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千手先生的烦恼 上

这是一个给偶像拼命打call的故事。起因来自于我家某位追星族为了给偶像打call买了18箱农夫山泉还免费送我,于是就有了这个文233

我知道你们都被上一篇文虐了,现在来吃点糖,虽然现在没空写长篇,写个短篇还是可以的233会有车




千手扉间最近有些烦恼。

作为一名世人眼中无论从事任何工作都游刃有余的精英人士,千手扉间无疑是可以把任何事情都处理的妥妥当当的,就算是当初给他哥做经纪人一不小心做成了明星,也丝毫没有让他觉得难搞。

但是现在,千手·大明星·扉间明显有点儿烦恼,连上节目时都出现了几秒走神。

“扉间你是不是生病啦!”对于一向一丝不苟的弟弟居然会出现工作中走神的情况,千手·大明星·柱间露出了紧张的表情,认为他弟一定是生病了,不然不可能会出现小失误。

“我身体很健康。”觉得大哥实在是担心太多,怕他又脑补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千手扉间跟他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只是最近一直有人往我家寄东西,我觉得有些困扰。”

起因是两个月前,某天千手扉间收到了一个包裹,他十分肯定自己没有网购,况且他也不可能买好几箱自己代言的健康水。

是的,那个包裹里全是他那段时间代言的一种健康水,足足给他寄了二十箱,恐怕他喝几个夏天都喝不完,拿来洗澡都有多的。

“这不就是你的狂热粉丝寄的嘛。”经常收到粉丝礼物的千手柱间不以为意的说,“粉丝寄礼物不是很正常吗,虽然数量多了点。”

“但他是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儿的?”千手扉间一向很注重自己的隐私,为了避免遇到那种疯狂粉丝,他从来都是对住址保密,就算网购也不会留真实姓名,反正门口就有包裹存放站。只是这次寄的水实在太多了,存放站都放不下,小区管理才苦着脸通知他自己去搬。

“呃……”柱间这才发觉好像是有点不对,他弟当初做他经纪人的时候把他家严密保护的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别说是往家里寄东西了,这次确实有点不寻常。

“说!你是不是拿我的地址去做了人情!”扉间虎着脸质问他哥,自己一不小心从经纪人变成了明星就是他哥坑的,难保他不会无意出卖个地址什么的。

“没有!!”柱间大呼冤枉,“扉间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我发誓只有我们几个熟人知道!”

扉间盯着他哥眼睛足足看了十分钟才放过了他,好吧,他相信不是柱间泄露了地址,现在追究这个也没意义,重点是怎么阻止这人再给他寄东西。

从那之后,他就会陆续收到成箱的物品,不光是他代言的产品,包括他出的CD、蓝光碟、写真、周边……最夸张的是曾经给他寄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有几把他做了广告的跑车钥匙,他毫不怀疑,哪天自己去拍个地产广告,隔天就能收到房子钥匙。

“这看起来还是个富二代?”柱间听的很羡慕,“扉间你有这么个财大气粗的小年轻粉丝真是太幸福了!”简直一生都不用愁没吃没穿没车没东西用。

“幸福你个头!谁跟你说是富二代了,要是富一代你受得了?”顺着弟弟的话想了想这些充满爱意的东西可能是某个秃头啤酒肚上了年纪的油腻中年送的,柱间觉得浑身哆嗦,场面太美他不敢想。

“我这几个月发现,这人送的东西有个特点,无论价格高低,全都是可以用来抽券和投票的。”这是业界一种很常见的营销,把产品与明星的见面会啊演唱会啊排名投票啊绑定,刺激粉丝们多买扩大中奖率和票数,从而达到产品和明星都得到推广的双赢。

“所以这人其实只是为了见你和给你冲排名。才买了这么多东西,然后他又用不着,就全部送给你了?”柱间不禁咋舌,这可以算是狂热大饭了吧,毕竟连跑车都能随便买来抽票,有钱人再钱多烧的也不会同款跑车买一排重复的,除非跑车公司是他开的。

