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开服第一件事就是把吞仔的新衣服买了,今天的大江山鬼王青葱了~

抱着被上次狗兄弟消耗殆尽仅攒了6000多点的勾玉去拼概率up,结果鬼切真来了!!!!我就知道白毛都是爱我的!!!!秒6秒6~票抽完了刚好概率up也用完了,看着家里4只辉夜姬瑟瑟发抖,不要再来了啊((((;°Д°))))

被背叛的忠犬真好磕,源赖光啥时上线😂

一个爽雷脑洞

看媚者无疆这个原作yellow片子清水的剧竟然也能让我脑了个爽雷all扉,没救了没救了😂

比如宇智波和千手都是搞暗杀的家族,忍者嘛,然后两家经常争来争去闹得腥风血雨,上头觉得这样不行,要扶持第三方,就搞了个杀手训练营之类的东西养蛊式训练,各个家族都能送人进去,捡来的也行,最后一层层向上挑战升职的胜利者就能掌握这个训练营的势力为家族效力(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出反骨仔233)

然后镜因为做任务失败了就被送了进去,醒来后就见到了扉间,别人跟他说这是你以后1v1的指导老师,也是唯一照顾你生活起居的人,你失败了他就得跟着死,然后镜就在严厉的扉间老师教导下过上了苦不堪言的训练生活。

大家都知道扉间老师是个严厉但认真的好老师,他对镜严格也是为了让他活下去,教导上更是倾囊相授,包括如何ooxx杀人都教了(此处喜闻乐见)

然后小青年情窦初开了嘛,但是杀手跟老师是不可以有感情的,发现了就要处死。但是小青年肯定藏不住呀,就被训练营当时的首领泉奈看出来了。

泉奈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原来当年他跟扉间都是为了自家哥哥一起进来的,目的就是要拿下这个训练营。两个人就开始狗血的先斗殴再恋爱,但是最后决胜负的时候扉间想自己当上首领就把泉奈放出去于是伤了他,泉奈心里愤怒你他妈竟然为了位子伤我就使计还是赢了,然后把扉间下放到最底层去当新人的仆役。但心里怒归怒,怎么也不会真的不管扉间了,他还想着哪天扉间熬不住了求他就把人提上来,结果现在来了个小毛孩要抢人,心里更气了。

中间省略若干过程,反正泉奈就开始拆cp了,把扉间给升职成自己的仆人了,还故意让镜看到他ooxx扉,小青年就黑化了,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推翻首领,自己做首领。

然后因为本来做杀手的就容易留伤不长命,泉奈也一样,于是就败了,正好此时斑在外面眼睛出了问题,他就换眼了。然后泉奈下线斑上线。

斑上线之后的……我还没脑好😂脑到这儿就觉得好爽雷,后面的得功力再进阶一下😂



来个爽雷片段:

扉间看着镜一步步的登上象征着至高权力的宝座,身披玄裳,腰挂金刃,眉宇间带着胜者的笑意,接受着全体杀手们跪拜,心里一阵冰凉。 当年那个会弱弱的向他认错,小心翼翼的对他表达关心,一脸天真单纯对他倾吐爱意的清澈少年,已经不复存在了。如今站在这儿的,只有这座杀戮之城的新任首领,宇智波镜。


泉奈枕在扉间的腿上,突然动了一下嘴角,发出清脆的轻笑。扉间看着这张清秀昳丽的脸,纵然双眼蒙着白布,他也能看到那双曾经狡黠乌亮的黑瞳里藏不住的笑意。

 “真是不甘心啊,让你被一个小孩子抢走。”

 “说什么胡话。”扉间摇摇头。“他已经是新的首领了,等你好了,你就可以回宇智波了。” 

“就我回去……吗?”泉奈又笑了起来,这一次比刚才大声,连眼角的白布都染上了一点红渍。

 “你别笑了,伤口要裂开了。”扉间觉得这人真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任性。

 “千手扉间,我不会回去的,我会死在这儿,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这片脚下的土地,撒满我的骨灰,我要你在跟你的小情人亲亲我我时,记得这里到处都是我的魂魄,你永远都是我的。” 一丝鲜血沁出了嘴角,鲜血的主人还在放声大笑,直到血染白帛,天色渐明。

最近沉迷在延禧攻略、香蜜沉沉烬如霜和媚者无疆里了,大概还要看如懿传和斗破苍穹,还要打游戏,太忙了😂😂😂😂(前三个片子都真的很好看推荐啊)

朕还能肝๑乛◡乛๑

【斑扉】木叶市首富 中

扉:我怎么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哇这是哪儿?我是不是走错了?”

