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柱扉】时间の弦

中秋贺文,自然是要团团圆圆的233原作时间我都印象模糊了,有bug就无视吧233

梗来自一个手机单机游戏《我在七年后等你》,我觉得这是个治愈神作,尤其是让人震撼感动的dlc,推荐玩一玩。




一、


千手扉间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摘下火影帽,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闭目养了会神。


每天的事务都是那么繁忙,今天是周一,更加忙的吐血。内部的不稳,外界的虎视眈眈,大名态度的暧昧不明,都让他要耗费更多的心神,在如今混乱的局势下,他必须步步为营,保护好兄长留下来的村子。


千手扉间微微抬头,看到了悬挂在火影办公室墙上的他的兄长——初代火影的肖像。


那个人已经离开他多久了……


扉间沉默的起身,走到放满卷轴和文书的书柜前,伸手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注入查克拉,顿时,空无一物的墙壁出现了一个黑暗的洞口,幽暗又神秘。


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木叶的中枢之地,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密室。


“只差一点了……”


扉间在密室里看着散落一地的术式卷轴喃喃自语,马上,他研究了那么久的东西就要有成果了,他就可以改变命运,再次见到……那个思念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人……


回家的路上,村民们都在对二代火影致以敬畏的问候,扉间微微颔首,便一路去了村外的南贺川。


他平时很少会来这里,毕竟这里是一切的起源之地,有着太多他不想回忆的过去。但兴许是多年的努力即将成功,他鬼使神差的有了来这儿的念头,回忆并不全是痛苦与不甘,也有着甜蜜与温馨,在即将见到的那人面前,他只想保留糖色的过往。


河岸边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大片樱花林,这密集程度看样子是生长了很多年,粉嫩雪白的花朵既娇柔又生郁,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在乱世中顽强生存,一如在刀口舔血的忍者。


扉间盘腿在樱花树下坐下,感受着这难得的休闲时光,花瓣轻轻拂落脸颊,带来一阵沉重的睡意,如永动机一般不知休息的二代火影大人终于陷入了久违的酣睡。




“……大人……火影大人……”


有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停的呼唤着他,但他并不想回应,难得的休息,为什么还要被打扰?


“…………老师?”


扉间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推了他一把,见他没反应,壮着胆子稍稍加了把力。扉间无奈的睁开眼睛,觉得这帮小孩子实在是太不体恤老师了。


但当他看清四周时,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坐在火影办公室,对面站着他的几个弟子和下属,入睡之前的樱花林早已消失。


“老师……您是不是太累了?”猿飞硬着头皮小心的问,毕竟发现自己老师在谈公事时睡着了可不是什么好体验。


他的老师显然也想到了这点,表情稍稍有点尴尬,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以日常的口吻说道:“抱歉,最近有些太忙了……你们接着说。”


都知道火影大人很疲累了谁还敢继续磨嘴皮子,于是大家全都以最简洁的语言效率的汇报了任务和情报,只是扉间听着听着觉得异常的耳熟。


这些内容怎么感觉像是已经听过一遍了?


“不是昨天才报告过吗?”扉间的眼神变得有些严厉,他不喜欢浪费时间。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猿飞小心的开口:“老师……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汇报这些情况……不知您之前听谁提前汇报了?”


第一次?提前?扉间觉得有些奇怪,他的目光扫到桌上的日历,顿时吃了一惊。


“今天几号?”


众人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顺从的回答了火影大人这个多此一举的问题,“今天是三月二十六日,周一。”


扉间有些说不出话了,他紧紧的盯着日历上的数字,内心开始掀起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


他竟然回到了昨天。



二、


时空穿越之术成功了!


