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时间的恋人 04

abo设定,年龄差,年下,he,ooc是我的锅。

感觉进入了校园文233

01  02  03  04  05  06

当宇智波镜第二次被抛出时空漩涡时,他躺在了草坪上,浑身酸痛不已。

时空跳跃对人体的负担还是很大啊,宇智波镜苦哈哈的想,自己作为身体素质绝佳的alpha现在都一点儿也不想动,这个装置还是要改良啊。还有准确性和不提醒一下就乱丢人的不稳定性,都得改。

等下,自己怎么想到这方面去了,果然是跟自己的omega做事做久了,思维都被同化了。

话说回来,这里又是哪儿?宇智波镜已经不对装置把他扔到正确的时间抱有希望了,他干脆的享受起阳光恢复体力,倾听着周围的声音收集情报。

“……这一次的学生会选举,你们觉得谁会赢?”

原来这里是所学校。

“当然是宇智波泉奈啊,他是宇智波本家的alpha。”

泉奈大人就读的学校?看来还是没跳跃到正确时间。

“千手扉间的呼声也很高啊,他上一次就是会长。”

扉间!宇智波镜一下子也不痛了,迅速起身悄悄的离声源走近了些。

“他上次是会长现在可真难说了,搞不好他在选举开始前就要转校了。”

“人家也就是现在还没分化而已,你们干嘛一个个觉得他肯定会分化成omega的样子。”

“你生理课都白学了吗,alpha几乎都在12岁左右就分化了,略晚一点的是beta,最晚的就是omega,千手扉间到现在都没有分化迹象,十有八九就是omega了,他大哥和宇智波那两兄弟可都是在12岁就分化了。”

“他要真成了omega,宇智波泉奈就要庆祝了,死对头变成了一个柔弱的omega,以后只能去omega学院里学烹饪插花,将来结婚生子做全职太太,想想就爽。你讨厌谁就祈祷他变成一个omega吧哈哈。”

“千手扉间下厨插花太可怕了,能毒死你的好吗。不过你们也别太铁齿了,他要成了omega很大可能会被送去跟宇智波家联姻啊,到时候宇智波泉奈就是眼睁睁看着死对头变自己对象,酸爽。”

“也可能是变自己嫂子啊,哦,还是酸爽。”

八卦的人们发出一阵哄笑,宇智波镜却不是滋味,权贵家庭的少年人处在中二的年纪口无遮拦,对千手和宇智波两个金字塔顶尖的家族恶意溢出明显代表了他们的父辈对两大家族的畏惧和不满。宇智波镜与千手扉间结婚后听到的闲言碎语他一直以为是社会人的心理阴暗,没想到这些还没成年的孩子居然骨子里就刻下了嫉恨。自己的omega从小就是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吗?

想起那个自信满满会跟哥哥一样成为优秀alpha的高傲小少爷,在面临性别分化的打击后还要面对其他不如他的权贵子弟的恶意中伤,只因为一个性别之差,宇智波镜心里泛起了一阵疼痛。

“喂喂小声点,他过来了。”但议论的声音并没有降低,少年们都带着看好戏的眼色看着来人。

千手扉间此时已经如抽条的小树一样挺拔,脸上褪去了团子时期的婴儿肥,神色冷漠,已经有了日后那个坚毅刚强的omega的雏形。

他无视了周围一群权贵子弟的私下议论,冷着脸抱着书从他们之间走过。

“要是我弟弟到现在还没分化我就让他待家里了,万一在学校出现发情期了影响多不好。”有人小声又故意的说。

“在学校分化了也没什么不好,这不是给了各个家族的alpha一个跟千手家结亲的机会嘛。”这话就说的很下流了,但alpha们全都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千手扉间抱着书的手微微颤抖,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快步离开了这个对他充满恶意的地方。

宇智波镜快步跟上了他,心里五味杂陈。

跟他结婚的千手扉间以一种贵族omega的强硬姿态闯入了他的人生,用他所认为的合理手段给了他前程和优质的生活,在人前永远是强势、高傲、冷静的,似乎任何人都不敢对他无礼,对他身边人的称呼都是“千手扉间的xxx”。他没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时代,自己的omega也会受到这么明目张胆的非议。

想到那些小alpha的下流意图,宇智波镜心里就燃起不可遏制的怒气。

那是我的omega,你们这些靠着父辈祖荫混吃等死的二世祖有什么资格肖想他!





千手扉间走的很快,他抱着书的手越抓越紧,似乎在拼命忍耐怒火,但是他还是被人拦住了。

“千手扉间。”为首的alpha笑眯眯的,“可以一起喝个下午茶吗?”

