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天作之合 01

千粉点梗文,一个谈恋爱都是小言偶像剧的abo生子短篇233又名喜当爹、alpha都是大猪蹄子233对设定不要深究~




“你说omega会喜欢什么样的alpha?”拿着鹅毛金笔正在奋笔疾书的男人突然发问。


“嗯?一般都是喜欢高大英俊,风度翩翩,霸气天成让他们有安全感的alpha吧,比如像将军您这样的。”随侍在一旁的alpha熟练的恭维。


“那贵族家的omega呢?”男人似乎没有停止这个话题的打算。


“贵族omega们除了上述共同喜好外,还会加上对家世、血统、前途的考虑,毕竟那些娇滴滴的鲜花们可不希望嫁到毫无保护和养分的贫瘠之地,像将军您这样的就是完美之选。”穿着副官服饰的男人眼观鼻鼻观心的继续夸赞。


“是吗?”男人放下了笔,长年征战而养成的杀伐气势让副官捏了把汗。“那千手家的那位omega对我到底有什么不满?”


来了!他就知道!宇智波火核打从一进来就看见了那封明晃晃打着千手家徽的信件时起,就明白斑大人又要开始发怒了。


“世上的鲜花不会都是一样的娇弱,温室里偶尔也会生出不畏风霜的雪中石兰,不会追寻温柔春风的呵护。”火核跟唱诗一样委婉表达了会让斑大人暴怒的意思。


“说人话。”宇智波斑丝毫不理他的苦心。


“……大公的次子因为备受家人宠爱从未去过omega皇家学院,所以思想、见识、追求都不能以寻常omega来衡量,也许您跟他……不那么合适……”火核一口气说完,然后紧紧闭住嘴巴等着迎接狂风暴雨。


宇智波斑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他把金笔扔到一边,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拉出光脑一边浏览政治军事新闻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你说的很对,但是那位贵族少爷一边脸上写着让我滚,一边又坚持不懈的给我写信,还是用规规整整的手写,搞得我也不得不用手写这么古老的方式回信,简直比打仗还累,他对我到底有什么不满?这么整我?”


敢情您不是生气千手家少爷不接受您而是烦躁要手写回信吗?……火核擦了擦汗,小心的说:“大人您要是觉得无法忍受,可以不理的。”


“哦这样不行,毕竟他还是我明面上的婚约者,身为一个alpha也必须容纳omega的小小任性,这是父亲让我们背熟的贵族礼仪,虽然我觉得都是狗屁。”将军大人用会让贵妇晕倒的粗俗语言抨击了一通贵族守则,然后起身系上象征军中地位和威严的华丽披风。


“走吧,上流社会的宴会再无聊,还是要去走走过场的。”






“哦让人尊敬的扉间阁下,听闻您前不久研制出了能延长寿命的药物,这可真是厉害极了。实不相瞒,我的父亲年事已高,我很担心他的身体,能不能在您那儿预订几颗?”拿着香扇的华丽贵妇满眼奉承与渴求。


“令尊是老臣,皇家科学院自然是要为贵族重臣服务的,您可以放心。”不苟言笑的白发青年声音没有起伏,看不出情绪,但说出来的话让人吃下了定心丸。


“亲爱的扉间少爷,您带领科学院的智囊们设计的超光速飞行器实在太帅了,会不会用在军事上?军队可就如虎添翼了呀~”如孔雀开屏一样散发着alpha信息素的贵族男性眼里闪着一丝狡诈。


“抱歉,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您要是想买一艘装饰自己的收藏室,科学院欢迎您的到来。”千手扉间一脸淡漠,丝毫不受信息素的影响,让轻浮的纨绔子弟闭了嘴。


“扉间少爷,您打算什么时候跟宇智波将军成婚?”一群花枝招展的贵族omega不怀好意的问道,“大公与元帅两家的婚约定了三年了,却迟迟未见有举行婚礼的意思,哎我们都好想看看这场天作之合的婚礼会是多么大的场面呢。不是我们多嘴,这婚礼再不举行,外面就要议论纷纷了,对您对将军都不好。”


