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带卡】Mr Uchiha & Mr Uchiha 番外 天生反骨02

这是斑扉的《Mr Uchiha & Mr Uchiha》的带卡番外,独立成篇,不看正文也没关系。


开始甜了emmmmm


有常识bug请无视,我是百度百科选手_(:з」∠)_【尽量圆一下orz



Mr Uchiha & Mr Uchiha 番外 天生反骨2



“姓名?”


“宇智波带土。”


“犯了什么事?”


“收账时不小心下手重了。”


“你先在署里待一周吧。”


“喂喂等下!”宇智波带土连忙拍了拍桌子,“我只是下手重了点儿,没必要拘留吧卡卡西!”


年轻的警部慵懒的看着他,叹了口气,“你那手可不是重了一点儿,四个人,三个骨折一个进了ICU,对方要是告你故意伤害,你可是要进去好几年的。”


“放心,他们不敢告的~”宇智波带土嬉皮笑脸的说,“毕竟他们每个人身上可都是背了很多事,告我就等于告他们自己。”


看着跟黑社会马仔一样一身匪气的带土,卡卡西眼神闪了闪,无奈的说:“离开警校这么多年,你居然变成了当初你要治理的对象,带土,你这样可不行。”


“毕竟我当年伤的太重了,做不了警察了,现在我回去帮我叔叔收账,其实挺轻松的,欠债的看到我这么可怕的样子,大部分都会乖乖还钱~卡卡西你就看在我们当初同桌一场,放了我吧。以后你去我那借钱,我给你利息打八折。”带土依然嬉笑,只是配上他那半边疤痕的脸,看起来有点难看。


“那我也给你打个八折,在警署蹲个五天吧。”卡卡西笑眯眯的说,在带土一脸“你竟然是这样的卡卡西”的表情里,把他关进了警署临时监狱。


等卡卡西一走,带土就拉下了藏在衣领里的通讯器,连上了线。


“你这小子动作怎么这么慢,这个时候才混进警署?”宇智波斑对他的效率表示不满。


“叔你太难为人了,我都已经尽量控制了,还是差点把人打死了,下次这种事别叫我来了。”带土也很不满,他是个狙击手,手下从来没有活口,竟然叫他想办法找几个欠债的小喽啰揍一下混进警署去从正在警署蹲班房的某个大佬身上偷东西,这种活儿为什么不叫族里那几个盗窃好手去干?


“抱歉,族里就你一个人长得像马仔,要派镜过去一定会认为他是被骗的好好学生叫他不要害怕回家安心读书的。”


带土一脸冷漠,长得凶就没人权吗?“我这可是冒了大风险啊叔,刚才做笔录竟然遇见了我的老同学,我要是真进去了你得负责把我捞出来。”


“什么老同学?你哪来的老同学?”


“以前警校的。哎我这老同学居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帅,我都自惭形秽了。”


“哦,就是那个被你送了眼睛的?那不正好拉拉关系,以后大家都方便。”


“拉什么关系啊,不被他逮住就好了。”带土觉得族长异想天开。


“怎么不能,我跟警署署长都拉上关系了,你还怕你的老同学?”宇智波斑嗤之以鼻。


带土默然,他都忘了他们族长跟卡卡西的上级是发小。但是卡卡西有那位傻白甜的警察署长好骗?


“行了别瞎闲聊的耽误时间,速战速决。”宇智波斑不耐烦的关了通讯。


剥削,太剥削了!带土在心里吐槽了一把族长,开始睡起了觉,干活也得休息好了才能事半功倍不是。


不过他躺了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一会儿是多年前警校里的学习生涯,一会儿是卡卡西送他玻璃珠,一会儿是毕业典礼,一会儿是当年的警匪对峙。最后都凝聚在了他擦身而过的警车里,卡卡西那张如同冰雕一般木然的脸。


亲手杀了自己关系最好的同伴是个什么感觉?带土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亲眼看见自己重要的同伴死在眼前,是什么感觉?


而在多年之后,跟另一个同伴重逢又是什么感觉?


