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柱扉】亡者的谎言 10 完

文前预警:柱扉已be,柱间活在回忆里,斑扉我觉得算he,有一点点小队扉,团扉有点病


这真的是爱情小说233感谢坚持看完这个很扯的文的妹子们,本月我去扶贫了,下个月再开贵族侦探与红心怪盗~


亡者的谎言 10 完



“雾影县真冷啊。”千手柱间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对他身边的搭档抱怨。


“这里已经是北边了,又是晚上,当然冷了。”才12月底这里就能凝水成冰了,难怪很多官员都不愿意到这里来上任。


“不过街上的圣诞气氛挺浓的,难以想象这里是个暴力之都。”千手柱间看着街边张灯结彩打着圣诞大酬宾优惠牌子的店铺稀奇的说道。


“治安再乱也是要生活的。”宇智波斑看着身边丝毫没有受到照片事件和被上头放弃的影响,依然乐呵呵的柱间,心里不由得感慨果然心大的人神经就是粗。


“其实你不必跟我一起来的。”千手柱间突然叹了口气,“没人愿意到雾隐县来办事,我其实是被流放了,你又何必来帮我。”


“不要跟我说这种话。”宇智波斑似乎有点生气,“你不如想想待会怎么哄你弟弟吧,他可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


“啊哈哈,趁他还没醒就溜走了好像确实会让他生气啊。”神经大条的男人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给他带礼物回去好了,你先回酒店吧,今天是你生日,我也给你带一份~”


他们就此分开两路,半个小时后,宇智波斑接到了千手柱间发现了通缉犯的短信,他根据手机定位找到对方时,刚才还谈笑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是怎么死的……”千手扉间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正在接近兄长死亡的真相,一种莫名的恐惧将他包围,宇智波斑带着悲哀的神色里有着一丝叹息,仿佛在在劝解他,不知道比较幸福。


“他的死因很简单,在抓捕一个从木叶流窜到雾隐县的重金悬赏通缉犯时殉职。”


千手扉间几乎要高声大叫,怎么可能会是这么简单的原因!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那宇智波斑为何要费那么大的功夫,冒着违反规定被查处的危险去隐瞒兄长的死因?


“你还在骗我!”


看着那双漂亮的红眸冒出愤怒的火苗,宇智波斑叹了口气,“你别激动……听我说完。”


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千手扉间的手心,向他传递着平复情绪的信号。千手扉间在他的安抚下慢慢平静下来,垂着头不想看他。


“你看过原始的验尸报告,应该很明显了,柱间胸前的伤口就是致死原因。”宇智波斑想起那个平安夜,当自己找到好友的遗体时,他的内心也是相当的激动和愤怒。


他几乎可以推理出案发时的场景,柱间在为弟弟和他挑选礼物的时候,发现了通缉犯的踪迹,于是马上跟了上去但却被对方发现了,两人在打斗中柱间上了对方的当,被引到了贫民窟的偏僻之地,那里都是低矮的瓦棚房,随处都是可以致人死地的凶器——冰锥。


“那你为什么要对外公布他是自杀的……他明明是因公殉职,明明是应该受到所有人称颂的英雄,你为什么要用自杀这种可笑的结论毁掉了他的名誉!”


宇智波斑并没有回答千手扉间的愤怒,他只是说起了另一件事,“那个犯人后来在一次全国追捕的行动中束手就擒了,供出了当时的情况,当然,是由我亲自秘密审问的。”


然后他捧起千手扉间的脸,眼里带着凝重,“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发现柱间在跟踪他吗?”


千手扉间看着宇智波斑的眼睛,心里突然升起一丝害怕,有什么东西快要破碎。


宇智波斑一字一顿的说:“他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


那天,无论他如何讲道理,兄长始终不肯答应让他一起去雾隐县,甚至还拿出终极绝招,直接在床上把他做晕了过去,然后第二天趁着他精疲力竭没醒,悄悄的出了门。


他很生气,想打电话骂他一顿,但一想宇智波斑肯定在兄长身边,让他听去了保不准又要变成以后打嘴仗的素材,于是忍到了晚上,计算了下兄长的到达下榻时间,才给他打了电话。


但是兄长一直没有接,也许是外面太吵了没听见吧,今天是平安夜,又是宇智波斑的生日,搞不好两人在哪里喝酒呢,这么想着,千手扉间挂断了电话,抱着毛绒毯子无聊的打开了电视。这还是第一个他们没有一起度过的平安夜呢,他好想他。


他坐在温暖的房间里,听着外面嘈杂的圣诞歌,看着可笑的综艺,想着明天兄长回来后要吃什么这些琐事。在离他千里之外,他想念的人已经变得冰冷。



“……是我……让他暴露了……”千手扉间失去了血色,他的眼神开始空洞起来,眼里一片虚无。“是我……害了他……”


“柱间在临死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但内容并不是求救,而是一句很简单的话,我是自杀。”宇智波斑的心情也沉痛起来,那天,当他收到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时也是非常疑惑,待他找到柱间的遗体,马上联系了医院并请医生大致估算了一下死亡时间,然后查看了他的随身物品后,他忽然明白了柱间那条短信的意思。


