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Mr Uchiha & Mr Uchiha 07

史密斯夫妇梗 只管谈恋爱的傻白甜


晚上有事,来个短小的掉马前夕过渡章


今天的掉马是为了明天的修罗场


Mr Uchiha & Mr Uchiha 07


兴许老天终于听到了日斩心里的哀嚎,房内的声音总算在下午就安静了,还好没持续到天黑。


宇智波斑餍足的穿好衣服,满意的看了眼自己的杰作,然后在扉间的怒瞪之中偷了个香,心情愉快的去上班了。


刚才手机已经疯了一样响了无数次,再不过去泉奈就要杀到家里来了,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哄扉间再主动几回。


等开车开到一半他才想起来,他又忘了拿回枪!!


算了,就刚才那激烈的程度,扉间一定没那心思和精力去把衣柜收拾一遍,就算发现了他也有足够的时间想借口,先就这样吧。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浑身都散了架,手指头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在心里把宇智波斑翻来覆去的骂了半天,然后又把自己骂了一顿,真是作茧自缚。


不过……回想起刚才的火热,千手扉间不得不承认,在解开误会之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xing 爱,真是身心舒畅。


“老师……你收拾好了吗?我能进来了吗……”


窗外传来猿飞日斩颤颤巍巍的询问,千手扉间顿时脸就“蹭”的红了,竟然当着学生兼下属的面妖精打架这么久……他再也不想回国安部了!!


“你进来吧。”赶紧的穿好衣服,极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很稳定,千手扉间都没发现扣错了扣子。猿飞日斩一进来就连打了十几个喷嚏,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一想刚才这房里发生了什么他就想夺门而逃。


“我现在抓紧时间把U盘破解给你带回去。”千手扉间假装淡定的重新打开电脑,日斩心里直感叹老师就是老师,被操了这么久居然第一时间还是想的工作。




“这是……”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密码破解了,看到里面的内容,千手扉间眉头皱了起来。


居然是满满的毒品交易记录,不过揣在一个毒品贩子身上的也只可能是这种东西了,但是好像跟别的毒贩不一样,这些毒品来源……居然是从自己学校里出来的!


扉间觉得这事挺严重的,金三角金新月那些全球知名的毒品基地他们没法管,但是这个近在咫尺的窝点,他们得尽快端了。可是记录直到最后,都没有显示出另一个交易者是谁。


“日斩,这U盘大概只能证明死者是个毒品贩子,没法获得更多信息了,我们只能知道他在木叶大学有个合伙人,为他提供稳定的货源,很有可能就是自制毒品。”现在的人真是想钱想疯了,手都伸到学校了,真是丧心病狂。


日斩点点头,接过U盘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回国安部,临走前他犹犹豫豫的对扉间开口,“老师,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准备一个睡袋?27楼外面实在太冷了。”然后他赶紧的溜了。


千手扉间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扶着老腰在床上瘫了一会儿,又在心里把宇智波斑骂了十几遍,才认命的开始收拾战场。




宇智波斑满面笑容开着小花的出现在宇智波泉奈面前,此时的他冒着粉红泡泡,连泉奈的臭脸都觉得可爱。


“哥你刚才在干嘛呢,打了无数通电话都不接,我都要杀到你家去了!”泉奈一脸的生气。


“我刚才跟扉间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我们解除了感情危机,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分享着自己的快乐。


“把你的心从你的教授那收回来,把这个拿去看看。”泉奈黑着脸把一张纸拍到斑身上。


斑接过一看,上面都是一堆英文,每个字母拆开他都认识,但是合起来他就是看不懂。


“这什么鬼英文,叫我怎么认。”斑不满的说。


“哥,那叫methamphetamine,甲基苯丙胺,又叫冰毒,你居然不认识。”


“谁要认识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英语从没好好学过。”


宇智波泉奈翻了个白眼,指着一把步枪问道:“这枪全名叫什么?”


“Fabrique Nationale Carabine(FNC自动步枪)”


“这个呢?”


“SOF Combat Assault Rifle(SCAR突击步枪)”


“那这个呢?”