扉间站在密室内,有些激动的仔细研究着卷轴上的术式。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突破了最后一步,但只要成功了,他就有信心能够继续完善。现在虽然只能往前回溯一天,但总有一日,他可以回到十多年前,回到他的兄长死去之时。


他会留住兄长的生命。


他从暗处取出一个精巧的盒子,慢慢打开,轻轻摩挲着里面一个个陈旧的小玩意儿,有草编的蚂蚱,有木刻的小人,有用绳子编织的护身符。忍者的孩子们终日生活在死亡的阴影里,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享受财富,小孩子们拥有最多的除了武器也就只有这些随地取材的小玩意儿了。但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却是扉间一生的宝物,那都是他的兄长亲手做给他的。


“我一定会去救你的。”


时空穿越之术并不是因为初代火影身死才开始研发的,早在宇智波斑差点让兄长自杀之时,他就萌生了这个想法。


他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回到兄长和宇智波斑初见的时候,然后拼尽一切阻止他们建立友谊,这段友谊产生的后果难以让人承受。千手失去了最伟大的族长,木叶失去了两位强大的缔造者,刚刚萌芽的村落失去了强有力的庇护者,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


而他失去了他的兄长,他一直爱着的人。


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责任的加重,以及一次又一次的研究失败,扉间慢慢放弃了这个略显幼稚的初衷。兄长的愿望是建立一个能够让孩子们安定快乐长大的村子,与宇智波的停战结盟是必要的,自己若是阻止了他与宇智波斑的来往就不会再有木叶的诞生,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曾经想过再次启动被封禁的秽土转生之术,但很快就自我否定了。兄长曾经那么严肃的禁止他研究这个有违天道的术,那他就不应该用兄长讨厌的术来复活他。


只要自己能在兄长死亡之时挽救他就好了……扉间想起了千手柱间弥留之际,因为殚精竭虑为村子而奔波所以一直单身,没有妻子孩子送别,身边只有他这个唯一的亲人,兄长没有血色的面容是那么的苍白,但还是努力挤出了一抹微笑。


“抱歉啊……留下你一个人……”



扉间紧紧的捏住盒子里的小玩具,尽全力压抑着忍耐不住的泪水。距离再次见面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三、


“还是只有云隐不肯答应结盟吗?”


扉间指尖轻叩桌面,颔首沉思,关于云隐的汇报其实他已经听过三遍了,这段时间他一直致力于完善术式,颇有成效,已经可以往前回溯一周了,但这还是远远不够。


“老师,云隐要求我们释出诚意,希望您亲自去云隐进行结盟商谈。”猿飞有些为难的说出了云隐的不合理要求,然后一旁的宇智波镜第三遍的提出了反对,“不行!这太危险了!老师不能涉险!”


这个场面因为试验时空穿越之术的缘故在扉间面前已经上演了三次,前两次扉间没有置评只是让他们下去了,但这一次扉间内心忽然一动。


总觉得宇智波镜的反应过于激动了。


“镜,你说说看为什么我不能去?”


青年似乎没想到会被点名,一时有些张口结舌,“我……这个……老师您是火影……不能轻易离开村子的……”


望着临时扯了个理由的青年,扉间站了起来,“要下班了,镜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宇智波镜诚惶诚恐的跟在扉间身后,一路都很忐忑,懊悔自己为何嘴快,不知道老师会怎么教育他。扉间倒是一言未发,快要到千手宅邸时他才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那么激动?”


激动?自己刚才很激动吗?仔细回想了下火影塔上的对话,宇智波镜不得不承认语气确实有点激动,但那也不是他有意的。


“我……我只是觉得云隐那边态度太奇怪了,您亲自去谈判没有必要,谁知道他们有没有诚意。”


扉间冰红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宇智波镜,直盯的他承受不住的低下了头,“我希望你对我说实话,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斩钉截铁的阻止我一个可能的行程?你是听到了什么情报吗?”


“……没、没有……”宇智波镜垂头丧气的说,“我没有什么情报,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好像有个模糊的印象,告诉我一定要阻止您去云隐,但我又想不起来是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象。”


直觉吗?还是预感?扉间想到了这个弟子是宇智波族人,难道是写轮眼带来的什么作用吗?


