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佐鸣/多cp】木叶快车谋杀案 上

看了东方快车谋杀案的产物,脑的愉快写的痛苦,阿婆就是阿婆,不是随便能模仿的233

主cp佐鸣,副cp止鼬,镜扉,带卡,柱斑,纯粹傻白甜,bug一堆,推理?没有的orz

天国的团藏请一路走好





漩涡鸣人一直有一个梦想,成为一名跟福尔摩斯一样伟大的侦探,以致于他在大学期间真的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虽然一个客人也没有,但他依然充满希望。

“我是要成为福尔摩斯的男人!”

“哐当”,漩涡玖辛奈敲着锅铲大吼:“鸣人你赶紧给我把早饭吃了滚出去!人家佐助都在外面等你半天了!!”

被打断了日行一念的鸣人在母亲平底锅的淫威下缩着头快速干掉了早饭,抓起头天晚上妈妈整理好的行李包叼起一片面包就跑了出去。

“跟佐助好好玩啊,不用急着回来。”玖辛奈大声呐喊,旁边的水门从报纸后探出了头,疑惑的问:“鸣人不是跟佐助一起去实习吗?玩什么?还今天不回来了?”

“哦亲爱的,确实是要去实习,但是在实习之前,佐助邀请鸣人去旅个游放松一下,真是个好孩子啊。”玖辛奈一脸微笑,水门把报纸撕成了海带。





当鸣人跟佐助一起在火车快要启动的时候终于赶上了时间跳进了车厢,佐助终于忍不住冷嗖嗖的抱怨:“你还能再拖延一点吗?”

“抱、抱歉,我没想到这电动车居然半途抛锚了……”鸣人心里十分郁闷,本来是想跟佐助炫耀一下自己新买的电动车,没想到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必须去退货!

“佐助你居然赶上了,哎,我还打赌你不会来了呢。”说话的人鸣人认识,佐助的亲哥宇智波鼬,一个让他崇拜不已的学霸。

“哼,我为什么不来。”佐助锐利的眼光在亲哥和他身边那个碍眼的家伙之间戳来戳去,恨不得把对方盯出几个洞来。

“哦?看来你是终于下定决心了?”鼬一脸“我不相信”。

“总比某个谈哲学谈成柏拉图的人强。”佐助一语暴击。

在两兄弟针锋相对的时候,鸣人与鼬身边的青年进行了友好交流。

“我叫宇智波止水,是鼬和佐助的堂兄。”头毛微卷的青年和蔼的自我介绍。

“啊我叫漩涡鸣人,是佐助的朋友!”鸣人元气的回答。

止水和鼬的眉头不约而同的挑了一下,然后一起看向了佐助。

佐助的脸稳的如同大理石,下巴向上轻抬45°,从鼻子里挤出一个高冷的“哼”。

“哎呀鸣人你也来旅行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鸣人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叫道:“卡卡西老师!”

银发的人民教师眯着眼,笑盈盈的对他招手。鸣人跑到卡卡西的位子上,兴奋的问道:“卡卡西老师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陪人出来旅行的。”说着卡卡西推了推一旁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男人,“带土,起来了。”

被吵醒的男人十分烦躁,看见鸣人也没好脸色,“干嘛呢卡卡西,我昨天可是执勤到12点才回来,都没睡好。”

“所以你昨天为什么不一回来就睡觉,还非要多做点无聊的事导致睡眠不足?”眼看着带土又要趴下去,卡卡西一掐他的大腿,带土顿时就叫起来了。

“别掐我啊卡卡西!这小子谁啊!”

“佐助的朋友。”

“佐助的……哈?”宇智波带土上看下看,看的鸣人心里发毛,毕竟对方的长相实在说不上温和。

“就他?等下,我怎么觉得他眼熟?”

“当然会眼熟,他是水门老师的儿子嘛。”

带土顿时蔫了,再次倒了下去,碎碎念“我什么都没看见不知道佐助有什么朋友更不知道水门老师的儿子是谁。”

“他这是怎么了?”鸣人有点懵逼。

“没事,这家伙叫宇智波带土,是佐助一个隔了很远的……叔叔吧,他以前是你爸爸的学生,后来中途不学好跑去混黑社会,现在觉得没脸见老师的儿子。”卡卡西笑眯眯的解释。

“哦……”鸣人没想到居然能遇见爸爸以前的学生,这世界真小。

“你们是跟佐助家一起约好了来旅行?”先是碰到佐助哥哥,然后是堂兄,现在是叔叔,原来不是他跟佐助俩人一起的旅行呀,鸣人莫名觉得略略有点失望。

“不止他们,”宇智波止水不知何时凑到他的身边,一指对面一个头毛比他还卷,正端着两杯奶茶向一个白发的冷峻男人走过去的青年,“那是我舅舅,叫宇智波镜,学校放假,便跟他的教授一起出来了。那边那个一脸生人勿近的,叫宇智波斑,是我们家辈分最高的,但你可千万别叫他爷爷。”

“所以这车上全都是宇智波?”鸣人惊讶的看着佐助,“你们这是家族集体旅游?”

