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柱扉】亡者的谎言 07

文前预警:柱扉已be,柱间活在回忆里,斑扉我觉得算he,有一点点小队扉,团扉有点病


亡者的谎言 07



团藏的心情十分愉快,这段时间他挖掘到了很多素材,每一个都能写成一篇煽动性的报道抨击警视厅。一想宇智波警视总监那张别人欠他钱的脸会变得更加阴沉,他心里就舒爽。


像宇智波斑这样做事全凭蛮干的人,竟然会让他当上警视总监,还会成为下一任的警视厅长官,这真是个巨大的错误。


老师当年评价的很对,像宇智波斑这种情绪化的刑警,只会给正义带来更大的破坏,传出去人人都会以为警察办案都是靠威胁和恐吓,抹黑警视厅的形象。


但是像千手柱间这样的温和派又太没有震慑力了,犯罪分子都是破坏制度的人,哪里配得到好茶好饭伺候的待遇,怀柔并不等于圣母,警视厅怎么能如此软弱。


当年的同性照片事件没有把宇智波斑也拉下马真是太遗憾了,警视厅的未来不需要宇智波斑那样的野蛮人,也不需要千手柱间那样的圣父,需要的是像老师在课上讲的那种赏罚分明,张弛有度的领导者。


想到这儿他开始愤恨起来,自己进入警视厅以来,一直都兢兢业业的做事,哪次不是冲在第一线,比起那些只愿意待在办公室纸上谈兵的精英,自己已经是相当敬业了,就算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疤也从没抱怨过。可是宇智波斑他凭什么动用权力把自己流放到了宣传科?就因为自己与黑道进行了情报交易?但不这么做他们哪里能那么快抓到那些罪大恶极的犯人?


千手柱间也是愚蠢,自己是老师教出来的,当然会站在他这一边,可他居然没有为自己说话,放任宇智波斑流放自己,他后来失去竞争力完全是自食恶果。


千手柱间死后,宇智波斑终于暴露了他的真面目,直接把自己给开除了。团藏每次想到当年宇智波斑傲慢的嘴脸就一阵痛恨,如果他能继续做刑事,那现在他估计也能跟猿飞日斩宇智波镜他们一样,成为下一代的权力中心,说不定还能当上最高长官,但现在一切都没了,这都是宇智波斑的错!


不过不要紧,他现在有了自己的渠道和人脉,做不了警察,他一样可以维护正义,一样可以在社会治安这块大显身手。而且宇智波斑还无法管他,所有以前讨厌他的同僚都要尊敬他,看着他们心里厌恶但又不得不对自己好言相向的样子他就爽快。


所有人都想对他敬而远之,就连当初一起求学的同窗也对他疏离,猿飞日斩居然不来参加他举办的同学会,只来了宇智波镜这个立场不明的傻瓜和转寝小春这个没用的女人,真是世态炎凉。


只有老师还是待他如一。


一想到老师,团藏脸上的扭曲变成了憧憬,在他眼里,老师是个完美的人,冷静、睿智、有魄力,不仅学术能力强,还深谙政权之道,他不止一次的遗憾老师没有去做警察,不然一定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当个教师太屈才了。


自己改行后,还经常得到老师的指点,没有因为他在警界的恶名而不认他,比那个以权谋私的宇智波斑真是好太多!宇智波斑……团藏看着电脑上成型的几篇报道,嘴角泛起恶意的笑容。


只要自己这几篇报道发出去,他就离下台不远了。




“叔叔!为什么不继续审了?!!”宇智波镜焦急的冲进宇智波斑的办公室,连措辞都没注意。


“你叫我什么?”宇智波斑狠狠瞪了他一眼。宇智波镜方才发现自己失言,连忙改口,“警视总监大人,为什么不继续了?她已经露出了破绽,我们可以证明还有另一个人……”


“证据呢?”宇智波斑冷冷的说。


证据?宇智波镜这才发现,除了夕颜刚才口供里的错漏,他还真找不出别的证据。


“就算那两次的刺入痕迹可以证明还有另一个人存在,但现场并没有找到有第二个人的证据,你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可是……”宇智波镜有些不甘心,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明显的证据,却没有别的证据来支撑,他很烦躁。


“你的老师没教过你,身为警察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冷静吗?”宇智波斑开口训斥这个已经失了方寸的远亲。


“抱歉……”镜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那现在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


“目前只能这样结案了,凶手已经招认了,现场证据和验尸报告都与她的口供吻合,可以直接定罪了。至于其他的怀疑,只能算你的猜测,我们办案,是要靠证据说话的。”宇智波斑十指交握,神情严肃的说。


镜有些沮丧,他喃喃自语:“那岂不是查不出千手警视长的自杀为何与这些案件这么像了……”


“你说什么?”宇智波斑严厉的问,“谁跟你说千手柱间自杀案跟这起案子像了?”


镜被宇智波斑的厉声吓了一跳,他从没在斑大人脸上见过如此可怕的表情,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自杀案里有关斑大人的信息。


“那份验尸报告拿回去修改过。”


“当时是宇智波警视总监亲自跟他告知的,他接收到的应该是跟发布会一样的案情。”


“当年跟千手警视长一起去雾隐县的,是宇智波警视长。”


………………


“我……听别人传的……”镜下意识的没把小春给供出来,斑大人的脸色实在是太可怕了,好像要吃人一样。


宇智波斑此时突然整个人放松了,他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他,看的镜后背流下冷汗。


“那个告诉你的人,应该是看过最原始的验尸报告吧。”


镜吃惊的抬起头,斑大人这是变相承认了报告被改过?


“最原始的报告,在警视厅存放根本没超过半天,能看到的人屈指可数。你别紧张,我不会找那个告诉你的人的麻烦。”宇智波斑看着额头开始冒汗的镜,语气缓和的安慰。


“你要是怀疑这些连环案与柱间自杀案有关系是因为那个冰锥刺伤的特征,那你首先得想到一个问题。”宇智波斑闲适的倚靠在椅背上,悠然的说:“犯人是怎么知道柱间是用冰锥自杀的?”


当年宇智波斑开新闻发布会时,对外公布的是用刀具自杀,在警视厅内流传的也是这个版本,如果不是小春看过最原始的报告,他会一直以为千手柱间是用水果刀自杀的。那这说明……犯人看过最原始的报告,亦或者是看过报告的人告诉犯人的!


“当年看过报告的人现在都身居高位,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自毁前程的。当年我也问过保管报告的科搜研所,他们也说没发现有人进来偷看报告,所以,这个犯人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细节的呢?”宇智波斑眼神犀利的盯着宇智波镜,静静的看着这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脸色慢慢变白。


如果看过的人为保前程不会主动说出去,那就是报告管理方面出了纰漏,最大的可能就是……科搜研保管报告的人对斑大人说了谎,这份报告其实早就被外人看过了。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