千手扉间冷冷道:“不用。”

“别急着拒绝嘛。”笑面虎一样的alpha微笑的说,“我们可以讨论下这次学生会选举的事。”

千手扉间突然变得有些急躁,“我说过不用了,学生会选举的事跟你无关。”

“怎么会无关呢。”alpha凑近了千手扉间,轻佻的说。“如果你想赶在被送到omega学院之前当上你最后一次的学生会长,我建议你还是跟我聊聊。”

!!千手扉间刚才就感觉到了,对方在不断的释放信息素,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身体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吗。

“这位同学,请不要对他人释放你的信息素,校规是严厉禁止的。”宇智波镜摆出一副职业笑容,隔开了他和千手扉间。

得以喘息的千手扉间慢慢平息了身体的躁动,他看着这个陌生的卷毛男人,眼里浮现一丝疑惑。这个人他没在学校见过,但又觉得熟悉。

alpha看着这个见义勇为的陌生人,收回了自己的信息素,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

“我没有在这里见过你,你是哪里来的贱民。”

真是熟悉的语调,宇智波镜想起了被自己一拳打流血的那个二世祖,这些高傲的世家子弟,说话都是一个腔调。

“我姓宇智波。”宇智波镜决定拿自己的姓氏来狐假虎威一下。

果然,对面的alpha脸色变了,然后又露出了一点暧昧的笑。

“宇智波少爷这么快就行动了?是我鲁莽了。”然后他气定神闲的离开了。

千手扉间果然是快要分化成omega了,发情期估计就在这几天,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算计。



宇智波镜现在想打人,那个alpha小鬼最后说的话简直是在说自己是奉命来保护宇智波家未来的omega,这会让千手扉间怎么想。

但千手扉间却没有质问他,他只是注视着宇智波镜,喃喃道:“你很像我小时候见过的一个人,但他现在不可能这么年轻了。”

他还记得我,宇智波镜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但是他不能告诉千手扉间他就是他记忆里的那个给他做了碗甜羹的宇智波,时空跳跃在现在还只是个幻想。

“扉间少爷,你要去哪?”宇智波镜适时的引开了千手扉间的注意。

“我想去图书馆……”少年扉间垂下了眼帘。



宇智波镜看着坐在贵宾阅览室里认真看书的千手扉间,不由得与他的omega重合了。

他的omega喜欢在和煦的下午,坐在洒入阳光的书房里专心的看书。千手扉间看书时很专注,但是只要镜进来,他都会放下书籍,对他的小alpha招手,示意镜过来一起阅读,还会为他俩泡上两杯香浓的花茶。有时镜看着看着睡着了,醒来时会发现自己躺在千手扉间的大腿上,他的omega轻轻的玩弄着他怎么也不会躺平的卷毛,平时充满严厉的红瞳柔和如水。

但是宇智波镜总是在片刻之后就会起身,他觉得自己这样太像是寻求母亲温暖的孩子,实在是不好意思。他的omega也会在他起身后闪过一点失落。

眼前的少年扉间,也是在专注的看书,但他对宇智波镜的存在无动于衷,好像真当他是一个宇智波派来的保镖了。宇智波镜心里有些空荡荡的,于是他也随手拿出了一本书,坐在千手扉间身边心不在焉的看了起来。

“你也对时间穿越有兴趣?”

宇智波镜被千手扉间的突然发问吓了一跳,他低头看到自己拿的书,封面写着《时间穿越猜想》几个大字,是一本介绍时空穿越理论猜想的书。

“我……算是吧……”他对理论没有太大兴趣,他只需要结果。

“如果有天时空穿越实现了,你会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宇智波镜在脑海里回想起了自己按下按钮前的不甘。

“大概是弥补自己过去的遗憾吧。”

“如果那个遗憾就算回到了过去也无法改变呢?”少年扉间细长的凤眼带上了一丝嘲弄,“比如我,就算回到以前,也没有办法改变我会分化成omega的身体。”

“……!”

“你这么惊讶做什么,宇智波派你来盯着我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么。”少年扉间的眼里充满了冷漠和戒备。

“不是的……”

不是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是想回来拒绝那桩强制性的婚姻,然后靠着自己的努力提升阶层,再去追求他的omega,消除两人的差距,填补他不曾经历过得空白,获得平等的感情,然后一起共度余生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的omega视他为陌生人,认为他是觊觎千手利益的一分子,对他戒备,对他警惕,明明……千手扉间对他是那样的小心。

他的omega是喜欢他的。

宇智波镜猛然惊醒,他的omega是喜欢他的,为什么他会怀疑?