“是宇智波及其家属们的集体旅行。”佐助补充道。

“家属?”鸣人左看右看,果然发现每个人都是成双成对,除了……

“哇哈哈佐助居然只有你是单身狗哈哈哈~~”

“闭嘴你个白痴!”佐助此时心情十分恶劣。

“诶不对啊,现在是10个人住了5个卧铺房,可这节车厢有6间房啊,还有一间住的谁?”

“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不是我们这个旅行团的。当初那位二祖宗包车时也没想到居然还有别人挤上来了。”佐助口气糟糕的说,看着其他人对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眼光,他觉得心情更加恶劣了。

晚上各人分散回自己房间之前,鼬拍了拍佐助的肩,一脸认真的鼓励,“我愚蠢的弟弟,好好把握机会,宇智波家的单身狗永不认输。”






“佐助你快看,外面的星星好明亮啊,在城里很难看到这么多清晰明亮的星星呢。”鸣人兴奋的大喊。

“不就是几团燃烧的气体,有什么好看的。”佐助一脸冷漠。

“别这么不浪漫,你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找什么女朋友,我不需要。”

“男朋友也会没有哦。”

……脚步挪了挪,佐助面无表情的移到了鸣人身边,抬头看了看,“……是挺亮的。”

“对吧对吧!佐助你还记得吗?我们在大学一起参加推理社,我说我以后要做福尔摩斯一样的大侦探,只有你支持了我诶。”

自己有说过吗?佐助觉得自己的记忆仿佛断了层,他怎么可能会对这样的梦想报以支持。

“哎可是没人赏识我这个大侦探,我觉得这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我的实力,如果现在有一个案子出现我就能大显身手了!”

……我们还在出远门呢你别说这种祈愿好吗?万一言灵了怎么办?

“佐助,等旅行回来我们就要一起去实习了,感觉我从小到大都跟你绑在一起呢,进社会了我们也要继续做好朋友呀!”

…………佐助决定睡觉。





第二天,鸣人流着哈喇子从上铺醒来,发现房内已经空无一人。

佐助就是佐助,这作息规律的他永远也赶不上,难怪人家是学霸,鸣人感叹。

他刚一出门,就看见1号房间门外围了几个人,似乎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着什么,佐助也在那里。

鸣人的事故雷达顿时就竖起来了,他敢以他的限量版拉面起誓,一定出什么事了。

“哎让一让让一让。”鸣人努力的挤了进去,还没看到什么就被人一把拉了出来。

“别看了,这里没你的事。”佐助冷着脸对他说道。

“怎么会没我的事,是不是出事了?”鸣人的眼睛顿时亮起来,“机会来的太快,我还没做好准备,佐助,你说我该怎样帅气的出场?”

佐助觉得他以前的发小现在的冤家简直是个一根筋的傻子,为了做侦探连常识都丢了,“你的帅气出场可以收起来了,这里应该交给警察!”

“诶?可是这里是正在行进中的快车,没有警察呀?”鸣人觉得他以前的发小现在的朋友简直太缺乏常识了。“佐助!这里是行驶中的快车,一夜未停,相当于密室诶!”鸣人觉得自己真是走大运了,第一个遇到的就是密室杀人案。

等等,自己还是要进去看一看是不是出了杀人事件。

趁着佐助不注意,鸣人一溜烟的跑进了1号房间,刚进去就又滚出来了。

“早叫你别进去凑热闹了。”佐助轻轻拍着脸色苍白有些干呕的鸣人,“大侦探第一次见尸体就是这种反应,你不行啊。”

“呕……我、我只是没习惯……呕……慢慢习惯就好了!”鸣人觉得自己真是太逊了,明明尸体死状并不惨,自己居然怕成这样,这怎么能行!

“不、不过……我能肯定,死者是被毒死的!凶手就在我们其中!”

佐助忍了又忍,手捏了又捏,“鸣人,我要提醒你,一般这么快做出凶手判定的,都是浑水摸鱼的炮灰角色。”

“……好像是哦……”鸣人眨了眨眼睛,苦恼的说:“可是我看到他脸上手上的皮肤都起了大片红斑,真的像是中了毒。”

“那不是中毒,只是过敏。”一个戴着手套的黑长直男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虽然你进去就马上出来了,但你看的挺仔细的。那些红斑是过敏症状,死者并不是死于中毒。”

“诶?你是……”鸣人觉得眼前的黑长直看着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

“千手柱间,木叶有名的医生,千手医院就是他的,天天上头版,还把自己的大幅头像印在宣传海报上贴了一街,这么有名的人,你居然不认识?”佐助再一次觉得自己的发小真的是没有常识。“顺便说一句,他是我们家那位祖宗的家属。”

这么一说鸣人就有印象了,因为把自己大头印在海报上贴了一街的广告位真的是……太蠢了。

“前面的我都同意,但是海报上印我的脸不是我的主意,是斑的。”千手柱间立马澄清。

“印你的脸有什么不好?”宇智波斑突然出现,他阴森森的扫了在场的人一眼,“你们对柱间的脸有什么意见?”

