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10

恋爱的酸臭味



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10


“这卡片是什么意思?”千手柱间一脸疑惑。


“兄长……”千手扉间表情绷不住了,“你不应该先问一下这卡片是怎么放在我卧室的吗!”


“呃……我觉得……应该是之前那个贼吧哈哈。”千手柱间打着哈哈混了过去,“看来这应该是一封预告信?”


“这贼都偷了三次了现在才来发预告?太迟钝了吧。”千手扉间心底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吐槽欲,“还有这语法,文不文白不白的,古日语水平不到家还想装高大上,果然是跟他那丢三落四的性格一样,半桶水。”


宇智波镜在一边无语望天,为费了半天功夫设计预告函的本家少主默哀。


“也许是谁恶作剧呢?你又没见到人,不用理他,扔了吧。”千手柱间笑嘻嘻的建议。


千手扉间把卡片捏紧了,“不用,说不定这就是物证了,我先收着吧。”


“这落款画了个红心是什么意思?”见弟弟一副护食的样子柱间有点想笑,他赶紧转移了话题免得自己真笑出来。“是他的代号?”


“红心怪盗……吗?”千手扉间表情有点嫌弃,“好土的名字。”


看着那明显是想画团扇结果改成了红心的标记,宇智波镜再次为斑默哀。


“不过红心也有别的意思啊,比如求爱什么的。”柱间开了个玩笑,然后惊讶的看见他弟弟脸突然红了。


“什、什么求爱!你别瞎说好吗!”


不是,他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千手柱间一头雾水的看见弟弟突然发脾气的走人。


千手扉间丢下兄长心烦意乱的回了房,他坐在书桌前发愣。想起那个素未谋面的怪盗两次的亲吻,想起对方夺走了枪也没伤他,再看向卡片上的那颗红心,觉得无比刺眼。


吾将来取走您重要之物。


现在的人怎么都不务正业?宇智波斑好好的销售经理不做非要做男仆,怪盗不偷东西来偷……不不不!自己不能被兄长带偏了,哪有这么夸张的怪盗。


捂着发烫的脸,千手扉间小心的将那张卡片锁到了月之眼的密码柜里。




“你家殿下竟然嫌弃我的设计?”听完宇智波镜一五一十的转述,宇智波斑不爽,自己费了半天劲儿想出来的怪盗标记居然被千手扉间这么吐槽,真是不可爱。


“但殿下他信了是怪盗留下的预告函,没听柱间殿下的把卡片扔了,您的设计还是成功的。”宇智波镜选择性忽视了千手扉间那可疑的反应。


“哦……这还差不多。就当是我几次三番搞出动静的补偿了,你的殿下真容易满足。”


宇智波镜再次无语,千手家什么都不缺,殿下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无非是没见过怪盗这种新鲜玩意儿罢了。


“我昨天潜入千手扉间卧室的时候,看见他房里有一个密码柜,估计是几次之内输入不正确就会报警的那种,你知道密码吗?”


宇智波镜觉得宇智波斑真的把他当千手家的有问必答小精灵了,他只是顺带照顾下殿下的起居,可不代表他什么都知道呀。


“斑大人,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密码柜是扉间殿下的私人物品,他是不可能会把密码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我的,我觉得您还是放弃吧,不如想想怎么让桃华小姐满意?”


“我完全不知道女人喜欢什么,也不懂怎么去讨好女人,太麻烦了,还是直接偷方便。”宇智波斑的盗窃声明理直气壮。


你不是挺会哄扉间殿下吗……这句话宇智波镜只敢在心里想想,他最后仁至义尽的建议:“这个我真不好帮您,要不您跟扉间殿下好好的打打交道,关系近了也就能套出来了?”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逼我做叛徒了这压力我扛不住。


看着一脸愁眉苦脸的后辈,宇智波斑感叹了下年轻人抗压能力真是弱,决定自己亲自出马。当年他都能跟千手柱间打成一片,就不信拿不下千手扉间。




“你今天又是来跟我诉苦的吗?”千手扉间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业务员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来找他喝下午茶。


“不不,我是来关心下你。”这话宇智波斑自己都打了个寒颤,他抖了抖鸡皮疙瘩,强自镇定的继续说道:“听说你收到了怪盗的预告函?”


千手扉间显然也是被他的话雷了一下,表情十分纠结,但听到关于预告函的提问之后,他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你也知道了?是在我房里发现了一张卡片。”


“你家的安保真该换了。”宇智波斑一本正经的说,“居然让贼潜入了你的卧室,这要是趁你睡着了做点什么那怎么办?”


明明知道宇智波斑的话里没有别的意思,但千手扉间的思绪就是飘到了一些莫名的想法上,然后他轻咳一声,冷静的说:“他只是放了预告函,没做其他的事,我相信他也不会那么愚蠢。”


“看来……你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怪盗,心里很高兴啊。”宇智波斑单手撑着脸打趣。


“…………你那天没有打瞌睡!”千手扉间脸拉下来了,这人是怎么回事,当着自己的面装睡着现在又来开玩笑。


“我是在打瞌睡,毕竟为了把某位逞英雄单枪匹马抓贼反遭暗算的贵族殿下给搬回卧室然后守了一晚上很耗费精力的。”宇智波斑满意的看到某位听到自己控诉的贵族少爷又开始露出了别扭纠结的神色,然后适时的表示自己不在乎,“你别放在心里,我没关系的。那天我听到了你对怪盗的向往,所以你现在应该是如愿以偿了?”


“兄长说可能是谁恶作剧,毕竟我没看见人。”千手扉间有点遗憾的说,听得宇智波斑想打人。


混蛋柱间,干嘛要提醒你弟弟,这还要见到人才算数?不是,我为什么还要纠结这个?我现在不应该借机拉近关系吗?能不能见到怪盗这关我屁事?


“还是别想着见到人了,等你真见到搞不好又要躺地板了。”


“我……算了,你说得对,我不能对千手家的安全置之不理。”


千手扉间居然同意了他的意见?宇智波斑心里有点乐,这还是他俩关系没那么僵硬之后第一次看到千手扉间服软呢。不过斑总觉得对方好像有点欲言又止。


千手扉间确实有些纠结,因为他有点想再见到那个怪盗,想弄明白一些事,比如为什么要突然吻他,为什么几次三番的都没伤害他,还有那张卡片的真实意思……但他后来又把这些想法从脑海里丢弃了,因为就算弄清楚了又有什么用?一个只能出现在夜晚的小偷,还能有什么结果?


贵族与平民之间都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何况是一个见不得光的触犯法律的盗贼。


“你怎么了?贵族也会发呆?”


千手扉间被拉回了现实,他看见对面的男人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嘴里还嘀咕着“不会真的吹风吹出病了吧。”没了之前的傲气,倒显得有些容易亲近了。他低低一笑,觉得自己真是有些自扰。


虚幻始终是虚幻,现实才是他该过的日子,能够遇到与以前一成不变的束缚生活完全不同的变数。


宇智波斑有些愣愣的看见对面的青年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像是灰蒙的色调染上了明亮的色彩,鲜活动人。


干!这人干嘛突然笑,搞得他都不知道该看哪里了。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