一个贵族omega,放下了自己的身段,为他做饭,怕惊醒他的睡眠宁可自己几小时不动,冒着得罪其他权贵的危险为他出头,还对他无条件的信任,给了他在研究院畅通无阻什么禁区都能去的ID卡。

如果不是喜欢,他又何必做到这种地步。而自己,却觉得这是压力,最后还利用了他的信任。


“……我不是被派来的……”宇智波镜轻声道,“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少年扉间突然笑了,没有一丝温度,“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你是想脱离你的阶层一步登天吗。”

一步登天……这是后来人们私下里对他用的最多的形容词,也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他的omega赋予了他地位,给予了他前程,把他变成了一个贵族,也把他置于漩涡中心,承受着他人的非议,然后千手扉间以保护者的姿态维护他的小alpha。

可他不必这样的,宇智波镜想。千手扉间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他不用他的保护也能抵挡那些暴风雨,他是一个alpha,生来就是要保护他的omega的。

看着眼前竖起了尖刺保护自己的少年,宇智波镜叹了口气。

“我没有那个意思,别怕。”

仿佛回到了新婚之夜,千手扉间看着紧张害怕的自己,也叹了口气,叫自己别怕。

如今位置对调,宇智波镜或多或少明白了点他的omega对他的爱护。

年龄的差距会导致心境的改变,会不自觉的想要去守护羽翼未丰的小鸟,在面对喜欢的人时尤其如此,那是一种珍惜。

可是自己的不甘心和自尊心的受挫盖过了一切,没有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呵护,自己果然真的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少年扉间盯了他许久,慢慢的软化下来。

“你真是个怪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宇智波镜说不出口他的目的,决定转换下话题。

“你不叫家里人接你回去吗?”

“回去?”少年扉间又恢复了冷漠的脸色,“回去我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大哥分化成alpha的时候,全家人都欣喜若狂,就算他是个天真的爱哭鬼,那也只是一点小小的缺点,他是alpha,就注定了一定会站在权力的顶端,带领千手家走向巅峰。”

“而我分化成一个omega,家人会对我失望,但他们会安慰的说,不要紧,有大哥这个alpha就够了。然后把我送到omega学院,让我学烹饪插花,成为一个标准的贵族omega,毕业后,不,没毕业也可以,让我去跟别的家族联姻,换取更多的利益,然后在黄金的笼子里过完一生。你觉得我该回去吗?”

宇智波镜怔怔的看着以事不关己的口吻述说着自己未来命运的少年,他知道这几乎是所有omega的结局,但是他也知道,这不是未来的千手扉间的结局。

“你不会这样过完一生的。”宇智波镜温柔而坚定的看着他的omega,“你是千手扉间,不会被世俗对omega的规则所束缚,你会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omega,你会拥有完美的事业,你会拥有守护你的家人,你会拥有真心爱你的伴侣。”还会拥有可爱的孩子,镜默默的补充。

对面的少年明显是被他这段话触动了,好一会才低低的开口,“你是第一个对我说我不会走上其他omega的老路的人……虽然你是在安慰我,但说的挺好听的……”

不,我不是在安慰你,你以后一定会拥有一切,当然孩子我会努力,宇智波镜在心里默默的说。

“其实大哥也说过类似的话,在我今年生日的时候。”少年扉间似乎想起了什么,皱起了眉头,“但他说的太蠢了,他送了我一块怀表,里面竟然放着他的照片,然后跟我说要天天带着它无论你做什么大哥都会保护你的,当时我就觉得千手要完。”

说着他取出了一直放在上衣口袋里那块怀表,宇智波镜马上认出了这就是那块让他在意的怀表,只是现在并没有刻上宇智波的家徽。

原来是柱间大哥送的啊,宇智波镜顿时放心了。

“大哥在想什么呢,送块只能做装饰的表给我,还放他的照片,害我被宇智波家两兄弟嘲笑了好久。”

虽然嘴上说着不满,但你不还是老老实实的带在了身上吗。怎么没发现自己的omega还有这属性呢?

“怀表看的是时间,而时间是永恒的,怀表又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喻意把对方放在心里,如果是恋人送的那就是表白永恒的爱情,你大哥送这个是代表着你是他最重要的亲人吧。”宇智波镜回想着从扉间手下唯一的女弟子那听到的各种恋爱小贴士,选了一个最适合的来为一直帮助他的千手柱间挽回颜面。

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的少年扉间接受了镜的解释,他收起了怀表,拿起书本,对宇智波镜说道:“宇智波要是都是你这样的人就好了,我要真成了omega,宇智波泉奈一定会开香槟庆祝三天。”

宇智波镜对族长弟弟的形象表示默哀。

“我要回宿舍了,你回去告诉你们族长,不要再派人跟着我了,就算我变成了omega也不会跟宇智波联姻的。”

我说了我不是……宇智波镜看着千手扉间离开的背影无语凝噎,随即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他今晚睡哪?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