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柱扉】心之罪 01

有妹子想看骨科,但我总是满脑子悬疑犯罪233不知道为啥会这样orz个人水平有限肯定会有bug,这次不会跟桔梗一样是be了,我保证是he~

02


秋日的公园,金黄的树叶飒飒飘落,戴着围巾的白发少年对坐在长椅上的弟弟们轻声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待着,我马上回来。”

“哥哥,我有点怕……”年纪最小的男孩子有些惴惴不安,少年摸了摸他的头,摘下了自己的围巾,围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怕,这里人很多,坏人不敢来的,瓦间也会陪着你的,我很快就回来接你们。”少年有些犹豫,但看了眼时间,还是离开了弟弟们。

“哥哥……”他的手被一只幼小的手抓住了,少年回头一看,他的两个弟弟用力拽着他,脸上神情木然。

“可是哥哥你没有回来……”孩子们的脸开始渗出血液,从眼、鼻、口、耳朵分别流出了鲜红,他们的表情变得可怖,死死的拉住少年的手,将他往后拽去。

“你没有回来……为什么没有回来……”

黑暗的恐惧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惊恐的白发少年吸了进去……






“!!!!”

千手扉间猛的从床上惊坐而起,他大口的喘着气,额头冒出了丝丝冷汗。

竟然会梦到二十年前的事……因为今天是他们的忌日吧……

千手扉间清醒了一会儿,他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发现已经是黄昏。

季节已经迈入了秋天,天也黑的早了,现在才五点,已经可以看见依稀的夜色。

自己上午刚去了墓园,中午一个午觉就睡到了现在,还做了二十年前的噩梦,是他们还没原谅他吧。

扉间来到客厅,那里供奉着一个小小的神龛,上面摆着两个小男孩的黑白照片,一个黑发,一个少白头,都笑的天真可爱。

扉间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的念道:

“瓦间,板间,对不起……”





单身汉的晚餐都是简陋的,千手扉间消灭了几碗简单的便当之后就无所事事了,自己还处于休假之中,不用上班,但又没什么其他爱好,工作狂一旦闲下来,就觉得倍感空虚。

他只好打开了电视,火之国的各家电视台这个点无一例外都是在放综艺或者电视剧,对于千手扉间这种每天都干着讲逻辑的工作的人来说,电视剧他是很不爱看的,在他看来都是一堆逻辑漏洞百出的东西,竟然还会有人喜欢,他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他平时就只看看那种谈话综艺,可以配合他的工作来研究一下不同人的心理,说不定哪次出门谈判就能遇上。

千手扉间是个谈判专家,不是商务的那种,而是隶属于警视厅的那种,又叫交涉人,drama里都把这个职业拍的相当拉风帅气无所不能,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个职业是担负着多么巨大的风险和责任。

警察这个体系里的人干的时间长了,或多或少都会去跟心理医生打交道,来疏解一下内心的心理问题。谈判专家也不例外,但因为本身就是靠钻研人的心理来与犯罪分子对话,他们跟心理医生多半也很难取得好的治疗效果,不是他们觉得心理医生水平还没自己高,就是心理医生觉得这人太不配合。

不过这都跟千手扉间没关系,他是少有的可以连续跟几个大案的犯罪分子交涉而不会留下心理问题的人,用警视厅厅长宇智波斑的话来说,就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主持人,这次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全国知名的心理学大师千手柱间先生!他会在本期节目里与我们畅谈心理学不为人知的奥秘~大家是不是很期待呢?~”

千手扉间的目光定住了,他看着屏幕里那张熟悉的脸久久不能移开。

千手柱间是他的亲兄长,全国有名的心理学专家,为人仗义热情,朋友弟子遍天下,警视厅厅长宇智波斑是他发小,经常请他来帮忙做犯罪心理分析,帮助破获了不少案子,是个在司法界也著名的人物。

最近几年,他开始一反之前低调不怎么接受节目采访的作风,频频在各大综艺节目亮相,很快就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更有人私下称,他这是在为踏入政界做准备,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