“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


在弟子又惊讶又高兴的目光里,扉间回到了只有他一个人的大宅,认真的考虑起云隐的事。术式还未达到自己的预期,如果此时被云隐牵制恐怕会浪费更多的时间,他需要尽快解决这个不稳定的因素以留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来完善时空穿越之术。



四、


当扉间第七遍的从宇智波镜口中听到反对他去云隐的不成熟理由时,他下了一个决定,暂时搁置与云隐的结盟商谈。


因为宇智波镜不寻常的强烈反对,他借着每一次的回溯穿越重新调查了云隐的情况,每一次都让他放弃的心思多增一分,现在终于让他下定了决心。云隐的局势有些危险,暂时放置一下不会造成损失,况且只要他能救下兄长,到时与云隐结不结盟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能回去的时间越来越长,但也逐渐暴露出了这个术式的缺点,一个是会消耗大量查克拉,回溯的越长消耗的越多,这对回去越年轻的身体越不利。一开始他还能轻松自如,到现在他就必须要休息了,等到他真的回到了十多年前,大概要先躺上一天吧。一个是不能穿越未来,他刚开始研究这个术的时候一心想的就是如何回到过去,没有想到去未来,这导致连他存在过的未来也去不了,每次回到过去他就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度过那段时间,不过正好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来继续研究完善这个时空穿越……不,叫时空回溯之术更加准确。


而现在……


扉间看着被查克拉启动的回溯阵法,双手快速结印,这一次他做了大量准备,是最接近他所要去的目的地,他一定要成功。


狂暴的能量旋风吹起他的衣摆和额发,发光的术印将他包裹,然后一切突然戛然而止。




扉间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站在千手大宅,刚想迈腿就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浑身酸痛的要命,查克拉一丝也聚集不起来,四肢无法动弹,明显的穿越时空后遗症。只是这负面效果这么大,说明他这次真的回到了数十年前?!


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努力从怀里摸索出了增强查克拉的药丸,艰难的吞了下去,不一会儿查克拉开始在经脉中细细游走,逐渐让他恢复了力气。


他步履蹒跚的快步向兄长养病的房间走去,无论现在是回到了什么时候,只要能看到兄长,他就能改变一切。


沉重的木门被拉开,扉间怀揣着不安、激动和思念向门内看去。那个他很久没见的男人正坐在床上安静的看着手上的文书,乌黑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披散,跟主人一样沉静。


听到了门被拉开了声音,男人抬头看向了门边,待看到是扉间,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笑容,有些不敢确认的问道:“扉间……你回来……了?”


扉间拼命忍下了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贪婪的看着这个在他生命里消失了十几年的人,努力装作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神态自若的回道:“是……我回来了……”


千手柱间带着高兴的笑容下了床,步履轻快的走到弟弟面前。扉间只觉得一股久违的草木气息迎面将他笼罩,清新又诱惑,多吸几口就会让他腿软。柱间拉住他的手臂,让他进屋坐下,被碰触的部位一片发烫,直让扉间的脸也起了温度。


无论过了多久,自己始终无法抵抗这个男人。扉间死死按捺住不听话的身体,紧紧的看着这个他想念了无数个夜晚的男人,生怕错过一丝一毫。


“扉间,”柱间为他的弟弟倒了一杯茶,温柔的问:“你从哪里回来的?”


“我……”扉间开始迅速回想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在做什么?但时间隔的实在太久,他无法记得所有的事情。“我刚结束了一个任务,下次再跟你说,你的身体怎样了?”


“扉间,”柱间的笑容亦发温柔,“你是从哪个时间回来的?”


诶???扉间愣在了原地。



五、


宇智波镜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自从他被老师追问了反对理由后,他就觉得自己似乎还忘了什么事。


那种模模糊糊的印象始终在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但又道不明,很是难受,以至于一连几天他都做了同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木叶已经建立,斑大人还没离开,终结谷之战还很遥远,各个忍族都和睦相处,实现了大家所期望的和平。所以他也可以偷偷溜出家门,翘掉家里的训练,跑到村外河边的樱花林玩耍。


在那里他遇见了一个大人,那位大人对小孩子很和蔼,给他们做了很多有趣的小玩意儿,孩子们抢着分完后就一哄而散,那人也没生气,只有他觉得不好意思的留了下来。


“你是宇智波镜吧。”大人笑眯眯的问他,柔顺的黑色长发在风中轻摆。


有些惊讶居然有陌生人认识自己,小小的镜弱弱的点了点头,目光里带了点儿警惕。


“别害怕。”那人笑了一笑,如春风拂面,“我不是坏人,以后我们会再见的。”


许是男人温和的笑容有着让人放心的魔力,镜本能的放下了警惕心,试探问:“您认识我?”


