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16

今天过渡,明天打野




现在王宫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跟在摄政王身后的宇智波少年回来了。

但如今已今非昔比,曾经的漂亮少年长成了俊美青年,曾经地位尴尬的书记官变成了让人赞美的骑士,让人感叹世事难料,正如谁也没想到宇智波公爵还会有回到王城的一天。

但有一点人们还是喜欢悄悄八卦的,那就是这位前途无量的骑士与摄政王的关系。

两年前宫里就有风言风语,对摄政王把这位宇智波家的少年留在身边的原因多加揣测,后来被仆从看到丰收祭时宇智波镜从殿下的寝殿出来,基本上大家就心照不宣了。宇智波公爵回归时,宫里人或多或少有点看好戏的心态,想看看这位新欢能得宠到几时,却没想到摄政王让他去了骑士殿。

一时间大家都摸不透殿下的用意,是为了与公爵和好把新欢送走了,还是为了保护新欢把人放在了他的嫡系军团,众人各执一词。

但是现在,宇智波镜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成为了骑士,将来很有可能成为王国的重臣,无论他以前地位如何,现在已经不是能随便议论之人了。

就不知道,宇智波公爵对他的养子如此成器是喜是忧。





“你居然真的当上了骑士,可真厉害,我还以为王叔不要你了。”

镜正式成为骑士的第一天来到王宫,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公主。两年过去纲手也长成了少女,她对镜调皮的眨眨眼,“看来王叔还是喜欢你的,加油哦。”

镜觉得自己每次都拿公主没辙,他哭笑不得,“公主殿下,您不要开我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你不知道,你走了,你父亲回来了,整个王宫都过得水深火热。”纲手露出了一个吃了苦瓜的表情,“王叔几乎隔几天就跟公爵吵架,好几次都闹到父王那儿了,王叔心情不好就会让大家一起加班,公爵心情不好就会让王叔心情更不好,大家都盼望着救世主降临来拯救我们脱离苦海。”

公主夸张的说法让镜忍俊不禁,同时他得到了重要信息,殿下跟斑大人果然没有和好。

“那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镜故意不接纲手的话。

“我觉得王叔更喜欢你,你比公爵性格好多了,我上次只不过拉着王叔去猎场玩了会狩猎,回来他居然敢瞪我!还教训我没个公主样子!为什么父王给了他随意进出王宫的权力啊!”

纲手越说越气,眼看着要暴走了,镜连忙转移了话题,“公主殿下,我要去觐见扉间殿下了,他现在在议事厅吗?”

“没有,他在父王那儿。”说起千手柱间纲手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父王的病有起色了,王叔接到消息就过去了,可能要在那边待一会儿。”





“毒素已经全部清除了。”雍容的红发女性仔细的查看柱间手指划开的刀口,确定流出的鲜血已经没有掺杂紫黑,放心的下了论断。

“真的?”千手柱间有点不敢相信的晃了晃手,惊的千手扉间大叫,“王兄你别动!你手还没包扎!!”

“啊哈哈我忘了……”柱间嘿嘿的傻笑,看的扉间手痒,“能不能有点自觉啊你!”

“我是太高兴了,毕竟在这个地方待了十年我都要生锈了。”柱间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扉间有些心软,“马上你就可以回到王座之上了。”

“扉间,我被治好了,那斑的弟弟也就有救了吧。”一句话让扉间的脸色又冷了下来。

千手柱间看见弟弟的表情不由得叹了口气,“本来我是不应该插手你们的事的,但是最近连小纲都来跟我抱怨你们矛盾闹的太多了。你如果是介意斑是为了救他弟弟才回来的,那现在什么都可以解决了,你可以跟他好好沟通了。”

“这不仅仅是宇智波泉奈的问题……”千手扉间没有多说,“你别管我们了,好好休养,早日回去管理王国。”

“扉间,那个孩子,听说成为骑士了?”柱间突然问了一句。

扉间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国王陛下一脸的生无可恋,心里不断向上天祈求这肉眼可见的修罗场千万别把他的王宫给拆了。





在柱间那儿待了半日,出来又被幕僚们的紧急汇报拉去了自家书房,等把事情都处理完已经是深夜了。千手扉间遣散了幕僚,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揉着额头休息,突然想起今天应该是新一批刚出炉的骑士们来宫内觐见然后等待分配,而他忙忘了……

有些懊悔的摇摇头,自己真是上年纪了,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宇智波镜应该也在其中经历了等待和失落吧……好像今天也没看到斑?

难得清静了一天的摄政王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然后拿起烛灯就出了门。这段时间托斑的福,他已经非常习惯一个人从外厅走回寝殿了。走在安静幽暗的长廊里,他突然想起了许多回忆。

这条绵长的通道,曾经有两个人单独陪他走过。

十几年前,斑经常找借口留宿王宫,牵着他的手在廊道漫步,不能经常出宫的自己安静的听他讲着民间轶事,一路回到寝殿,然后在自己的默许之下共赴云雨。

两年前,镜替半梦半醒的自己掌灯,略矮的少年在前面带路,细心的将自己送回寝殿。

两次的陪伴都让他感到被人照顾的温情,不是仆从们那训练出来的流水式服务,而是只为他而做的陪伴。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王兄的担心他明白,他怕自己处理不了对那两人的感情而再次受伤,怕宇智波与千手又起间隙。但王兄不知道,自己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斑不是为了他回来的,如果不是宇智波泉奈病情加重他束手无策,恐怕会一直跟自己杠着吧。

镜是个无辜的牺牲者,纵然他喜欢自己,但自己不能让他顶着摄政王情人的身份浪费大好年华,他还有很多的未来。

一切都是因为他而起,那就让他承担一切吧。





“殿下……”

千手扉间猛的站住,他环顾四周,不可思议的看见镜从拐角的隐秘处走出,呼唤着他。

“公主说你去了陛下那儿,我便一直在这里等你。”已经长高的青年平视着扉间的眼睛,语气充满雀跃。

“我回来了,作为你的骑士。”

一双纤长有力的手臂将他环绕,温热的呼吸洒落颈窝,镜凑到扉间的耳边,温柔的请求:

“殿下,请允许我成为你一个人的骑士。”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