千手柱间站在弟弟家门口瞠目结舌,他记忆里这里本来是个普通的公寓门,现在矗在他面前的居然是扇华丽的不行的雕花门,仔细看上面似乎还嵌着金箔,太夸张了吧。

门一下子被打开了,千手扉间黑着脸站在里面叫他大哥进来,然后在柱间发问前迅速解释,“这门是斑换的。”

“啥?他换门干嘛,之前的坏了?也不用换这么夸张的吧……”话没说完柱间就被室内的装潢给惊到了,一段时间没来,弟弟家里竟然大变样,以前的简约性冷淡风不见了,换成了土豪版巴洛克,要多暴发户就多暴发户。

“这也是斑换的!”千手扉间赶紧为自己的品味正名,宇智波斑真是拼了,为了让他输,竟然连审美都不要了,怎么贵怎么来,他与其想骂斑浪费钱,更想骂斑怎么能把家里搞得这么辣眼睛!

千手柱间受到惊吓,斑这是受了什么刺激,连审美也变了,仔细看看这些装修肯定不便宜,他试探性的问弟弟,“你又骂他了?”

为什么要说又啊?难道他经常骂宇智波斑吗?千手扉间看着兄长那笃定的眼神有些郁闷,他是看不惯斑那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德行,但也没天天把嘴搁他身上吧。

“斑每次花钱给你买东西时你都要说他太浪费,自己一片心意总被泼冷水时间长了肯定会心烦的,憋久了就要爆发。”柱间觉得自己的推理十分正确,他拍拍弟弟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也接受那么一两次吧,不就花点钱吗,我在赌场输了钱水户也没说我。”

大嫂是没说你,她直接揍了你啊!扉间觉得自己大哥脑回路也不正常,浪费难道还是好事不成?况且宇智波斑这次发疯根本不是因为这个,这混蛋只是吃不饱!

“你今天来干什么的?”扉间想赶人了。

“哦你不说我还忘了。”柱间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目的,从包里翻出两张请柬,“周末有个慈善晚宴,你们俩都去,趁机跟其他商界名流拉拉关系,能搞定几个合作最好,一定要去啊。”

送走了千手柱间,扉间把请柬扔到一边,看着满屋子辣眼睛的装饰头疼,自己要不要出去住几天酒店算了。

“嘿亲爱的~”宇智波斑哼着歌转进了门,他看着扉间铁青的脸色心里暗暗爽了一下,然后故意拎着一串钥匙在扉间面前晃。

“什么东西?”扉间被晃的心烦,一把打开。

“木叶最好的海景房钥匙~”,扉间猛的转头,眼睛瞪的贼圆,差点就要习惯性训人,想起赌约赶紧把话咽了下去。

“你买海景房干什么!”声音很生气。

斑笑容满面,上前搂住了扉间,下巴搁在他颈边磨蹭,愉悦的说:“这房子太难看了,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就去买了新房子,等装修好了我们就可以搬过去了。”

扉间的手非常痒,好想打人,没好气的说:“我在这儿住习惯了,你自己搬过去吧!”

“那可不行~”斑摸上扉间的手,然后把海景房钥匙的圈扣套在了他的手指上,在他耳边吹气,“房子写着你的名字呢,你怎么能不过去?”

这混蛋……扉间只觉得身体在升温,那串明晃晃的钥匙烫的要留下烙印,怎么也甩不掉。瞬间室内的紧张气氛就消失殆尽,只留下暧昧的喘息。



失策!真是失策!千手扉间第二天腰酸背痛的醒来就不住的骂自己,怎么能被一点金钱攻势就打倒了!宇智波斑竟然这么挥霍,回头他就把房子卖了!

待他在床上躺了会尸,就勉力整理了一下着装入上班,他可不想被公司的人各种猜测。但是一到公司,他发现自己还是被所有人注目礼了,各种掺杂着喜悦、高兴、崇拜、嫉妒(?)的眼神投向了他。扉间不明所以,不过这点疑惑在他进了办公室后就得到了解答。

“宇智波斑你个混蛋!!”

他的办公室几乎要被玫瑰淹没,办公桌上,沙发上,地上到处都是,而且还都是黄金做的!扉间捡起一支,用牙咬了咬,靠,还是24k纯金的!

房间正中央摆着一捧心形玫瑰,不是金子,居然是钻石,扉间看着这满屋子不知道该写几个零的玫瑰,眼前全是钞票在飞。

这个败家东西!!!

他气冲冲的一出门,外面的员工就都凑了上来,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恭喜。

“总监~您真幸福~斑先生真是太壕气了~好羡慕~”

扉间吃惊的看着这群平日对斑怕的要死的员工七嘴八舌的说着斑的好话,这太不寻常了吧,难道斑其实是个表面凶悍实际让人崇拜的人?

“斑先生真是个好人,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外星人笔记本,说算我们的私人财产。”从自己下属嘴里扉间听到了真相。

一脚踢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扉间看见里面正在悠闲品茶的宇智波斑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猛的双手拍桌,吼道:“你在我办公室放那么多金子干什么!”