“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你以后会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师,会有很多的同伴,会长成一个精英忍者,成为村子的核心之一。”那人像是预言家一样为镜描绘了一幅美好的蓝图,听起来十分让人向往。


宇智波镜听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虽然他也想拥有这么美好的未来,但自己只是个在家族里也不那么起眼的人,以后最多也就是成为家族的一员罢了,不过他还是对这人的鼓励道了谢。


“谢谢您,我会努力的。”


“那么,你可以帮我做一件事吗?”男人笑眯眯的问。



六、


“你是从哪个时间回来的?”


这句话对扉间造成的冲击不亚于兄长弥留时的痛苦,以致他愣在当场头脑一片混乱。


柱间见弟弟两眼放空的发起了呆,无奈的笑笑,“你没有去云隐,对吧。”


你怎么知道?柱间对上扉间无声的询问,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看来镜终于做到了他答应我的事……”


扉间现在越发觉得混乱了。


“你别着急,慢慢听我说。”柱间在扉间面前坐下,他握住弟弟的手,感受着传递而来的温度,缓缓的解释这一切。


“我曾经见过未来的你,在我跟斑决战的时候。”


被后人称为终结谷之战的那场战斗是很多人的伤痛,持续的查克拉爆炸遮天蔽日,所有人都揪心的等待着这场第三人无法插手的战斗最后的结果。


柱间的心里极为矛盾,一方面他不想亲手斩断这段长久以来的羁绊,一方面他也不想看到一手建立的和平村落就此毁灭。最终他选择了维护理想,承担作为火影的责任,打算拼尽全力与斑同归于尽。


但此时他感觉到了另一股奇怪的能量波动,在巨大能量的碰撞间,空间被人撕开了一道口子,有人从里面出来,飞扑到他的身前,为他挡住了致命一击。


柱间震惊的看到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硬生生的承接下宇智波斑排山倒海之势的一击,口吐鲜血。那张看起来有了岁月痕迹的脸吃力的对柱间说道:“大哥……你不要死……我在十几年后等你……”


空间的裂缝里不时的传来查克拉暴风,柱间隐约的看见里面还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忍者凶神恶煞的守在裂缝口,而面前的人开始被那股能量吸走。


不行!他被吸走就会被那边的人杀死!


柱间想抓住他的手,但手一碰到就穿了过去,他们已经不在一个时空。


突如其来的时空裂缝消失不见,柱间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因为有人不计生死的救了他,所以他没有遭受致命伤,平安的回到了村子。


然而他的身边却没有了扉间的存在,所有人都对他的弟弟茫然不知,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似的,一时之间,全世界只有他记得千手扉间。


他在今后漫长的生命里做了一件事,他找到了扉间曾经想研究的时空穿越之术,召集了优秀的研究人才秘密开发,最后终于完成了这个逆转时空的禁术。


他如愿以偿的回到了过去,但因为第一次施术的不稳定,他回溯了太远,回到了少年时期的南贺川边,那时扉间正偷偷的跟在他的身后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没法像你一样对时空间术使用娴熟,所以跳的太远了。”柱间尴尬的摸摸鼻子,“不过既然我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我就能想办法避开。我在裂缝里看到的那两人是云隐有名的忍者,为了不让你跟他们遇上,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让你避开云隐,比如让镜帮忙阻止。”


“原来是你对他说的……”扉间这才明白宇智波镜说的模糊印象是什么意思,估计是在镜小时候兄长就对他说过一定要阻止自己去云隐之类的话,这种事关未来的话说多了就会让人觉得疯言疯语,镜凭着儿时的印象能一直记得也是不容易。


“只要我与斑对战时你没有出现,那我的努力就可能成功了。”柱间看着完好无损的弟弟眼里闪着喜悦的光,“而你现在怀着同样的目的回到了这里,我真的很高兴……”


扉间看见兄长黑亮的眼瞳里有晶莹在闪烁,从开门开始就一直忍耐的感情再也压制不住,他站起了身,急切的对兄长开口说道:“大哥,我……”


柱间也站了起来,苍白的脸色浮现了一丝红润,眼里洋溢着温暖的笑意。“扉间……我很高兴,不是我一个人有着这样的感情,谢谢你……”


两双薄唇亲密的挨在一起,完成了一场跨越时空的亲吻。



七、


“那么,你可以帮我做一件事吗?”


