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07

很快就要开车了



“歉礼?”千手扉间看着那个印着宇智波纹章的盒子,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宇智波镜如实的转达,“斑大人说,这是他抱病未能参加宴会的歉礼。”

千手扉间轻轻的摩挲那个不大的宝石盒子,拇指下压,锁扣发出轻微的“咔嗒”声,盒盖被慢慢抬起。

镜的角度看不清盒子里装了什么,但那肯定不会是让摄政王喜欢的东西,因为他再次从扉间殿下的脸上看到了那天的失望。

斑大人真是给了他一个地狱难度的任务,他在宫廷里小心的讨好着决定宇智波命运的人,而斑大人却肆无忌惮的一次次挑衅这位掌控生死的王族,他觉得自己可怜弱小又无助。

“名单都背熟了吗?”

扉间殿下将盒子放到一边,转而问起了他的功课。镜连忙乖巧的回答:“都背的差不多了。”

“哦?”千手扉间有点惊讶,“这才两天你就记住了?”

“是。”然后镜开始一字不差的当场表演过目不忘。他本来资质就不错,不然也不会被宇智波斑从众多失去双亲的贵族孤儿里选中收为养子了,族长大人跟摄政王殿下一样,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千手扉间对这个少年有些刮目相看了,他露出一个赞赏的浅笑,一句话决定了镜的归处。

“以后你就做我的贴身书记官吧。”

镜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感谢了扉间殿下的恩典,他离开书房时走路都有些飘。贴身书记官是殿下到哪儿他就要跟到哪儿,换言之,他可以算得上跻身为殿下的亲信行列了。而能经常跟在殿下身边,他就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学会如何处理政务,认识更多的人。以后家族若能回归,他可以有别的出路,若不幸失败,他也能自保。

况且摄政王殿下……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主人。

镜正式在王宫里开始了他忙碌的日子,做扉间殿下的书记官不容易,做他的贴身书记官更难。他需要记录下殿下与朝臣们的每一句谈话事后按照殿下的意思或整理成文档,或起草诏书,或直传口谕,这都需要有强大的记忆力,所以扉间殿下才会把他放在身边吧。除此之外,他还要陪着殿下出席各种场合,在这些时候他就不光是起记录的作用,还要负责做殿下的仆从服侍,总之每天他都累的瘫在床上不想动。

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真不是人人都能干的,能跟的上殿下节奏的人无疑都是佼佼者,镜不想被其他人看不起,他每天都咬牙坚持,久而久之,也就被虐习惯了。

有天他浑身疲累的躺在床上,半夜醒来透过花窗仰视着天上的明月,突然有了一个莫名的想法,自己每天都被事务搞得这么累,扉间殿下怎么好像铁打的一样?他要处理的政务可比自己多多了。

他拖着酸痛的身体起了身,悄悄的探出头往殿下书房的方向看了看,果不其然的看到书房里还亮着灯。贴身书记官由于要经常随叫随到,所以通常都是住在扉间殿下宫殿里的。此刻镜看着那透出光线的雕花大门,回房提出一盏烛灯,就向书房走去。

书房内静悄悄的,没有别人,镜轻轻的探身进去,却看见扉间殿下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书桌前,趴在卷宗之中睡着了。

镜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出的悄悄上前。扉间殿下此时毫无平日庄严稳重的样子,如同普通人一样一点儿也不优雅的趴在一堆文书里酣睡,眼下白皙的皮肤上印着淡淡的青色,长长的睫毛在烛光下投下阴影,光滑的脸颊上有着不明显的红痕,一头微微有些炸的短发不温顺的四处飘散,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居家男子。

无意间窥见了摄政王不为人知一面的镜忍住了好奇,他捡起滑落在地的刺绣王袍,小心的披在了殿下的身上。

“唔……”似乎是被这微小的动作打扰了睡眠,镜看见摄政王眼睑上的睫毛抖了抖,然后费力的慢慢睁开,红宝石的眼瞳蒙上了一层雾气,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到:“mada……!!”

好像感觉到身边站着的不是熟悉的人,摄政王一下子用力抓住了镜的手,刚刚还带着迷蒙水雾的眼眸陡然清醒,严厉的盯着来人。

“是镜啊……”待看清来人是宇智波镜,千手扉间放下了心,松开了手。他左看看自己身上的袍子,右看看一脸惊慌懵逼的镜,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吓到他了。

“我好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摄政王揉了揉还有些晕晕的头,“吓到你了吗?”

镜愣愣的看着扉间殿下做出了一些不大适合他的动作,心里肯定殿下还没完全清醒,他不由得开口,“您是回宫就寝,还是喝点提神茶?”

