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柱扉】心之罪 03

看到lo在疯狂屏蔽,希望不要轮到我这个小透明orz


01  02 



千手扉间快步走在警视厅的走廊里,所有看到他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他停留在了厅长办公室的门口,对着守在门口的秘书说道:“我要见宇智波斑。”


虽然是请求的话语,但语气一点儿也没有客气的意思。秘书早已习惯了他的这种风格,恪守礼节但又带着说一不二的强势。


办公室的大门打开,千手扉间进去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请派人保护千手柱间。”


宇智波斑的眉头皱起,显然对他的作风很不爽,“你这是求人的态度?”


“你会在乎我的态度?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千手扉间毫不留情的嘲讽。


“你今天是来跟我吵架的吗?”宇智波斑觉得自己当初竟然会同意千手扉间来搜查一课做交涉人真是脑子进了水,搞得自己天天吃火药。


“金角银角很有可能会对我大哥下手,你必须派人保护他。”千手扉间直接不理宇智波斑的话茬了。


头上青筋直冒,宇智波斑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这是柱间的弟弟,他不能揍他,不然柱间会来跟自己谈心了,然后冷冷的说:“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金银兄弟会来找他?”


“他是导致金银兄弟被捕的关键人物里最好绑架的一个,又有社会知名度,拿来当筹码最好不过了。”


宇智波斑对天翻了个白眼,“就这?要说好绑架的,你不也是吗?”


千手扉间嗤笑一声,“我的谈判失败了,怎么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想起那场失败,他的心里还隐隐作痛。


“你还知道你失败了吗?那你为什么今天要来警视厅?”宇智波斑指了指桌上的台历,“我放了你长假,就是为了让你好好反省你的过激行为,你倒好,不仅没反省还变本加厉直接来命令我了。”


难怪今天所有人看到他都很惊讶,因为自己在放长假,因为那场失败的谈判。


他违反了谈判的原则,激怒了犯人,导致人质差点被杀。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孩子凄厉的哭声萦绕在脑海,久久不能离去。


“……总之,你一定要保护他的安全。你跟他是好友,他给了你那么多的帮助,你不会不管的。”


“你真是奇怪,这么关心柱间,为什么这么久都没去跟他联络下感情?”宇智波斑盯着千手扉间脖子上的围巾看了一会儿,“从来不戴围巾的你今天居然戴了围巾,还看着很眼熟……”


千手扉间低头,见到那熟悉的颜色,才反应过来自己出门时顺手就把柱间的围巾戴上了。


“柱间他不相信你说的话,所以你才来找我?”宇智波斑嘴角扯出一抹嘲讽,“你不是靠嘴吃饭的谈判专家么,居然说服不了他?”


“他相信警察。”却不相信我的判断。


“这不是所有正常公民的思维么,警察就是保护他们生命财产安全的国家机器。”宇智波斑轻轻的叩了叩桌子,那节奏听起来他有些不耐烦了。


“金角银角越狱的事警视厅会抓紧时间搜捕,你若是真担心柱间,就去盯着他吧,反正你也放假没事了。”


千手扉间心里升起一丝抗拒,“不,我……”


叩击的声音陡然增大,宇智波斑捶了桌子,“你也是警察,我现在派你去保护千手柱间,你在抗拒什么?你们两兄弟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不关心,我现在要你履行一个警察的责任!”


室内的声音都停止了,千手扉间冷静下来,他看着那熟悉的织物,低低吐出一个字,“好。”




千手扉间又一次的来到了千手心理诊所,前台妹子见到他什么都没问就礼貌的放行,还贴心的加了一句,“先生很早就出去参加一个会议了,大概要回来了,您先在他办公室坐一会儿吧。”


他环顾四周,上次来时并没有好好的观察兄长的办公室,现在终于有时间看了。


跟众多学者的办公室一样,是简单的书柜加桌椅组合,角落里摆了几盆绿色植物,据说可以起到调节病人情绪的作用。书柜里都是心理学方面的著作和档案病历,唯一格格不入的是摆着他们去世多年的弟弟们的照片。


“隔壁老板有几个正在上小学的孩子,每天都能见到他们被母亲带着来跟爸爸一起回家,真是幸福啊,看着就像是回到了当初……”


当初他也是这样跟兄长一起去接弟弟们放学回家的。


母亲早逝,父亲忙于生意经常不回家,千手兄弟们几乎都是佣人带大的,待到柱间和扉间上了贵族私立学校的高中部,就是他们带还是小学生和初中生的板间和瓦间了。他们经常一起放学,然后去接小学部和初中部的弟弟们,四个人一起回家。


这样幸福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扉间,让你久等了。”千手柱间风尘仆仆的归来,带进一室秋霜。


“没有等多久。”扉间在柱间脱外套的过程中,又眼尖的看见了他手腕上的痕迹。


“你的手受伤了吗?”他忍不住问了。


千手柱间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你说这个啊?”他晃了晃手腕,腕上的名表折射出一点银光。“你眼神可真好,戴着手表都能被你看见。”


“别说废话,怎么弄得?”


