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Mr Uchiha & Mr Uchiha 05

史密斯夫妇梗,只管谈恋爱的傻白甜

吵架了吵架了,今天的吵架是为了明天的啪啪啪๑乛◡乛๑

请无视bug和常识错误




Mr Uchiha & Mr Uchiha 5




在黑暗降临的一瞬间,一声破窗而入的碎裂声掩盖了另一道消音的枪响,宇智波斑一手抚住千手扉间的后脑,一手稳稳的举起枪,精准的结束了粘着红外线装置在黑暗中尤其显眼的目标的生命。

随后当众人开始惊声尖叫时,他把枪放进了口袋,抱着千手扉间就跟着人群往外跑去。

“怎么了?”千手扉间一边跟着斑走一边心里十分着急,他迫切的想知道谁出事了,那道碎裂声明显是狙击手射破了玻璃。

“好像出事了,我们赶紧回家。”宇智波斑紧紧的抓住千手扉间,一路向停车场奔去。

“扉间,供电还要几分钟才能恢复,不过你放心,大臣没事,你先跟斑回去,不要回现场了。”柱间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大臣没事,那就是冲着慈善家来的了?千手扉间稍微安下了心。不过一个有名的富商死在这儿,他们少不了也要迫于舆论压力进行调查,但总比死的是政要好处理,就算他实际上是个黑道人物。

等下!大哥知道他现在跟斑在一起,那岂不是刚才那幕他们全看见了?!!

在他心里各种羞愤的当口,宇智波斑已经把他塞进了车里,狠踩油门,扬长而去。

宇智波斑看着身边明显一脸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伴侣,心里盘算着还是别跟他说酒店发生杀人案了,把个文弱(?)的大学老师吓到就不好了,而且按常理,自己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

“刚才是不是发生枪击了?我听见有玻璃碎了。”千手扉间一张口差点就让宇智波斑方向盘拿不稳。

你这猜的也太准了吧!这让我怎么接??

“啊?不会吧,这里又不是美国可以随便带枪的。”宇智波斑蹩脚的回答。

“可是那么多人都在尖叫,肯定是出大事了。”

“呃……突然黑下来是挺让人感到惊慌的,尤其是对女士而言。”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的话题起的太硬了,他本来是想问斑为什么突然吻他,但他话到嘴边又觉得太羞耻了,而且通讯器还开着,于是硬生生的转成了询问现场情况,斑能磕磕巴巴的接下来也真难为他了。

“啊对了,镜也在酒店!他不会有事吧!”千手扉间突然想起他们把宇智波镜给忘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宇智波斑的脸色又黑了下来。镜怎么会有事?谁都会有事就他不会!想起刚才扉间对镜模棱两可的回答,斑一口气就上来了。

“扉间,你是不是真的想跟我离婚?”

千手扉间睁大了眼睛,随即沉默了。

见他不说话,斑心里的怒气开始增涨,“你是不是早就厌倦了?也是,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主动,而你是被动的承受一切,你心里其实不喜欢这样的对不对?”

千手扉间承认斑有些话说中了,他确实觉得在有些方面不是很喜欢斑的过于强势和自己的过于被动,比如上下问题。

在他和斑刚结婚的时候,一度为上下问题争吵,对话如下:

“为什么一直是我在下面?”

“因为你打不过我。”斑得意的笑,看的扉间心里直翻白眼。

如果我使出全力,你得进医院躺三年以后别想碰我好吗!

但他不能对普通人动粗,扉间只好郁闷的吃下这个暗亏。

可是扉间并不是个对这方面斤斤计较的人,既然都那样了他也懒得再别扭,反正出力的不是他。相比之下,他更烦恼斑要求的频率跟他认为的合理频率不相配的问题。

“你对我有意见,直接对我说好了,何必上来就是一副感情破裂要离婚的样子,你想跟我散了,有问过我答不答应吗!”

跟你提意见你从来都是先到床上解决问题然后继续死性不改好吗?我的腰还得继续为国家工作呢!

看着千手扉间默不作声,宇智波斑心里更气了,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时速指针眼看着就要破百了。千手扉间不得不开了口,“你别发疯,这速度太危险了!”

宇智波斑置若罔闻,千手扉间只好软下语气,好言好语的劝他,“你别这样,会出车祸的,我们回家再谈好吗?”

指针慢慢回转,扉间终于松了口气,心想这人真是跟猫一样,要顺毛的。

“大哥,你生死时速演完了吗?”宇智波泉奈生无可恋的声音从通讯器传来,“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我先简单的跟你说一下,你不用回我。好消息是,目标确认死亡,钱已到账。坏消息是,绝说目标身上有个很重要的数据盘,被你一枪打坏了,要你负责。你千万不要激动,想想你身边坐着亲爱的千手教授。”

宇智波斑真的很想骂娘,他接的是杀人的单子,谁知道目标身上揣着重要的东西,被他一枪打烂了这能怪他?!!

但是绝算是他的老客户了,他不能对回头客发飙,雇佣兵也是做生意的,要讲信誉。

“绝说他不需要你赔钱,只要你帮忙把这个数据盘的副本偷出来就行,因为都是一些毒品交易的记录,副本应该在目标的合伙人——木叶大学的某位教授身上,至于是谁,要你去找。”

什么不需要赔钱,这明摆着是要利用他去偷副本又不想付钱,绝这个混蛋,枉他以前跟他合作那么多次,居然如此坑他!

