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18

打野一时爽……emmmmmm
老夫老妻上线emmmmm



千手扉间在一片昏沉中醒来,他觉得浑身都跟被马车碾过一样,四肢乏力,酸痛无比。想起昨晚的疯狂,他小小的埋怨了一下镜的不知节制。

“你可算是醒了。”

扉间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心里一惊,转过头就看到宇智波斑那张看谁都不爽的脸,旁边是一堆端着各种东西的仆从,阵仗非常大。

“怎么了?”一开口扉间就吓了一跳,他昨晚明明没有出声,怎么今天声音这么沙哑。

“殿下,您终于醒了,公爵大人守了您半天了。”总管在一旁忧愁的说。

斑摆了摆手,仆从们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依次退出了寝殿,很快,偌大的宫殿,只剩下扉间和斑两人。

“你可真厉害,跟你的小情人玩到发烧。”斑一想到大清早的他跑来扉间的宫殿找人,却发现这人脸红的不正常,一摸额头滚烫,急忙叫仆从喊了御医过来。御医初步诊断是因着凉而高热,建议先采取多种方式降温。当仆从顶着公爵的压力将摄政王的睡衣解开时,顿时就看见了那遍布全身的痕迹。

寝殿内死一般的寂静,御医和仆从们全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找到了摄政王突然高烧的原因,心想难怪公爵一大早的就来了,想必是昨晚跟殿下玩的太过了今天来顺毛的。唯独宇智波斑脸沉的滴水,心里已经把宇智波镜骂了无数遍。

“都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跟年轻人比精力?堂堂摄政王被做到发烧也真是前无古人了。”斑张嘴就是一顿嘲讽,看着扉间那昏昏沉沉的样子就又气又疼。

“你好意思说别人……你当初都把我弄流血了……”话一出口扉间就恨不得咬了舌头,自己真是烧糊涂了,怎么把这种事拿来反驳!

斑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什么都抛弃了。”

扉间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他往被子里缩了缩,闷闷的说:“我什么都没忘……是你不要我了……”

斑跟见了鬼一样瞪着扉间,觉得自己今天不能跟一个病人计较了,连这种雷人的撒娇话都说出口了千手扉间明显是病的糊涂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伸手就掀开了被子,扉间那红的跟兔子一样的眼睛立马凶凶的盯着他。

“你干嘛!”

好心当做驴肝肺,斑一边拧干了毛巾一边脱扉间的衣服,“我守了你半天了,堂堂宇智波公爵给你当仆人擦身体降温,你还对我凶!”

那兔子眼立马软成一滩春水,看的他很是想来一发,但现在不行,不过口头上的便宜还是可以占占的。

“知道吗?”斑假装无视那刺眼的掐痕,若无其事的擦拭着那美妙的身躯,“听说发烧的时候做,里面温度会比平时热,更舒服哦。”

手下的身子顿时一僵,扉间努力很有气势的警告,“你想都别想!”

“哈哈哈哈哈~”斑大笑起来,“你放心好了,我还没那么禽兽连病人都不放过~”

被调戏了扉间很是恼怒,他翻过身就给了斑一拳,当然他知道自己在发烧这拳肯定是打不到斑身上的,只是想发泄一下。

谁知斑躲也没躲,就这么挨了他一拳,两人都有些愣,斑随即笑道:“你还有精神揍我说明你快好了,好好休息吧,我要回去了。”

“哦……”扉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听话的躺下盖好。在斑出去前他小声的说道:“别怪他……”

斑的脚步微微一停,然后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寝殿。刚一出摄政王宫殿,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喃喃自语:“这么快……”跟着上了回府的马车。



宇智波镜趁着王宫开门的时候溜回了宇智波府邸,正好与向王宫进发的公爵马车擦肩而过。他暗自庆幸没有被养父看见,又开始忐忑昨晚他一夜未归会不会引起养父的怀疑。不过什么都没有觐见殿下重要,他翘首以盼的等待今天的骑士宣召。

但过了一上午,他没等到王宫的旨意,却等来了回府的养父。

“我现在真想把你摁在南贺川的河水里溺死,或者一剑结束你的性命。”斑的眼神充满暴怒,“你以为当了骑士就能为所欲为了?就可以不顾后果的满足你的私欲了?!”

