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月光玫瑰 09

大镜小扉,吸血鬼狼人为主的奇幻?魔幻?背景,先婚后爱,大概只有谈恋爱和狗血,he,ooc是我的锅


一个很宇智波的镜上线了(我在说啥?


下章可以打上end了~





九、永恒的誓言


“镜,”千手的族长一脸严肃的坐在桌前,他看着眼前这个垂着头的青年,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我记得你以前答应过我,不会去刻意的触发扉间以前的记忆,为什么你食言了?”


年轻的公爵沉默不语,纵然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涉世未深谨小慎微的孩子,但在柱间面前,他依然心存敬畏。


“我不让你去触发扉间以前的记忆,就是怕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过去的记忆无法与新生的躯体顺利融合,就会一直昏迷不醒,严重的会引发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混乱,在沉睡中死去。”柱间的声音染上了一丝隐忍的怒意,“我说过,我是相信你会遵守你许下的誓言,才会放心的把他交给你,因为我知道你的痛苦。但是,你现在为何把事情弄成这样!”


“老师不喜欢欺骗……”镜低声的回答,“柱间先生,我知道为了救回老师,你花费的很大的力气,做出了很多努力,你不希望重生的老师再度受到伤害,一直竭尽全力的保护他,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


“但是……我发现我无法控制自己的习惯。”


镜抬起头,墨色的眼睛里满是悲伤,“我知道现在的老师,他不会跟以前的老师完全一样,他有自己的人生轨迹,有着不同的成长环境,他不再是曾经占据了我前半生时光的人。但那没有关系,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性格,他的灵魂永远都是千手扉间,一样的纯粹和美丽。”


“我曾以为,我可以放下过往,全心全意的爱着新生的老师,但是我发现自己总是下意识的透过他看到老师过去的影子,无意间说出了不少现在的老师身上不会存在的细节。虽然老师现在还未察觉,但迟早有一天,他会怀疑一切。”


“等到那个时候,如果我再跟他解释过往,恐怕他会陷入精神的混乱,疑根已经深种,又得知他现在的人生只不过是死者的延续,我们所有的呵护全都是因为那个死去的人,你觉得,老师会安然承受这个真相吗?”


“所以你就铤而走险?你就不怕他现在就因为无法承受而再度离你而去吗?”柱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一直都是温润如水的青年,他一直以为镜是一个行事温和作风与其他宇智波不同的人,但没想到居然干出了这么激进的事,该说他果然还是个宇智波吗?


“我很害怕……两百年前的痛苦和无助,我不想再尝到第二次……”镜的心开始隐隐作痛,时隔多年,一想起那个染血的月夜,他依然能感觉到那刻入骨髓的心痛。


“但是,我们不可能瞒住他一辈子,老师是何等聪明的人,等他再成长一些,必然会发现所有的错漏。柱间先生,与其任凭这个隐患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不如早日将其消除,您擅长治愈术,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千手柱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放缓了语气,低声说道:“当年我告诫你不要触发他的记忆,是因为他太小了,新生的身体无法承载那么大量的感情。后来不让你触发,是因为他生活的很好,我好像又回到了儿时的时光,那个兄弟们都还在的单纯童年,我不想让他再度经历过去的悲伤。但是你说的对,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两次,重生的扉间也不可能再是以前的扉间,我们无法瞒他一辈子。等到他的性格、思想固定成形,要融合以前的记忆会更加的困难,搞不好就会两败俱伤。”


柱间有些自嘲的一笑,“我曾经说他过于理性,对周围的人不公平。但我这样的感情用事,对他也是不公平。你的行为鲁莽了一些,但我也是在自欺欺人。”


“柱间先生,您是老师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您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他,您没有错。”镜微微一笑,“所以,一切的后果就由我来承担。我没有经过老师的认可,就擅自将他绑在了我的身边,也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擅自将一切真相就这么摆在了他的眼前。如果老师醒来要解除婚姻关系,我不会反对,如果他醒不过来了……”


镜露出了一个淡然又安定的笑容,“我会履行我许下的婚姻誓言,随他而去。”


柱间愣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你们宇智波的人真是……你这段时间就住在这儿吧,无论结果如何,我觉得扉间是希望你能待在他身边的。”



宇智波镜走在古老的庭院里,他看见了院子里那棵百年的老树,思绪回到了多年以前。


千手柱间带走了他的弟弟,派人把他送回了宇智波,在族长的支持下,多年没回宇智波的他顺利的继承了父母的爵位,成为了新一代的宇智波公爵。


他终于回到了这个曾经无比想念的家,家里的一切一如他离开之前,没有任何变化,花园的里的玫瑰依然旺盛的生长,所有的一切都是当年的模样,除了他已经长大成人,以及带回了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那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连来探访他的小春也看不下去,送了他一套魔法用品。


“有了这些,至少能让你的家有点儿生气。”


看着会自娱自乐的茶具们,镜恍惚觉得老师还在那里,他一手拿着书,一手端起了他精心泡好的下午茶,抿口品尝。


春去秋来,他在窗前看了不知道多少场雪,但再也没有了期待。


能让他为之心动的人,已经不在了。



不知过了多少个年头,一封印着千手家徽的信件掀起了他内心的波澜,千手的族长邀请他过府一叙。


他有些不敢去见柱间,毕竟老师是为了保护他而死的,当年带走老师遗体的时候,千手柱间满脸的悲戚,看的他又落下了眼泪。


但是他还是去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弱小的血族,他已经是能够撑起一方的贵族,他不会逃避。


千手的族长见到他时笑呵呵的,就像是见到上门拜访的朋友,对他热情招待。言辞之间也是问了一些生活琐事,仿佛真的只是找他来聊天。


“看镜你这么多年过的还好,我也就放心了,其实我一直有些担心你会一直被影响。”千手柱间终于隐晦的提到了当年。


自己怎么会不被影响?镜心里苦笑,虽然表面上已经无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个牢笼。


“今天邀请你过来,其实是想带你见一个人。”说这话时千手柱间屏退了周围的侍从,镜心里开始感到奇怪。


有什么人是要自己来见的?还保密?