“啊?……哦……”想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镜的意思,千手扉间看了看现在的时间,选择了就寝。

这个点连仆从都睡下了,脑子还是一片混沌的千手扉间也不想再大动静的叫仆人来服侍,他拉紧身上的长袍,打算一个人回寝殿。

镜有些无语,扉间殿下这一看就是大脑因为疲惫还在短路,不仅反应迟钝连走路要带灯都忘了。他赶快提起烛灯走在殿下的前面,为他开路。

幽暗的宫殿长廊,一盏昏黄的烛光在摇曳,镜一边引路一边随便打量着四周的装饰。他原本以为斑大人的城堡就够像迷宫了,但王宫的设计更加复杂,从书房到寝殿要绕上几个弯,上几个阶梯,拐角也多。镜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王公贵族的传说里总是不乏风流韵事,这么多隐蔽的地方,挺适合偷情。

“到了,殿下。”

摄政王的表情还是有点呆滞,看的镜有些忍俊不禁,他礼貌的问了一句,“需要叫人来服侍您就寝吗?”贵族们基本都没自己穿脱过衣服,恐怕扉间殿下也不例外。

“不用……”摄政王皱起了眉头,似乎觉得镜小看了他,然后他又想起什么的对镜有点不自在的说道:“你也早点休息……还有,刚才看到的就忘掉吧。”

镜愣愣的看着寝殿大门在他面前关闭,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殿下这是……不好意思了?因为被自己看到了他毫无形象的一面?

宇智波镜在黑暗里低低的笑了起来,摄政王殿下,意外的是个可爱的人呢。






自从那晚无意撞见了扉间殿下如普通人一样的另一面,宇智波镜在工作之余就有了一个新的小乐趣。

他开始忙里偷闲的偷偷观察摄政王大人一些不为人察觉的细节,比如殿下在思考国家大事时喜欢双手交握,一对拇指互相摩挲;又比如他经常在下午黄昏时分站在窗前眺望远方,背着手想事情,但其实是在假装看风景实际在发呆;还有最让镜吃惊的,是殿下其实是个毛绒控,看见进贡的上好皮毛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积累了一段时间的摄政王观察经验后,镜充分展现出了好记性和服侍周到的强大组合能力,犹如有了心灵感应一般,总是能在殿下表达出明显或不明显的需求之时及时的排忧解难。

“你居然还会做下午茶?”在看到扉间殿下几次不自觉的舔了舔下唇后,镜机智的起身出门端回了一盘精致的茶点。当千手扉间一入口,他就尝到了那令人怀念的味道。

“因为斑大人每天都要吃下午茶,他又嫌仆人动作慢,干脆就让我学会了做给他吃……”

“他吃甜食还是这么不节制,这十年该胖了不少吧。”千手扉间居然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大概……有一点吧,不过看不出来。”镜想了想自己养父变胖的场景,觉得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你们在封地这十年……过得好吗?”摄政王的语气有点犹豫,镜很快的回道:“大家都很好,虽然失去了贵族权力,但封地的收入年年增长,斑大人不用为钱发愁。”

“他有跟你提起过王室吗?”

这话就得小心回答了,镜有点怕一旦说错话就被冠上污蔑王室的罪名。“有提过,斑大人对陛下和您都是赞美之词,并无埋怨。”

“哈~”千手扉间笑了起来,“你不必跟我说假话,我比你要清楚斑会说些什么,他可不是一个会让自己憋屈的人。”

镜有些尴尬,他想掩饰下族长对两位王族的讥讽,结果被殿下说穿,脸上顿时有些热辣辣的。

“他对我只有负面评价吗?”

摄政王的眼神此时看起来有些认真,镜知道殿下在要自己说真话。他犹豫了一下,诚实的说:“并不是……斑大人他……曾说您不是一个无心的人……”

那是在某次酒会之后,喝的醉醺醺的族长大人被他扶回了卧室,一进门族长就推开了他开始砸桌子。

“千手扉间你他妈就是个混蛋!!明明你不是个无心的人,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

千手扉间闭上了眼睛,轻轻叹了口气,“你觉得我对你们做的过分吗?”

这话镜无论怎样都不敢接,他沉默的垂手站在一旁。

“以后你也给我做做下午茶吧。”摄政王殿下挥了挥手,镜识趣的行礼离开。

临走前,镜回头看了一眼千手扉间。银发的亲王孤独的坐在房间内,身影是那么的落寞。

支撑着整个王国的人,却形单影只,过得并不快乐,要是能让殿下高兴些就好了,镜想。

评论(5)

热度(62)

  1. 影武日更小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