然是没事了。怎么?是有新的情况吗?”


“没有,我就是担心会不会有后遗症,随口问问。”扉间面不改色的应付着医生,心里升起一丝说不清的滋味。原来失明并不是掩盖失忆的说辞,而是真的发生过。


回家的路上扉间一直在发呆,这诡异的沉默让斑有些怪怪的,他一边开车一边询问:“医生跟你说什么了这么魂不守舍的。”


“你曾经失明过是吗?”


斑没想到他居然是在纠结这个,“暂时的,很快就好了,不然我又没怎么受伤怎么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难受吗?”正常人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失明又失忆,都会陷入癫狂吧,扉间想着这要是还没失忆的斑,必定会把医院砸了。


“怎么会不难受。”斑的侧脸线条优美,没有表情变化,“我一醒过来,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只听得到有人说话,看不到他们的样子,我还想不起他们是谁,你说我难受不难受。”


扉间抿住了嘴唇,垂着眼,双手无意识的捏紧又放开。


“但比这更难受的,是我心里空了一大块,我模模糊糊觉得这种时候应该有个很重要的人在我身边陪着我,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填上这个窟窿。”


“抱歉……”扉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向敏捷的头脑此时搜索不出更多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歉意,只能无意识的重复这个单词。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已经是前男友了,没有这个义务来见我。”斑突然笑了起来,“失忆还是有好处的,按照我以前的性子,要是没失忆肯定会跟你卖惨强迫你来看我的。”


那样只会把这个人推的越来越远,大概真的会成为永远的前男友了。


扉间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不自在的转移了话题,“……医生说你想起了一些事……你想起什么了?”


“不算想起来,应该是某些印象。”斑嘴角流露出一丝欢乐,“跟你说话,跟你一起行动,你的习惯,你对我的态度,我们生活中留下的痕迹……甚至是生气吵架都让我有着熟悉的感觉,并且我深信不疑那都是我经历过的,我觉得我不需要去努力恢复记忆也能跟你重新开始。”


“别太自信,那是你不知道自己可以不可理喻到什么地步。”扉间嗤笑了斑的莫名自大。


“我的不可理喻都是因为对你无法放手。”


这混蛋……在肉麻这方面扉间只能认输。

打游戏无聊发现,忍具里所有火影的信物,柱间是卷轴,四代是火影袍,三代金箍棒,纲手扑克,唯独扉间是一套铠甲,为什么不是门框2333一定是因为毛领子才是本体!而且这样看上去好像把扉间扒光了233一想以后我每天都要去扒光扉间拿铠甲升级,刺激233


然后另一套忍具,只有挨着的两个橙色忍具斑的团扇和飞雷神苦无是有姓名的,其他全是烟雾弹之类的通用杂鱼忍具,emmmmmm


怎么看那套毛领子铠甲都太让人浮想联翩了,下次再出个二代目的紧身衣吧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