“Desert Eagle(沙漠之鹰)”


“哥你英文不是挺溜嘛。”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宝贝儿!我怎么会不知道它们怎么念!”


“那千手扉间呢?”


“噢~他是我的枪套~”宇智波斑露出了一咪咪略显猥琐的笑容。


宇智波泉奈做了个受不了的动作,懒得理他一脸荡漾的亲哥,直接解说起来。


“这份东西是所有毒品的原料,我们不做毒品生意,对毒品这块渠道不熟悉,只能从根源想办法了。绝说木叶大学的某位教授是合伙人,那多半不是中间人,能够跟几大毒品基地合作的我们这儿一只手就数的过来,我看多半是这个合伙人自制毒品卖给目标,目标再拿出去倒卖,挡了绝的财路,所以绝才会雇佣我们杀了他。”


“看来等找到这个合伙人,我们还得干第二次暗杀了?”斑觉得绝的算盘打的真好,用一个废了的U盘换他两单生意。


宇智波泉奈耸耸肩,“你也可以选择失手。”


“不,我绝不会自砸招牌!”嘴上这么说,斑心里已经把绝骂了无数遍。


“毒品分天然的和合成的,天然的我们这肯定没有,合成的多半是化学制品,在学校的话……就是医学院和化学院最容易接触到了,我们需不需要再派个人去木叶大学求学?”


宇智波斑一阵头疼,再叫个人去上学?宇智波镜这个前车之鉴摆在那儿,他哪还敢派个学霸进去。


“其实如果能拿到那个被打坏的U盘就好了,虽然可能坏了,但我可以拆了看看芯片有没有完全损坏,如果受损不严重,我可以修复的,这样就能直接知道谁是合伙人了。”宇智波泉奈有些遗憾的说。


“坏了的U盘可以拆了芯片修复?”宇智波斑对IT技术不熟,但他莫名的就想起来上午在扉间那看到的插在电脑上被拆开的U盘。


等等,电脑?


宇智波斑这才想起来,昨天宴会他把扉间拉去了角落,后来又赶紧把他带走了,扉间根本没时间去把他的电脑拿走,那他的电脑是怎么又回来了?他早上出门时明明记得不在的。


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有人把电脑给扉间送了回来?还带来了一个坏掉的U盘让他修理?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家爱人这么精通信息技术?他不是个生物学老师么?


“泉奈,那天国安的人是在什么时候停止了攻击?”宇智波斑突然问了个无关的问题。


宇智波泉奈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这个奇怪的提问,“你跟千手扉间说话时,攻击就停止了。”


宇智波斑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这一切有了一个他不愿去想的真相,他需要再确认一下。




等千手扉间腰酸背痛的把卧室收拾好,已经是晚饭时间,斑刚打了电话说晚上不回来了,因为白天翘了班他得晚上加班。扉间也没了吃饭的心情,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因为严谨的作息习惯,临睡前他打开了衣柜,找出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整齐的放在了椅子上,却发现宇智波斑昨晚穿过的外套还放在衣柜里。他想了半天,终于还是这么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让他撑着睡意拿出了外套,准备第二天送洗。


一拿起来他就敏感的发现这衣服重量不对,摸索了一下口袋,他十分震惊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枪。


勃朗宁M1906。



TBC

————————————————————————————————————

小剧场一:


 @祀蛇  妹子想到的一个暴露方式


宇智波斑气势汹汹的一脚踢开门,“啪”的把一张报纸拍到了扉间面前,怒吼:“你给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报纸八卦版大幅照片,猿飞日斩站在27层外露台上瑟瑟发抖,标题:市中心黄金住宅区高层惊现男子爬墙。


千手扉间面无表情把电脑屏幕转向宇智波斑,“你先给我解释,你的大名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屏幕上一刚破译的文档名:月之眼成员详细列表



小剧场二:


写日斩跳窗时我曾想过的另一场景


千手柱间带人一脚踢开了自家弟弟卧室门,大喊:


“扉间!有人报警说看见你家窗外露台上有人想自杀…………抱歉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翌日报纸八卦版标题:警察为救27楼自杀者破门而入  署长尴尬见亲弟夫夫妖精打架

评论(1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