眼前的小孩子有些懵懵的点点头,柱间觉得有些可爱。“等你拜了那个很厉害的人为师后,能不能在十年……也许是二十年后,让他不要去云隐,或者与任何跟云隐有关的人见面?”


此时的宇智波镜显然还有些听不大懂他的意思,但小朋友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要见……云隐……对吧?”


看着努力记住难以理解的文字的宇智波小朋友,柱间有些感慨,“我跟你的同伴们都说过这句话,可是每一次只有你会一遍又一遍的努力记住,而不是认为我在胡言乱语。”


“每一次?”镜有些糊涂。


柱间看着这个他见了无数次的小孩子,伤感的继续说出一些镜还无法明白的话。


“我每一次回来,你都会重新认识我,我不得不将说过无数遍的话再次重复,不过这些都没关系,只要你每次都能记住我的话就好,请你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后的某一天,对他说,不要去云隐,不要使用时空穿越之术,不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会在南贺川的樱花林等他。”


“哦……”镜似懂非懂,好奇的问了一句,“那您见过我几次了?”


几次?


柱间已经数不清了。


他只知道每一次失败回到了少年时期的南贺川边时,他就会在这里埋上一颗樱树的种子,而现在这里已经长成了一大片的樱树林,几次?几十次?还是几百次?已经算不清了。


每一次回溯的漫漫几十年,他行走在无数的时间线间,看着那些看不见的命运丝线一次又一次的从指缝偏离,有时会觉得快要坚持不下去。但一想到扉间为他所承受的一切,他便不再动摇。


他每一次的失败都代表了扉间的又一次死亡,他不敢随意改变过去,害怕会产生难以预料的蝴蝶效应,只能一点一点的修改着未来,期望着能有一天,扉间终于能感受到这被拨动的时间,不会做出让他心如刀割的牺牲。而这种细微的改变被证明是对的,每一次他都会发现周围的人事较之上一次有了变化。


忍者之神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如同他每次回到起点见到还活着的弟弟时一样,温柔的低语:


“我不记得是多少次了,但我记得,我是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他的。”




八、


“扉间,恐怕这次我还是要对你说抱歉了。”


平息了暧昧的气息,柱间有些落寞的说,“你的未来已经改变,没有回来为我挡住致命攻击,我在与斑的战斗中受了重伤,时日无多。”


扉间睁大了眼睛,内心开始焦躁,他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回来救大哥,现在却告诉他大哥还是会死?他不能允许!


“你听我说,扉间,不要救我。”一眼就看穿了弟弟的想法,柱间苦笑着解释,“这本来就是你的未来,你若救了我,那你又会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我不敢赌这样的未来,我的赌运一向不好。”


“可是……”可是我也不想继续重复没有你的人生,扉间的眼睛红红的。


“我会回到少年时的南贺川,我在那里的樱花林等你。”


骤然明白了兄长意思的扉间沉默的点了点头,他又一次的面对了兄长的离世,纵然他知道只是兄长的灵魂回到了以前。


“抱歉啊……留下你一个人……”


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一切开始的地方再见。






南贺川边的樱花林,层层叠叠,清香四溢,小小的孩童站在树下,仰头看着这片生长在时间缝隙里的花林,等待着身后人的出现。


“出来吧,我早发现你了。”柱间笑嘻嘻的对着树上喊道。


一道瘦小的身影从树枝上一跃而下,冰霜般的小脸上看不出情绪,静静的盯着兄长脸上的表情。


“你从哪儿回来的?”柱间看着病了好长时间的弟弟没心没肺的笑着。


“从没有你的未来。”


和煦的春风吹过,樱林下起了粉白的花雨,牵着手的少年们坐在岸边互相依偎,直到永远。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