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Mr Uchiha & Mr Uchiha 10 完

史密斯夫妇梗,只管谈恋爱的傻白甜

是的你没看错,这文完结了๑乛◡乛๑




Mr Uchiha & Mr Uchiha 10




“千手教授~你居然主动约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哈哈~”

忍下心里想揍眼前这个猥琐脸的中年男人的冲动,千手扉间挤出一丝微笑,客气的说:“很抱歉,打扰您休息的时间了。”

“没有没有,能够跟你吃饭,是我的荣幸啊哈哈~”

通讯器里传来宇智波斑嫌弃的声音,“我待会能揍他吗?”

扉间咳嗽了一声,继续堆起笑容,“中午请您出来,是有点私事需要您的帮助。”

“你说你说,你的要求,我能帮的一定帮。”对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腮帮子的肥肉不停的抖动,看的扉间觉得自己眼睛要瞎了。

“是这样……”千手扉间压低了嗓音,“我有个亲戚……小孩子不懂事,去酒吧鬼混就染上了毒瘾,家里人不忍心把他送到戒毒所受罪,就想找点东西给他缓解下……我听说您这儿可以搞到,想问能不能帮个忙……”

副院长连连摆手,“我可是守法的好市民,怎么会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呢?”

通讯器里传来柱间的声音,“扉间,这家伙眼神刚才有点飘忽,肯定有问题。”

“我亲戚说了,只要您愿意帮忙,钱不是问题。”千手扉间立马用手比了一个数。

“哎呀千手教授,对于你的亲戚我表示同情,但我真的没干这些触犯法律的事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无论扉间怎么劝诱,副院长就是油盐不进,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货,扉间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冤枉人了。

“扉间,要不要试试用U盘诈他?”宇智波斑的声音响起。

千手扉间马上反应过来,他低声说道:“其实您不用担心……我是那位先生介绍来的,但是他没来得及跟您说,就出事了……”见副院长将信将疑,他补充了一句,“他跟我说上个月10号左右从您这拿的货十分纯正。”

副院长这时才笑的欢畅了,他乐呵呵的握住扉间的手,在手心里挠了一下,说道:“早说嘛~其实不用钱我也能帮忙的……”

“老子要崩了他!!!!”

“斑你给我冷静!把你的枪给我放下!”

“组长你快点帮忙,我要按不住他了!!”

………………

听着通讯器里传来的一阵鸡飞狗跳,千手扉间的脸色青了,对面的猥琐男人以为他被吓到了,连忙在他手上拍了几下表示安慰,“千手教授你不用现在就答复我,可以想一想,想一想~”

“扉间,马上答应。”

“柱间!那是你亲弟弟!你居然让他去色诱!”

“我们这是在执行任务!任务!你安静点别添乱!”

千手扉间忍了又忍,尽力无视通讯器里的混乱,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那……好吧,不过,我要先看到东西。”

副院长心花怒放,垂涎了七年的人现在终于要到手了,他兴奋的快要找不到北了。

“那是当然的当然的~我们去下面的酒店,那里有好东西~”

趁着副院长去结账的空档,千手扉间对着通讯器低声怒吼,“宇智波斑!你要是再不听指挥瞎闹,你就给我滚回去!”

“扉间你竟然凶我!你晚上别想睡了!”

这个混蛋!!千手扉间觉得这短短的几天,自己这一辈子的老脸全都被丢尽了!离婚!必须离婚!



跟着副院长一进酒店套房,转身咸猪手就上来了,千手扉间侧身闪过,有些不满的说道:“不是说好的先看到东西再谈别的吗?”

副院长搓搓手,嘿嘿一笑,“别介意别介意,东西就在这儿。”说着,千手扉间就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打开了房内大床的暗格,竟然藏着满满一床底的毒品。

原来这家伙长期包了酒店的一间套房用来藏毒,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这卖多少钱?”千手扉间说出了之前说好的暗语,示意千手柱间可以动手抓人了。

“是你就不要钱,陪我做点高兴的事就行了~”副院长一脸的兴奋,看的千手扉间浑身鸡皮疙瘩,手已经捏成了拳头,准备好好的招呼这个老色鬼。

套房门“砰”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宇智波斑风驰电掣一般的冲到副院长面前,拎起他的衣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嗨,我们又见面了。”跟着在副院长惊恐的目光中,再次把他揍成了猪头。



“原来死者的合伙人真的就是他啊。”拿着从副院长身上搜出来的U盘副本,千手柱间对斑笑道:“按照之前说好的,我会把这个复制一份给你带回去向你的雇主交差,反正犯人已经被捕,这份交易记录对你的雇主已经没用了。”

“还省了那家伙再讹我一单暗杀的功夫。”对于这次能合情合理的坑到绝,宇智波斑心情十分愉快。

“咳,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么敏感的字眼哦斑。”千手柱间对他摇了摇手指,宇智波斑哈哈大笑,“下次再跟你讨教枪法,现在我要跟我亲爱的回家了。扉间,我们走了。”

但是千手扉间没有动,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像是隔着遥远的距离看着斑。千手柱间面带微笑,认真的对他说道:“斑,很抱歉,扉间不能跟你回去了。”

宇智波斑的脸色沉了下来,“你在说什么?”

