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卧底情人 06

屁股总是要送出去的,但不是现在2333


六、

从那以后,宇智波斑就开始玩起了追求游戏,什么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全组上下都知道了组长有了新目标,开始热火朝天的下注这次组长能不能成功。

原本大家以为宇智波斑只是一时兴起给自己找点新鲜乐子,森久扉间这人也不像是那些主动倒贴的漂亮蠢货,组长铁板踢多了自然就会没兴趣了,但没想到宇智波斑居然乐此不疲的坚持了三年。

三年又三年,扉间的心情可谓十分的焦躁,大哥说的行动怎么还不开始,再这么下去他的屁股真要完蛋了。

宇智波斑最近不知道被人进了什么谗言,总是跟自己说自己不接受他是因为没尝过跟他做ai的滋味,只要来一发就能知道他的好了,一天到晚要约pao,甚至还提出去各种设备最齐全的sweet酒店,保证欲仙欲死抛弃单身。

然后他忍耐不住的要跟大哥见一面好问问情况,结果后面就成本文开头这样了。

“比起想方设法的求约pao,你是不是该关注一下你的收入?”扉间努力把话题从擦枪走火里拉出来,提醒这位大佬该干正事了。

“条子盯上我了,就这么简单。我又不是第一次被条子盯,他们恨不得24小时365天盯着我,但我是个守法的公民,所以我能站在这儿遇到你。”

能不能好好说话别谈正事时夹带私货啊!扉间觉得自己的脸又要烫了。

“条子想查就来吧,他们老大我都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还不是拿我没办法,哦告诉你个小秘密,条子的老大,那个全身冒傻气的署长,是我大学同学哦。”

这我早知道了,扉间想起那个隐瞒这段过往的大哥就想骂人。

“你看起来不惊讶?”宇智波斑有点意外。

“不,我是太惊讶了。”扉间赶紧的掩饰了一下,不能在行动快要开始时翻车。

“上大学的时候他就是那么傻乎乎的,还跟我说以后要做正义使者维护和平,我当时当他是个傻帽,没想到过了几年他就带人来扫我的场子,宿敌,真是宿敌。”宇智波斑回忆往昔觉得当年看走眼的自己真是太不帅气了。

“那你现在还不应该多注意下你的场子?”扉间觉得从没见过这样的黑道大佬,自己场子都被人砸上门了都还不着急。

“我又没做犯法的事,着什么急?”宇智波斑慵懒的让扉间想打人,“当年他叫我不要做触碰底线的买卖,否则以后一定后悔,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所以我一直没碰过毒品搞过暗杀贩卖过人口,没有哪个黑道比我底子干净,而且我现在也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了。”

???什么意思?扉间满脸问号,他觉得就算过了六年,他还是有点跟不上这人的节奏。

宇智波斑倒是把话题岔开了,“反正我是不会有事的,我都还没跟你来一发,怎么会去吃牢饭呢?”

这个混账……扉间不自在的同时突然想象了一下宇智波斑被关进监狱的样子,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我觉得你最好注意下你的手下,最近好像有些人在浑水摸鱼。”

“你说那些在我的场子卖毒品的小喽啰?”看见扉间惊讶的表情,宇智波斑满足的笑了起来,“我知道有些人不安分,但他们只是虾米,我想钓大鱼。”

敢情自己白担心了……不对,他干嘛要担心宇智波斑啊!

“你真是个正直又心善的人。”扉间惊觉宇智波斑不知何时凑到了他的面前,他瞬间全身都绷紧了。

“什么时候想跟我一起做做运动就来找我吧。”宇智波斑往他手里塞了一枚钥匙,轻笑一声就离开了。

什、什么运动!看着手心那枚银色的门钥匙,扉间觉得浑身都在烧。想扔掉这个烫手的铁片,扉间又有些纠结,觉得宇智波斑好像除了三年前那一次很唐突,之后就再没有过分举动,也就口头上占占便宜,就这么把钥匙扔了是不是太打脸了?大佬也是要面子的。

自己不去送上门就行了,扉间这么说服着自己,把钥匙塞进了口袋。


刚一回家,扉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柱间的来电,扉间马上就接通了。

“大哥,你们行动要开始了吗?”最好告诉他要开始了,不然他真要殴打亲哥了。

“扉间,你能拿到宇智波组的印章吗?”柱间的口气严肃的让扉间暂时放下了郁气,他想了想,说道:“你要什么印章?我能拿到财务类的。”

“宇智波斑的私人印章,你能拿到吗?”

柱间的要求让扉间有些惊讶,“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找他的私人印章?”

“我们在最新抓到的一个别的组小头目身上发现了一份盟书,上面写着宇智波组与其他几个组织一起合作瓜分木叶毒品市场,落款盖着斑的私人印章。说实话,我并不相信斑会沾染毒品,但现在这份盟书让上头开始相信他有问题了。”

柱间带来的消息让扉间都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宇智波斑是个自恋自大喜欢骚扰他的混蛋,但要说他会去贩毒,扉间是不信的。

他不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

“扉间,我怕是有人想陷害他,而且一旦上头把扫毒重心转移到宇智波组身上,可能会放走真正的犯人,所以我需要拿到他的私人印章核实一下是不是真的,明天警视厅就要开作战会议了。”

扉间站了起来,一边穿外套一边对柱间说:“我会想办法的,等我消息。”

要怎么去拿宇智波斑的私人印章呢……平时若是想用,不仅要经过他同意,还得经过几道备案,才能拿到放在保险柜里的印章,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该怎么跟他开口?

扉间的手摸到了口袋里一个硬硬的东西,他狠狠的吐槽自己,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就要去送上门了。

评论(1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