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Mr Uchiha & Mr Uchiha 09

史密斯夫妇梗,只管谈恋爱的傻白甜

在完结之前按国际惯例来一点狗血๑乛◡乛๑

单位停电一天无事可做,只能更新了




Mr Uchiha & Mr Uchiha 09



正午的阳光洒落室内,送来一片暖洋洋的温度。千手扉间缓缓睁开了迷蒙的睡眼,全身的酸痛和下身的胀痛提醒了他昨夜的疯狂,他先是理清了一下思绪,然后默念三遍要冷静,才向身边看去。

把他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居然这个点都没起床觅食,而是靠坐在床背上,用平板电脑仔细查阅着什么,专注到连他醒了都没发现。

扉间很少见到这样的斑,斑平时总是大大咧咧,做事不耐烦,很难让他安静下来,更别说像现在这样跟个好好学生一样上网查资料了。此时的他没有了平日的狂傲和俾睨,配上那帅气的脸庞,居然颇有点知识分子的味道。

“醒了?”发现爱人醒来,宇智波斑立马又变成了千手扉间熟悉的那个气质,有点坏笑的俯身看着他。

狠狠瞪了斑一眼,扉间忍住身上的酸胀感翻了个身,送他一个后脑勺。斑的手却不老实的伸进被子,悄悄的摸上了他光滑的皮肤,扉间气的大吼:“你有完没完!”

一出口,才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可怕,扉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简直是太丢脸了!

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亲亲扉间的脸颊,不再逗弄他,下床从外面端进来一碗香气扑鼻的白米粥,“饿了吧,将就吃吧。”

千手扉间震惊的看着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宇智波斑,怀疑的问:“这你做的?”

“你昨天抱怨我从来不管家务,我就上网查了一下米粥该怎么做,你放心,我还去请教了我弟弟,保证能吃。”

扉间扶住了额头,宇智波斑能够把糖和盐不放错就很好了,他说能吃,大概就是什么都没放没有煮糊的程度。

强撑着酸软的身体起身穿好衣服,千手扉间板着脸问道:“雇佣你们杀了富商的人是谁?”

“亲爱的,你应该知道做我们这行,是不能泄露客户资料的。”宇智波斑好整以暇的回答,嘴角那一抹笑怎么看都欠扁。

“哦?那你是想去跟我大哥交流一下了?”千手扉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闻言,宇智波斑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最终他下定决心开了口,“别,我不想听柱间嘴炮我……虽然我不能告诉你是谁想杀那个死胖子,但我可以告诉你,因为那个死胖子找人自制毒品贩卖,所以才被其他利益者给崩了。”

“自制毒品?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的雇主连这都告诉你了?”千手扉间的脸色严肃起来。

“怎么可能,因为我被那家伙给坑了。”一想起绝一下子坑他两单的钱斑就生气,“因为我打坏了那家伙要找的U盘所以他要我找出副本赔给他,从我出道以来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等等,U盘还有副本?”

“对,还是在你的学校里某位教授身上,那是死胖子的合伙人。”

千手扉间觉得这世界真是小,宇智波斑的新目标居然跟他一致,他不由得又上下打量了斑一眼,看的斑莫名其妙心里毛毛的。

“亲爱的你不会还想揍我吧,我以为昨天我都说的很清楚了。”宇智波斑觉得自己已经相当大度了,昨晚他可是豁出去了三十多年的脸皮把好话全都说遍了啊。

“我们的帐以后再算,现在,我以国安部特别行动小组副组长的身份要求你跟我们合作,把那个合伙人给找出来。”





宇智波斑春风满面的回到老宅,他轻快的对依然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宇智波泉奈说道:“泉奈,不用查了,我大概知道我们要找的人在哪了,木叶大学化学院领导层的几个教授,其中一人就是我们的目标。”

宇智波泉奈惊奇的看着他哥,端起一旁的咖啡边喝边问:“你是从哪得来的消息?”

“扉间跟我说的,哦对了,他就是那天对你围追堵截的国安。”

“噗——”宇智波泉奈一口咖啡全都喷了出来,他无比震惊的瞪着宇智波斑,不敢相信的大叫,“你说什么!!!千手扉间是国安的人???!!你怎么能这么淡定??!!!”

转念一想,他又大叫,“哥你不会把我们的身份都告诉他了吧!!!”

他就知道!蓝颜祸水!美色误国!千手扉间这个小妖精迷惑了他哥!!!

