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狐嫁

七夕粮,为什么今天发呢,因为今天我寿星啊2333


狐嫁


太阳雨,狐嫁女。


宇智波斑一边无聊的站在神社门口向来往的游客兜售护符,一边想着这些民俗杂闻。他与其说是在兜售,不如说是在那等人来买,一张脸臭的要死,除了不畏艰难的颜控小女生,基本上没人来光顾。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柱间诓骗到他的神社来帮他招揽游客,斑就好想暴走。而打着请他来喝酒吃肉幌子的柱间丢下一句“我要先去准备一下,今天我弟弟会回来”,就不见踪影了,把他晾在外面卖护符。


什么会实现愿望的神木,都是骗人的好吗!斑使劲把手上的姻缘符平安符考学符求子符安产符(?)揉成了咸菜。


不过今天这天气……真的玄妙啊……斑抬头看了看晴空万里阳光普照的天空,再看看身上被细雨打湿的外套,木木的想,真有狐狸嫁女啊?


他偷了个懒,悄悄溜到神社后山。这片山林他小时候常来玩,很熟悉,许是土壤肥沃,这里的树长得一年比一年茂盛。海拔高点的山腰终年缠绕着雾气,被旅游杂志夸成仙境。


什么仙境,都是几棵老树而已,斑嗤之以鼻。


他站在粗壮的杉林旁,看着那片太阳雨,不知不觉来到了深处,周围的白雾越发浓厚,快要看不清近在咫尺的草木。


一道清脆的铃声响起,穿过重重浓雾,被斑敏锐的捕捉到。他脸色一凛,慎重的看向前方,等待着未知事物的出现。


一队送亲的队伍出现在了旷无人烟的山林,高大健壮的小伙子们抬着一顶小轿,上面坐着一位穿着白无垢的新娘,正在掩面而泣,无数细雨纷纷落下,在明亮的阳光里闪着微光。


竟然真的还有狐嫁雨啊,斑看着这列队伍,跟小时候的记忆重叠起来。那个时候他不仅看到了狐嫁,还被狐狸们发现,被一个随行的小狐狸给咬了一口。


就如现在一样,一个随行的男人(狐狸?)让队伍停了下来,脸色不好看的走到他面前,冷冷的赶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挡人结婚是要单身一辈子的。”


嘿这死狐狸怎么说话这么冲,狐狸精不都是巧言令色圆滑玲珑的吗?斑皮笑肉不笑的矗在那儿,一副我就不让了你能把我怎样的架势。


“扉间大人……”后面的狐狸们有些着急,吉时快要到了,虽然现在也不那么讲究了,但误了吉时总还是有点不吉利。


被唤做扉间的男人狠狠的瞪了斑一眼,把斑揪到一边咬牙切齿的问:“你有病吗!你族里这么闲吗!我到哪儿送嫁你就跟到哪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斑也不生气,任他抓着衣领,笑道,“没什么,你小时候咬了我一口,也该让我咬回来。”


扉间的脸色绷不住了,他一用力将斑扔到几十米外,然后白雾翻腾,云烟笼罩,待烟雾散去,送嫁队伍已经没了踪影。


“在我面前使幻术……”斑嘴角上扬,心情愉悦的走回神社,一进门就对在里面规规矩矩喝茶的白发男人打招呼,“嗨,又见面了~”


扉间一口茶喷了出去,指着斑惊愕的问:“你怎么在这儿!”音色有点儿颤。


“我来做客。”斑理直气壮,挨着扉间坐了下来,好笑的看见对方不着痕迹的让了一让,“我倒是没想到,柱间的亲弟弟竟然是狐妖,你们兄弟物种跨越太大了吧。”


扉间一边想着爹妈物种不同他俩一人随一边能怪他吗,一边唾弃他哥竟然不告诉他宇智波斑跟他认识,这个斯托卡小心眼记仇,一直记着小时候被他咬的事,一看到太阳雨就去找送嫁队伍寻他,吓得狐族好多年都没举行送嫁仪式,后来他消停了才又开始举行,没想到现在斑又开始犯病了。


“哎说出去大家都不相信我们是亲兄弟,真是苦恼呢。”柱间端着一盘蜜茶点心走了进来,笑盈盈的说:“还是你们宇智波族物种单一,绝不会认错。”


“大哥。”扉间板着脸问,“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个斯……这个人的?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差点就把斯托卡给说了出来。


“啊?我有跟你说呀。”柱间觉得自己莫名背锅,“我跟宇智波的狼主是朋友,你不早知道了?”


“你说什么?”扉间眼睛都要瞪圆了,指着斑不敢相信的问:“他就是狼主?他不是只犬妖吗!”


“喂喂。”斑有点不高兴了,他斜着眼,语调高傲,“是你眼神不好,竟然把狼认成狗,你真的也是犬科吗?”


狗屁!明明小时候他咬那个瞎盯着新娘子不放的小屁孩时耳朵就是圆尖的犬耳,怎么现在就成了狼主了?扉间不承认是幼妖形态未明显分化造成的误会。


“好啦好啦,别争啦,今天是黄道吉日呀,应该开心的喝酒吃肉,有油豆腐和烧鸡哦~”柱间显然根擅长安抚犬科动物,一下子就让俩人都住了嘴。


“为什么你这棵千年老树也能吃荤啊。”斑和扉间对于自家好友/兄长的食肉属性永远不解。




“今晚月色真美啊。”吃饱喝足的斑惬意的躺在榻榻米上,看着窗外的月亮随口说道。柱间去收拾食具了,扉间盘腿坐在地上,听到他这么说,哼了一声。


“宴席散了我该干正事了,”斑侧躺单手支起头,不怀好意的对扉间笑,“让我咬一口,我们就扯平了。”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扉间终于发火了,“你没被别人咬过吗非追着我不放!把你认成狗就这么伤自尊?你当头领的心胸呢!”


“抱歉,我们狼族就是这么记仇。”斑干巴巴的说,“你不要这么小气,当年你可是把我咬出血了,还好没留疤,我现在又不会咬伤你,让我出下气不行吗?”


出你个头!扉间忿忿的怒瞪,斑见他这样心里好笑,故意说道:“不然我就继续去找送嫁队伍,反正你身为狐族大祭司是一定会随行的。”


我艹!!!!扉间听了想打人,他梗着脖子转了个身,不想理这个胡搅蛮缠的狼。


“你说你小时候长得那么可爱,还是狐狸里少见的白狐,怎么脾气这么臭,怎么去媚惑人啊。”


媚什么媚什么?不入流的狐狸才靠皮相,他这种高等狐妖用得着出卖色相?动动指头就行了。


“你真是倔,不想被我追的到处跑就别参加送嫁仪式了嘛,你又不是非得出面不可。”


像你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吗!他可是非常认真的在工作啊!翘班成性真是让人看不起。


“今晚月色真美啊,你不应该回我一下吗?”


扉间猛的回头,却发现那个不干正事的狼主就在他背后,对他笑了一笑,就咬上了他的嘴。


你他妈……咬错了地方啊!!!


嫁狐狸了

评论(2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