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关东煮爱情故事 上

咪路的退休大佬x小警察梗,加上我最近在玩关东煮故事这个游戏,就用了相关模式。年龄操作有,设定斑和柱间比扉间大十岁。

清明节要来了,你们想应景吗?233

安利下关东煮人情故事这个手机游戏,有3部,都是非常温暖人心的故事,推荐!





一、

每到夜色降临,华灯初上,热闹的街角就会有一个装满关东煮的小摊支起,四散的香气吸引着想小憩一下的人们。

斑扎起了头发,戴着头巾,往格子里添加着食材。这是他提前三十年退休后找到的乐趣,一家关东煮小摊,可以听到形形色色的趣闻逸事,窥探百味人生。

“大叔!我失恋了!!妈的他竟然是个渣男!除我之外还有三个女朋友!我要阉了他!!”

斑耷拉着眼皮,懒洋洋的说:“先去看一下人体结构图,别搞错地方了。”

“老板!我的上司就是个魔鬼!每天都加班加班加班,还不给加班费!!我要上血书控诉黑心课长!!!”

“我觉得你去法院告他比较有效果。”斑扔了几根章鱼腿进去。

“爷爷……”斑不高兴了,他对着还没他的摊子高的幼稚园小朋友凶神恶煞,“去去去,小孩子吃什么关东煮。”真是不会说话,太不可爱了。

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来这里吃东西喝酒的客人们最后都会不自觉的说出自己的抱怨和烦恼,内容丰富多样,只有想不到没有听不到,这让他无聊的退休生活很是充实,每天都过得津津有味。

除了……

“我说过很多次了,这里不能摆摊。”

除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小警察。

斑以前从没在这儿一带见过这个年轻的警察,看制服也是刚工作不久,夏季的白短袖上衣衬的人更加白皙,瘦长有力的胳膊露出袖外,在夜晚的灯光下白的发光。年轻略带一点稚气的脸上镶着一双红宝石色的眼睛,只是上挑的眼角显得凌厉了些。他冷着脸对斑说出了第52句赶人台词,斑也第52次的回答,“抱歉啊,我习惯在这儿摆了。”

小警察眉头皱了起来,他的眼神变得严厉,“你这是非法占道经营,请到商业区去。”

“我说警察小哥。”斑突然笑了起来,“这里可是红灯区,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里在哪儿做生意都是被允许的哦,还有,你应该下班了吧。”

小警察脸上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他有些气恼,他当然知道这里不成文的规定,都是大佬们为了方便手下风俗人员拉业务搞出来的,但那只是黑道的规矩,这小吃摊老板还能藐视法律不成?再说他又不是干风俗业的。

“别站着了,来吃点关东煮?就当交罚金了。”斑对着小警察眨了眨眼,用食物贿赂。

小警察明显是饿了,闻到香气他有些蠢蠢欲动,但又拉不下脸。最后他磨蹭了半天,十分凛然的坐下,然后把钱包拍在摊板上,冷冷的说:“我不白吃你的,我会付钱。”

真是个固执的人,斑嗤笑一声,递给他一个纸碗,让他自己选吃的。

“要喝酒吗?”来这里的客人大多都是上班族,经常会小酌几杯来疏解工作上的怨气,但小警察拒绝了。

“我穿着警服就不会喝酒。”

真是个守规矩的人,挺少见了呢。斑以前见过最多的就是破坏规则,夫妇背叛婚姻,小弟反水老大,维护正义之人堕入深渊,明明规矩就是人定的,却也是被人破坏最多的。

“小哥,你怎么天天都往红灯区跑?执行任务?还是……有情况?”斑暧昧的伸了伸小指。

小警察的脸又红了,他有些生气的说:“你在想什么下流东西!我就住在这儿不远的地方,我不往这儿走怎么回家!”

住在附近?那不是有钱人就是贫民了。红灯区是个奇妙的分界线,一边是豪宅林立的富人区,一边是聚集了全国底层人士的贫民窟,对比相当残酷。

“你可真大胆,居然敢穿着警察制服从这儿走,小心被人套麻袋啊。”

斑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小警察了,就因为他天天穿着一身制服穿过红灯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就没人提醒他一下?

