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06

牛头人进行时


沉重的雕花大门在身后缓缓关闭,时隔多日,宇智波镜又再一次的见到了王城的统治者。

“你不是来替小纲拿炼金术手札的吧。”摄政王开门见山的说。

现在镜已经不会吃惊于扉间殿下的敏锐了,没有人能在他面前打花枪。镜行了礼,恭敬的说:“我接到了族地传来的消息,斑大人的眼疾加重了,有失明的危险。”

摄政王拿着鹅毛金笔的手停住了书写,他细长的红眸认真的扫了一眼宇智波镜,眼神意味不明。过了一会儿,他冷静的问:“我的禁卫军跟我报告,在城里见到了长得很像你们族长的人。”

斑大人您在干什么啊啊啊!!!镜心里大声哀嚎,跟他一起来了王城却死活不肯见陛下和殿下,又不肯老老实实待在驿馆非要出门瞎逛,这让他怎么搞?

“殿下,斑大人并没有离开封地,禁卫军也许看错了。”镜绞尽脑汁的圆谎,“他若真的来了,不会只派我来觐见,他一定也会来见您的。”

“呵……”摄政王发出了一声轻笑,“一定会来见我……吗?”

镜不知道自己为族长说的好话为何会让亲王殿下有了这种表情,像是在自嘲,又像是有些落寞,看的镜有种想告诉他事实的冲动。

但马上他就忘掉了这个想法,因为摄政王殿下回复了他,“那让他好好的在封地养病,缺医少药的话尽管开口。”

镜觉得斑大人的心情又要糟糕了。

“还有别的事吗?”

别的事……镜抬起头,正对上了那双充满睿智的红瞳。正值盛年的亲王处于一个巅峰的年纪,天生的高贵和后天的历练使他拥有其他人无法获得的成熟魅力,而这样的人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真是不可思议。

“殿下,我有一个请求。”镜的手心出了汗,他如同第一次进入王宫之时一样,用尽了全身勇气,说出了他早已想好的请求。

“我可以做您的书记官吗?”

“嗯?”千手扉间略微有些惊讶,这个宇智波斑送来的少年胆子还挺大,居然这么直白的表达想在他这里做事的意愿,这也是宇智波斑的授意?

“小纲很难伺候吗?”

“不……跟公主殿下没关系。”宇智波镜鼓起勇气,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理由。“殿下,我说过,我想做骑士,但我知道以我族如今的状况,我是做不了的,所以我想做别的,不管职务大小,只要能为国家做事就行,我不想被人认为是一个只会靠外表博取他人欢心的人。”

“那你又怎么想做我的书记官?”宫廷的风言风语千手扉间都知道,但流言始终是流言,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不过这个年轻人看来并不习惯。

“因为……公主说过,您是个对什么都很专精的人,在您这里,我可以学到很多不曾学过的东西。”镜在心里默默对纲手道歉,把她拉出来增加可信度实在是对不住了。

“斑没教过你吗?”扉间觉得这个少年的确不像宇智波,他就没见过几个不心高气傲以自己姓氏和出身为荣的宇智波,而且抱团严重,根本不会考虑去别的贵族手下做事,对王室也不例外。

“斑大人只让我学了贵族该会的礼仪和社交技巧……”镜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如今他才发现,自己这十年只学会了做一个漂亮的花瓶。

室内一片寂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摄政王一直没有言语,镜也不敢多言,只能继续垂着脑袋等候。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摄政王殿下喃喃自语:“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话听着有些奇怪,不大像是在问他……还没细想,摄政王的声音就响起。

“我同意你的请求。”

一切顺利,镜暗想。他在赌王室对宇智波的手下留情,在赌摄政王殿下对他这枚棋子的宽容,如今他赌对了。

走公主的路线召回宇智波如今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选择攻克最难啃的骨头,现在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他不想再做任何人的提线木偶。






摄政王殿下的书记官,说白了就是贵族老爷们都会有的秘书,下限很低,只要被主人看上了,谁都可以做,毕竟端茶倒水服侍贵族也是这个职务的一部分职能,不需要技巧。同时上限很高,很多文职大臣以前都曾做过王室和高等贵族的书记官,他们干的就不是普通秘书的活儿,相当于主人的智囊了。宇智波镜选择这样一个职位向摄政王开口,也是经过了一番研究的。

宇智波一族被削了爵位,那一切与爵位有关的官职比如骑士他都做不了,书记官这个职务可大可小,门槛低,又能经常接触到殿下在他面前露脸,是一个低风险的选择,唯一的负面影响大概他真要被坐实是摄政王看上的漂亮玩物了。

没关系,镜对自己说,反正斑大人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让他跟地位高的人拉进亲密关系曲线救国,本来是想俘获公主芳心,但公主还是个未成年只好换成别的权臣贵族,跟现在也没什么两样。

转职为书记官的第一天,镜就深切感受到了公主所说的水深火热,被殿下指派带他的前辈在他面前扔下了厚厚一叠名单,要他三天之内把所有王公贵族大臣将军以及外国重要人物的家族姓名亲属职务人际关系全都背熟。

“这是每个书记官的基本能力,不要误会是我在整你,你以为扉间殿下的书记官是很好当的?”前辈看见宇智波镜怀疑的眼神,当着他的面板着脸熟练背出了一堆大人物的基本资料,让镜认清了现实。

摄政王身边不留庸才。

自己该去跟斑大人汇报一下了,恐怕以后不能经常出宫跟他通信了。




“他叫我好好的待在封地?”宇智波斑的脸色居然出奇的平静,但镜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呵,他果然是没想让我回来。”宇智波斑站了起来,将刚才就一直捏在手里把玩的信纸放上烛火,慢慢烧成灰烬。

“我要回去了。”镜惊讶的抬头,族长大人扔掉手上的纸灰,神色阴冷的说,“泉奈情况有些不好,我要回去看看。”

原来是斑大人的亲弟有状况……想想泉奈大人也在病榻上躺了很多年,家族医师都束手无策,现在只能尽量稳定病情,就怕哪天病情突然加重就这么去了。

所以斑大人才急着想让全族回归吧,毕竟王室的御医水平比族地高,珍奇药材也多,陛下和王后自己就是精通医术。

“听说你做了千手扉间的书记官?”族长的这句话把镜炸了一下。

自己还没汇报族长就知道了,看来族长在宫里还有别的眼线……镜咬了咬嘴唇,镇定的回道:“是的……摄政王殿下让我做了他的书记官,我今天就是来跟您报告这事的。”

“他要你做他的书记官……呵呵呵……”宇智波斑的笑声让镜胆战心惊,看着面容阴鸷的男人,镜将他本想说出的一部分打算咽回了肚子。

直觉告诉他如果说出来了会被斑大人的怒火撕成碎片。

“既然是他要你,那你就好好的干。”镜惶恐的任宇智波斑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力道隔着衣物都能感到生疼。

“把这个东西带给他,就说是我因病抱恙未能参加宴会的歉礼。”宇智波斑交给了镜一个装饰精美的盒子,上面印着宇智波的纹章。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生存法则吗?”

镜抬头对上了族长那双蕴含着魄力与强势的夜瞳,不由自主的点点头,“不要过多窥探不该我知道的事……”

“我还要再教你一句。”高傲的公爵大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不要肖想你不该得的东西。”

说完,宇智波斑系上了丝绒斗篷,带着在外等候的仆从上了回程的马车。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