千手扉间冷眼看着这群满脸写着“占坑不填赶紧滚”的未婚omega们,抬眼瞥见那个被所有未婚人士及家属们惦记着的肥肉踩着点进了宴会大厅,抬手优雅一指,“婚礼一事由我提起未免孟浪,不便多言,各位可以去问问将军大人。”顿时omega们跟看见了珠宝奢衣似的小碎步的急速向理想中的金龟婿移去。


全国都知道千手大公和宇智波元帅在三年前为自己的儿子们定下了婚约,而且当时宇智波斑还在外星系作战,回来才知道自己多了个婚约者,还是贵族圈子里最特立独行的omega。将军大人嘴上没说什么,但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对婚约不满,毕竟大公的次子可不是个温柔贤惠的omega。


千手扉间从小就长得不像omega,分化之后也没上过一天的omega皇家学院,而是跟着他哥一起上学,omega该会的一样不会,不该会的哪个都很精通,后来直接进了皇家科学院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有院士爵位的omega,手上成果无数,但也导致alpha们望而却步。这么一个长得跟alpha一样man,脑子比大部分alpha好使,家世碾压绝大多数alpha,可能还有武力值的非典型omega,扛不住扛不住。


所以两家订婚的消息一传开,omega们集体嫉恨千手扉间,alpha们集体感谢千手扉间把宇智波斑这个钻石王老五给绑定了,又能给他们择偶活路又能让宇智波斑这个眼高于顶的军中权贵吃瘪,太爽了!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在公共场合也是表现的相敬如宾,基本上互不搭理,更别提商谈婚礼了。所以都三年了,婚礼还是没提上日程,众人纷纷猜测再拖下去估计就会自然吹掉了。


宇智波斑看着跟蜜蜂蝴蝶绕花飞一样围在他身边的娇弱omega们,抬头果不其然看到那个终日一张死人脸的婚约者对他小小行了个告别礼,就转身去了休憩长廊。宇智波斑回想了一下贵族守则,尽力挤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对一片惊叹的不能呼吸的贵族花朵们彬彬有礼的说道:“各位美丽的小姐少爷,我很想与你们聊点有趣的事,但现在能让我先去接受大公殿下的召唤吗?”


然后他对身后的火核使了个眼色,无视了对方苦逼兮兮的眼神,保持着绅士姿态挤出了omega的包围圈。贵族花朵们见金龟婿走了,便围上了火核,反正将军身边的副官也是前途无量,优质的alpha太少了,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宇智波斑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千手扉间休息的房间,毫不客气的推门而入,反手锁上了门。他一改在外面绅士优雅的形象,粗鲁的拉开军服领口,露出一线胸肌,大喇喇的斜靠在雕花沙发椅上,浑身的匪气遮不住的外泄。


“你最好告诉我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不然我再也不会参加你邀请的宴会,憋死我了。”


“连这种如同路边石子一样的小小磕绊都受不了,您那勇冠三军的名号怕是假的吧。”千手扉间站在酒柜前选了一支温醇的葡萄酒,递给了宇智波斑。将军大人一把接过熟练开瓶,跟喝水一样开始牛饮。


“真想让元帅殿下来看看您现在的举止,粗鲁、失仪、放纵,相信元帅会很乐意让你再去抄一百遍贵族礼仪。”


“哈,我们宇智波是军事世家,从小就在军队摸爬滚打,从来就没学过什么劳什子的贵族礼仪。要不是因为跟你定了婚约,老头子哪会让我背贵族礼仪守则。”斑对着婚约者控诉。


“你是被海盗的激光炮烧坏了脑子吗?都三年了还在嚷嚷对婚约的不满意。既然一开始就明白政治联姻只为利益,就请学会该在什么话题上闭嘴。”扉间毫不示弱的表达了对婚约者的嘲讽。


“停!不要对我嘴炮,赶紧的把情报告诉我,记住,我只要有价值的。”