“包裹上从来不会留寄件人地址姓名,包裹里除了产品也没其他东西,卡片都没有,完全不像其他狂热粉丝会留下表白字样,这人我猜不透他想做什么。”让狂热粉丝遏制表白欲望跟让隔壁宇智波不吃甜食一样难受,哦,听说隔壁宇智波已经被禁止吃甜食了,因为他们体重超标了,真是可喜可贺。

“真是个害羞的粉丝。”柱间感叹着,然后收获弟弟白眼一枚,“我觉得这其实是个喜欢你又不敢接近你的粉丝在用买买买表达他的心情,你不必紧张啦。”

“但是我家快要成仓库了。”扉间面无表情的吐槽,“我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人气排名完全比不上你们这些混了这多年的,说实话我有在考虑改行做回我的老本行,在幕前真是太麻烦了,应付那些各怀鬼胎的人真累,你还为了形象不能当场喷他们,一点儿也不痛快。反正我快要不干了,他这样支持只是浪费金钱,我必须让他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

“等等等等!扉间你别这么快做决定啊!”柱间没想到他弟真是说不想干了就不干了,这要传出去娱乐圈不得翻天啊!“这个粉丝只是想支持你而已,虽然做法有点过火,但也是好心不是?你要突然说我要退出娱乐圈了不给人家一点缓冲把他打击的自杀了咋办?”

有这么严重吗?扉间很是怀疑,他纯粹就是玩票性质过了把明星瘾,人气热度都比不上他哥和隔壁的宇智波,他退出回去做经纪人会有这么严重后果吗?

“哎扉间你根本不懂那些把全副身心投入到偶像身上的粉丝们有多可怕,在他们心里你就是他的神他的天他的一切,你要是消失了对他们会是多么大的影响可以参照下那些失去了爱人痛苦的死去活来的电影。”

那是电影又不是现实,扉间觉得他哥太不会举例子了,不过他承认他哥还是说的有点对,如果因为他而出现粉丝自杀事件,那他以后还怎么在圈里混。

“但是我家里的东西真的需要清理了,想找个办事利索口风紧的搬家公司来拖走。而且我真的必须阻止那人再给我寄东西了,你要是有人能帮忙查查就帮下忙,我会当面跟他说清楚的。”扉间本来想叫搬家公司来把那些堆成山的产品都运走,但这动静太大了,搞不好就要暴露地址真的搬家,思来想去还是找熟人帮忙的好。

“没问题,我认识不少人,明天就叫人来帮你运东西。”柱间笑的露出一口白牙。





千手柱间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有人敲响了扉间的门,但是看着外面那张有点面熟的脸,扉间觉得他哥是不是又在坑他。

“早、早上好!扉间…啊不!千、千手先生……我、我来帮你搬、搬家!”

门口站着的大男孩似乎十分局促和紧张,一句话都打了几次结巴,微曲的卷毛也在小心翼翼的探头,像是不敢看他似的。

“我不是搬家。”扉间觉得他哥这叫帮忙?这是在给宇智波家拉生意吧。

“啊是!柱、柱间先生说了您是要搬走家里的东西,我、我说错了……”看着紧张的快要不能呼吸的男孩子,千手扉间认命的叹了口气,叫他进来。

“你不是还在上学?你家大人居然让你来运货?”

大男孩叫宇智波镜,是隔壁宇智波家的直系亲戚,现在还是个在校大学生,虽然听说马上就要保研了。家里开着全国最大的物流货运公司,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我现在放假,而且我也确定保研了,现在没事干,家里人就让我出来实践了。”似乎过了刚才见面的紧张,宇智波镜说话也顺畅起来。他看着堆了快半间房的物品,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都是柱间先生说的那个粉丝送的?”

大哥这嘴,怎么什么事都往外说,扉间扶额。“嗯,都是,你把这些都搬走,但不能让别人怀疑,我不想引来记者曝光。”

“没问题,不过现在白天时间不好,人比较多,我们晚上来吧。”宇智波镜微笑着说,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年轻真好啊,在娱乐圈呆久了就很少看见气质这么纯净的年轻人了,扉间不由得感叹。

“那个……千手先生……”宇智波镜的这个称呼让扉间觉得别扭,“你叫我扉间就行了。”刚才不是对他大哥也是叫名字的么,怎么到自己就用这么隆重的称呼。

男孩子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他有些高兴的叫了一声,“好的,扉间先生,那个……我们现在可以去吃个早茶吗?”

