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10

过渡章,中心思想就是告诉你们,斑马上要杀回来了233




丰收的喜悦让所有人为之欢庆,以至祭典的第二天全城都处于一种贪睡的状态。巍峨的王宫也不例外,摄政王殿下并未早起,派了仆从观望的大臣们见状也回家继续补眠,心里庆幸一向勤勉的摄政王终于学会了休息。

还洋溢着暧昧气息的寝殿内,宇智波镜感觉到了身边人的僵硬,他努力的让自己不被发现早已醒来,安静的装睡。

终于清醒的殿下一动没动,应该是在想着怎么处置他吧。镜忽然开始胡思乱想,万一殿下恼羞成怒杀了他……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害怕的感觉,就是对不住斑大人,把他的计划搞砸了。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千手扉间没有任何动作。就在镜以为他又睡过去了想睁眼看看时,他动了。

千手扉间轻轻的将抱住他的瘦长手臂拿了下来,给镜掖了掖被子,就起身下了床。然后一阵悉悉嗦嗦的布料摩擦声传来,镜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华丽繁复的王袍覆上了矫健修长又布满爱/痕的身躯。

着装完毕的千手扉间又恢复成了冷硬威严的摄政王,再也没有一点昨夜的饥渴放荡,镜心里燃起了一丝不满足,他想再看到那具充满诱惑力的肉体。

“醒了就去做你的工作。”

镜吓得一颤,他小心的探出被子,有些无措的看着这个掌握着生杀大权的统治者,看起来十分可怜。

千手扉间对着这个与他春风一度的少年叹了口气,丢下一句“你自己好自为之”就出了门。

镜面上愣愣的目送殿下离开,心里开始止不住的狂喜,殿下并没有对他的僭越行为恼怒,反而容忍,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在殿下心里是不一样的?

他兴奋的抱着被子在殿下的床上打了几个滚,跟着就迅速的起床穿衣,他还是要跟着殿下做事的。

甫一出门,他就明白了殿下所说的好自为之是什么意思。宫殿内侍奉千手扉间的仆从们看到他居然跟扉间殿下一前一后的从寝殿出来,顿时眼神全都变了。

那熟悉的恶意又来了。

更糟的是,到了下午,他接到了国王陛下的召见令。



宇智波镜从进王宫开始,就没见过这位已经不问政事养病多年的国王,以至他都快忘记了这偌大的王宫其实还有一位真正的主人。

千手柱间倒是对他笑的和蔼,“你昨天是在扉间的寝殿就寝的?”

镜“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虽然不知道国王陛下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但先跪一跪总是没错的。

“你干嘛吓成这个样子?”千手柱间有点哭笑不得,现在的年轻人也太会审时度势了,上来就先承认错误以退为进,昨晚夜宿亲王殿的胆子上哪儿去了?

“你先别请罪,我不会干涉扉间让谁进他的寝殿,我是来问点别的,关于宇智波。”

镜有些疑惑,为什么陛下要隔了这么久才想起问他家族的事?

“我知道你是带着斑的意思来王城的,我想问你,斑他有没有跟你说过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关于家族如何获罪的事吗?镜摇了摇头,“斑大人没有跟我详说我族获罪原因……”

“除了这个,别的也没告诉你?”

别的?还能有什么别的事?镜满头问号,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国王陛下的脸上出现了几分苦笑,他拿起一份信件,有些无奈的说,“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们族长给我写了亲笔信,请求恢复爵位。”

???镜有些不懂族长的操作了,不是说好的让他在宫里曲线救国吗?怎么现在又没跟他说一声就直接找上国王陛下了。

“斑是不会跟扉间写信请求的,但他现在估计遇上了什么麻烦,希望快点回到王城,所以他找上了我。”千手柱间看了看手上的信件,脸色依然很苦,“我已经准了,这事扉间还不知道,你是斑的养子,又是扉间的……身边人,我认为应该通知你一声。”

这个消息实在来的太突然了,好像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既然国王陛下就能决定他们的去留,为何斑大人一开始不直接向陛下求助,而非要跟扉间殿下怼呢?镜实在搞不懂养父的脑回路,不过能回归是件好事,他也不必再背着压力去追逐扉间殿下了。

“等斑回来了……”千手柱间叹了口气,“你好自为之吧……”

一天之内王室两位尊贵人物都让他好自为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他坐实了摄政王的情人身份所以会让家族蒙羞被人看不起吗?镜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不过不要紧,他已经不在乎这些恶意中伤了,只要他还能再见到昨晚淫/糜大胆的殿下。

自己应该好好想想如何迎接族长大人才是,还有如何跟他解释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想起宇智波斑临走前那压迫感十足的警告,镜就头疼起来。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