看着穿着印着千手柱间印象派风格大脸文化衫的宇智波斑,鸣人明智的咽下了刚才的想法。“没意见,很有创意!”

斑“哼”了一声,“看完了没有?看完了就给我过来吃饭!”随即转身进了餐厅。

斑先生可真凶啊,鸣人偷偷看了眼佐助,顿时觉得佐助的扑克脸真是温柔。

“呃……柱间先生,那死者是怎么被杀的?”鸣人眼神亮晶晶的看着柱间,柱间看着这个脸上写满了对案件的求知欲的年轻人,不禁笑了一下,“没有什么被杀哦,死因是重度过敏。”

哈?????因为过敏而死???鸣人满脸不可置信,虽然他知道过敏严重会导致死亡啦,可是真让他在这么一个完美的犯罪空间遇到一个过敏死的死者,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哦,死者对芒果过敏。死亡时间大概在12点左右,因为火车上列车员有限,送餐时间不会超过1点。根据现场遗留的食物来看,死者昨晚吃过的东西里只有芒果会导致严重过敏。”

原来还真的只是过敏死亡,鸣人有点垂头丧气,毕竟一个医生的话比他的猜测可信。

“那死的是谁啊?”

“死的人是团藏,那个火之国有名的军火商。”佐助在一边插话。

“诶???”鸣人觉得这消息一个比一个劲爆,旅行的火车上出现死者就够惊悚了,更可怕的是死的居然还是个大人物,霎时间种种狗血剧情在他脑里过了个遍。

“佐助,我觉得……”

“没什么好觉得的,这些事交给警察就行了我们去吃早餐。”佐助迅速打断了鸣人接下来会说的猜测,自己这个冤家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可、可是这里没有警察啊……”

“什么事什么事?!”宇智波带土一脸烦躁的被卡卡西推过来,“干嘛非要我过来!我还没吃饭!”

“车上有人死了,你得出场了哦。”

“不就死了个人吗!等下,死人?”带土扶住了头,“为什么出来旅个游都这么不安生!”然后他一脸凶巴巴的驱赶鸣人和佐助,“去去去,小孩子一边去,这里闲人免进了。”

“为、为什么赶我们走?警察没来之前我想帮忙看着这里。”大侦探鸣人自告奋勇。

“我就是警察!”带土一脸凶恶。

不是吧!混过黑社会也能当警察?鸣人觉得这招录条件也太宽松了。

“虽然他只是个巡警,但也是这车上唯一的警察了,让他看着比较好哦鸣人。”卡卡西笑眯眯的说,“那就这样了,我先去吃饭了,带土你好好工作啊。”

莫名其妙在旅行期间开始工作的带土觉得心很累。

“哦~有警察在就好了,我也去吃饭啦~斑还在等我~”柱间也如释重负的溜了。

不要跑这么快呀医生,我还有话想问呢……鸣人觉得这世上像他这样愿意帮助破案的良好市民真是太少了。

“鸣人,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佐助也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把鸣人拉走了。

可是鸣人总是觉得哪里不对,他以他爷爷……不,爸爸的名字起誓,这绝不是一件普通过敏死亡事件。证据就是……

“警察先生,死者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对芒果过敏,可他为何会吃下芒果呢?这不是矛盾吗?”

他说的好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带土也愣住了,他抓了抓头上的刺毛,冥思苦想了一阵,最终想成了一团浆糊。

夭寿!他只是个巡警,又不是刑警,这么高难度的推理为何要为难他,他又不是卡卡西那个贤十!

“佐助你看!现在不仅有密室死亡,还有个发现不了问题的平庸警察,这就是推理小说的完美开场,果然是需要我这个大侦探来拯救这车里的人的!”鸣人一脸兴奋。

你能不能小声点,宇智波带土开始一脸狰狞的挽袖子了!佐助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对带土丢了个眼刀。

“其实我刚才进去有看到个重要线索!”鸣人丝毫没有发现空气中凝结的气氛,眉飞色舞。“死者怀里居然抱着一只哈密瓜!你说这代表什么?”

“告诉人们他爱吃哈密瓜,吃的起哈密瓜,临死都不忘展示他的富有。”佐助一脸木然。

“佐助你太没有推理思维了,这明显是在揭露凶手是谁!所有推理小说都是这么写的!”

所有推理小说还都会写对于遗物暗示的第一次猜测绝对是被误导呢!

“哈密瓜的发音是メロン,第一个字母是m,我们这车人姓名开头有m的就只有一个人!!凶手就是他!”

等、等下!佐助眼睁睁的看着鸣人一阵风的奔进了餐厅。带土两眼发直,“佐助,我觉得你可能这辈子都要是单身狗了……”

评论(1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