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04

第一次亲密接触



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04



千手扉间今天莫名的觉得心神不宁。

按照他的以往经验,这种情况大多都是他哥出了什么需要他善后的状况,扉间不禁有点头疼。千手柱间的展览馆刚刚失窃,不会又有什么漏子要他来补吧。

想起失窃事件,千手扉间就对那花了大价钱的安保系统十分生气。介绍产品时吹的天花乱坠,结果是个无用的废物,连个业务水平不专业的贼都防不住,是不是觉得千手家太好骗了?

自己大哥好像还真挺好骗的……连有人自称是儿时玩伴上门找他要宝石都不去查一下真假,这要是被父亲知道了绝对要骂他一顿。千手扉间对自家大哥的滥好人属性感到担忧。

千手扉间这边还没担忧完,那边就在自家后宅撞见了那个不知底细的男人。初次见到宇智波斑,千手扉间是有点出乎意料的,他以为又是哪个三教九流的骗子想来捞一笔,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还挺有皮相的精英人士,就是这性格实在太不讨喜,明明是求人帮忙,却好像他才是债主一样高傲,对人连敬语都不说。虽然千手扉间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称呼他,但一个有求于他的人却连一点儿礼貌性的尊敬都不给,真是不知礼数的野蛮人。

也只有兄长能跟任何人聊的来。在跟宇智波斑明里暗里言语交锋了数回合后,千手扉间再次肯定无法跟这个没有修养的男人相处,就算经他信任的心腹宇智波镜转述的家庭境遇确实值得同情,但也掩盖不了性格里的差劲。他干脆优雅的退了席,从小的贵族礼仪教养不允许他当着第三人的面失态。

真是个讨厌的人,凭着几句甜言蜜语糊弄了兄长就想把宝石骗走?呵。

回到书房,千手扉间打开保险柜查看了一遍里面的贵重物品,决定明天把这些都送去银行保管。兄长的话提醒了他,这世上没有最安全的地方,只有相对的安全,还是放在银行里保险。

联系了银行之后,千手扉间安心的待在书房开始干正事。需要他处理的财务、社交、金融相关的事物太多了,想起只需要负责签字就好的兄长,千手扉间的笔尖用力的划破了文件纸。




是夜,宇智波斑穿着白天从千手家仆人那顺来的衣服悠然的潜入了千手大宅。他强逼着可怜的远亲告诉了他千手家的防御布局,打算得手就装作大宅里的男仆大摇大摆的出去。在远亲再三的提醒下,他终于扎起了自己的头发。

“我是不是应该还戴一个面具?”

宇智波镜有些抽搐的看着宇智波斑给自己戴上了一个化装舞会的假面,心里止不住的想大喊,斑大人你是在cos夜礼服假面吗!

但宇智波斑这个对二次元没有兴趣的人是不会理解到这个梗的,镜默默的吞了下去,目送着宇智波斑消失在夜色里。

宅院太大防守就会出现不足,宇智波斑十分轻松的爬上了二楼书房,用发卡轻而易举的撬开了门锁,剩下的就是打开所有的保险柜好好的找一找月之眼在哪儿了。

但他还没开始动手,身后就响起了一道有点耳熟的声音。

“你是谁?”

竟然能听同一个人说了同一句话两次,宇智波斑不知道自己是幸还是不幸。他什么话都没说,用凌厉的拳风回答了提问者的问题。

宇智波斑本来想着要不要收敛一点力道,免得把这位娇生惯养的贵族打进医院,但他很快发现,对方居然也练过,虽然身手不及他,但以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来说,架势很到位了。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遇上了人生大危机,他处理事务时太累了以至于就在书房睡了过去,然后被撬锁的声音惊醒。他一边想着家里的防盗系统也该换了,一边直接动手抓贼,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信心的。但没想到这次遇上了硬茬,对方竟然是个比他厉害的多的高手。

千手扉间开始觉得自己失策,他改变了策略,打算摸到门边逃走报警。但对方似乎识破了他的意图,一下子就将他压在了墙壁上,用身体禁锢住了他的手脚,让他动弹不得。

千手扉间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从小他就被教导身为贵族不可以随便跟人进行肢体接触,因为会有太多的人对他们不怀好意,也会影响千手的声誉,以至于他长这么大,除了自己家人还没跟人如此亲密接触过。黑暗放大了其他感官,对方又离他这么近,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灼热的体温和喷洒热气的呼吸,他整个人都绷紧了。

那个可恶的小偷发现了他的僵硬,在黑暗里哂笑了一声,这让他有些难堪。千手扉间恼怒的挣扎起来,然后他的嘴唇擦过了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

千手扉间现在是彻底呆住了,当他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时候,自己的唇上又被一条湿滑的东西舔了一口,然后在他震惊和羞恼的眼神里,那个小偷放开了他,暴露在了洒满月光的窗边,藏在银色假面后的眼睛露出了一点戏谑,戴着白手套的手屈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嘴角露出一抹轻笑,随即纵身跳下了窗台,在黑暗里消失不见。

这、这个胆大包天的盗贼!!!千手扉间脸色气的绯红,伸手抓起电话就要报警,但拨到一半他挂断了电话,坐在椅子里发起了呆。

自己又没有丢失东西,报警有什么用?难道告诉警察他被人非礼了?想起刚才那湿润的触感,从来没有心烦意乱过的扉间殿下失眠了。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