早茶这个活动对扉间一直是奢侈品,毕竟不管他是做经纪人还是做明星,他永远都在行程上飞奔,从没在10点之前好好吃过早饭,更别说有闲的人才有空吃的早茶了。

最近为了准备退出,他一直都在慢慢减少活动,所以今天有了难得的休假,想来去吃个早茶也是不错的?

况且邀请他的对象还是个让人觉得舒服的孩子。





扉间本来想着吃完早茶就回家的,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外面待了一天。

一开始宇智波镜就把他带去了一家外表就写着“价格昂贵没钱止步狗仔更别进来”的会员制茶点店,让习惯了以前自己给大哥带,现在等助理带早餐的扉间很是愣了一下,有钱人吃个早餐都要去这么壕气的地方吗?

不过没有狗仔打扰,不会有人抢着让你签名的环境确实很轻松,扉间咬着白嫩晶莹的水晶包,看着对面的镜眉飞色舞的跟他讲学校里的趣事,有种自己也在校园咖啡厅的恍惚。

“扉间先生和柱间先生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呢,直到现在你们的照片都挂在学校的名人堂。”

扉间简直要一口包子喷出来,这都毕业多少年了,学校还把他和大哥挂在外面公开处刑,告诉大家他们一个硕士一个博士不务正业跑去混娱乐圈?

不过想想隔壁宇智波家应该也是被挂城墙了,他心里又觉得舒服了。

“你别学我们……”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也别学你长辈。”

“诶?我觉得你们当明星都当的很好啊,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荧幕里,都好耀眼。”

啊……这种眼神,又是一个对娱乐圈充满单纯向往的天真年轻人,千手扉间曾经见过无数怀着美好梦想的小孩子跌跌撞撞的闯进这个充满危险的泥潭,然后被吞噬的渣都不剩。

“娱乐圈不是什么好地方,我相信你家里人包括你那混圈的长辈是绝对不会让你走这条路的。”扉间多了句嘴,要是别人他懒得管,但这个他还算认识的孩子,他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下。

宇智波镜露出了一点失望的表情,看来他说中了,果然这个年轻人也是因为家庭原因对光鲜亮丽的演艺界有向往,不过有你的长辈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每个人都对我这么说,现在连扉间先生也这么说……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待在里面呢……”镜有些沮丧。

扉间看着情绪全写在脸上的男孩不禁笑了起来,“我也忘了为什么要待着了,大概是我哥还在吧,其实我本来也没想做明星,阴错阳差罢了。现在我觉得还是做幕后好,可能过段时间我就退出了。”

宇智波镜震惊的瞪大眼睛,声音十分激动,“什、什么!扉间先生你要退出???!!”

“小声点儿……”扉间被他激动的样子吓了一跳,“别让别人听到了。”

“啊对不起……”宇智波镜也发觉了自己的不妥,他压低了声音,但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为什么啊!是因为人气榜上不去吗?还是哪个代言没拿到?还是资源少了?还是哪个狗仔乱写了……”

扉间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脑补能力也是很强了,应该也是经常关注娱乐新闻吧,简直把所有情况全想到了。

“都不是,只是不习惯在幕前而已。”

他永远没法做到像大哥那样可以用笑容去包容一切风雨,也没法像宇智波斑那样用高傲去抵抗一切恶言,他真心觉得要应付这么多的舆论压力实在太麻烦了,大概他的本质还是个工科宅。

“可是……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你啊……我、我也很喜欢看你的片子……”面前的男生涨红了脸,急切的表达着内心的不舍。“请、请不要退出。”

原来这还是个自己的路人粉?扉间突然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点可爱了。“只是有这个想法,不会突然说退出的。”最后还是没把话说的太死,万一镜哭起来怎么办。

好像得到了赦令,镜一下子雨过天晴,他喜悦的说道:“扉间先生你一定会越来越红的!我希望以后能一直看到你!我、我、我们去游乐场玩吧!”