“黑道要是有脑子就不会去动警察。”

斑无语,黑道不动你只是因为你是个啥都不懂的菜鸟,他们动过的警察很多好吗。

“我吃饱了。”小警察说到做到的付了钱,临走还不忘继续教育斑,“不要在这里摆摊了,下次我要开罚单了。”

你的罚单开了52次也没开过来,斑内心吐槽。他突然想恶作剧一下,于是语气轻快的对小警察说道:“下次别穿制服来啦,我可以请你喝大人的酒哦~”末了还抛了一个眼波,“想了解大人的世界也可以哦~”

小警察被这肉麻的语调给雷的抖了下,随即脸上有些发红,他狠狠瞪了一眼这个不正经的关东煮老板,大步离开了小吃摊。


二、

一个晴朗的夜晚,斑在老地方开了张,一名干练的女白领坐了下来。

“味道确实不错……有酒吗?”

斑看着这个别着律师徽章的女性利索的把酒斟满然后一饮而尽,心里感叹真是豪放啊。

“好喝……唔……果然闲下来还是要喝点酒才更轻松呢。”女性捋了下耳边的红色发丝,开始絮叨。

“我觉得自己其他方面都挺成功的,但是家里有点……哦我不是说我丈夫有什么出轨之类的事,是他太能碎碎念了。你知道吗?光他弟弟毕业没做家里安排的工作的事就念了两年,总是哭丧着脸说弟弟被人带入歧途啦,他好失败啊之类的话,然后最近又在念弟弟居然不肯去相亲他介绍的人有那么差劲吗……”

斑低头专心看着关东煮,留给女性抱怨的空间。

“总之每天都在念他弟弟,要我说,弟弟也真倒霉,年轻人有自己想法不是很正常,不想被家里包办一切这很理所当然啊,不能因为他是被包办的……哦我俩虽然也是相亲结婚的但绝对没有感情问题……就认为弟弟也要走他的路嘛,真是受不了。”

“你回去打他一顿他就会老实了。”斑诚恳建议。

“算了……真打起来还不是他让着我。”女性无奈的叹了口气,掏出几张钞票付了账,“我现在倒真希望他弟弟赶紧找个人结婚搬出去,免得他见到人就要提工作和相亲,我怕他被他弟弟打死。”

目送着女白领消失在街头,斑耸了耸肩,开始收拾起桌面。不一会儿,一双运动鞋出现在他视野,斑抬头一看,小警察站在他面前盯着他。

“看来你今天想喝酒。”斑笑了起来。

小警察今天听话的脱掉了警察制服,穿着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整个人就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他坐了下来,淡淡的说:“酒。”

“你今天好像不高兴。”斑听出了小警察语调里的不愉快。

“我每天都会遇到不愉快的事。”小警察抿了一口清酒,眼神有些落寞。

“警察嘛,我懂。”斑抱臂玩味的看着这个明显是被工作上的阴暗面影响了情绪的年轻人,一时间有点想说等你再过十年你就不会烦恼了。

“我是因为警察可以保护他人才做这份工作的,但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还有什么意义?”

看起来是遇上大事了啊,最近有大案子发生?自己提前退休了消息也不灵光了。

“警察不是万能的。”斑多给了小警察一串丸子,“尽力就好。”

“你居然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哟,这是喝多了吧,看着旁边已经去了一半的酒瓶,斑十分肯定小警察喝多了,居然会想让他问案情。

“案情是不可泄露的哦,虽然我听听没什么,对你可不好哦。”真是个热血单纯的新人,一不留神就会走错路。

“…………”小警察不说话了,温暖的灯光洒落在他因为酒力而染上薄红的脸上,显得十分可口。

就像一枚刚刚成熟的果实,等待着采摘。

“我知道……我会尽力的。”小警察丢下纸钞,“不用找了。”




“老板大叔,我要十串鱼丸。”小警察走后,一个刺猬头的小学生嗓门洪亮的喊道。

“……我不赊账。”斑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小学生顿时慌了,“叔,就欠一次吧,我朋友们还在等我呢。”

斑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等着小学生回去的可爱小女孩和冷脸小男孩,玩味的问道:“给谁献殷勤啊?”