千手扉间冰红的眼眸瞟了斑一眼,视线轻飘飘的落在他身上然后离开,斑觉得自己被扉间无声的鄙视了,心里默念对方是个omega,虽然一点也不像还欠揍,自己身为alpha不能跟他计较。


“财务大臣的病情估计不容乐观了,不然他已出嫁的女儿不会冒着被夫家责备的风险跟我讨续命药,她的婆婆可不是位好相与的夫人。”


斑顿时高兴了,“那个铁公鸡终于要嗝屁了吗!那可以换个慷慨点的人了,一天到晚的被他卡军费我都想派人暗杀了。”


扉间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注意你的言辞,当着贵族的面说话怎么能这么粗俗,还有你刚才的暗杀发言相当危险,希望你那装满量子光炮的脑子还能留出一点空隙,管住你平日的嘴。”


“真是古板无趣。”斑小声嘀咕,扉间装作没听见,继续说道:“交通大臣家的子爵先生有问题,他平日总是游手好闲只靠其父挂了个闲职,但他刚才跟我问起超光速飞行器时第一时间问的不是能不能让他买回家,而是打听是否会用在军队,很可疑。”


“交通大臣之前被人举报过贪污受贿,但他主动上缴了贿款又靠着元老院的求情什么事都没有,现在看来,他儿子大概被收买了吧。刺探军事情报,呵,这是要坑爹啊。”斑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嘲讽。


“财政和交通两个重要部门近日会变天,人事调动将会提上日程,希望元帅殿下不要过于大动肝火,保重身体。”扉间诚恳建议。


“我们当兵的身体一向强健,希望养尊处优的大公阁下不要太激动,多喝点降压汤。”斑亲切关怀。


一时间房间里一人站着一人坐着,眼神对仗火药味浓重,空气都凝结了。


“还有一件事。”扉间先打破了局面,“跟你有关。”


“嗯?什么事?海盗要来抢劫还是哪个不长眼的要来插手宇智波的军队?”斑仔细想了一下,发现现在好像歌舞升平没什么撞他枪口的东西。


“我怀孕了。”


“噗”的一声,宇智波斑一口酒喷了出去,扉间嫌恶的往旁边让了让。斑没形象的拿纸巾擦了擦嘴,震惊的问:“你这是要我喜当爹?联姻还要负责接盘吗?”


“注意你的言辞。”扉间第二遍提醒,“这是你的孩子。”


“我知道在婚约下这孩子要算我头上,但你能先跟我打个预防针吗?我都不知道我的婚约者居然被别人标记了,这世上居然还有看的上你的alpha?”斑觉得比起自己喜当爹了还是居然有人吃得下千手扉间来的震惊。


“呵……”斑发誓他绝对听见了某人的轻蔑嘲讽,虽然转瞬即逝。一向礼仪标准的可以做教科书的扉间阁下姿态优美的坐了下来,他冷冽的视线针一样的刺在斑的身上,看的斑没由来的一阵发凉。


“我相信将军大人的脑子里并不只是充盈着打打杀杀,身为野蛮的军人也会有放纵的时候,就不知道您留过多少风花雪月,是否都还记得。”


这什么意思?千手扉间这是在清算他有没有风流债?等下,现在不是该指责千手扉间要他做绿帽侠吗?对方竟然大言不惭的先反咬了?


“我对娇美的鲜花都是很怜惜的,绝不会任其凋零。但身为宇智波军团的未来首领,我也是一个守信之人,答应了联姻就不会再去照拂别的花朵,虽然你跟花一点都不搭边。”斑表现的十分有担当,“倒是阁下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您与谁珠胎暗结?让我这便宜爹当的明白。”


千手扉间听完这番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站起了身。“将军大人,婚礼该提上日程了,您应该知道怎么做。”随即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嘿!!这死人脸怎么这么强横,觉得他是软弱可欺会乖乖喜当爹吗!将军大人越想越生气,贵族圈果然是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藏污纳垢之地,仗着家世逼迫老实人(?)!


不过婚礼确实该好好考虑一下了,无论是同意还是退婚,都得仔细权衡。


评论(12)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