“那不是金子。”斑把骨瓷茶杯放到一边,认真注视着扉间的眼睛,微笑开口:“那都是我对你的爱意。”

千手扉间一口气梗住了,他很想咆哮这算哪门子的爱意只是你故意浪费而已!但他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深呼吸之后就把话吞了下去,然后继续吼道:“那给所有员工一人一个笔记本电脑也是爱意?!”

“哦,那是附赠的福利。”宇智波斑狡黠一笑,“为了庆祝我们在一起五周年,让大家和我们一起分享喜悦,你喜欢吗?”

“喜欢个屁啊!你简直是……!”扉间在悬崖边上急刹车,狠狠的瞪着斑。

宇智波斑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然后在扉间快要撸起袖子揍人的时候站了起来,将脸迎向扉间,又快又准的叼住了对面之人的唇。

“你真的不喜欢吗?那我把玫瑰都送给别人好了。”不老实的嘴开始往脖子移动。

“……别像个白痴一样!”裹在衬衣下的身躯微微颤抖,语气很凶,抗拒很弱,总裁先生轻松完成了办公室play成就。

玫瑰全都锁进了千手扉间的银行保险柜,而财务总监先生在解锁了新play场地后恨恨的捶沙发,自己怎么能又被黄白之物闪了眼,回头就把那堆金子给卖了充公!

【斑扉】木叶市首富 上

上次那个彩票中奖梗,题目是因为看了西虹市首富,内容跟电影关系不大,就是俩夫夫吵架日常233




“千!手!扉!间!”宇智波斑一脸的咬牙切齿,拿着一叠文件站在埋头算账的白发男人面前晃荡,“开会的时候不是都同意了吗!为什么你不批!”手指都快把文件戳破了。

摁着计算器的男人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低着头说道:“不合理的开支,驳回。”

“嘿不合理个屁啊!”宇智波斑大喊,“你开公司不进货的吗!不招人的吗!不投广告的吗!哪里不合理你倒是说说看啊!”

千手扉间“啪”的一声把计算器重重的拍到一边,那声音听的斑心里一紧。掌握着公司上下财政大权的男人推了推眼镜,寒气逼人的站了起来,开始一条一条的算账。

“谁家进货还要附带一堆纸品文具的?居然还有只铂金钢笔?”

“趁着进货把后勤物资一起采购了省时省力提高效率不行吗?那只钢笔是给你买的!”

“招人还附带米其林三餐,公司食堂不够你吃吗?”

“你知不知道在办公室坐一天面试一群蠢蛋是个什么感受,让大家吃点好的怎么了?你不是喜欢那里的小牛排吗!”

“在媒体和地面投放广告跟买衣服有什么关系?你夹带了两套名牌西装是要亲自去拍吗?”

“身为要经常抛头露面的负责人没有行头怎么能行?这是公司的门面!身为我的另一半,你也不能穿寒酸了。”说到最后宇智波斑暧昧的跟千手扉间眨了眨眼。

可惜不停数落的男人完全无视了他的眼神,面无表情的开启了嘲讽模式。“公司处在上升期,不应该铺张浪费,每一笔钱都要精打细算用在刀刃上,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大手大脚乱花钱来满足个人私欲,公司直接倒闭好了,你这种行为按员工管理条例是要被开除的。”

宇智波斑心头火起,“别瞎给我扣帽子!我哪里满足私欲了!我想满足私欲你还能好好的站在这儿教训我?我给公司赚来的钱我稍微用一点怎么了,又不是只给我用的!”

千手扉间脸先是微微红了一下,然后板着脸严厉批评,“不要公私不分,公司的钱不是你一个人的。”

宇智波斑觉得跟这死脑筋的人费口舌实在是浪费时间,但上班时间公共场合外面几十双眼睛在盯着看他俩吵架,没法施展最终绝招,最后忿忿的捶了下桌子,气冲冲的大步走了出去。

写字楼外面就是商业街,纵是上班时间也是人流拥挤,大多是放假的女学生和家庭主妇,陡然看见一个西装笔挺人帅盘顺的精英男士路过商业街,顿时都开始兴奋的窃窃私语。

“帅哥,买彩票吗?”一个长的甜美的妹子笑嘻嘻的跟宇智波斑推销。

斑心里还在烦闷千手扉间的死板,抬头看见悬挂着“惊爆!本店彩民x月x日喜中三千万!”等等宣传条幅的彩票站,想起千手扉间教训他公司的钱不是他的,一发狠掏出几张大钞,“奖金最多的那个彩票,这些钱能买多少就多少。”

