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斑扉】宫廷迷情 03

这文是3p

一万五勾玉没有面灵气没有sp,好气!最近迷上了个叫奇喵的画家的三消游戏,喵们非常可爱了~


从现在开始斑给自己不停的插flag了😂




“宴会这么快就结束了?”

布置温馨的寝殿内,有着柔顺黑色长发的王城之主舒适的坐在床帏里,苍白的脸颊露出温和的笑容。

银发的摄政王褪去了宴席上的冷硬,他拿起放在水晶盘里的珍果,开始闷声削皮。

“扉间,他来了吗?”

低头摆弄着珍果的男人抬起了头,平淡的说:“来的不是他。”

“这样啊……”王上笑了笑,语气带上了一点无奈,“看来我的亲笔函也没法请动他啊。”

“他不会回来了。”千手扉间将削好的珍果切成了几块,“他派了他的继承人来,足以说明一切了。”

“继承人?”千手柱间露出了夸张的表情,“斑可真厉害,这才多久儿子都这么大了。”

“你别瞎说。”千手扉间觉得他兄长是生病生的脑子也糊涂了,“那孩子已经成年,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估计是过继或收养的吧。”

“哦?”柱间来了兴致,“能被斑收养的,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什么样的?扉间脑海里闪过宇智波镜那不安又坚定的样子,“一个不像宇智波的宇智波。”

“哈哈~”国王陛下听到弟弟这个形容笑了起来,随即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有这么好笑吗?”扉间赶紧放下了手里的小刀,轻拍着兄长的后背,给他顺气。

“咳……我是第一次听见你这么评价一个宇智波呢。”柱间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压下了那股涌到喉头的腥甜。“看来你对这个孩子印象很好。”

“只要他不像他的长辈一样做出什么威胁到王室利益的事,我会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他。”

黑发的王打趣他的弟弟,“过了十年,你对宇智波一族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了呢,不想再试试邀请他吗?”

“兄长,”摄政王殿下的眼神平静,“我从来都没有厌恶过宇智波,只是认知的不同导致了十年前的分道扬镳。他怨恨我们,不想再见到我们,这是人之常情。但他又将继承人送回王城,代表了他想让家族其他成员再次回归,我不会阻止这一点小小的要求。”

千手柱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怜惜,他伸出手臂,将弟弟轻轻揽在怀里,叹道:“如果当初我没有用武力镇压斑而是好好跟他谈谈,也许事情不会变成这样……让那孩子留下来吧,待在你身边,听他讲讲长辈的故事,给你解闷。”

扉间把脸埋在兄长的颈窝,浓重的药草香气刺激着他的嗅觉。他如同刚出生的小兽,靠在亲人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



宇智波镜努力的让自己融入宫廷的环境,他觉得自己的脸笑僵了,全身也因为长期保持着端正优雅的姿势而酸痛。看着周围穿着沉重的华丽裙撑的贵族淑女们轻松的谈笑风生,镜从心底深深的生出敬佩之心。

想通过一场宴会就让贵族圈子接受自己并不容易,年长的贵族对他几乎都是回避,镜多少知道这是因为当年的终结谷之乱,自己的家族受到了严厉的惩罚,被削去了所有的爵位,从此只能待在宇智波的封地,再也无法回到王城。而颁布这一系列命令的,正是提前离席的摄政王。

不过年轻的一代态度比他们的长辈温和许多,他们大多不清楚当年的是是非非,况且宇智波一族只是削爵并没有被收回那块富饶的封地,现在又被王室亲自发函邀回,连一向态度冷硬的摄政王都允许了这位宇智波族代表的加入,他们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而且这位少爷长得还挺好看。

世人皆知王国只有两大家族,王室千手与公爵宇智波,其他的家族都无法与其比肩。不过比起宇智波家族的赫赫威名,更为人知晓的是他们的容貌,被称为受月光女神眷顾的一族,无论男女,姿容皆为上乘。

“你就是宇智波家的人?”

周围对镜暗送秋波的贵族少女们顿时收起了自己的春心,恭敬的行礼。镜惊讶的看到一位个子还没到他胸,身材娇小,脸庞稚嫩,戴着宝石王冠的金发女孩走路带风的来到他的面前。女孩仰起头,跟看到什么珍奇物品一样仔细的打量他,浅金的眼眸发出好奇的光,看的镜一阵不自在。

“您是……”

“你不认识我?哦你应该没见过我。”女孩落落大方的向他伸出了手背,“我是纲手,木叶的王女,宇智波先生,欢迎你来参加我的舞会。”

宇智波镜脸色如常,按照贵族礼仪虚握女孩的手,弯腰在手背上落下亲吻,内心却开始翻江倒海。

“公主长什么样?”抚养他长大的男人露出了冥思苦想的表情,最后不耐烦的说:“我也不知道,我离开时那丫头才几岁我都记不得了,谁知道她现在长啥样。”

本来以为公主会是个比他略小的女孩,可现在看来是小太多了吧!完全是未成年啊!斑大人的计划这完全不可能做到吧!

