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12

下章并不是车


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12


宇智波斑惬意的坐在大厅的角落,品尝着年份久远的红酒,看着远处这场宴会的主角热情的招待宾客。

真是好久没有置身于这熟悉的场合了呢,宇智波斑慵懒的抿了一口酒水,然后对着几个红着脸悄悄瞅着他的千金们露出一个微笑,可爱的少女们立马发出小小的惊呼,跟着回头假装聊天。

真是让人怀念啊,自己为了拿回月之眼装落魄少爷装的都要忘了自己家没破产了,都快习惯这个人设了,这可不行。看着大厅中央开始领舞的某对未婚夫妻,宇智波斑暗暗想着自己得加快行动了,再不回去他爹估计要到火之国来抓人了。

“你没去跳舞?”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宇智波斑的思绪,千手扉间在他身边坐下,瞟了一眼不远处几个正在偷偷看着宇智波斑有些想上前但又不敢来的女孩子,没有情绪的说:“有人想请你跳舞。”

宇智波斑装作没看见那群女孩子,他戏谑的问:“谁这么亲民,想请一个落魄平民跳舞?你吗?”

千手扉间觉得这人真是忒不正经了,他轻咳一声,正色道:“别瞎说,那边有好几位小姐想邀请你共舞呢。”

“算啦,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可不想惹麻烦。”干脆的掐灭了千金们的蠢蠢欲动,宇智波斑轻晃酒杯,对千手扉间笑道:“你为什么不去邀请那些可爱的女孩子们呢。”

“……我不能随便请人跳舞的。”年轻的贵族眼里平静无波。“在这种重要场合,我的邀请就是一个信号,我从不会与姐妹之外的女性共舞。”

真是严苛的世界……宇智波斑突然觉得千手扉间有些可怜,纵有滔天富贵,却浑身都戴满了黄金枷锁,寸步难行,没有一点自由,大概有些理解他为什么看了一本书就羡慕起虚构的怪盗了。

“总有一天,你会跟你选择的人共舞的。”

宇智波斑的表情如此认真,让千手扉间心底泛起一丝涟漪,随即垂下了头。

不,不会有那一天的。



“说起来,都这么久了那个怪盗还没抓到?”感觉到气氛的凝重,宇智波斑岔开了话题,他现在比较关心如何偷到月之眼。

“没有……那个怪盗再也没出现了,看来确实收手了。”千手扉间有些惆怅。

“那就好,不然你的密码柜也未必能拦住他。”宇智波斑不动声色的把话头引到了密码柜上。

千手扉间笑了一笑,“除非他能知道密码,否则绝对打不开,只要输错三次就会直接向警局报警。”

“看来你密码设的很难猜,有些密码一猜就猜到了,真不知道是不是傻。”斑开始套话了。

“也不难,只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而已,不过日期那么多,够他慢慢猜了。”千手扉间毫无保留的提供了重要信息。

重要的日子?宇智波斑暗喜,能缩小范围就好办了,像千手扉间这么低调的人,重要的日子不会很多,多半是他生日。

确定了猜测后,宇智波斑找了个去洗手间的借口,离席而去,然后戴上银色假面,悄悄潜入了卧室。

输入了千手扉间的生日之后,密码柜发出一声刺耳的轻鸣,输入错误。

宇智波斑有些吃惊,生日在千手扉间那里居然不是最重要的日子?

他思索了片刻,又输入了千手柱间的生日,这次依然是输入错误。

只有一次机会了。宇智波斑额头开始沁出了汗珠,拼命的回想跟千手扉间相处时说的每一句话,但都不敢确定。

他想的太入神,以至于没发现回卧室打算换身衣服的千手扉间。




!!!!!

千手扉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在他放弃了想再见到怪盗的想法后,本尊居然就这么出现在他家里了。他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向那个站在密码柜前的高挑身影走去,手心因为紧张而有些湿润。

自己就要碰到他了。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那人还是发现了他的靠近,反手将他抓住,用力将他压在了柜子上。

“你到底想偷什么?”

千手扉间忍着背上的抽痛询问着居高临下看着他的怪盗,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话。

怪盗没有作声,因为背光在他脸上落下了一层阴影,看不清他的表情。长久的沉默让千手扉间不得不继续开口:“你为什么……要……要做出无礼的举动?”他还是不好意思说出kiss这个词。

宇智波斑心里有些囧,先别说他根本不能开口,一开口就会暴露。光说他问的为什么要吻他这个事,他该怎么回答!说自己想把场子找回来?说自己只想脱身?这不是幼稚吗!

“你不能说话?”千手扉间等了许久都没等到对方出声,不禁怀疑起这人是不是有残疾。他沉默的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像是下定决心的开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用摇头点头来回答我。”

宇智波斑不明所以。

看着对方假面的轮廓,千手扉间平静的问出了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你喜欢我?”

宇智波斑这次是彻底呆住了,他从没想到自己的举动竟然会被千手扉间理解为这样,他刚想摇头,却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红眼睛。

就算是在黑暗之中,也是如此的明亮,让人不愿看见它被失落笼罩。

红酒的香气从男人的舌尖传递到了千手扉间的舌床,男人一手托起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直到身下人快要陷入窒息拼命的推拒才放开。气喘吁吁的白发贵族脸色因为缺氧而绯红,眼角带上了一点湿润,显得十分诱人。戴着假面的男人似乎也这么觉得,他再次俯下身,想再次品尝那片柔软,却被身下人拦住了。

“不要这样……”年轻贵族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我问你这个问题……是想告诉你,你的心意,我不能接受。”

竟然拒绝了自己……宇智波斑心里突然有些愤怒,他怎么会拒绝自己,明明收到卡片时那么高兴,他不是喜欢怪盗的吗?

“我有喜欢的人,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告白。”

回答他的是一阵更加猛烈的亲吻,对方似乎被激怒了。

评论(1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