回想起刚才卡卡西对他笑眯眯的样子,带土只觉得,原来他笑起来是这样的,像刚出炉的软软的红豆糕。



“叔他是不是傻了,居然派个小鬼来接我。”宇智波带土看着眼前一脸少年老成的面瘫高中生,觉得真是世风日下丧心病狂,连学生都要出来负责接头。


“我不是来接你的,我是来拿东西的,你还有两天要蹲呢。”宇智波鼬面无表情的说。


“我去!他居然都不来保释我???”带土觉得心里被戳了一刀灰常之痛。


“boss说你有老同学在这儿用不着浪费公司的钱了。”宇智波鼬继续补刀。


剥削,太剥削了!带土想辞职。


但是心里就算百般吐槽,宇智波带土还是不得不蹲满了天数,就算有老同学在,也不是可以随便徇私的。



“啊哈哈还是你好啊卡卡西~我叔叔真是太讨厌了,竟然一点都不管我,把我扔在警署就不理了!”带土此时和卡卡西一起坐在路边居酒屋大快朵颐。


他刚被放出去,就在警署门口看见了卡卡西,夕阳在他身上落下一层柔软的金纱,整个人暖洋洋的。卡卡西笑眼弯弯,“一起去喝个酒吧?”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只有老同学这里还有一丝温暖。


“卡卡西你现在混的真是不错啊~前几年我还看你是分署最年轻的署长,现在就去总署了,前途无量啊哈哈~”


卡卡西端着酒杯微笑,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带土没有错过。


曾经最年轻的分署长现在去了总署却只是做一个小小的警部,外人以为是接近了权力中枢升职加薪,其实就是明升暗降,为什么会这样,多半是因为当年的人质劫持案吧。


想起当时透过瞄准镜看见的惨剧,带土就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他其实挺佩服自己,现在居然能如此若无其事的跟卡卡西坐在一起喝酒,明明当年自己的心情是那么的愤怒和不甘。


一串跳跃的音乐声响起,带土摸出手机,一看来电心里“咯噔”一声,族长这时找他干什么?不会又想坑他吧。


“我问你,要是有人跟你身体十分契合,你还想再找他,这代表什么?”


带土“噗——”的一声就把酒全喷了出去,一旁的卡卡西吓了一跳,连忙掏出纸巾给他擦嘴擦桌子。


“咳咳咳……叔你能不能来个事前提醒,这刺激太大了咳咳……你这不就是想继续约炮嘛。”


纸巾轻柔的在脸上拂过,擦到半边脸上的疤痕时顿了一顿,躲了过去。


“如果以后只想找这一个人约炮呢?”


带土觉得他家族长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纠结起感情问题,这与他的画风不符啊。


“那就把炮友变情人呗,从身体上升到精神,高级。”


说完抬眼他就看到卡卡西双手抱胸的盯着他,那眼神怎么看都像是在鄙视。


他冲着卡卡西笑笑,做了个无奈的小摊手,用口型解释:我叔咨询感情问题。


“可我没经他同意就把人睡了,是不是有点困难?”


带土差点又一口酒喷了出去,他咳嗽几声,“叔你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吧,我旁边坐着老同学呢,要不要让他给你打个八折?”


想想要是真能以强暴罪把族长关一关,他还挺高兴的,不枉自己给他卖命被坑这么久~


卡卡西这下子眼神就变成微笑了,看的带土觉得有无数把刀子在戳自己。


“违法乱纪?我有干过不是违法乱纪的事吗?”宇智波斑的声音听起来有股“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的慈祥,“你问这干什么,快回答我。”


“……”带土不得不承认,能当老大的人就是这么diao气,强上也能这么理直气壮。


“那就去道歉嘛,你要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他家族长要会去道歉那才是有鬼了。


“赔钱吗?可人家是大学老师,大概会不吃这一套?”


哟,族长这次怎么这么小清新,看上了个知识分子?“那就有点难搞了,知识分子嘛,清高,我觉得叔你不仅要赔钱,还要来点浪漫,让人感受你的诚意。”


“要怎么才叫浪漫?”


带土有点抓狂,宇智波斑居然还没完没了的问起来了,这去上网查几本追人三十六计不就知道了吗?!


