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主团扉】迷幻

看了电影《无双》的产物!无双真是好看的炸裂!强烈推荐!觉得剧情好适合写病病的团扉!就照着写了一个233


除了团扉还有其他一带而过的cp,都是be(咳)


如果跟你想的团扉不一样还请不要打我(殴)




一、


“就只剩下他一个了?”站在审讯室外的人紧锁眉头,常年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烦躁。


“五年前的雨之都酒店爆炸事件他是当时唯一的幸存者,被雨之都警方带走一直关押在监狱,所以我们才一直都找不到他。”穿着刑警制服的男人对他的同僚露出无奈的微笑,“现在他被转交了,你可以去问问你想知道的事了,鼬。”


宇智波鼬一声不吭的拿着一叠文件夹就进了审讯室,当他看到面前这个浑身都是烧伤疤痕,面目可怕的男人时,他心里升起了一丝多年的努力将要实现的激动。


他快要找到杀害止水的凶手了。


“鼬,”耳机里传来同僚的声音,“你恐怕得加把劲了,我们刚刚收到了一封加密邮件,是从千手集团传来的,内容是他们的二少爷千手扉间会派人来保释志村团藏,理由是他们曾经有师生之谊。”


鼬停顿了一下,对垂着头的男人问道:“千手扉间是你的老师?”


一直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男人慢慢抬起了头,饱含沧桑的双眼在听到千手扉间的名字时闪过了一丝光彩。


“我是他的学生。”


虽然对于这样的人居然能跟千手集团的大人物扯得上关系有些惊讶,但鼬很快就把这个插曲抛之脑后了。“无论你跟千手先生有什么关系,都不会影响今天的审讯。我问你,你们组织的影是谁?”


大约在数十年前,市面上开始出现一种新型毒品,高纯度的迷幻剂,风靡全国,甚至在世界各地也都陆续出现。当年木叶警方只查出是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组织所制,但这个组织不属于任何黑帮,做事又极其谨慎,费了很大力气也只查到组织首领代号为“影”、成员不多这些没有太大作用的情报。然后很奇怪的这个组织中途突然停止了活动,然后近期又重新开始出现,才让他们进一步查到了这个男人身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志村团藏明显不配合。


“如果你不合作,那你将会重新回到雨之都的监狱,你不用怀疑我是否能做到。”鼬的语气很平淡,言语里却是浓浓的威胁。


团藏看了一眼鼬胸前的ID卡,扯了扯嘴角,“我真的很讨厌你们姓宇智波的,这一个那一个,全都让人生厌!”


“不要扯别的,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鼬冷漠的看起了表。


“不用考虑了,我说就是了。”团藏意外的配合起来。“十五年前,我刚考上大学,在那里我遇到了我的老师……”


“停!”鼬使劲的敲了敲桌子,“我不是来听你回忆往昔的,你只需要交代影是谁就行了!”


“别这么急躁啊警官。”团藏突然笑了起来,脸上的疤痕跟着肌肉一起抖动,看起来格外狰狞。“我所说的一切都跟你想知道的事有关,不要打断我可以吗?”


鼬沉默的盯了团藏一会儿,挥挥手让他继续。


“说到哪儿了?哦,我遇到了我的老师,千手扉间……”


二、


团藏永远记得那个秋天,他坐在教室,与新认识的同学们一起等待老师的出现。在他旁边坐着的是他的发小猿飞日斩和入学考试第一名的宇智波镜,三个人姿势各异,但都对即将见到的第一个老师感到好奇。


“要不要打赌,待会来的老师是男是女,是年轻教授还是老古董?我觉得会教这门课的肯定是个老古董。”猿飞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打赌。


“你能不能安静点?”团藏对猿飞这坐不住的性格有点嫌弃,太丢脸了。


“会是位年轻的男教授。”宇智波镜突然开口,说的十分肯定,惹得另两人侧目。


等老师踩着铃声进了门,猿飞惊奇的发现宇智波镜竟然猜对了,进来的是一位银白短发,面容冷峻的年轻男人,引人注意的是他的眼睛居然是少见的玫瑰红,很漂亮的颜色,衬的整个人像白子似的。


“哎,赌输了。”猿飞沮丧的转头,结果看到他的发小也愣在当场了,心里得到了一点安慰。


团藏当然不是因为打赌输了而发愣,他是发现自己一见钟情了。


“等等,”宇智波鼬打断了团藏的回忆,“你说你对你的老师一见钟情?你没用错词吗?”


“我觉得你没聋我也没傻。”团藏的语气略带嘲讽,“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相貌丑陋品质恶劣的人不配对那位高高在上的人一见钟情?”


