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12

过渡过渡


宇智波镜在书房里等到太阳快落山,才等到了迟来的摄政王。


千手扉间面带疲色,走路微微有些迟滞。他并未坐下,就站在镜的面前,声音带着沙哑,问道:“有什么事吗?今天不是告了假?”


镜静静的看着这个刚被养父疼爱过的男人,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他之前就听到了外面侍从们恭送宇智波公爵离开的声音,而殿下并未出来送公爵,可见之前的战况多么激烈。十年未见,欲望如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殿下,您曾经答应过我的。”镜神色如常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我族已经恢复了身份,我的使命已经完成,在此我向您请求,去骑士殿参加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


千手扉间的表情一瞬间有那么一点吃惊,但很快他就恢复,但没有马上答应。


“你还是想走吗……”


镜的内心一动,他并不想走,在刚才之前他以为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但是殿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在挽留自己?


“殿下,斑大人他回来了,您不会再需要我了。”


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不仅无法打动喜欢的人也无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忍不住的带上了一点埋怨。


千手扉间的眼睛里突然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感情,他用一种镜恰好能听清的音量开了口:“他不是为了我回来的……”


一丝悲伤又暧昧的气氛开始在书房内蔓延,镜看到千手扉间的眼里卸去了往日的刚强,带上了一点转瞬即逝的脆弱。他突然很想抱住他,而他也这么做了。


千手扉间没有拒绝这突如其来的拥抱,他将自己坚硬的外壳撤去,任凭这个无辜的少年埋在自己柔软的躯体。镜闻到了那还未散尽的麝香气味,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不由得收紧了双臂,想就这么拥抱着这个曾经近在咫尺现在遥不可及的人直到永远。


“我同意你的请求……”


如同那次他请求成为书记官一样,殿下答应了他的愿望,镜突然发现,在记忆中,似乎殿下从未拒绝过他的要求,连那晚也是……


镜的眼神暗了暗,他踮起脚尖,亲吻了这个尊贵的男人,然后在男人发愣的时候,单膝跪下,捧起那生有薄茧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


“我会回来的,作为您的骑士。”




夜晚,当镜从王宫回到宇智波公爵在王都的府邸时,他受到了养父的热烈欢迎。


“你真是个出色的孩子。”宇智波斑穿着常服懒散的坐在沙发上,一颗接一颗的往嘴里丢着圣女果,“不到三个月你就混成了千手扉间身边的红人,让我刮目相看。”


镜低下头,安静的站在一边。


“虽然过程有些混乱,不过结果还是好的,我们找回了昔日的荣光,你功不可没。”


养父的话怎么听都觉得怪怪的,镜努力不去想今天在寝殿看到的那些淫糜场景,他盯着自己的脚尖,装着木头。


宇智波斑也没想让他接话,他继续自顾自的说道:“镜,你现在是我的养子,我唯一的继承者。总在千手扉间身边做个小小的书记官太不衬你的身份了,但他又不同意把你调去别的重要岗位,所以我考虑了下,你代我回封地,学着如何管理那片土地吧。”


斑大人会把他赶走在他意料之中,他从没抱过侥幸认为斑大人会一直不知道他与扉间殿下有过肌肤之亲的事。但扉间殿下的反应却出乎他意料之外,殿下竟然是真的不想让他走……


“大人。”镜抬起了头,猫儿似的双眼与宇智波斑平视,他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殿下已经批准我去骑士殿参加骑士训练了,这也是我族的光荣,很抱歉我回不了封地了。”


镜看见宇智波斑的眼里渐渐聚集起黑色的风暴,恐怕自己养父现在吃了他的心都有。但是对不住,他并不想放弃千手扉间。


殿下让他尝到了爱欲的滋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你真的很能耐。”那骇人的风暴顿时消失不见,宇智波斑对着他的养子笑了起来。


“进了骑士殿,没个两三年是出不来的,希望你能坚持待下去。”然后他走近了他的养子,在对方的耳边低语:“好好记住与他做ai的感觉,以后你只能享受回忆了。”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