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卧底情人 08

德国竟然回家了!还送了棒子三分!都踢的什么玩意儿!!!气哭!!!!!!!



八、

翌日,扉间没有等来柱间的消息,却等来了宇智波斑的召唤。

“陪我去场子里看看。”

他居然还有心情去视察产业?扉间觉得担心了一夜的自己是个傻子。

“你没睡好吗?”宇智波斑注意到了自家财务总监的眼圈有点黑,关心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谁害得,扉间懒得理他。宇智波斑对他微微一笑,“我不介意把肩膀借给你做个好梦。”

不,谢谢,那只会做噩梦。

车停在了宇智波组旗下最大的夜总会门口,晚上这里是纸醉金迷的夜总会,白天则是清静优雅的酒庄,用宇智波斑的话说就是能赚两份钱为何不赚。

守门的服务生看见大老板来了有些惊讶,在他动作微微迟滞的时候,宇智波斑对他露出一抹让人胆战心惊的微笑,“我自己进去。”

酒庄里恬静清新,衣着高雅的客人们都在品酒交谈,让人很难想象晚上这里会成为声色犬马的交易场所。宇智波斑带着扉间和几个手下,悠然自得的在自家地盘漫步,一路上所有见到他的服务生全都露出了惊讶又害怕的表情,看的扉间心里直嘀咕宇智波斑有这么可怕?

来到里面隐秘的包间门前,扉间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大白天的居然在这里看到门口站着好几个拿着枪的黑西装,里面肯定在进行不可告人的交易。

那几个黑西装看到宇智波斑也全都愣住了,枪开也不是不开也不是,就在他们犹豫的瞬间,已经全被缴了械。宇智波斑依然挂着笑容推开了包房门,里面的人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剧变弄得一惊。

“几位叔伯真是勤恳,致力于拓宽组里事业,不过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不好了吧。”

里面的人全都迅速的站起拔枪,扉间暗叫不好,想把宇智波斑拉到安全位置却被他一把抱住摁在怀里。耳边响起了醇厚温柔的低语:“不要回头,别看。”

一时间子弹出膛声、飞击声、穿透人体声、惨叫声络绎不绝,光听到这此起彼伏的声音就可以想象背后战况的激烈。扉间一直没有回头,虽然他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但腰上一条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箍着他,他便听话的不去看。

宇智波斑是在保护他。


几乎可以说是单方面碾压的战况很快就结束了,扉间听到后面的人都还在惨叫,看来并没有死人。跟着宇智波斑打了个响指,“送各位叔伯去医院,一定要尽全力救治。”

待所有伤员都被抬出了包房,宇智波斑又说道:“去报警,我的酒庄发生了黑吃黑帮派火并事件,受伤人员已送医院。”

手下应声,然后问道:“组长,您现在要回去吗?”

宇智波斑嘴角一扬,愉悦的说:“我的财务总监没见过这种场面被吓坏了,我要带他去压压惊。”

压什么惊啊!扉间想拒绝,但又一想自己确实是个文弱知识分子的人设,只好努力装出受惊的样子,“刚才……我没事……”

“别怕,没事了,我们先离开这儿。”宇智波斑轻柔的拉住他的手,带着他离开了这个飘着血腥味的地方。

一上车,扉间看了看还被宇智波斑拉着的手,低声的提醒,“老板,现在安全了。”

“嗯?是安全了,怎么了?”宇智波斑不解的问。

“可以把你的手收回去吗?”扉间语气有些无奈,刚才宇智波斑对他的保护让他无法像以前一样明显的表达抗拒,从手上传来的温度让他感到了宇智波斑的呵护,难道这个人是真的喜欢他?

一直以来,扉间笃定宇智波斑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只是无聊的大佬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新玩具,想试一试新鲜感罢了。这个男人还对自己非常自信,嘴巴也喜欢占占口头便宜,这一切都让扉间觉得他是一个只想玩玩而已的不可靠之人,到手就会失去新鲜感扔掉。

但是,扉间现在开始重新审视宇智波斑的行为,这个男人号称黑道修罗,但从未在他面前表露出凶残暴戾的一面,一直实行着初次面试时让他玩的承诺,就在刚才清理门户时,也不让他看到血腥的场面,是在保护他,也是在不让他看到自己凶戾的样子。身为黑道大佬,一直顺风顺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什么得不到,想要个人更是简单,但他一直没对自己做出强制行为,被自己揍了也没生气,除了嘴有点花,可以说的上是绅士了。其他各种追求举止更不用说了,这要是个一般人,恐怕早就沦陷了。

可是自己呢?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吗?自己为什么要相信宇智波斑不会贩毒,为什么要暗中帮他洗清嫌疑?大哥跟他有交情愿意相信他,自己跟他可没有什么感情还很烦恼他的骚扰,为什么要为他着急?

“你在发什么呆?”

扉间从思考中回到现实,看见车停在了sweet酒店门口,一直被握着的手也早已放开。宇智波斑对他一笑,指了指酒店顶层,“做运动是最好的解压方式,要不要跟我去做做运动压压惊?”

扉间看着他不羁又不失沉稳的微笑,鬼使神差的下了车。反正只是陪老板健身,他也可以趁机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绪,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办……大哥的消息还一直没来。

上了顶层,扉间一进房门就愣住了。原本摆满的健身器材统统不见,换成了豪华的套房用具,还全都是暧昧的红色,正中间放置着一张铺着大红锦被的心形床,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整个房间完全变成了一间qing趣套房。

身后的门在他反应过来前“啪”的一声锁上了,宇智波斑笑的犹如一只大尾巴狼,亲昵的从背后抱住了他。

“真高兴你来陪我做运动。”

混、混蛋!我答应的可不是这个运动啊!!扉间肌肉一阵绷紧,就想下意识的挣扎。

“你喜欢我吗?”

什、什么?扉间的身体僵住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好像还没对你说过喜欢,那现在你专心的听一听。”

灼热的呼吸轻轻洒落在扉间的耳边,敏感的耳廓泛起了红色,滚烫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衣蔓延整个后背,xing感低沉的嗓音落入耳内,扉间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

“我喜欢你。”

评论(1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