宇智波鼬不置可否,他实在有些无法想象这个场景。


“呵,世人总是爱以高低贵贱来看人,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但我不仅做到了,还做的彻底。”


团藏从此开始了追求之路,他后来打听到了千手老师的来历,千手集团的二少爷,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豪门子弟,因为喜欢做研究选择了在大学教书,是一名杰出的学者,平时人际关系简单,感情经历白纸一张,没听说有恋人。


团藏心里很高兴,老师是个性格单纯的人,对每个学生都一视同仁,不会区别对待,那像他这样背景普通的人也是有机会的。


团藏当时把一切能做的全都做了,每天坐在最前排,积极发言,不懂就问,下课抢着帮忙搬器材,经常跑去老师办公室求教,把脸刷了个够。


待成功引起老师注意后,他便成了课代表,获得了更多与老师相处的机会。时间一长,便顺理成章的能够经常约老师私下见面,然后请教变约会,老师变恋人,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你说你跟千手先生是恋人?”宇智波鼬这次是真的吃惊了,他从未想过那位大人物居然会跟这个罪犯有过一段感情。


“我知道你们都不信,毕竟在你们眼里。我跟他是云泥之别。”团藏冷笑,“但事情偏偏就是这么荒谬,水中月看似遥不可及,但也有被人碰到的一天。”


不会有人看好他们这段恋情,身份的差距让他们的关系暗藏危机,大学四年的美好几乎让团藏忘记了潜在的问题,到了毕业之时,一切的麻烦全都来了。


“你可以离开我弟弟吗?”


团藏愣愣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一身剪裁精细的手工西服彰示着来人的地位。有着柔顺黑色长发的男人温和的对他微笑,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冰冷。


“我弟弟要与宇智波财团的人订婚了,能请你离开他吗?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团藏很想如同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帅气的拒绝并把钱甩他脸上,但是现实是他没有这样的勇气。象牙塔里的生活让他忘记了外界的狂风暴雨,现在这个坐在他面前的男人轻松的给他补上了一节社会课。


“你这么年轻,有着大好的前程,何必要夭折在这里呢?我不是一个粗暴的人,你回去好好考虑下吧。”


从那间只有富豪才消费的起的茶楼出来,团藏一路浑浑噩噩,他看到马路上匆匆忙忙为生活而奔波的上班族,突然有些发冷。


他以后也只会变成这样的人吧,跟工蚁一样忙忙碌碌,被生活所压迫,他的工资甚至买不起一件老师身上穿的衣服,习惯了富贵日子的老师会愿意过普通人的生活吗?


但比起生活质量达不到老师要求的苦恼,团藏更不能接受的是老师的好意。当他知道老师为他在自家公司安排了工作时,他听见了自尊心碎裂的声音。


那个时候他才强烈的认识到了差距带来的鸿沟,他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微不足道,微弱的萤火又怎能长伴清辉。在他心痛、愤怒、悲伤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学长,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伙,实现你的人生价值?”


三、


来找他的是低他几届的学弟,大蛇丸。


大蛇丸其人也是学校的八卦谈资之一,人称科学怪人,一天到晚都泡在实验室做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长的也阴测测的,大家几乎都避着他走。


“学长,你的化学是整个学院学的最好的,但你真的打算去研究室里被人压榨一辈子?还是走千手教授的后门进千手集团?”大蛇丸显然很会刺中红心,句句戳到团藏痛处。“不如跟我合伙,我们可以自主创业,靠真本事打出一片天。”


大蛇丸的邀请让他很心动,但当他来到大蛇丸的秘密基地看到满地的白色粉末时,他一瞬间想退出。


“我没有答应跟你一起犯罪!”团藏觉得大蛇丸疯了。


“学长,你觉得凭你现在的条件,得干多少年才有与千手集团平起平坐的资本?”大蛇丸金色的眼睛流淌着无边的恶意。“你的老师可等不了那么久。”


团藏沉默了,他想到了四年的美好时光,想到了老师兄长的逼迫,想到了老师即将与别人订婚,不甘战胜了理智,他加入了大蛇丸的团队。


“所以说,大蛇丸就是那个影?”宇智波鼬背对着团藏向着墙壁做了个手势,等在外面的同僚会意,叫人赶快安排犯罪心理画像专家过来。


“影?哦,大蛇丸确实喜欢别人这么叫他。”


大蛇丸无疑是个擅长规划的人,整个组织的行动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滴水不漏,团藏觉得他是个天生的犯罪高手,实验室的那一方小天地确实容纳不下他的野心。


