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06

第二次亲密接触


贵族先生与红心怪盗 06



宇智波斑后悔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一定会乖乖的去市场部做一个上门赔笑的销售经理,也好过如今的局面。


“原来你是在千手家做男仆???!!!”


宇智波镜纠正他的说法,“不是男仆,是扉间殿下的秘书,只是顺带准备他的茶点衣物,帮他喂喂猫遛遛狗开开车,有空来整理下房间。”


这不还是男仆吗!你以为把伺候人的事放在后面说就能弱化了?宇智波斑觉得血都在往脑子里涌,这死白毛居然把自己家好好的有为青年当仆人使唤,贵族了不起啊!


“我也会帮殿下处理工作上的事啦,等过几年我就能去别的部门做事了,在殿下身边待过的人去了别的部门是不会被欺负的。”


宇智波斑有种回到封建社会的感觉,特权阶级果然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


“斑大人您真不应该说要来做秘书的,扉间殿下都露出可惜的表情了。”


宇智波斑想笑,千手白毛哪里会可惜他啊,只会觉得他智障吧。


“他让您去市场部也是认为您有那个能力才这么安排的,不然就会直接让您去庶务课做后勤了。”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白毛够狠。


“所以我觉得您还是跟殿下说清楚为什么要月之眼吧,殿下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您把话说清楚了他会还给您的。”宇智波镜试图说服这位祖宗放弃偷窃月之眼,但宇智波斑眼皮都没抬就拒绝了。


“我拒绝,这太丢脸了。还有,以他那贵族的臭架子,只会认为我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吧。”


宇智波镜望天,他第一次有了殿下跟少主有共同点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固执。


“您要是执意偷……那请不要待会动手。”接收到宇智波斑怀疑的眼神,镜无奈的解释道:“殿下没有打算把月之眼也放银行,因为那是要给桃华小姐做项链的,您要是待会偷走了肯定会怀疑到您身上的。”


干!!!原来自己根本不用自告奋勇来做男仆?!!!宇智波斑两眼一黑,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千手扉间内心的嘲笑。


宇智波镜觉得心累,斑大人现在明显是发现自己把自己坑了,不知道待会两位殿下回来喝下午茶会是什么鸡飞狗跳的场面。




“……斑,你真是太辛苦了,为了多赚点钱来做男仆,真是让人感动,我给你付三倍薪水好了。”准时溜回来喝下午茶的千手柱间看到板着脸站在庭院茶桌边的宇智波斑,因为已从弟弟那听到前因后果于是再次感动的热泪盈眶。


宇智波斑当他是空气。


“你居然会泡茶?”千手扉间表示了一点惊讶,他看着那香气四溢的红茶有点意外,试探性的抿了一口,立马就放下了。


这人是把所有的糖全倒进去了吗!!


但是他要保持风度,不能让这人看到他的窘态,千手扉间默默的咽下了那口甜的发苦的茶水,转而跟千手柱间说起了昨晚的窃贼转移注意力。


“我觉得那个贼是冲着你的收藏品来的。”


千手柱间立马激动起来,“你说的是那个破坏了我的画作和雕塑的贼?”


喂喂,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时间相隔的太近了,又都是想偷我们家的东西,而且这两处出现的贼,水平都不怎么样。”说着他拿出了一颗纽扣。


宇智波斑一看到那扣子就心里大叫坏了,他是说今早起来发现昨晚的衣服上怎么少了颗扣子,原来是在打斗里掉了!


“在展览馆这贼还掉了头发,昨晚又掉了纽扣,真是丢三落四,这种水平还想偷我们家的东西,不自量力。”


呵呵,我还真偷定了。站在一边当木头人的宇智波斑冷笑。


“这好像是被扯下来的啊……你们打的这么激烈?”千手柱间不禁担忧起自家弟弟的安全。


“是……是挺激烈的。”一说打斗千手扉间就又想起了那湿润的触感,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别管我了,还是做好防备,那贼如果真的是冲着我们家来的,那他肯定还会再来。他并不知道我已经把贵重物品转到银行了,只要他敢来,我就能抓住他。”


千手柱间托着腮盯着弟弟,看的千手扉间有点莫名其妙,“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我在想,你怎么会对抓贼这么上心?之前不还说这是警察的事么?”


自家兄长为什么总是该敏锐的时候不敏锐,不该敏锐的时候又一针见血?千手扉间心累,他能说什么?说自己被贼调戏了所以一定要抓到他出气?打死他也不会说。


“都欺到头上了我还能无动于衷吗?”随便扯了个凛然的理由,千手扉间手一挥,“我用完了,你们收拾下。”


嘿,他还真把自己当男仆了?宇智波斑瞪着那很自然的对着自己示意的白毛,心里暗暗盘算晚上再多摸点东西带走。



找了个借口留宿在千手家,等其他人都睡着后,宇智波斑精神抖擞的准备完毕,开始他的夺回月之眼大业。


虽然千手扉间说着要布下陷阱抓他,不过在宇智波斑看来,能在短时间内玩出的陷阱大概也只有红外线报警器了,这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他这次没走门,直接从三楼窗户爬到二层,轻轻打开书房的窗子,戴上威逼可怜的后辈给他捎来的红外线眼睛,果然看到了满屋子的红线。


一点创意都没有,被养在温室里的贵族根本不知道如何布置有效的陷阱。


轻松的跃进保险柜旁的空白区,宇智波斑得意的吹了个口哨,就要去开保险柜锁。突然背后一凉,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住了他的后腰。


“不要得意的太早,别乱动,小心没了肾。”


好吧,对于千手扉间的忍耐力他是佩服的,如果他今天不来,这个贵族是不是要天天都在书房守着?


“去牢房里吹口哨吧,你这个混蛋。”千手扉间心里很痛快,总算可以出口恶气了。


突然,他看见背对着他的男人猛地一伸手,触发了红外线警报,霎时间警铃大作,千手扉间瞬间懵了,手上的枪被对方趁机打掉。


“你根本逃不掉的,你这是想自投罗网?”


然而千手扉间看见站在阴影里的男人对他摇了摇手指,跟着如黑豹一般向他扑了过来,两人顿时滚到了墙角。


门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千手柱间带着仆人一脚踹开门,打开了灯,兴奋的说道:“扉间的陷阱居然真抓到人了?!”


但他却没看到人,只看见书房的窗户大开,地板上还掉落了一把枪。


“快快!小偷跳窗户跑了!快去追!居然还带了凶器!”随着他的命令,仆人们全部向楼下跑去,千手柱间小心的捡起了那支枪,觉得有点眼熟,但现在抓贼最重要,于是他揣着枪也跑了出去。


书房光线阴暗的角落里,宇智波斑确定人都走光了,才轻轻的将怀里昏过去的千手扉间放在了地板上。看着对方变得更加红润的嘴唇,宇智波斑舔了舔手上深深的齿痕,觉得自己也真是疯了,居然为了脱身占了这白毛便宜,还把人打晕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宇智波少主第一次有了一点负罪感。


但这都是为了月之眼,谁叫你不肯还给我,宇智波斑强行挽尊。


怀着终于可以得手回老家的心情,宇智波斑激动的打开了保险柜,却整个人都被雷劈了。


保险柜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一根毛都没留下。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