小学生的脸顿时红的像苹果,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什、什么献殷勤,叔你怎么这么思想龌龊……”

“早恋是不好的。”斑一本正经的教育,小学生很不服气,口没遮拦的反驳:“叔你不能因为自己没人要就破坏别人谈恋爱!”

斑的眼睛眯了起来,看的小学生一阵害怕,开始后悔自己嘴快了。斑觉得这小兔崽子真是太会戳人痛处了,所以他不喜欢小孩子。

“谁跟你说我没人要的。”

“大、大家都知道……”小学生的音调降了下来小声bb,“你被相亲对象拒绝了嘛……”

“你的丸子没了。”斑面无表情的宣判。

“别别别,是你甩了对方甩了对方!”小学生立马认怂。

拿到丸子后小学生心里嘀咕,被相亲对象以年龄太大为理由拒绝真是挺刺激人的,以后可要管住自己的嘴,不然没丸子吃了。

“叔啊,你以后还会去相亲吗?”临走前小学生又忍不住发挥了一下不作死就会死星人的特质,八卦了一把。

“以后别再来蹭吃蹭喝了。”斑毫不留情的轰走了这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小孩子。


三、

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小警察,他甚至怀疑小警察已经被调到别的辖区了,不,该说是搬家了更对吧。总之没有了那熟悉的赶人声,斑莫名觉得还有点不习惯。

“前、前辈,这里就是你说的很好吃的关东煮摊?”

一个黑发微卷的年轻人带着一点惊讶问着他身后的白发警官,那模样,不正是很久没来的小警察?

“你的脸怎么了?”

斑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不是小警察身上的制服变了,而是他的脸上包扎着三道伤口,看样子还很深。

“没什么,抓捕犯人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丝毫不觉得脸上伤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招呼着后辈坐了下来。后辈有些小心恭敬的坐在一边,不时的瞅着这个关东煮小摊。

“警察真是个高危的职业啊,你现在还是想继续做下去?”斑给两位公职人员弄了两碗丰富的关东煮。

“这点程度没什么,只是被刀划伤了而已,我见过更可怕的场面。”口气十分云淡风轻,斑笑了一下,打趣的说:“你觉得没什么,你未来的对象可要觉得有什么了,这么好看的脸,破相太可惜了。”

小警察脸色有些不明,他旁边的后辈努力的缩小存在感,拼命的往嘴里塞着关东煮。

“没关系,反正不会有人喜欢我的。”

“你这话说的太讨打了你知道吗?”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如此谦虚。

“是真的。家里曾经给我介绍相亲对象,我没答应,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对方传来的拒书,说我不是对方的理想对象,但其实我们连面都没见过,照片也没看过,就被人这样说。”小警察居然难得的说起了自己的事。

“你为什么没答应相亲?”

小警察露出了一点有些窘迫的表情,最后有些自暴自弃的开口,“对方年纪比我大了起码十岁,我觉得这年龄差距有点大。”太丢脸了,小警察也没想到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小吃摊老板的面前把这种丢脸的事说了出来。

“我只是跟兄长说了自己的意思,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对方的拒书,一定是兄长多嘴了,哦,相亲对象是他朋友。”小警察越说越生气,“兄长真是的,为什么要给我介绍一个大了这么多的人,又干嘛要去多嘴害我丢脸……对方也真是古板又小气,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发拒书……”

“那代表正式礼节,对方肯定把这场相亲宴看的很重,不然也不会以古礼来结束了。这在这一块儿很常见,你知道,黑道那些家族都挺古板传统的。”斑懒洋洋的解释。

“无论对方是怀着什么心情,反正我是不想再去相亲了,太尴尬。”小警察忿忿的狠戳碗里的丸子。

“你这段时间就是去抓贼了?”斑适时的转换了话题,“看样子你升职了。‘

“还有漏网之鱼没有抓到。”说起抓贼小警察眼里一扫刚才的愤懑,燃起了明亮的光彩,“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的。”

真是漂亮的眼睛,在黑暗里如此耀眼,斑这么想着,又给对方附赠了墨鱼卷。

评论(1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