“你负责帮我攻克提炼纯度问题,兜负责攻破政府和各地毒枭的网络保险柜取得想要的情报,君麻吕负责运货和安保。”看着那个病恹恹的白发少年,团藏有些怀疑他的身板,少年冷冷的看了一眼,抬手几把匕首就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


“所有的毒品研制,核心的问题就是纯度,我新研究了一个配方,就是卡在了纯度上,需要你帮忙。”大蛇丸笑的跟老朋友一样,“我本来想去请教千手教授的,他可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但他呢,毕竟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天之骄子,出生就站在别人的终点,不会浪费时间在蝼蚁身上。”


“老师不是这样的人。”团藏很不舒服。


“哈哈,纵然你成了一个幸运儿那又怎样呢?到头来还不是什么也得不到?只能缩在阴影里看着曾经的恋人离开你?”大蛇丸嘲笑着团藏的天真,“当然我不觉得待在阴影里有什么不好,光明需要动力支持,而黑暗则是天生天养,哪里都会有我的王国,我会坐在黑暗王座之上,操控这世上一切光明。”


然后他如同恶魔般的在团藏耳边低语:“你如果愿意,也可以跟我一样,成为黑暗的主宰,掌控自己的命运。”


团藏大汗淋漓,他本能的想反驳,想抗拒大蛇丸的疯言疯语,但内心深处的不甘和怨愤又催促他接受。每天他都在矛盾中度过,精神颓废,然后一则新闻彻底打破了他的最后防线。


“早间新闻报道,千手集团与宇智波财团联合声明,千手扉间先生与宇智波镜先生将会举行订婚仪式,正式婚礼将在一年后举行……”


宇智波……镜?团藏看着镜头里的老师发呆,接受采访的老师没有说话,但团藏知道他的心情很好,这么多年他对老师的各种细微表情都了如指掌。在他加入大蛇丸的团队后为了不连累到老师,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联系他了。


“我弟弟要与宇智波财团的人订婚了,能请你离开他吗?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老师兄长的话又浮上心头,原来一开始两家早就打定了联姻的主意,所以宇智波镜才会在开学第一天就知道教课的老师是谁,宇智波家一定提前告诉了他。


可是老师选择的是我啊!团藏觉得天地都在旋转,他拒绝了千手的利诱,拒绝了老师的好意,走上了不归路,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拥有足够的钱和地位配得上老师。但是现在却被人捷足先登,只因为他从出生起就拥有了与老师相匹配的家世,就算晚生十年也不会成为障碍。


身体里像是有无数条名为嫉妒的毒蛇在啃咬他的五脏六腑,妒火焚烧着他的理智。从那之后他没日没夜的泡在实验室里,重复着提纯试验,最后终于一举成功,风靡全球的新型迷幻药剂问世。


“真是漂亮。”大蛇丸看着试管里的白色粉末赞叹,“这细腻的质感,这晶莹的光泽,最重要的是使用后的快感,无与伦比。给它取个名字吧,这是你的孩子。”


已经习惯了大蛇丸的古怪念头,团藏闷闷的说了一句:“迷幻。”


“迷幻?”大蛇丸有些意外这个名字这么简朴,“我还以为你会用你的老师来取名呢,毕竟这银白的色泽和让人上瘾的致命刺激,跟你的老师多像啊。”


团藏突然掐住了大蛇丸的脖子,将他“砰”的一声死死按在了玻璃柜上,君麻吕和兜同时迅速的拔了枪对准了团藏,团藏面目狰狞,厉声道:“不要侮辱他!”


“侮辱?”大蛇丸用力扯开了团藏的手,剧烈咳嗽了一阵后大笑,“你都已经走在深渊之中,还在乎这一点白月光?你敢说你没有拿你的炮友当替身?他们个个都是银白发色当别人眼瞎看不出来吗?你敢说你没有一个人躲在小黑屋里对着他的照片自wei?你敢说你没有想过把他囚禁起来狠狠蹂躏?但是你不敢。”


大蛇丸整了整衣服,恶毒的嘲笑:“你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胆小鬼。”


四、


“之后你们就开始大肆贩卖迷幻了,还犯下了多宗杀人案对吧。”宇智波鼬的手紧紧握拳,快了,快要接近真相了,止水……还有镜堂兄……


“贩毒是把脑袋拎在手里的活儿,不是我们杀人,就是别人杀我们。”团藏笑的比哭还难看,“我不想杀人,但我更想活下去。”


