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05

看火影格斗大赛看忘记更新了😂

斑:不回去不回去!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伺候公主比想象中的要轻松,虽然宇智波镜做好了面对一个骄纵任性小公主的准备,但事实上纲手比某些贵族千金性格要好的多。

“我其实过得不容易。”纲手骑在一匹小母马上挥了挥马鞭,“父王是个对我有求必应的老好人,而且从我记事开始他就一直病着,对我更加不会管束。母后则是认为我不够淑女,她觉得我应该多学学礼仪和诗歌,而不是整天舞刀弄枪,但她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治疗父王上,所以也没太多管教我。真正一直把我带大的是王叔,于是我过得水深火热。”

听着公主殿下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一本正经的吐槽自己家人,镜的表情忍的扭曲。

“摄政王殿下很严格吗?”镜牵着缰绳,开始拉着公主的坐骑慢慢绕圈。

“并不,王叔对政事很严格,所有大臣都怕他,但他对亲人挺温柔的。”纲手随着马儿的散步开始回想,“他其实跟父王一样,对我的爱好想法都没做过干涉。很多人都进言不该让一名公主跟男孩一样学武术,但王叔却说这才是千手的后人把别人的嘴都堵上了。”

“那您为何说过得水深火热呢,听起来摄政王殿下对您很好呀。”

纲手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几道黑线,“王叔他……太有钻研精神了,不仅自己学什么就专精什么,他还要我也这样……说既然是我自己想学,那就不能半途而废,要做到最好……真的很恐怖。”

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随即为自己的失礼道了歉,“恕我直言,很少有人能达到殿下的要求吧。”

纲手十分赞同,“就算是父王也要对他投降乖乖听训,现在父王病了王叔就不好再教训他,于是我就倒霉啦。”

镜觉得王室一家听起来很是欢乐温馨,尤其是摄政王的形象,与斑大人口中背信弃义的阴险小人完全是两个极端。

“殿下也是为您好吧,毕竟您将来是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女王的。”

“这话以后不要说了。”刚才还一脸愉快的公主小脸顿时严肃起来,“最近总有人在我面前有意无意的强调我才是未来的王,更有风言风语说王叔这个摄政王会直接变成王,父王还在呢就有人按捺不住想挑拨离间了。你可不要被卷进去了,王叔挺喜欢你呢。”

宇智波镜差点被马踩到,他吃惊的问:“这话从何说起?殿下哪有……”摄政王只是因为他是宇智波派来的使者才对他态度好的。

纲手骑在马背上露出了一副绝对不应该在一个公主脸上出现的八卦表情,她神秘兮兮的说:“王叔要是不喜欢你,他干嘛要通过我把你留下来呀,上次他不还在我的宫殿偷偷跟你见面?再说,王叔可是出了名的讨厌宇智波。”

镜要给纲手的脑补跪下了,为什么在他看来很正常的接触被纲手一说就变得这么不可描述?

“王叔身边一直都没有人,这么多年了也没提过结婚,连个情人都没有,动过他心思的人都没好下场,所以现在也没人敢跟他说这事了。你可是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王叔亲自开口要留下的人,所以你可不能出事啊。”

我不是,我没有……镜无力反驳,他发现这种种情况也确实无从反驳,毕竟公主看到的听到的就是这样,只是事实有偏差。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脸色凝重的向纲手问道:“公主殿下,这个是只有您知道吗?”

纲手的回答让他眼前一黑,“父王也知道呀,还是他出的主意呢。”








“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斑坐在椅子上笑的前仰后合,宇智波镜一脸黑线心情沉重的站在一边,心里对养父如此落井下石有点小不满。

“就你?千手扉间会看上你?柱间也病糊涂了吧哈哈哈~”

这话说的有点伤人了,镜的内心有些酸楚,虽然自己比不上拥有纯正贵族血统的斑大人,但至于这样看不起他吗……

“你好像还不服气?”宇智波斑饶有兴趣的看着隐藏功夫还不到家的镜,扯了扯嘴角,“不然你去试试?看千手扉间会不会要你?”

族长的话说的露骨,镜明白他是笃定摄政王根本不可能对自己有兴趣才说的这么直白,不过就算如此,只是空有理论未经实战也没来得及实践的少年人脸上也泛起了热度。他想起那个严肃却又不失温情的男人,觉得他一直孑然一身实在有些可惜。

“我警告你,不要打他的主意。”镜一惊,看见他的养父神色变得阴冷,“他不是你可以驾驭之人,你只要想着怎样让王室下诏书恢复我族爵位就好。”

可是摄政王大人有松口呀,您却不接受……镜在心里腹诽。

“哦,你上次跟他说我眼疾发作所以没来?这个借口不错,你回去想办法再跟他说一下,就说我眼疾加重快要失明了。”

您到底想干什么啊……镜看着睁眼说瞎话的族长,无力的点点头。




宇智波镜有些芒刺在背的走在摄政王宫殿的走廊上。当他发现自己找不出任何理由以公主的侍卫身份去单独觐见摄政王时,他只好扭捏的向公主求助。

“没问题,我派你去找王叔要他的炼金术手札。”纲手用一种我懂的眼神爽快的下了命令。

当他领命来到千手扉间的宫殿时,镜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千手扉间从出生起就一直住在王宫,成年后加封亲王本应搬到王宫外自己的封地,但因为其王兄的一道“不舍兄弟独自外居”的诏令而继续在王宫内居住,现在又成为摄政王更是不可能搬出王宫了,所以这座宫殿里侍奉的仆从很多都是一直跟着他的老人,比外人更熟悉宫廷的秘事和摄政王的性格习惯。现在一个多日前舞会上被扉间殿下和纲手公主许可留在王城并一跃而为公主侍卫长的漂亮宇智波出现在这里,镜几乎受到了所有仆从的注目礼。

镜浑身不自在的在摄政王的书房前被人拦下,侍从礼貌的告知殿下正在与几位大人谈事,请他稍后。

镜静静的站在门外,将自己的视线集中在那扇做工精美的雕花大门上,努力不去看其他仆从们的眼神。那些人的眼里充满了好奇、八卦和轻蔑,使他深深感受到了恶意。

因为他是一个宇智波吗……

在他胡思乱想时,那扇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几个年轻贵族,全都穿着王家骑士的铠甲。

“几位大人,这边请。”刚才还在对镜报以恶意的仆从转脸就对那几个年轻骑士殷勤的伺候,年轻的骑士们经过他的身边时,领头的青年对他微笑示意,笑容明亮,他身后的几个青年也都不同程度的略略点头示意,唯独一个下巴上有疤痕的青年对他冷哼一声。

“宇智波家的人偶。”

“团藏!”为首的青年喝止了他的同伴,随后对他歉意的笑笑,然后拉着其他人离开了宫殿。

镜的脑海有些空荡,他进入宫廷这么多天,今天是第一次听到了来自贵族——不是仆从,而是握有实权的朝臣,还是新生一代的骑士们的鄙视。那身银光闪闪的骑士铠甲,是他的憧憬,也是他如今不可触碰之物。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

摄政王的承诺再次浮现,镜的心里萌生了一个谁也不知的想法。

他想要愿望成真,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


评论(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