哈?这是什么展开?游乐场?扉间觉得自己的眼皮在抽搐,他从上了中学开始就再也没去过游乐场这种小孩子才会去的地方,现在有一个比他小几届的小鬼在激动的暴露了路人粉属性后邀请他去游乐场?

他今天是来陪小孩子玩过家家的吗?

“那、那我们去赛车场吧……”见扉间明显一脸游乐场是什么鬼的表情,宇智波镜忙改了口。

从游乐场到赛车场这跳转的太大了吧,不过他就是想请自己出去玩吧,遇到喜欢的偶像就想跟他多待一会儿,这心情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

“赛车场就赛车场吧。”想了想,扉间还是选择了比较适合成人的赛车。




等到了赛车场,扉间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宇智波镜下场熟练的飙车,那老练的样子完全跟他外表不符。

“扉间先生要不要也来玩一下?”镜摘下赛车头盔,晃了晃脑袋,晶莹的汗水在阳光中跳跃,折射出青春的光彩。

扉间忽然有点理解了镜想进演艺圈的心思。

宇智波家的男孩子,从来不缺好相貌,就像刚才那样,随意的动作,都是一副美丽的画。

加上家境富裕,又有长辈带路,无论怎样都不会沦落到不堪的境地,会有那样单纯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

他们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站在其他人遥不可及的起点。

“……不了,老年人玩不来这个。”委婉的拒绝了邀请,扉间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好像就他们两人,“这里平时没人来吗?”

宇智波镜笑了起来,“不是哦,很多人来呢,只是这里是我家亲戚开的,我跟他打招呼包场了,毕竟要是有别人扉间先生就不能随意的玩了。”

该说是无意的炫富还是细心的体贴?扉间觉得这样的镜挺像网上那些女孩子们喜欢的某种男孩子,叫……小奶狗?刚才那晃头的样子也很像,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宇智波镜一头雾水的看着刚才还有些严肃的人突然就绽开了笑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是自己身上哪里沾了东西?不过扉间先生笑起来真好看啊,就像哪句话说的,难以看见的风景是最美的。

经过了一个愉快的挥洒汗水的下午,千手扉间觉得自己从没如此轻松过,好像一直以来的烦恼都消失殆尽。于是晚上也理所当然的跟着宇智波镜去了他力荐的餐厅,无视掉那贵的吓人的菜单,不会被人打扰的环境让扉间难得清闲了一天。





镜家的物流工人果然效率高,大晚上的不仅行动有序的把东西都搬走了,还没怎么惊动邻居。看着终于又腾出空间的房子,扉间觉得他哥终于靠谱了一回,心情愉悦的问:“我要付多少钱?”

“不、不用,柱间先生跟我家很熟,我不收你的钱。”镜连连摆手,摇晃着脑袋,怎么也不肯收扉间的钱。扉间觉得这样不大好,大哥跟宇智波关系好那是他的事,自己怎么也不能欠宇智波人情,下次再见到那俩兄弟不得被他们抓住小辫子嘲死?

“这、这样吧……我不收你任何费用,扉、扉间先生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镜又开始涨红了脸,说话也口吃起来,扉间暗忖这孩子大概是想要个签名合影之类的吧,于是语气温和的说:“你说,我能做到一定答应。”

“那、那太好了!”见面前的男生高兴的仿佛尾巴在摇,扉间也放松下来,露出了好笑的表情,为了明星的一点东西就能高兴成这样,真是无忧无虑啊。

“扉间先生!我一直想感受一下明星的生活,但我家长辈不准我跟着他们,能不能让我当你的助理体验一下?!”

!!!!!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也不是,不跳也不是。特么的这小子真的是吃饱了撑得好日子过得太无聊了吧!!他要是答应了会被隔壁宇智波上门双打吧!

最后他还是没拒绝镜,因为对方那一副不答应就要下雨的架势把他震住了。小孩子真是难搞,长的像某种毛绒绒生物的小孩子更是难搞,千手·毛绒控·扉间如是想。






评论(12)

热度(158)

  1. Lily日更小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