大蛇丸的手下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尤其是叫兜和君麻吕的两个少年,动起手来让他头皮发麻,他真想问大蛇丸是怎么找到这种人的。


“简单,一个是从小家庭支离破碎但智商却出奇的高,天生的反社会人格,被我捡了便宜。一个是从小就打黑拳的孤儿,差点被打死被我救了。”大蛇丸抿了口酒,“当然我会收留他们也不全是因为他们的天赋,有天赋性格不健全的人多了去了,但我喜欢他们头发的颜色,像迷幻的粉末,也像我一个很崇拜的人。”


今天第一次听说大蛇丸居然还有崇拜的人,团藏本想进一步细问,但是客户来了,他不得不咽了回去。


新接触的大客户一进来,就让团藏愣在了原地。他没有见过这个客户,但是他长得跟宇智波镜太像了!


团藏陷入了矛盾之中,这个客户肯定是假扮的,宇智波家不会亲自涉黑,他是不是该暗示这人赶紧逃走?但是自己若真这么做了,大蛇丸也不会放过自己吧。


在他左右摇摆之时,大蛇丸发话了,“团藏,去把箱子给先生。”


团藏一惊,手心冒出冷汗,他慢慢提来箱子,表情有些纠结,不停的用眼神暗示客人快走。坐在旁边的客人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当他看到缓缓打开的箱子里赫然放着一把枪时,顿时拔枪射击。但大蛇丸比他更快,一枚子弹穿透了他的心脏,结束了他的生命。


“真不巧,以前我也是见过宇智波镜的,这人跟他长得这么像……啧啧,真是运气不好。”大蛇丸吹了吹枪口的青烟。


“你什么时候见过宇智波镜?”团藏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捕捉到了疑问。


“我有个很崇拜的人,可以说,我会致力于这个研究也是因为他给我打开了新大门。”大蛇丸眼里闪烁着团藏十分熟悉的光芒,“而宇智波镜是他身边的第一助手,我见过他很多次。”


“我喜欢他们头发的颜色,像迷幻的粉末,也像我一个很崇拜的人。”


霎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的团藏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在他的质问说出口前,大蛇丸打开了酒店套间卧房门,里面一个熟悉的人被蒙着眼睛手脚绑在一起,不知道是死是活。


“来,只要解决了他,你的老师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大蛇丸亲切的把一把枪塞进了团藏手里。


团藏觉得自己要疯了,他狠狠的揍了大蛇丸,随即被兜和君麻吕按住。大蛇丸摸了摸嘴角,怜悯的看着他。


“到最后你也是个胆小鬼。”他抬起枪,看也不看就结束了卧室里的人的生命。


“你他妈就是个疯子!!!!!”团藏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了钳制,他抢到一把枪,对着大蛇丸疯狂扫射。


“去死吧!!!!!!”


一时间房间内成为战场,团藏不知道自己在为谁疯狂,是为了死去的同窗?还是为着丑陋的嫉妒心?亦或是求而不得的老师?


还是在痛恨自己的堕落?


酒店发生了爆炸,警车和消防车呼啸而至,他被控以破坏公共安全罪在雨之都服刑。


五、


“这就是你知道的全部?”宇智波鼬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已经五年了,他不能在最后功亏一篑。


“这就是我的全部经历,我不会隐瞒,我太累了。”团藏的头深深的陷进了双臂里。


大蛇丸的画像通缉令很快发出,千手集团的人也来接志村团藏了,有着一头银白半长发戴着眼镜的青年彬彬有礼的办理了临时保释手续,在警察的陪同下带着团藏去了酒店。


宇智波鼬看着钱夹里止水的照片,轻舒了一口气,所有的一切都休止在了五年前,无论是他,还是千手扉间。团藏被关押的这五年,迷幻依然在断断续续的出现,大蛇丸应该还没死,他之后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罪魁祸首。


“鼬!”同僚神色焦急的跑了过来,“大蛇丸的通缉令刚刚发出去,就有个叫自来也的人打电话过来,说大蛇丸在雨之都爆炸事件之前就死了,还是他去收的尸,死因是实验室事故。”


宇智波鼬睁大了眼睛,他拿起通讯器紧急下令,“所有人去追千手集团的车!”



