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22

依然快速过剧情,打斗场面我写不来全部略过略过233

斑:老婆当然是要救的,不救是不可能的,瞎了也要救
镜:原本以为我是输出,结果我是来打辅助的?





木叶一行人精神紧绷的度过了访问期,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会谈期间竟然没有出任何事,顺利的简直不正常。与木叶交好的改革派也不知道保守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让他们多加小心,保守党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殿下,看来云隐的保守党应该是放弃了。”镜愉快的跟扉间聊天,“我们守卫森严,改革派也不是吃素的,保守党无从下手,等我们出了边境,就安全了。”

扉间眉头紧锁,他直觉觉得不会这么简单,但他们马上就要出城离开云隐了,似乎确实如镜所说,应该是不会有事了。

“还是要小心点。”他叮嘱了自己一手带出来的精英小队之后,上了自己的专属马车。

出了云隐边境,扉间一行人就加快了行进速度,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能早一点回国就多一分安全。但是事与愿违,在经过一片风化岩区域的时候,镜听到了箭矢破空而来的声音。

镜简直不敢相信,云隐的保守党居然敢在出境之后的路上埋伏,他们这是想挑起两国纷争?他与猿飞等人一起迅速围在了千手扉间的马车旁,这群人的目标肯定是殿下。

但是千手扉间却打开了车门,他面色十分凝重的盯着对面的伏兵,语气严肃的下令:“不要恋战,想办法从小道走。”

“为什么?”镜不解,对面的人看起来并不多,他们未必不能突围,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去走小路?

“保守党这次是要自掘坟墓了,竟然请了双子骑士来对付我们。”千手扉间直接征用了士兵的马,身手利落的翻身上马,“这对兄弟出身名家,但为人极度狂妄,曾经因为手段残忍而被驱逐。他们实力强劲,是云隐数一数二的骑士,因此也有一定威望,看来保守党是把他们当王牌了。可惜保守党根本不清楚这对兄弟狂妄到什么地步,他们不会受任何人控制。”

说话间,千手扉间和精英小队已经策马进入了边境森林,但没过多久,扉间就发现森林里也有云隐的刺客,而且装备精良,不是骑士就是国家军。

“我们被包围了。”扉间停了下来,果断的弃马钻入了丛林。“没想到双子骑士敢在离木叶边境不远的地方设伏,看来他们非常有自信能在援军到来前把我们一网打尽。这估计不是保守党的意思,而是双子骑士擅自做主要杀了我们,我一死,木叶和云隐必定会开战,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镜攥紧了那枚信号弹,手心全是汗水。这是他成为骑士以来经历的第一场真正的战斗,还是如此凶险,他的内心不可避免的紧张起来。

但是,他发过誓,要用性命来保护殿下的,自己不能产生一丝胆怯。“殿下……你先走吧,我们来断后。斑大人临走前给了我家族的信号弹,这里离木叶边境不远,我族的亲卫队很快就会来的。”

扉间看着那枚信号弹眼里闪过一丝温情,然后摇了摇头,“他们的目标是我,我先走只会让你们白白牺牲。你们兵分两路,一部分人和我留在这里与他们周旋,猿飞和其他人迅速去召集援军,镜,你跟猿飞一起走。”

镜激动的大叫:“为什么!殿下!请让我留下!”殿下怎么可以把他赶走!

扉间不为所动,严厉的说:“你回去,你是斑的养子,未来的宇智波公爵,不能在这里出事,宇智波与千手的关系经不起再一次的折腾了。”

都是借口!镜很想大喊。这都是借口!殿下不想让他死,所以把自己赶走了,但是他活着就是为了殿下,怎么能就此离开?

一旁的猿飞日斩却一把制住了他,低声说道:“没有时间了,不要违逆殿下的命令。”

镜十分愤怒的瞪向猿飞,扉间对猿飞点点头,对他交代道:“万一……万一我真的出了事,你就是下一任骑士团团长,希望你能肩负起重担,维护木叶的和平。”

他的眼睛没有看向镜,从来没怕过任何事的摄政王此时有些害怕了。他怕看到镜他会动摇,他怕会透过镜看到那个身处王都的人,他怕自己会再也下不了决心去迎敌。

他这一生,只望两人安好。





镜被猿飞强行拽走,一出殿下的视线范围,猿飞就松了手,“你想做什么我不会拦你,你是趁我不注意偷偷溜走的,明白吗?”

镜对猿飞投去了感激的目光,这个殿下所选定的继任者果然具有一切领导者该有的品质。他向猿飞致以谢意之后,放出了信号弹,转身极速的向扉间所在地奔去。

绚丽的雾花在天空中炸开,从边境到这里最快要半个钟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撑住时间,保护殿下等待援军到来。

待他赶到扉间所在处时,他被现场的战况惊呆了。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连作为遮蔽物的树木都被蛮力砍倒了好几根,刚才留下保护殿下的人死伤大半,现在竟然是殿下一人对战那两个穷凶极恶的双子兄弟。

从他遇见千手扉间到刚才,他一直都没见过扉间的身手。虽然身为骑士团团长,但一直都在埋首文件处理政事,连王宫都没出去过,而且骑士团的事都已交给了猿飞。以至于他印象中的千手扉间是睿智内敛不擅武力的,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千手扉间手上的长剑快速锋利,身形鬼魅,穿着软甲也丝毫不影响他的灵活度,那凶狠利落的身手以一挡二都不见颓势,不要说自己了,就算是被殿下亲自带出来的几名骑士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殿下一直都在包容自己……他可以轻易的反制自己那些无礼的行为,但他放任了,自己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兵器的碰撞声拉回了他的思绪,他赶紧在适当的时机加入了战局,假装没看见殿下眼里的责备,专心的辅助殿下回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双方身上都出现了斑斑血痕,镜觉得自己的体力在不断流逝,扉间也出现了疲态,纵然身手没生疏,但长年坐镇宫中让他的体力也是大不如前。敌人的精力明显比他们要强,再拖下去对他们很不利。

镜的心里开始焦躁起来,为什么援军还没到?难道还有埋伏绊住了他们?一分心,就被人抓住了破绽,铮亮的利刃袭来,穿过的却是扉间的手臂。

“殿下!!!”

镜心痛如刀割,那大量涌出的鲜血让扉间脸色惨白,也让镜痛苦又愤怒。但敌人是不会给他愤怒的时间,另一道带着血腥味的刃光紧接着向他们劈来。

自己和殿下今天要死在这儿了吗?镜绝望的想。





须臾间,情况生变,一道银光飞驰而至,带着强劲的力道直直穿透了双子骑士的手臂,让他们发出了鬼哭狼嚎的怒吼。

“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镜不可置信的看到他的养父骑着剽悍的黑马冲到了他们面前,斑下马对捂着手臂想对他说些什么的扉间做了个“嘘”的手势,“你什么都别问,先包扎伤口。”然后对浑身血污的镜一皱眉。“后面有绊子,我先过来了,最多十分钟援军就会到。你没断手断脚,就跟我过去算账。”

镜挣扎着提起了剑,让残存的人员为扉间包扎伤口,便跟在了斑的身边。他一过去,就听见斑低声的说:“做我的眼睛,告诉我他们的位置。”

镜心里一惊,斑大人的眼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这太危险了!

“不要废话,战场不是你可以打折扣的地方!”斑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灰蒙的眼里射出阴鸷的目光,浑身散发出嗜血的气息。

“不要让我最后看到的是你们死去的样子。”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