但宇智波斑还是他老大,他得忍气吞声。


“送玫瑰吧,虽然老土,但管用。你想推陈出新,可以不送真花,拿点别的实际的东西做成玫瑰的样子送也可以。”


宇智波带土发誓他想的是用金子或钻石做一朵玫瑰戒指啊书签啊之类的送人,他哪里会想到宇智波斑竟然会错意,用万元大钞叠了一捧玫瑰跑去大学门口堵人,差点让那位大学教授后来的族长夫人以为这是睡他的piao资掐死族长那一点萌动的春心。


大概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宇智波斑总算放过了他,临挂电话的时候,宇智波带土神使鬼差的问了一句,“叔你干嘛找我问感情问题?”


就算族里现在没人谈恋爱,也不至于来问他这个连颜粉都没有的钛合金单身狗吧。


“你现在不是跟你老同学打的火热么?他送你玻璃珠你送他眼珠,重逢没多久就一起半夜喝小酒,我不问你问谁?”宇智波斑的语气充满了对脱单人员的鄙视。


不!我不是!我没有!带土很想咆哮,但听到手机里“嘟——嘟——”的挂断音,看着卡卡西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睛,他就只能垂头丧气的喝酒了。


“带土,我觉得你可以叫你叔叔收敛一点,最近我们接到很多起求爱不成就施暴的报案,上级对此很是生气,准备来一次严厉打击。”


太好了!我双手赞成!宇智波带土高兴的抬头,却看见卡卡西一手托腮,眼睛笑成了弯月。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带土想起了以前在警校的时候,卡卡西一直都是冷着脸的酷样,不知道哪里来的苦大仇深,就这样还一堆迷妹,让他很是不忿。


现在多年之后,当年那个始终冷漠的少年变成了整天微笑的青年,还是一样的好看,比以前更多了一分让人温暖的心动。


他不知道卡卡西知不知道送他眼睛的捐赠者是他,但他喜欢用他的眼睛温柔看着他的卡卡西,好像又回到了当年无忧无虑的时光,充满了红豆糕一样的甜腻。


自己好像是可以考虑脱脱单了,如果能成为族里第一个跟普通人交往的杀手,哇,想想就刺激。



可惜带土还没在幻想中得意多久,族长那喜滋滋宣布他要结婚了的嘴脸深深的打击了他。


“我真不敢相信,我叔他居然真要跟一个没脸没屁股穷教书的结婚?他眼睛瞎了吧。”带土坐在居酒屋里跟他的老同学抱怨,宇智波斑一天到晚说他天生反骨,结果最后居然是他跑去跟一个普通人结婚,还逼着全族人都要在那位教授面前装好青年,太可恶了!


“大学老师有什么不好吗?学者都是高智商受人尊敬的。”卡卡西不明所以。


带土语塞,他总不能说因为他们是干地下业务的所以跟普通人结婚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吧。“那人长得不好看,戴着土里土气的黑框眼镜,脸上还有疤毁了容,不配啊。”他想了个理由。就跟自己一样,曾经的阳光少年变成了现在的疤脸青年,所有人见他第一眼就是害怕,没人愿意接近他。


“你叔叔选择了他,那就证明他并不在意外表。带土,这世上不是人人都是颜控的。”卡卡西抿了一口清酒,眼里带着闪亮的笑意看着他。


带土心里一动,他试探的说道:“其实,我叔叔的结婚对象,你也认识,就是你们署长的弟弟。”


这下子轮到卡卡西惊讶了,他端着酒杯半晌才回过神。


带土趁热打铁,“你看,我们家跟你们警署已经成亲家了,不如再亲上加亲,我俩也处处呗~”


说出这话时他的心里有点小紧张,就像回到了警校里射击考试的时候,那枪怎么都拿不稳急死了他。


末了他还补了一句,“你说过,不是人人都是颜控的。”


卡卡西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的眼睛里仿佛落下了无数星子,闪着精致的碎光。


“好。”


自己终于成了族里第一个跟条子交往的杀手,带土无比自豪。

评论(1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