“泉奈你别紧张,基本上……我们俩是互相发现了对方的身份,然后经过昨天一次深入的灵魂交流,我们又一次达到了大和谐,现在没事了。”宇智波斑想起昨晚的热潮,脸上又露出了一咪咪略显猥琐的笑容。

“上个床就能把你收买,大哥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骗的?!!”泉奈恨不得把他哥暴揍一顿,好让他清醒一点。

“没事的泉奈,我相信他。”宇智波斑表情突然认真起来,泉奈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最终不大情愿的扭过了头。

“叔我以前觉得你眼瞎了,现在觉得你真是厉害,居然把个国安给睡了。”一旁擦着枪的宇智波带土兴高采烈的说,惹的斑和泉奈双双对他甩了眼刀。

“叔既然你都娶了个条子,那我相信你绝不会阻止我和我老同学结婚了,来,给你们发请帖,一人一张。”

死命瞪着大红喜帖上的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两个名字,宇智波斑冷着脸阴笑,“长进了啊,居然学会先斩后奏了,南美洲有个暗杀当地军火大佬的任务,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过去!”

无视了宇智波带土的大呼小叫和宇智波斑的抄刀追杀,宇智波泉奈心很累的对着电脑继续敲敲打打。散了散了,这队伍已经没法带了,就让年轻人去折腾吧。





千手扉间打开了电脑,主动跟千手柱间连上了线。千手柱间一脸受宠若惊,“扉间你今天怎么主动来找我了?”

“大哥,我知道是自制毒品的嫌疑人大概是谁了。你还记得七年前,我们调查化学研究所试剂失窃案时,发现化学院副院长有提供毒品原料的嫌疑吗?”

“我记得,说起来,那还是你跟斑相遇的起点呢。”柱间捉狭的眨了眨眼,惹的扉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可是后来我们不是排除了这个可能性吗?证据不足。”

“虽然证据不足,但那也表明,化学院确实有人在染指毒品生意,我觉得,可以再次将副院长作为突破口,去调查化学院的领导层谁嫌疑最大,对了,那个嫌疑人身上有着U盘的副本,如果从谁那里找到这个副本,就基本确定是谁了。”

“副本?你怎么知道U盘还有副本的?”千手柱间十分疑惑。

千手扉间抿住了嘴唇,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认真的说道:“……是斑告诉我的,大哥,他就是月之眼……”

屏幕里千手柱间的嘴巴张成了O型,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不愧是我发小,这射击技术只比我差一点点……”

兄长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严厉教训我不该暴露身份和行动内容吗!

“不过,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斑的身份呢?你完全可以随便编一个莫须有的线人啊。你告诉了我斑是月之眼,我不可能装作不知道的。”

“……慈善晚宴上的暗杀,大臣很恼怒吧,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死了他的客人,少了一笔政治献金,这无疑让他脸上无光。虽然我没收到消息,但大哥你一定知道,大臣是下了追查到底的死命令吧。”

“有时候我真希望你不要这么敏锐。”柱间苦笑,“大臣确实很生气,他说这些杀手实在太无法无天,这次死的只是一个慈善家,那下次会不会就是把枪口对准他?所以他要我们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绳之以法。”

千手扉间垂下了眼帘,“他不仅接了寻找副本的委托,甚至有可能会继续暗杀合伙人,你们这次一定布下了天罗地网,绝对不会让犯人在被审判前有闪失,对吧。既然有人雇凶杀了慈善家,那也绝不会放过他的同伙,我不希望斑在这种情况下落网。”

“大哥,我希望你们能够跟斑暂时合作,他告诉了我他的雇主在寻找U盘副本的线索,这将是给犯人定罪的最有力证据,也可以趁此机会给予那些黑暗势力的人严厉的打击。”

“……你是在为斑减少罪责吗?”千手柱间有些忧伤的看着弟弟。扉间面色晦暗不明,低声说道:“虽然这有违我的职业道德,但我不想让他在牢狱里度过后半辈子。”

“扉间,你既然选择告诉我斑的事,那你是做好了受处罚的准备吗?”千手柱间叹了口气,语气认真起来,他现在已经不是千手扉间的兄长,而是国安部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

千手扉间沉默的点点头,“我知道我已经违反了多项规定,因为失误暴露了身份,与犯罪分子关系不清,甚至向犯罪分子泄露了行动机密,我现在已经不配做一名国安人员,我愿意接受处罚。”

“斑他知道这次行动结束后你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处吗?”

“我没跟他说,他不需要知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毒品窝点给端了。”千手扉间脸色平静,握着鼠标的手关节处有些泛白。

千手柱间没有再说什么,同意了扉间的行动计划后就从屏幕上消失了。扉间合上了电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打扫屋子。

团扇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脚边,亲昵的蹭了蹭他的小腿。扉间抱起了它坐在了沙发上,为它顺了顺毛,在它的额头落下一吻。

抱歉,以后要让你一个人了。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