“你来的可真慢。”团藏擦着刀上的血,把警察尸体扔到旁边,狭小的车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我可是一得到你被转移的消息就来救你了,伪装成千手高层的邮件可是很费功夫的,大集团的网络可没那么好破。”兜稳稳的开着车,嘴里不停抱怨。


“那帮愚蠢的警察,呵。”想起那个叫宇智波鼬的警官,团藏嘴角露出一抹嘲笑,姓宇智波的可真是又愚蠢又可恨。


他对千手老师一见钟情,但却鼓不起勇气去追求,在他终于想迈出一步的时候,却被宇智波镜抢了先。


每天坐在最前排,积极发言,不懂就问的人是宇智波镜,下课抢着帮忙搬器材,经常跑去老师办公室求教的是宇智波镜,成了课代表,经常与老师约会的人是宇智波镜,最后顺理成章成为老师恋人的自然是宇智波镜。


而他只能在一边看着,后悔着自己的犹豫。


对阶层的不满让他内心的阴暗不断滋生,他创立了自己的团队,并吸纳了科研天才大蛇丸入伙,开始壮大自己的地下王国。


他初期的目的只有一个,他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走上人生巅峰,然后从宇智波镜手里把老师夺回来。


但是千手和宇智波订婚的新闻让他彻底崩溃,新闻里露面的老师看起来是那么的开心。当天他就做了噩梦,梦里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当年的犹豫,看着老师毫不留情的离他而去。


毒品生意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有钱,但此时大蛇丸却要跟他拆伙。


“以前的老朋友要我跟他一起去国外定居,没想到我让人讨厌了一辈子最后居然还有人肯收留我哈哈。”


大蛇丸的老朋友团藏在他那里见过照片,一头刺刺的白毛看着刺眼。大蛇丸是他制作迷幻的核心骨干,他要是走了对自己可是很大的损失。


况且,这世上哪有走了歪路还能全身而退的好事。


大蛇丸的实验室发生了事故,君麻吕和药师兜因为在外面送货而逃过一劫,这俩人没了大蛇丸也无处可去,就继续留在团藏身边做事。


团藏的事业本来一直做的平稳,但是新接触的客户却让他又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世上不可能有无缘无故长的这么像的两人,宇智波镜和老师现在应该在筹备婚礼吧,强强联手,天作之合。


如果婚礼没有了其中一个主角,还能进行的下去吗?


子弹穿过血肉的声音很沉闷,生命是如此脆弱,一颗小小的金属就能中断几十年的人生。团藏冷漠的吹着枪口的青烟,内心无比舒心。


但此刻君麻吕却动了手,他狠狠的刺向没有防备的团藏,要致他于死地。


看来他还是知道了大蛇丸的死因啊,那药师兜知道吗?


一旁的兜显然很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帮谁。最后枪战引发了爆炸,团藏趁机躲进了雨之都的监狱。雨之都的掌权者半藏跟他是老客户了,不会让他过得难堪。


但现在雨之都竟然把他转交给木叶警察了,看来半藏倒台了吧。还好兜还算机灵,把他给救出来了。


“木叶不能待了,先去乡下躲一躲。”团藏整了整身边的物品,却发现车停了下来。


“团藏。”兜的半边垂发随着动作轻轻拂动,淡淡疤痕若隐若现。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知道大蛇丸先生是怎么死的?”


团藏顿觉不妙,他拼命扳着车门,但车门暗锁全都扣上了。


“再见。”


宇智波鼬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团爆炸的烈火紧紧包裹着那辆接走团藏的车,一切的过往和爱恨都焚烧殆尽。


六、


宇智波鼬穿过了重重安检,终于见到了正结束了一场实验的千手扉间。


在堂兄的订婚仪式上,他见过这位千手家的二少爷,那时堂兄春风满面,他的婚约者站在他的身边,柔和的面容满是笑意。


“千手先生,杀害镜堂兄的人抓到了,已经伏法。”鼬对着这个已经多年没出千手家研究所的人说道。


“是吗……”千手扉间没有追问凶手是谁,逝者已矣,知道凶手是谁又有什么意义。


“千手先生,您认识这个人吗?”想了想,鼬还是拿出了团藏的照片。


“认识,我曾经教过他。”千手扉间很快就认出了团藏,“他成绩挺不错,但不大爱与老师和同学交流,性格有些孤僻。刚开始他还有跟我请教过,后来……就没怎么来过了。”千手扉间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发现后来实在没什么印象了。


“谢谢。”鼬收回了照片,临走前他看到了一份红纸印着的婚宴名单,不由得想起了最近听到的传闻,“千手先生,您……要结婚了?”


千手扉间抬起头,玫瑰红的眼睛里一片平静。“千手和宇智波的合作会继续下去的。”


宇智波鼬沉默的告辞,他一路驱车到了海边公路,趴在栏杆上眺望大海,想起了以前跟止水来过的日子,然后离去。


人世沉浮,恍如迷幻。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