宇智波镜内心不住纠结之时,公主却摇了摇随身携带的香扇,下了一道稚气的命令。

“你以后就做我的骑士吧,你长得好看。”

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公主……宇智波镜从身边不住忍笑和扶额的人群里读到了这样的信息。看来这位公主应该不止一次提过荒诞可笑的要求,但因为她还是小孩子,所以众人都让着她,反正只是小公主想要一个漂亮的骑士装点门面,这对处境尴尬的宇智波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宇智波镜配合着公主的命令顺势单膝半跪,向这位尊贵的女性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他听见了香扇遮面的公主低声的说出了只有他才听的见的话语。

“这是王叔的意思。”






“所以你现在算是成功获得公主的好感了?”在归途的马车上,听完宇智波镜一五一十的汇报,宇智波斑嘴角轻蔑一笑。

“算、算是吧……”镜隐瞒了公主最后的那句话,他心里有了一点小心思,直觉觉得这句话不能告诉他的养父。

“哼,按照那两个人对那丫头的宠爱程度,明天你就能接到进宫侍奉公主的旨意了,好好把握住机会。”似乎并未察觉镜的隐瞒,宇智波斑嘱咐他之后就再没说话。

“先生……”镜鼓起勇气问道,“邀请函明明写的是您的名字,为何您不去呢……”

斜靠在软座之上闭目养神的男人嘲讽一笑,“我去干什么?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的过错,向那个人请求原谅?我会这么做吗?他根本不是想要我回来,而是想羞辱我!”

可是……摄政王殿下的眼神并不是这样的……镜看着宇智波斑可怕的脸色,默默的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总之,现在你既然有了接近王族的机会,那你就去寻找一个突破口。千手柱间已经病了十年,早已无法理政,王后一直在宫中照顾他,也无暇顾及前朝。千手扉间是名正言顺的摄政王,王城实际的统治者,不是个好啃的骨头,说实话他没把你赶出去也是因为那封邀请函。纲手公主是王女,第一顺位继承人,但现在未成年,影响力有限,不过小孩子比较好掌控。”

一口气分析了如今王室的形势,宇智波斑最后下了结论。“柱间和王后自顾不暇是不可能帮你的,纲手公主对你有好感,你可以通过她打好与贵族们的关系,多结识几个权臣的儿女,相信那些贵族子弟是不会拒绝与一个漂亮无害的骑士来往的,这也是我养你这么多年的目的。”

宇智波镜咬紧了嘴唇,他又想起了那位高贵的摄政王,从王座向他走来的气势是那样的强大,那样一个冷傲的人,是会看不起靠皮囊周旋在纨绔子弟之间的人的吧。

“我……我可以通过公主谋个一官半职在王朝做事吗?”

“哦?”宇智波斑眯起了眼睛,锐利的眼神让镜垂下了头,稍顷,他笑了起来。

“可以,只要你能搞定那位难缠的摄政亲王。”





纲手公主的骑士,其实说穿了只是侍从。毕竟真正的骑士不仅需要高贵的出身,还需要在骑士殿里经过多年的训练,才有可能编入王家骑士军队,获得骑士的荣誉勋章,并不是单单只靠公主的一句话就能获得如此殊荣。

但国王与摄政王对公主的确十分宠爱,一道召令直接让镜做了公主的侍卫长。

“祝你好运。”宇智波斑慈爱的为养子送行,看的镜一身寒颤。

这道召令可不是什么好运的开端,一个曾经获罪削爵的家族后人因为外表得到了公主的青睐就一跃成为王族的侍卫长,这会让多少人眼红嫉恨?镜猜不透两位统治者的用意,他只知道自己以后要倍加小心。

他的养父是不会救他的。




“你来啦~”被侍奉公主的贵女引领,穿过复杂的走廊和宫殿,宇智波镜终于在一片精致美丽的花园里见到了正在练剑的纲手公主。

公主换下了舞会上奢华的洋裙,穿着一身简单利落的骑马装,扎着双马尾,拿着木剑在对着人偶进攻,那挥剑的架势和力道竟毫不逊色于同龄的男孩。

“你今天看起来要比昨天顺眼。”纲手停止了练习,一旁的侍女马上为她拭去脸上的汗水。

“公主殿下,”镜恭敬的行礼,“我昨天的着装有失礼之处吗?”

“倒没有。”纲手将剑交给了一旁的侍卫,然后走到他的面前仰视,“你不觉得在一位淑女面前应该与她平视吗?”

镜哭笑不得的单膝跪地,“请您恕罪,我并不敢直视公主的芳容。”

纲手对他的反应很满意,她吃吃一笑,“你昨天太像只花枝招展的孔雀了,还是今天这身侍卫打扮适合你。”

孔、孔雀?镜一时无语,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他的装束。

“你这样才能去见王叔而不被他赶出来。”纲手又用只有他俩才听到的音量小声说道,还对他调皮的眨了眨眼。随后大声命令:“宇智波侍卫长,去我的书房把挂在墙上的剑拿来,木剑我玩腻了。”

“公主殿下!那可是把真剑,会伤到您的!”周围的侍女吓得赶紧劝阻。

“别理她们,叫你去就去。”任性的公主抬起了下巴对镜一扬,镜有些懵,但他很快领命,迅速的向公主殿内走去。

站在殿内镜有些犯愁,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根本不知道书房在哪儿,仆从似乎都在外面侍奉公主,没有人能告知他地点,乱闯也是不行的,他顿时有点一筹莫展。

“过来。”

一道似曾相识的嗓音突然响起,在空无一人的宫殿内回荡。

镜僵住了,他看见靠近偏殿的花厅里,薄的透明的纱帘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暖煦的日光为银色的短发镀上了一层淡金,浅蓝的日常长袍增添了几分柔和,没有了宴会时的不可接近,红水晶似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

“过来,新任的侍卫长,宇智波镜。”

——————

怎么感觉写的像要偷情233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