柱间不想让千手扉间知道,因为他的一通电话,导致了一场悲剧。


柱间深爱着他的弟弟,他的爱人,他宁可承受一切流言蜚语,宁可离开权力中心也不愿意结束这段惊世骇俗的禁忌关系,他也绝不会让弟弟承受亲手导致自己死亡的痛苦。


他深知一旦他殉职的消息上报,必然会成为全国性的事件,犯人迟早会被抓住,然后供出一切,案情会被媒体迅速大肆报道,甚至可能挖掘出当年的照片事件,扉间那么聪明,马上就会发现真相。


只有将自己的死定性为自杀,警视厅为了掩盖这不光彩的事件,会千方百计的将案情封存,纵然扉间会有疑惑,但他的好友会让他远离这一切的。


宇智波斑明白了柱间的想法,他是这个计划里不可或缺的关键,他是未来的警视总监,是唯一有能力掩盖柱间死亡真相的人,况且……他也必须掩盖一切。


他知道自己爱上了那双美丽的红眼睛。


之后他动用了自己的所有权力,强行让法医和科搜研所修改了鉴定报告,并将柱间的手机秘密销毁了。那上面有千手扉间的来电记录,柱间发给他的短信,以及……未处理过的车震照片。


沉浸在爱欲之中的红眸是如此的动人,所以柱间才没有删除吧。但是就算可以处理掉手机里的所有痕迹,也难保千手扉间这个天生的理工天才不会去想办法恢复,为了杜绝所有的可能性,宇智波斑销毁了手机。


他知道自己在冒险,篡改鉴定报告,隐瞒死亡真相,威胁下属,销毁证据……哪一项都会让他面临牢狱之灾,但他一向胆大妄为,同时也在赌警视厅的趋炎附势,最后是他赢了。



“这就是所有的真相,你该停手了……”宇智波斑抱住了那个不断颤抖的身躯,在他的耳边温柔的低语。


“柱间是想保护你……他不会想看到你的手沾上鲜血……这双手,应该是拿着教具,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而不是成为结束他人生命的死神……收手吧。”


怀里的人发出一声悲鸣,迟到了十年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释放出来自灵魂的哭喊。


宇智波斑轻轻拍打着怀中人的背,看向了摆在书桌上千手兄弟的合影,心中默默低语。


一切终于结束了。




半年后,在一处临时监狱内,监狱长毕恭毕敬的站在会客室,随时注意着那位警视厅大人物的动静。当那位大人想见的犯人被带进会客室后,监狱长知趣的带着狱警离开了房间。


“你的判决这几天就会下来了。”宇智波斑看着穿着囚服显得清瘦不少的千手扉间,多问了一句,“他们没让你吃饱饭吗?”


“这里不是酒店。”千手扉间觉得宇智波斑的脑回路还是这么奇怪,关注点总是歪的。


“回头我跟监狱长说说。”仿佛没觉得自己在滥用职权,宇智波斑继续说回之前的事,“前面几起没有证据链可以证明你跟那些案子有关,不会算在你头上。马基的案子,主犯是夕颜,你是从犯,现在都在闹废死,已经很多年没判过死刑了,最多二十年,鉴于你是自首态度良好,还会减刑,十五年最多了,如果服刑期间表现好,还能再减,这都是法检的人跟我说的。”


“无所谓。”


“我有所谓,”未来的警视厅长官目光炯炯的看着这个瘦削的男人,看的对方别过了头。


“我想早点接你回家。”


千手扉间嗤笑一声,“等过十五年,我都是老头子了,你来接我干什么。”


“那个时候我也是老头子了,还是统管着全国警察的老头子。”宇智波斑也笑了,“不会有人敢对我们说什么,你可以平平安安的过完一辈子。”


初夏的微风轻轻吹过,浅色的窗帘微微飘动,室内洒落明媚的阳光。


探访时间一到,宇智波斑没有为难面露难色的监狱长,让他把千手扉间带回了监狱。


他们已经有了后半生的约定,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温存。他们没有在青葱年华相遇,但可在沧桑之后白头。



从临时监狱出来后,宇智波斑驱车去了墓园。站在那个始终洋溢着阳光般笑容的男人的墓碑前,他沉默了许久。


千手柱间当时的短信里还有一句话。


照顾他。


他几乎可以想象,在生死的一瞬间,柱间为他的弟弟,他的爱人想好了一切。让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死因,让他后半辈子不会孤独终老。


而自己就是被他选中的人。


也许是从自己找他私谈照片事件的时候起,也许是更早,他就从自己的眼里看到了与他如出一辙的感情。他知道,对于与扉间有关的要求,自己绝对不会抗拒。


躺在冰冷雪地上感受着生命流逝的男人,微笑着说出了最后的遗言。


我的扉间,就交给你了。


在墓园门口等候的下属终于看到了他们的长官走了出来,连忙为他殷勤的打开车门,向他汇报着警视厅的情况。


宇智波斑没有说话,他把眼睛闭上养神,下属马上住了口,唯恐打扰到这位大人的休息。


黑色的轿车驶出墓园,向着樱田门疾驰而去。


墓园里,千手柱间的墓前,素洁的白菊迎风摇曳,墓碑上的男人笑的安详。

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




评论(1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