千手柱间带着他向宅院深处走去,在后宅一座有些年头的房屋前停下,“我和扉间,小时候就住在这里。”


镜闻言,不由得四处打量了一番,千手的狼人有着日本狼的血统,所以居住的宅院也是和风居多,这座年代已久的庭院,也是颇具和风风情,镜完全可以想象出老师小时候在这里生活的样子。


“你进去看看吧。”


镜有些诧异的看着柱间,柱间抱着双臂对他一笑,“你一定很想看看他生活过的地方。”


柱间先生知道了吗?镜的脸上露出了已经多年没有的局促,他怀着朝圣的心情,踏进了这承载了老师整个少年时光的地方。


一进门,他的脚就如同生了根一样,被死死的定在了原地,黑色的眸子陡然睁大,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简洁的室内,洁白的床上,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狼崽正趴在那里睡觉,他似乎听见了门口的脚步声,耳朵悄悄的竖起,寻找着声音的方向,眼睛想睁开,但似乎有些费力气,努力了好久也只睁开了一半,但足以让镜看见了那熟悉的红色。


镜张开了嘴,想叫出那个被他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名字,但他又不敢叫,怕这是一场梦,醒来他还是在那个牢笼里。


“他的身体虽然已被破坏,但还好精核还没粉碎。”柱间走进了房间,小狼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挣扎着站起来往柱间这儿走去,但似乎还未完全学会走路,总是走一半就蹒跚的摔倒。


“我查阅了很多古籍,甚至去请教了黑女巫和死灵法师,最后终于找到了修复精核重塑身体的重生再造之术。”黑暗生物都有属于自己的能量精核,是比心脏还重要的东西。精核一旦受损,就再也救不回来。


柱间把磕磕碰碰的小狼抱在了怀里,摸了摸他的头,小狼才安静的在他的腿上团成一团,又闭上了眼睛。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的精核修复完整,然后又用了很长时间,为他重塑了身体。他的身体不同于黑女巫和死灵法师的死物复活,而是实实在在的重生。如果只是唤回死灵,那我宁可让他永远安息。”柱间轻柔的为狼崽顺毛,示意镜过来。


“看看他吧,你不是一直都想再见到他吗?”


镜迈开沉重的步子,跪坐在狼崽的面前,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碰了碰狼崽的耳朵,触及到了一片软软的绒毛和温热的温度,他才相信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老师……”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情绪波动的镜现在哭的像个孩子,他曾经以为自己将会永远的被关在名为痛苦和悔恨的笼子里,但是现在他得到了希望。


“扉间他……其实也是喜欢你的。”柱间看着镜不可置信的脸色,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没有否认对你的感情,但他隐藏了自己的情感,因为他不希望你走上所有血族的老路。他比你年长,看过的悲剧太多,所以下意识的断定了你们的未来,为了防止未来的悲剧,他选择了斩断现在。”


“过去的结局无法改变,但现在有了新的开始,我觉得你应该知情。”千手柱间看着这个过了多年依然忠于自己少年时期爱情的青年,神情严肃的问道:“镜,面对新生的扉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爱他吗?”


镜含着喜悦的眼泪,轻轻的点了点头。


“新生的扉间,也许会走上与之前不一样的人生,他以后可能不会再是你熟悉的老师,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也可能不会再喜欢你而爱上别人,就算这样,你也还是爱他吗?”


“无论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的灵魂始终是千手扉间,宇智波血族,爱的是对方的灵魂。”镜庄重而又坚定的许下了誓言:“我以我的真名起誓,我将与千手扉间相守一生,直至世界尽头。”


千手柱间有些欣慰的将狼崽放回了床上,他对镜叮嘱道:“扉间现在重生不久,还不会化形,重生再造之术不是完美的,它有瑕疵,就是以前的记忆会一直保留在精核里,等待着与主人的身体融合。但是新生的身体能不能顺利与旧的记忆融合是个未知数,他现在太小了,无法承载太多的情感,很容易引起崩溃。等他再大一些,我们再考虑如何引导记忆融合吧。所以,镜,要委屈你了,你是能够引起他感情波动的人,我希望你能在他成年之后再来接他,之前的时间就不要出现了。”


镜有些不舍,但为了老师,他同意了千手柱间的提议。


但是不能出现,不代表着他不能去见老师。庭院里的古树成了他隐藏自己的最佳场所,他经常坐在老树坚硬的枝干上,看着小小的老师蹒跚学步,看着他学会了化形,看着他从一个雪白的团子长成了纤瘦的少年,又从少年迈向青年。


他以前无法经历的老师的少年时代,现在有了他的印迹,在看了两百多年后,他终于迎回了他的爱人,实现了他从少年时代开始的诺言。


无论生老病死,轮回转生,我将永远的爱你。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