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关东煮爱情故事番外 冬日宴

全图鉴的庆祝,你们一致想看的关东煮番外233

确认过眼神,是那个占道经营的人,没有上过车,恋爱不完整😂




关东煮爱情故事番外 冬日宴


一、

初冬,火曜日,小雪,宜嫁娶。

扉间端坐在红木小几前,无聊的看着和室窗外的雪,拉了拉身上的和服,抚平了因动作带起的褶皱,思绪飘回了昨天。

“斑人真的不错,你可以先跟他见见面认识一下,就当谢谢他在救你的时候出力了。”兄长笑的开心,温柔的安抚着他,但他知道那笑容背后的深意。

家里几次三番的给他介绍同一个人意味着什么他都明白,只是以前他不想成为联姻的棋子,毕竟像兄长和大嫂那样有感情的利益婚姻实在太稀少了,他不认为自己会是这样的幸运儿。

而且自己……也有一份萌动的初情,虽然那注定是无疾而终。



二、

扉间很早就注意到了那个特殊的小吃摊。

入职后他被分到红灯区片辖区,别人都以为是有人想故意整整新人,毕竟红灯区那片是出名的黑道聚集场所,对警察来说是很难啃的硬骨头。但他知道这肯定是兄长的安排,至于原因?以兄长偶尔脱线的思维十有八九是因为这边离家近,可以让他早点回家。

至于警察穿过红灯区会不会被黑道盯上,在兄长这儿是不存在的吧,毕竟好像连最大的暴力组织头目都跟他称兄道弟。

扉间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开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穿着警察制服通过红灯区下班回家,顺便巡视下街区,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公然占道经营的关东煮摊。

真是太大胆了,居然有人敢在黑道云集的地方占道经营,是不懂规矩的新人误入还是故意挑事?不管哪种扉间都没法不理,于是他走过去对着低头忙碌的老板说出了第一句话。

“这里不能摆摊。”

包着头巾拿着肉丸的老板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扉间对上他的眼睛后愣了一秒,随即公事公办的再次提醒。

“这里不是商业区。”

现在连开小吃摊都要考虑颜值了吗?长得这么帅却来卖关东煮,社会这么残酷?



三、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这里不能摆摊。”

自那天之后,扉间几乎天天都能看到这个关东煮摊,老板的性格跟他的头发一样张狂,每次都把他的话当空气,心情好了就会跟他搭几句,无非就是表明老子就要在这儿做生意扎根不走了。

次数多了之后,扉间也懒得跟老板讲道理了,对着油盐不进的人解释条例纯粹是浪费口舌。后来他每次也就是做一下惯例口头提醒,这片街区的治安巡视还是他负责,他不能真的不管。

时间长了惯例就成了习惯,有天下雨小吃摊没开张他心里居然产生一丝空荡荡的感觉,好像今天还有什么事没做完似的,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你下雨时不会出来吗?”扉间鬼使神差的问出了执法之外的话。

老板似乎也被这句意外的话给搞愣了,停顿了几秒后回道:“下雨又没生意,不如在家睡觉,你还关心我什么时候出摊?”

“……我只是那天想吃点关东煮填填肚子而已结果你没出来就随口问问……”扉间完美掩饰了自己的突兀问话。

“哦?”老板突然笑了起来,眼神带着一丝玩味,“那以后我风雨无阻,为了让警察大人能随时吃到关东煮。”

起初以为是句玩笑,但扉间在之后无数个下雨天都看见了那个关东煮摊,暖黄的灯光如黑夜下的引路人,指引着晚归的人们在雨中小憩。

其实这老板的手艺不错,在扉间终于作为客人坐在摊板前时他这么想着,然后看见忙完的老板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对他笑。

他连忙低下了头,视线再不敢看向对面。



四、

穿着和服的美丽女侍应轻轻拉开和室的纸门,温婉的说了一句“失礼了”,然后训练有素的进来添茶退出。

扉间的思绪被打断,他看了看新添的冒着袅袅热气的茶水,和一直空无一人的对面,揉了揉发酸的膝盖,悄悄的放了松。

对方迟迟未来,恐怕是因上次拒绝的事有意为难。兄长将他送到这间传说中黑道大佬们最爱光顾的料理店后就借口新年伊始有太多的事务要处理走了,这想让他跟对方独处的心思太明显了。

可惜兄长没想到他的好友这次也耍起了脾气。

第一次听到家人提起相亲时扉间的内心是拒绝的,不仅仅因为对方比他大了十岁,也因为对相亲这件事本能的抗拒。

他不想过总是被人安排的人生。

可是对方比他还迅速的送来了拒书让他有些错愕,这刚从兄长那听到消息就果断先拒绝的作风,该说不愧是黑道上的强权人物,做事快刀斩乱麻毫不拖泥带水吗?