“虽然大哥你现在应该在心里把绝崩了无数回,但我还是有义务提醒你,他是辉夜姬的儿子,我们还是照他说的做比较好,除非你想当铲除辉夜姬的勇士。”

好吧,没人敢去动黑道女神辉夜姬的,这点宇智波斑还是清楚的。他悻悻的想,绝别高兴的太早了,迟早会有人把他亲妈给端了的。

千手扉间看着斑的脸色阴晴不定,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咬牙切齿,心想这看起来好像真的生气了,估计回去就要妖精打架,还好自己明天没课。

出乎他意料的,到家后斑只是进屋换了身衣服,就被一通电话给急匆匆的叫走了,说是公司账目被国税局驻点审查要他去接见一下领头的人。

斑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也不知道。当扉间醒来时,就看见斑已经躺在他身边睡着了,眼下有些淡淡的青色。

他忽然有些心疼,扉间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宇智波斑做事固然霸道强势,但他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自己现在吃穿住行全都是最好的,光凭国安部给的薪水是绝对不可能过上如今的生活。除了那方面他有些吃不消,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地方使他感到不适,而这一切都是宇智波斑给的。

而自己却在纠结要不要跟他离婚,好像是太薄情了。

“唔……”斑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千手扉间坐在他旁边,一脸纠结。

平心而论,千手扉间长的是不错的,只是被脸上的陈年疤痕和土气的黑框眼睛给遮盖了,不然自己当初也不会有了兴趣。

但是性格是让他继续保持兴趣的原因,冷静,细致,公正,恪守规则,但稍微挑拨一下就会显露小情绪,像在逗猫,然后他就陷下去了。

现在他倒还真是跟猫一样薄情了,宇智波斑赶走了倦意,打着哈欠起了身。

昨晚跟泉奈商量了一晚上该怎么找到副本,毫无头绪,虽说扉间是木叶大学的教授,但他怎么可能知道谁是毒品贩子的同伙,自己还是得去想办法。

“斑,昨天你说的事……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一下……”冷静下来才好沟通。

“冷静?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分开冷静一下?”宇智波斑气笑了,敢情他昨天说那么多换来的是分居提议?

觉得宇智波斑好像误会了什么,千手扉间补充道:“我觉得昨天你太激动了,这没办法谈的,我们还是……”

“行了我知道了,我先走了!”宇智波斑气的要死,千手扉间真是个无情的家伙!

眼睁睁的看着斑离开了家,千手扉间有些懊恼,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扉间,早上好啊~”千手柱间活跃的声音响起。

“……”

“大早上的就这么颓废?斑把你怎么了?”

听着大哥意有所指的话语,扉间忍下挂断的冲动,问道:“什么事?”

“我们清理那个倒霉的慈善家的尸体时,发现他身上有个U盘,被结束他生命的子弹打坏了。这个U盘估计很重要,不然他不会随身带着,我想让你看看,能不能把U盘修复。”

“我又不是神,被打烂了就没法还原了,而且……我的电脑好像落在酒店会场了!”

“你放心,你的电脑我找到了。这个U盘我们拆开看了,芯片还好没有受到太大损害,应该是可以修复的。你是回国安部还是我们把东西送过去?”

“……回国安部我可能很长时间都出不来了,还是送过来吧。”想起宇智波斑难看的脸色,扉间垂下了眼帘,下意识的选择了不回国安部。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早就让日斩把U盘和你的电脑送过去了。”随即柱间轻笑一声,“扉间,你不回来,是为了斑吗?”

又来了,大哥这段时间似乎很乐于做感情调解员。

“你真的要跟斑离婚?你能告诉我真实的想法吗?不要随便糊弄我,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弟,是真是假我听得出来。”

一阵良久的沉默,扉间低低的开了口。

“……我在害怕……”

“大哥,这么多年,我们有多少同伴牺牲了,你知道吗?”

“我们是这世上的无名之人,活着不会有人知道,死了连墓碑也不会有,我以前不会在意,但是现在我害怕了……”

“……我害怕有一天,我会在任务里牺牲,然后留给斑一捧白灰……”

“所以你想在这种情况发生前一刀两断,长痛不如短痛吗?”

手机里传来一声叹息。

“你在七年前,就申请转文职了,虽然你说是因为受了伤身体不够灵活上不了一线,但我知道,你是为了斑。”

“你现在又因为这可能不会发生的未来想擅自结束这段婚姻,你有问过斑吗?”

“不要擅自决定一切,你说斑自大妄为不考虑他人感受,你不也是一样吗?既然当初是你自愿接受了他,就不要单方面的结束这场婚姻,这对斑不公平。”

“况且,你自己也是不愿意的,不是吗?”

扉间脸色苍白的挂断了电话,团扇蹑手蹑脚的跃上他的膝头,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轻轻舔了他一下。

伸手摸了摸团扇的头,看着猫咪舒服的眯着眼,扉间苦笑了一下。

抱歉,让你的另一个主人难过了。

评论(1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