镜知道自己昨晚的行为被斑大人发现了,但那是被殿下允许的,他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先生,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有分寸。”

“你有个屁!!!”斑终于暴躁的大骂,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个小子是只披着小狗皮的狼,“你还想去见他?放弃你那满脑子的妄想,这几天你都见不到了!”

“出什么事了?”镜这才听出不对劲,斑大人会这么生气看起来不像是单纯的嫉妒。

“你很行,能让堂堂摄政王抱病不朝,不愧是我的养子,就比我当年差一点。”斑黑着脸怒瞪这个闯祸的年轻人,恨不得打他一顿。

镜这时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本来很有气势的卷毛都蔫了下来,他一副做错事的样子垂首,担心的问:“殿下……病的严重吗?”

斑没好气的说:“死不了,就是发几天高烧,我早上去的时候他烫的跟被火烤一样,手忙脚乱的照顾了他一上午,现在好些了。”

一定是因为昨晚在走廊……殿下着了凉,镜心里一阵心虚。

“要是被柱间知道你把他弟弟搞成这样,你就可以见到当年骑士王的风采了,我以前被他从王宫一直揍回了封地。”斑恨恨的盯着镜,心里有些不平衡,“不过这个锅我替你背了,所有人都以为是我干的。”太气人了,为什么这小子就这么好运。

我该谢谢您背锅吗?镜觉得这发展太诡异了,自己跟殿下的床笫之事算在养父头上,好混乱……

“要不是他交代过,我现在就想打死你。扉间病好之前你们这批新出炉的骑士是不会被宣召的,这几天你就给我待在家里好好反省!”一想临走前扉间那示弱的要求斑就更郁闷了,罪魁祸首在面前他不能动手,宇智波公爵什么时候过得这么憋屈。

“先生……”镜十分后悔,早知道会这样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冲动的,“我很抱歉……”

“跟我说干什么?”斑真是懒得看他,“哦你确实该对我道歉,竟然敢染指我的人。”

“……您从来都没告诉过我。”镜有些无奈,他满怀对未来的憧憬之时发现族长跟殿下的关系时也没少受惊,“您还送回了他写给您的信。”

“然后你就认为我们断了?”斑想咆哮,“想都别想!他千手扉间想甩了我?没门!”

“那您当初又为什么不肯接受殿下递出的橄榄枝呢?”镜对族长当年的举动一直觉得疑惑。

斑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又别扭,“他伤了我的弟弟,削了我的爵位,把我关在封地十年不管,为什么不是他来跟我认错求我回去?为什么要我低头?”

镜突然觉得无力,他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自己的养父,他从来没发现斑大人处理感情问题居然是如此的幼稚。

“您不应该跟殿下这么对着干……”镜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开导他的情敌,但想起两年前看见的殿下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不由得就开了口。

“殿下以前是很想让您回来的,可是您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他,他很难过。如果是我,我是不会计较什么自尊的。”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斑冷冷一笑,看着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青年,“你可以不去想肩上背负的责任,没有经历过政治阴谋,没有感受过亲人被害的痛苦,没有遭遇过枕边人反目的心痛,一直有人在保护你,可以毫无负担的去全心全意追求爱情,你又懂得什么?”

镜有些无话可说,族长所说的一切他确实没有经历过,除了儿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但他后来的成长可谓是一路平坦。斑大人虽然把他当做棋子,但同时也让他享受了精致的贵族生活和完美的教育,否则他现在也不可能顺利的待在王宫,成为骑士,见到他这辈子最爱的人。纵然现在他跟族长的关系产生了分歧,但宇智波斑仍然是他很敬重的人。

“你说的一切我确实不曾感受……但是……殿下他是同样经历了的。”镜抬起头,眼里带着忧伤,“殿下跟你有着同样的痛苦,但他还是希望能跟你和好,您这么在乎他,为什么不肯暂时放下骄傲呢?”

“你这是在鼓动你的情敌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斑觉得自己养子的脑子是不是被马踢了,竟然当起了圣父。

“就算不是恋人,作为骑士我也会一直在殿下身边的。”青年的眼睛透出温和的光彩,“我不想看到殿下一直难过。”

“你……”斑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说,他的脸色慢慢归于平静,“滚回你的房间,别在我面前晃荡烦我了。”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