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柱扉】亡者的谎言 08

文前预警:柱扉已be,柱间活在回忆里,斑扉我觉得算he,有一点点小队扉,团扉有点病


亡者的谎言 08


小春心里有一个秘密。


千手柱间案件发生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刚刚考入警视厅科搜研实习的新人,每天都怀着满心的雀跃认真的做事,她很高兴自己没有辱没老师对她的期望。


然后没过多久,她就见到了老师兄长的尸体。


生前是那样温和开朗的前辈,就这么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还要被开膛破肚进行解剖,她只是曾经与千手柱间共事就已经觉得难过,老师要是看见了……那会是心碎吧。


还好千手柱间的遗体没有让她参与验尸,她只是个新来的,宇智波警视长直接点名让科搜研的所长去参与验尸了,毕竟死的是曾经的警视总监候补乃至下一任警视厅长官的大热人选,上头必须慎重。


年轻的她每天做完其他工作就负责整理档案,那一摞摞厚厚的验尸和检测报告,承载着无数的血泪,实在是让一个还未习惯的人心闷。


验尸完成后,她的老师就来了警视厅,作为家属认领了兄长的遗体。老师还是如在大学时一样,穿的一丝不苟,干净整洁,但他第一次脱下了一直带在手上的薄手套,抚上了兄长的脸,没有焦点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也许心碎还不足以形容,小春想,她看见了一场灵魂的碎裂。


她看着宇智波警视长想让老师去接待室休息,但老师拒绝了,老师看见了她。


“你已经成为一名出色的鉴定官了。”


短短一句就让她内心高兴不已,虽然也许只是老师为了转移悲痛的随口之语,但也足以让她得到莫大的鼓舞。比起跟着宇智波警视长去接待室,老师似乎更愿意与他杰出的学生说话。


在科搜研办公室的对话几乎是小春单方面的闲扯,她尽力的让老师想起一些开心的事,以缓解失去亲人的伤痛。老师默默的坐在那里,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似乎在发呆,但又不时的回应,明显已经有些不在状态。此时恰好有新的凶案现场物证送来,她抱歉的对老师说了一声,让他先在这儿休息,便去办理了交接手续。


待她回来之后,老师已经走了,只留下一杯慢慢冷去的茶水。桌上的一切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但小春知道,有一份验尸报告被人翻过了。


如同老师有严重的洁癖一样,她也有轻微的强迫症,习惯于给每一份报告里都夹上一枚纸笺,注明了案件的别名和特征,然后统一夹在第9页。她认为9是个完美的数字,自己也是出生在这个月份。


但是翻阅了验尸报告的人却没有察觉,准确的说他没有时间去看出纸笺的摆放规律,那枚纸笺掉落出来后,他随便夹在了某一页。


虽然不合规矩,但想知道自己亲人死因的心情她也理解,老师只是想完全的了解兄长死亡的原因,并没有别的意思,毕竟这个悲剧发生的太意外了。


于是在宇智波警视长询问是否有人未经允许查阅过科搜研的验尸报告时,她下意识的选择了隐瞒。



但是现在,好像再也瞒不下去了。看着再度造访科搜研,带着凝重神色的镜,小春明白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


“时间太久了,十年前的事,我真的记不起来了。”小春摊了摊手。


看着这个一脸不在乎表情的老同学,宇智波镜有些生气,“你到底在维护谁?你知道这是多么严重的错误吗?已经有好几个人死掉了,你会被控告什么罪名你应该很清楚!”


“镜。”小春突然以一种柔和的语气缓缓道:“死者死亡时间你是知道的吧?”


小春为何突然说这个?话题转的太快宇智波镜有些懵。


“那在那段时间在客房附近出现的人就是可疑人物,这也不用我提醒,刑侦课上都教过。”


他自然是知道的,事后他找酒店拿过监控,可那个客房恰好在监控的盲点,他只能一一排查那段时间经过走廊的所有人员。


“你排查了很多人却一无所获,但你是不是有遗漏?”


