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04

沉迷三消无法自拔,都要忘记写文了😂





宇智波镜做梦也没想到,在他还在为自己将来如何取得王室信任而犯愁的时候,王族的实权人物就来见了他,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你是他的养子?”

摄政王开口却问起了他的身世。

这是在审问吗?镜打起了精神,他得小心的回答。

“是的……我原本是斑大人这支的旁系远亲,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十年前被斑大人收养。”

“十年前……”摄政王陷入了沉思,随即他又问道:“你没叫他父亲?”

“没……”这个问题问的猝不及防,但也是镜的疑问。“斑大人说我不是他亲生儿子,不必叫他父亲……”

“他为什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镜明显的感觉到说出这句问话时摄政王的语调有些起伏,他暗想,难道摄政王对斑大人违逆王室意思的举动很不满?

“斑大人身体抱恙,所以此次并未前来,请您不要怪罪他。”他当然不能说出宇智波斑真正的想法,情急之下只好以生病为挡箭牌。

“他病了?”摄政王的语气明显不信。

斑大人当然没病,他还在王城里活蹦乱跳的瞎逛呢,这话镜也不能说,他只能硬着头皮圆谎,“是的……斑大人的眼睛一直有疾,来之前又发作了。”眼疾倒是真的,只是现在并没有发作。

听到宇智波斑眼疾发作摄政王的口气也缓和了下来,他轻轻叩击着桌面,略略沉吟。

“宇智波想回到王城吗?”

镜大吃一惊,摄政王竟然如此单刀直入的问到了关键之处,是在真的询问,还是试探?

“斑大人让我代他参加宴会,也是有请求回归之意,我知道我族曾经犯下了错误,也受了十年惩罚,如果可以,我希望陛下能将我族召回。”镜斟酌着谨慎回答。

摄政王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是你希望?”

此刻宇智波镜终于明白斑大人所说的难缠是什么意思了,无论你再小心,这位殿下似乎总能精准的从你的话里找出漏洞,然后问出棘手的问题,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是我,也是我代表的所有宇智波的希望。”明白了摄政王的难缠之后,镜干脆的放弃了揣摩对方的心思,直觉告诉他,像摄政王这样精明的人,还是不要在他面前耍花样为好。

“呵。”摄政王意外的轻笑起来,那给人严肃感的面庞霎时变得生动。

“让宇智波重回王城是件小事,但你们的族长应该亲自来请求,什么时候他来了,我们再说这事吧。”

镜有些懵,他曾经在脑内模拟过无数种方案,也做好了长期的准备,没想到这才第二天就得到了王室的承诺,只要斑大人亲自来王城,宇智波一族就能恢复昔日的荣耀。

这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

“如果宇智波一族回归了,你想做什么?”将宇智波镜的表情尽收眼底,千手扉间摇了摇头,将话头转到了他的身上。

问自己想做什么?镜越发觉得摄政王无法捉摸。一旦家族复兴,那他就不再有用,斑大人要是有了自己的血脉,那他这个尴尬的兄长就会成为弃子,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在乡下终老了。

镜突然觉得有些冷,不是不知道斑大人收养他的目的,从一开始他就被告知了,但他那时只是个孩子,没有办法选择。可现在,有一个掌握着实权的人在问他,想做什么?

他曾经有过很多梦想,但也仅仅是梦想,睁开眼睛就会回到每天训练的现实,久而久之,他都忘了,自己还是有机会做出选择的。

“我……我想做骑士……”不是陪着公主玩耍的侍从,而是真正侍奉国家的骑士。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千手扉间站了起来,镜连忙起身行礼。摄政王取下了挂在墙上的真剑,交给了他。

“出去吧,别让人起疑了。”

镜捧着剑,带着满腹的疑问退出了宫殿。刚一出门,他就觉得后背凉嗖嗖的,伸手一抹,都是冷汗。

摄政王果然不是一个好攻克的人,镜回想起刚才的对话,震惊的发现对方应该早就知道了他被送进宫廷的目的,否则也不会问他宇智波回归之后想做什么。

但对一个棋子给予了日后的承诺,这是那位殿下独特的温柔吗?

宇智波镜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





“要我亲自去王宫?你是不是傻的?”宇智波的族长此刻毫无形象的瘫坐在软榻之上,嘲笑着镜的天真。

“千手扉间的话你也信?他是想把我骗到王宫来个瓮中捉鳖吧。”

镜小声说道:“我觉得摄政王殿下没有这个意思……”

“哈,你才见他几次面,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宇智波斑的脸色有些咬牙切齿,“当年他也跟我承诺的好好的,结果说翻脸就翻脸,把我踢到封地十年不管不问,现在还想让我亲自上门求宽恕,门都没有!”

………………

镜觉得他的养父确实有些过于多疑了,如果摄政王想对他动手,那十年前就动手了,何必还给他留了封地让他衣食无忧?

这么一想,似乎当年王室就有意放过了宇智波,没有把事情做绝,所以现在也就可以顺其自然的把他们召回?难怪摄政王开门见山的就提到了回归之事。

只是……看着一副千手就是有阴谋老子绝对不会去的架势的斑大人,镜有些头疼。

多年积压的怨恨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除的,而且斑大人说的也有道理,如此轻易就能回归也确实奇怪。虽然他偏向于相信摄政王殿下,但也不能拿家族安危来赌。

斑大人的计划还是需要执行的。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