在彩票小妹越发殷勤的笑容里,宇智波斑揣走了几十张彩票。反正中了就是赚,不中也算是花钱买消气,本大爷高兴。



斑大爷光明正大的翘了班,千手扉间晚上回到家,就看见这位大爷抱着薯片一反常态的蹲在电视前,盯着那些他以前不屑一顾的综艺节目。

“……你干嘛呢?”千手扉间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奇怪的问,顺便看了一眼厨房,干干净净,得,这位爷肯定又是叫的外卖。

“等开奖呢。”宇智波斑看了看时钟,还有几分钟了。

开奖?敢情宇智波斑早退就是去买彩票了?千手扉间摇摇头,转身就去厨房切水果了。

“大家好~又到了每日开奖环节~这一期的幸运儿会是谁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随着欢快的BGM响起,彩票开奖正式开始,宇智波斑在客厅拿着一叠彩票对数字,千手扉间在厨房里把哈密瓜完美削皮。

待扉间端着切成一块块的哈密瓜出来,看见彩票撒了一地,而宇智波斑垂着头坐在中间,看着就像赌博失败的赌徒。

“中大奖的几率是几千万分之一,不中是正常的,别傻坐在那儿了,快过来吃哈密瓜。”千手扉间科学性的安慰了一下。

宇智波斑的肩膀突然抖动起来,他发出了一声奇怪的笑声,像是难以忍耐内心的激动。扉间就看着他猛的跳了起来,手里捏着一张彩票,一脸兴奋的大叫,“我中了!!!!!”

哈?千手扉间愣住了。

宇智波斑高兴的无法自已,头奖啊!起码十个亿啊!自己一下子就暴富了啊!再也不会有缺钱的时候了!对!以后也不怕被扉间卡预算了!!

想到这儿,斑故意的凑到扉间那儿,一脸得意。“你看看你看看,数一数多少个零~ ”

千手扉间看到宇智波斑的炫耀脸,觉得扎眼,“……我没瞎,不用凑这么近。 ”

斑洋洋得意,开始忘形,“呵,我现在是木叶市首富了,以后用不着看你脸色了。我想拿多少预算就拿多少,想换房子就换房子,想吃大餐就吃大餐,这家具全部换成顶级红木的,酒器全换成天然水晶的,衣服全换成纯手工的…… ”

千手扉间看着这个新出炉的亿万富翁开始规划富豪人生,提出各种无聊透顶的要求,冷笑一声,“男人是不是也要换个年轻的? ”

宇智波斑展望未来展望的得意忘形,顺口接道:“对,换个年轻……不不不!我可没说!”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斑有些懊恼,但看见扉间那张冷脸又有些生气,这不都是他在瞎说吗。

千手扉间一脸“呵呵”,宇智波斑为自己争辩,“我可没这么说,都是你故意诱导。”

扉间也不跟他吵,径直去了厨房,出来手上就拿着一把水果刀,没等斑反应过来一道银色弧线就“嗖”的一下扎在了茶几上,刀尾还微微颤抖。

“谁诱导?都是你的心里话吧!”

宇智波斑怒了,拍案而起,“没见过比你更难伺候的了!给你弄点福利还要被教训,现在还找茬,你怎么这么不可爱!”

千手扉间拍的比他更响,“拿着公司的钱铺张浪费还有理?你怎么这么纨绔!当败家子很光荣吗!”

“啥玩意儿!我不就用了点毛毛雨你居然骂我败家子?你怎么总骂我浪费?你能好好控制一下你的嘴吗!”

“呵,都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还有脸叫别人控制,你的脸皮真厚!”

宇智波斑气炸,他伸手指着扉间的鼻子大吼:“敢不敢跟我打赌!赌你能不能一个星期都不教训我乱花钱!”

千手扉间嘴角一扯,一脸鄙视的回道:“行啊,我要是做到了,你就禁欲一个月。”

嘿这太不讲理了!宇智波斑瞪着对面仿佛赢定了的人,觉得自己好像跳了个坑骑虎难下了。身为上位不可以掉面子,他一咬牙,从齿缝里蹦出一句话,“好……我要是赢了,你得陪我把片子里的姿势全做了!”

公寓内电闪雷鸣,一场战争即将打响。

【柱扉】蜘蛛

 一个不知所云的灵异?柱扉,对不起我又把他俩那啥了orz(;´д`)ゞ不知道算不算百物语不行就无视我吧233

看不懂是正常的我只是sci看多了洗澡时又看见了蜘蛛就突然搞了这文,搞完我又要投身宫斗剧的大海了233


不要误会有什么车,只有渣渣而已,被秒拖不得不链接了orz


蜘蛛

我最近一直在看sci迷案集,鼠猫粉都知道这个就不说了。这剧拍的相当良心,演员互动萌角色选人赞画面质感好案件很还原节奏还爽快,看的我一直露出谜之微笑。尤其这个明示笑死我了,一个靠拖鞋疯狂明示cp的剧组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