遗漏?自己怎么会遗漏?他来到酒店参加同学会时正好是案发时间,同学会的大厅就在客房区的对面,他上楼时遇到了……


小春怜悯的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老同学,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们这群昔日的同窗,包括团藏,就算是性格各异,观念不同,甚至分道扬镳,但唯有一件事是会下意识的达成统一的。


他们无比信任着一个人,会无意识的维护他,会不自觉的将他排除在一切危险之外,使他成为了一个盲点。


而现在,这个盲点将要暴露在视野之中了。



被闹得沸沸扬扬的暴力组织高层被杀案在猿飞日斩带领的搜查一课警员们的全力调查中落下了帷幕,宇智波警视总监果断的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力排众议的在会上公布了案情,并告知了多年前月光疾风巡查部长死亡真相,为警视厅当年的疏忽在电视上向民众深深地道歉。


宇智波斑迅雷般的宣传架势让团藏准备的报道变成了回收站里的废稿,团藏因此气的差点砸了相机。


太可恨了!他一直以为宇智波斑是个莽夫,没想到居然心机如此之深,竟然抢在他前头主动坦白了警视厅当年的决策错误,这破釜沉舟的举动让民众有褒有贬,但再也不会出现他想象中的一边倒抗议了。


这么阴险的人,凭什么能坐在那个位子上,享受着一切尊荣和权力,还去骚扰老师!


“你的样子越来越难看了。”宇智波斑在新闻发布会散场后,来到躲在角落里发泄怒气的团藏跟前,嫌恶的奚落他。


“……总有一天,你会被赶走的!”就像他当初赶走了自己一样。


“你真是我见过的心理最阴暗的人。”宇智波斑毫不掩饰对团藏的厌恶,“不要忘记了当初你是为什么会被清理。”


宇智波斑的眼神犹如一头狼,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不想被他讨厌,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他点了点团藏手上的相机,“这个东西,毁掉了很多人,也包括他们,适可而止,否则,你会被它回噬。”


说完,他再也不看这个渺小的失败者一眼,径直走出了会场。


团藏流着冷汗,喘着粗气,抱着相机滑坐在地上。


他想起了十年前被流放到宣传科时的某一天。


团藏加班赶完了第二天要发出去的宣传稿,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他活动了下筋骨,拿起平时不离手的相机就去了停车场,准备回家睡觉。


到了停车场,就看见有辆车的远光灯开的无比刺眼,他一边嘀咕谁这么没道德,一边走过去准备拍下车牌号曝光。


但当他看到那辆车时他愣住了,这车他十分熟悉,是他的老师千手扉间的车。


老师的车他见过无数次但从没坐过,因为老师有着严重的洁癖,他们这些当学生的都很默契的没提过搭便车之类的话,免得老师为难。唯一能坐在老师车上的只有他的兄长千手柱间。


可是现在这辆车不仅被人胡乱开了远光灯,还有些可疑的震动。团藏心里有股火起,是谁未经允许就动了老师的车还在做肮脏的事!


在他正在生气的时候,车窗突然慢慢降下了,他立马拿起相机对着里面的狗男女一阵猛拍,然后差点摔了相机。


他从镜头里看见了老师的脸。


白玉般的脸颊布满了红晕,曾经严肃睿智的眼神满是情欲,随着身上人的耸动一上一下,不时发出愉悦的呻吟。他的双手脱下了那一直带着的手套,按在比他肤色深的多的蜜色肩头,似乎停顿了一下,有些抗拒的推搡,但随即被对方镇压,继续沉溺在欲海。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在自己家里的电脑上看着那一张张充满淫糜的情色照片,内心越发阴郁。


千手柱间不仅是一个对罪恶有怜悯之心的圣父,还是一个不敢与宇智波斑竞争的胆小鬼,现在居然又强迫老师与他发生禁忌关系,这样的人,怎么配做警视总监,怎么配待在老师身边,他只会把老师拉入不名誉的丑闻里!


他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将处理后的照片发给了警视厅所有人的邮箱,又故意散布另一人可能是宇智波斑的谣言,希望能借这个丑闻把两个他都看不顺眼的人拉下马。


结果是宇智波斑没事,千手柱间落选。但这没关系,只要他还在警视厅,他总有办法的。


但是没过多久就传来了千手柱间自杀的消息,果然是个胆小鬼,不过这样老师就能彻底自由了吧。


自己并没有错,他是为了维护正义,保护老师,采取一点非正常手段也是无奈,只要结果是好的不就行了。


那些淫糜的照片,大部分都删除了,但他私心留下了几张存在手机里,还用陌生号码发给了千手柱间警告他。


那几张的老师实在太好看了,就像富士山的积雪融化成水,润泽着萌动的心田。


直到团藏在若干年后被曾经因他的报道家破人亡的警员的小儿子报复,身陷火海烧成重伤,这些隐秘的过往才随着手机的损坏而彻底消失。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