“扉间你别这么凶嘛。”柱间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昨天出门不小心被碎玻璃扎到了,路上不知道谁这么没道德竟然高空抛物,差点就砸到我了,还好只是被飞溅的碎玻璃划伤了手,很浅的伤口,过几天就好了。”


昨天?高空抛物?千手扉间的眼瞳急剧的收缩,金银兄弟越狱是在前天,这肯定不是巧合。


他果然没判断错,千手柱间就是他们的目标。


“宇智波斑派我来保护你。”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千手柱间听完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一定又把斑惹怒了吧?所以他干脆把你踢到我这儿了,眼不见心不烦哈哈~”


扉间脸上浮现起一丝恼怒,“我是在正经的跟你说很重要的事!”自己的兄长真是无论何时都心大,完全没意识到现在情况多严重。


“嗯嗯,很重要的事。”看见千手柱间眼里的笑意扉间就知道他根本没在听,眉头一皱正要习惯性训斥,却听见柱间轻柔的说:“斑的这个决定真好,我又能看见你了。”


丝丝缕缕的情绪悄然涌上心头,千手扉间闭上了嘴,手指无意识的捏住了衣角。


“我们有多久没这样面对面的说话了?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千手柱间的声音平缓悠长,眼里流露出一点哀伤。


“你还记得吗?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一起放学,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旅行。板间不听话,是你拉着脸教育他,瓦间学习上不懂,也是你替他解惑,我好像只会陪他们打游戏,还是被他们吊打的那种。”


随着柱间的叙述,扉间的回忆也被打开了,他仿佛回到了少年时期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弟弟们调皮难教,大哥又是个喜欢跟狐朋狗友溜出去玩的,没一个让他省心。


那样的日子,虽然鸡飞狗跳,但充满了温馨和幸福。


后来,这样的日子是为什么消失了呢?


是因为他的疏忽,弟弟们被绑架了,丧心病狂的绑匪发现他们家报了警,便撕了票。


所有的一切都终止了。




“!!!”


扉间猛的回到了现实,他看见他的兄长坐在他旁边,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你没事吧,你流了好多汗……”柱间想为他拂去汗水,被扉间一晃头,躲了过去。


有些尴尬的放下手,柱间讪讪的说:“擦擦吧,不然会感冒的。”


千手扉间站了起来,“我先出去看看周围的情况,待会再联系。”


柱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手腕上的伤痕红的刺眼。


“扉间,你一定要躲着我吗?”


一时间,各种感情向扉间扑面而来,少年时的亲密,杂物间里的亲吻,夏日午后的交缠,那个让人心碎的秋日……强烈的冲击让他摇摇欲坠,他努力克制住自己想挣脱的冲动,低声说道:“那都是少不更事的错误,你是心理学大师,你应该明白的。”


“我是心理学专家,我更了解你现在的心理。你终止了这段感情,是因为我们没有照顾好瓦间和板间,导致了他们的死亡,是吗?”


柱间的话就像一根针,轻易的挑破了扉间内心深藏多年的伤疤,他有些颤抖,“不是我们,是我。”


是他没有看好弟弟,他明明答应了很快就会回去,可他食言了。


千手柱间忧伤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弟弟,他取下了被汗水弄得濡湿的围巾,轻声劝道:“不要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那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当年的犯人也已经绳之以法,你不用再背着沉重的包袱。”


心底的悔恨如细流一般缓缓流出,扉间盯着挂在柱间手臂上的围巾,大脑一阵放空。


犯人被绳之以法了,可是瓦间和板间再也回不来了,他无法心安理得的过所谓的幸福日子,所以把自己沉浸在了工作之中,借此麻醉自己。


他也不再跟柱间见面,少年时的情感只是一场畸恋,待到成年之后,一切都会走上正轨。


“我们很久没见了,你不想跟我说说这些年的事吗?”柱间柔和的声音一直萦绕在他耳边,扉间看着兄长欣喜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内心不由得有了一丝柔软。


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于冰冷无情了?


但是最终他还是让柱间失望了,“我……先回去一下,明天再来找你……”


他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途经前台,他下意识的问了下,“我大哥昨天差点被高空抛物砸到是吗?”


前台妹子一脸茫然,“先生从没说过这事儿呢,而且先生昨天一天都没出去呀,晚上是被电视台的人直接开车接走的,怎么会被高空落物砸到?”


……他明明……


千手扉间觉得似乎有一团迷雾,将他和千手柱间紧紧的笼罩起来。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