收到拒书时扉间有些尴尬,也有些恼怒,但还有一丝放心。他想,他还是能每天都去红灯区巡巡逻看看那个死性不改的老板今天占道经营了没的。




五、

其实扉间不是什么都不明白,能够在地下势力盘根错节的地区大喇喇的摆摊却这么久都没人来闹事,足以说明那个一脸讨债大叔样的老板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那跟他没关系,他只是按照规定做事的小警察,每天日常执法,偶尔光顾下那个看起来生意一般的关东煮摊,跟嘴巴不饶人的老板怼上几句,这样的日子很好。

他不是名门望族的少爷,他也不是来历不明的神秘客,他们就是每天都会打招呼的警察与摊贩、顾客与客人,平平常常,简简单单。

就算是抓贼时受伤几天不见面也不会冲淡这份关系。

直到他被绑架的时候。

当他在医院醒来,看到悲喜交加喜极而泣的家人时,他忽然想通了很多事。

生于钟鸣鼎食之家,享受了一切优渥生活和家人宠爱,自己也不该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听着兄长充满感激的跟他讲述因为他拒绝了那位人物的相亲所有组织都不敢答应家人的求助,结果还是那位不计前嫌亲自下了令倾道上之力将他解救,扉间觉得口中应该美味的关东煮变得苦涩。

这最后一次的相亲,在到达婚姻的终点前,他不会半途下车了。

大概以后自己也不会做警察了,扉间一边想着一边不出意料的在老板脸上看到了吃惊,还有一点不可置信。

真好,这个人是在意他的。

“你的关东煮真的很好吃,好想天天都能吃到你亲手做的关东煮啊。”

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以后再也没机会了。扉间留下了他的围巾,为这段关系画上了句号。




六、

对方还是没来,扉间盯着腕上手表的指针,心里默默数着圈数。

他突然想到,万一对方只是想报复下之前的拒绝今天根本不会来怎么办?随即他就失笑,要是这样兄长第一个就会找对方麻烦吧。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听见这里的女将殷勤又不失优雅的语调响起,“先生,您预订的房间在这边,请进。”

纸门再次发出声响,被女将亲自拉开,一个男人挟带着外面的冬意走了进来。扉间定了定神,心知这位能让女将亲自接待的客人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了,他摆出标准的正坐之姿,抬头向对方问好。

“您好,初次见面…………”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来了,他看见一张跟小吃摊老板一模一样的脸在对着他笑,脖子上戴着他留在关东煮摊位上的围巾。




七、

“我说过黑道一般都是讲究古礼又传统又保守的家族吧,待会的酒菜肯定不合你胃口,因为按礼节而上的东西都不好吃。”男人打开了女将送来的精致食盒,“所以我带了你一定喜欢的东西。”

扉间此刻脑子空空的,根本没听清男人在说什么,脑海里小吃摊老板的脸和这位黑道大物渐渐重合,化作甘泉落在了心上。

“竟然在发呆……”男人看见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场景有些失笑,“你是吃惊,还是高兴?”

扉间还是没反应过来,男人也不在意,他拿起一串丸子,在扉间眼前晃了晃,故意问道:“你说过我的关东煮很好吃的,怎么不尝?”

扉间有些晕晕乎乎,他随着对方的问话微微张开了口,又发觉自己失态闭了嘴。男人笑了起来,他咬下一颗丸子,然后绕过小几,强硬又温柔的将丸子嘴对嘴的喂进了扉间口中。

熟悉的鲜美在口中散开,又比平时多了几分甘甜,扉间被动的品尝着那小小的丸子,承受着男人的唇舌舔吻,呼吸急促。男人十分有耐心,慢条斯理的将丸子一颗颗的喂进了扉间嘴里,直将那浅色的薄唇变得艳红。

“好吃吗?”

扉间推开了这个不规矩的男人,平复着自己的喘息,开始觉得什么传统保守讲礼仪,都是放屁。




八、

“这场冬日宴,我可是从钓书到中人到宴席都按礼节做了安排,我们确实是讲礼的。”男人摊了摊手,“不过你们年轻人肯定受不了这些繁文缛节,所以我就全撤了。”

男人抓起扉间的手,提起食盒,拉着他进入了
和室附属的憩间,这间铺着被褥供宴乐的客人们休息的房间居然还连着一片单独的小院,开满了点点红梅。

“冬雪,赏梅,品酒,吃关东煮,这才是现在该做的事。”听着男人一本正经的胡诌,扉间嘴角露出浅笑,拿起了斟满清酒的酒杯想尝,却被对方拦住了。

“这酒应该这么喝。”说完男人就着他的手将酒一饮而尽,舌头沿着唇廓舔了舔,邪邪一笑。

室内悄然升了温,扉间脸上热热的,视线转移到了小院里的水池上,池面漂浮着细碎的花瓣,还有未完全融化的薄冰,清凉彻骨。

“敬你。”

扉间吃惊的看见男人将敬他的酒悉数含入自己嘴里,成熟傲气的脸向他凑近,然后贴上他的嘴唇,将冒着醉人香气的酒水渡入他的口中。

这酒的度数太高了,扉间模糊的想。他的视野里都是木制的天花板,不停的晃动。

身体暖热,和服已散开一地。视野晃的头晕,扉间将头撇向一边,看见院里红梅傲然矗立,仿佛无人可侵犯。

但一阵凛风吹过,红梅柔顺的弯下了枝桠,洒落点点红迹,在白皑的雪地上十分醒目。

“道上相亲古礼,送钓书,请中人,设季宴,双方行三事,一事交心,二事交杯,三事交欢。”男人轻蹭扉间沁着汗水的额头,抚平因难受而蹙起的眉头,在眉心落下一吻。

“当然,柱间是不知道的,你可别让他明天把我打死了。”

我今天就想打死你,扉间再次肯定什么传统保守讲礼仪,都是狗屁!

“别生气。”男人轻笑,“古礼早就很少有人用了,现在已经不是一次见面定终身的时代。但我想与你行礼,你说过,你想天天吃我做的关东煮的。”

天花板再次晃动起来,扉间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那些琐事。

今天就算了,关东煮他是要吃一辈子的,有的是时间慢慢算。





评论(10)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