“他违反了国家安全规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还跟黑道人物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存在泄漏机密嫌疑,他必须回去受审。”柱间的眼神带上了一丝怜悯,“所以抱歉了。”

宇智波斑不可置信的看着千手柱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你明明知道他是不知情的!!”

“斑,本来你也是要一起被逮捕的。”柱间的眼神清明,带上了一丝忧伤,“但是扉间说你愿意将功补过,他会回去承担所有责任,所以,这次我们不会抓你,但是希望下次你不要落在我们手上了。”

宇智波斑惊愕的看着千手扉间,扉间的表情是那么的平静,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他看着宇智波斑,绯红的眼眸古井无波,如同初见时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与斑擦肩而过。

“扉间!”宇智波斑的身体动了,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明明一切都结束了,为什么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斑!”千手柱间用力摁住了他的发小,轻声的说道:“不要轻举妄动,就算是为了扉间,请你忍耐一下。只要你能忍下来,你们以后一定还会再见的。”

宇智波斑的动作力度慢慢变弱,最后完全安静了下来,那双曾经百发百中夺走无数性命的手此刻如同秋风中的落叶,颤抖的连一把枪都拿不起来。

“柱间……”他嘶哑着声音,指甲紧紧刺入手心,殷红的血丝沁出指缝。

“你不能骗我……我一定还能见到他的……一定……”




三年后。

曾经久负盛名的“月之眼”销声匿迹,另一个后起之秀“鹰”取代了他的位置,成为警察新的头疼对象。

木叶大学的一位教授递了辞职信,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学者们一向来去自由,人们议论了一阵子也就不再关心。

市中心最贵住宅区的公寓再次易了主,前任老板据说回老家开酒吧去了,有钱人的世界平民不懂。




“叮咚——”

挂着“无限月读”牌子的酒吧门前,有人按响了来客铃,老板把头塞进了被子里,把铃声隔绝在了布料之外。

来人十分有耐心,隔一会儿就按一段时间门铃,每次都不长不短,保持一致。

在铃声响了数十下后,老板终于被吵的掀开被子爬了起来,顶着一头炸毛怒气冲冲的跑下楼,一把拉开门大吼:“按什么按没看现在是大白天吗!我这儿不开门!”

然后他就整个人定住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来客。趴在吧台上的黑猫“喵”的叫了一声,迅速的奔到了来人脚边,亲昵的蹭蹭他的小腿。

“团扇,你长胖了。”来人弯腰摸了摸黑猫的毛,红宝石的眼睛看向还在发愣的老板,无奈的问道:“你还要我在门口站多久?”

“我等了你好久……”宇智波斑如梦初醒,他有些颤抖的摸上来人白皙的脸颊,轻轻抚过那些陈年旧伤,生怕这是一场醒了无数次的梦。

“我刚被大哥踢出来,就去了公寓,没想到你居然把公寓卖了,这让我睡哪儿?”千手扉间细长的眼睛带着一点笑意,那是宇智波斑见过的最好看的笑容。

“我金盆洗手了,不卖房子我就得饿死街头了。”斑可怜兮兮的说,“不过我的酒吧还缺一个老板娘……不,老板!”看见扉间眼睛一瞪,斑迅速改了口,一手搂住了对方的腰,笑嘻嘻的问:“你愿意做另一个老板吗?包吃包住包睡哦~”说着手不老实的在劲瘦的腰身上弹起了节奏。

千手扉间没有阻止他,他凑到斑的耳边,轻声笑道:“我现在还在你的户籍上,你的酒吧包括你都是我的。”说完,他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双唇,毫无保留的将唇舌送到了斑的嘴边,与他亲密的纠缠。

斑一手按着扉间的后脑加深了这个热吻,将人带进了室内,一手把门上的挂牌翻了个面,然后一脚带上了门。两人跌跌撞撞的双双倒在了沙发上,急不可耐的互相撕扯去了衣物,再度交缠在一起。

室内的温度在升高,急促的喘息和肉体的撞击声交织成美妙的夜曲,诉说着多年的思念和爱语。


酒吧门口的风铃轻轻作响,大门上的挂牌随风飘动,露出醒目的大字:

本日休店。





感谢坚持看完的妹子们,没有一一回评很抱歉,你们都是小天使么么哒~

最后没能让他们更帅气的结束,是我水平有限,土下座。

写完发现已经400粉,是时候来一次福利活动了233

预计可能会掉落一篇带卡的独立番外,与正文联系不大,不看也不影响。

最后,祝大家天天有粮吃,双11买啥有啥,比心❤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