“千手先生,心理学经常被人传的神乎其神,比如催眠术就是众人和影视作品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请问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千手柱间哈哈一笑,“催眠在我们心理学叫做心理暗示,没有那些片子里拍的那么神啦。只对意志力不那么强或者受过心理创伤的人起作用,要是有人想催眠我那肯定是不可能成功的哦~”

台下传来一阵哄笑。

“而且要对一个人做心理暗示,可不是马上就能生效的,而是要做好长期的准备工作。比如若你要求我现在就把你催眠,那我可以说是不行的,因为你的意志力并不弱,而且对我有了戒心,这种情况下做心理暗示很大程度会失败。但若是我每天都对你做暗示,比如我对你晃动这条围巾。”

千手柱间摘下了他进演播室起就一直围着的围巾,动作帅气,惹起了一阵女生的尖叫。他把围巾放在主持人面前,开始有节奏的晃动。

“如果我每天都很自然的对你晃动这条围巾,你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接受这个暗示的符号,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能以这条围巾为触发点,被我催眠了。”

千手扉间对着他哥翻了个白眼,这套说辞这段时间他已经见柱间在各种节目上演示过了,居然又来重复一遍,现在的通告费这么好赚?

但主持人和观众显然是被糊弄住了,连连发出惊叹。

“千手先生,请问您觉得会不会有人把心理暗示用来犯罪呢?”

“你这个问题我不敢说没有,但我保证大部分心理专家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说实话,与其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和时间去用心理暗示来犯罪,还不如去多收几个病人哪,心理医生的诊金很贵的~”

千手柱间的话又引起了一阵爆笑,看来这期节目收视率会很好看了。

看着大哥在电视上的那张蠢脸,千手扉间拿着遥控器在是否换台里犹豫了很久,还是把遥控器摔到一边去了。

毕竟他们两兄弟,已经很久没有在现实生活里见过面了。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三个月前被捕的银行抢劫杀人案的犯人金角和银角兄弟两小时前从关押的看守所逃走,现在全城通缉,请广大市民一经发现犯人踪迹,迅速向警视厅举报,有重金酬谢,举报电话是……”

千手扉间睁大了眼睛,手里的碗筷也“砰”的一声落在了水池中。他快步来到客厅,仔细的看着电视新闻,上面两张一模一样穷凶极恶的脸,正是三个月前他参与进行谈判交涉的金银兄弟。

这两个劫匪,让千手扉间印象很深,不仅因为凶残到用小孩做人质,还因为其头脑竟然也很好,跟他们谈判十分伤神,后来还是靠的强攻才抓住了。现在他们居然逃了出来,千手扉间敢肯定,他们不会一心想着逃出木叶市,现在到处都是抓他们的警察,风险太大。他们肯定会趁机来报仇,如果能顺便抓个大人物来做人质,他们也能顺利脱身。

扉间思考着他们可能的目标。宇智波斑?不会,警视厅的厅长可不是那么好绑架的,除非金银兄弟敢冲进警视厅与全国警察为敌。强攻队的队长猿飞?不大可能,理由同上,能当上强攻队的队长,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绑架的对象。作为交涉人的自己?

千手扉间眼皮颤动了一下,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面对金银兄弟的那场谈判是自己工作至今唯一的一次失败……他们不会把自己列入目标的……

白烟弥漫的楼道,凄惨哭叫的孩子,得意狞笑的匪徒……扉间马上摇摇头,把这一切都摒除脑海。

那都已经过去了,他对自己说。

还有谁?还有谁会成为金银兄弟的目标?

电光火石间,一个人的笑脸一闪而过。

对的,还有一个人,他帮助警视厅做了犯人心理画像,成功逼得犯人走投无路,最后在强攻中束手就擒,这段经历在犯人被捕后如同传奇一样迅速被各大媒体竞相报道,警视厅也对其进行了表彰,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包括金银兄弟。

那就是他的兄长,千手柱间。

评论(9)

热度(63)

  1. 微笑吧妍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