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美梦成真 07完

文前预警:先走心后走肾的傻白甜三批文,不喜勿入


昨天打好的字全没了,今天慢慢补回来的,心累


我知道你们就是想上这辆破车_(:з」∠)_【写完自己都没眼看_(:з」∠)_



第七日 双飞罗曼史



天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木叶的街道一点一点的湿润,行人们纷纷撑起了伞,匆匆归家。


扉间漫无目的的走着,任凭雨滴打湿了他的发丝,滑落脸颊。


也许自己应该随便找个地方静静的等待消失?毕竟一个大活人突然凭空不见是会吓坏无辜群众的。


前面传来一阵喧哗,扉间抬头,就看见了《水族馆恋人》的巨幅海报和大屏幕宣传片,一群年轻人似乎刚看完电影散了场,正嘻嘻哈哈的走了出来。


自己怎么又来到这个地方。


想起上次镜带着他来这逛街买衣服,还一起看了电影,扉间的心里就是一阵酸涩。


多像是一场约会啊。


但那不属于他。


“喜欢却不肯说啊……其实是陷入爱情的人的通病吧。因为太喜欢,所以太在乎,害怕对方不喜欢自己,害怕说出口了会是难以接受的结局,宁可把感情烂在心里,也不肯提起勇气去询问。”


镜当时是在感叹他的失恋,但这番话又何尝不是在映射自己。


因为千手扉间喜欢你,所以我也喜欢你。


因为你喜欢千手扉间,所以我必须要离开。


就算我心里并不甘心。


那些因为使用者强烈的愿望而被制造出来的映射体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开这个世界的呢?


明明拥有着与本尊一样的容貌与感情,为了实现喜欢的人的心愿倾尽所有,最后却因为成为阻碍而被使用者抛弃,如同夏蝉一般短暂的一生,可怜可悲。



“铃————”


扉间看了一眼手机来电,有些迟疑,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在哪?”


说话的并不是来电名字的主人,而是一道清冷的声音。


“……”


“很惊讶居然是我?”


“你找我做什么?”扉间的确十分惊讶,千手扉间为何会跟他联系,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在跟镜聊聊天谈谈心么。


“你喜欢镜。”


扉间猛地抓紧了手机,他抿住嘴唇,垂下了眼帘,“这个时候确认这种事有什么意义?”


“你说你是我映射体,你知道我的一切喜好和心情,但同时,我也知道你的。”对面停顿了一下,“当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你喜欢他。你我就像镜像,有着共同的感情,为了同一个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隐藏。”


“别开玩笑了。”扉间的手指微颤。


“你走之后,镜很难过。”手机里传来一声轻叹,“我上一次见他这么难过,还是在嘉年华的时候。那一次,我给了他希望,又让他失望,只为了满足自己长久以来压抑的情感,我伤害了他。后来是你让他振作,帮助他重新鼓起了勇气,因为你想让他完成心愿,想让他开心。我有想过,如果我就此与他错过,你会因为心愿无法完成而一直陪在他身边吧,这样也挺好的。”


“不要说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扉间握着手机的手指有些发白。


“镜不想你走,你不甘心,而我不想再次让镜难受。如果是别人,我会生气,但我无法对你生气,你我原本是一人,因为我喜欢镜,你才会出现,你因为喜欢他,所以帮他追我完成他的心愿,这一切都不是谁的错,只是命运的一个巧合,你更不应该承担一切。镜不会过河拆桥,我也不是小肚鸡肠,你回来吧。”


扉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冷哼一声,丢出一句话,“说这么多,你其实是在拖延时间找定位吧?”


对面传来一声轻笑,“哦?被你发现了。”


扉间咬牙切齿,“你怎么可能说得出这么感性的话!听的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千手扉间嘴角微扬,“感性的说,我确实希望你回来,不然镜就要变成皱巴巴的咸菜了。”


“那理性的想法呢?”


“理性的啊……还是希望你回来,你那张嘴会影响世界和平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傲娇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扉间在心里把另一个自己吐槽了一番,“抱歉,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去影响世界和平,我要关机了。”


千手扉间一边百无聊赖的搅着的茶杯,一边悠闲的说:“其实吧,高科技是比不上聪明的头脑的。从你接电话开始,我就听到那边某个电影的宣传语了,回声空旷,说明你在室外,这种音量,肯定是商场的电子巨屏,你身边走过不少正在讨论电影的人,说明还有影院,你走没多久,照你的速度应该还在附近,又有巨屏商场又有影院的地方,那只能是这里的商业街了。”


“那又怎样,我马上关机走人,你们别费心了。”


“镜早就出门去接你了,别闹别扭了,回来吧。”说完,千手扉间就挂断了电话。


扉间忿忿的盯着中断通话的手机,仿佛那是千手扉间的脸,能盯出几个洞来。


一把伞轻轻的落在他的头顶,为他挡住了风雨。


扉间抬头,看见了跑的脸色发红的镜,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呼、还好、还好找到你了。”


他的眼睛有些发红,“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镜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对他温柔一笑,“我还没带你去看明年的嘉年华,你怎么能离开?”


一时间,扉间心里涌出了许多的情绪,初次见面时的嫌弃,镜失恋时的懊悔,一起逛街看电影时的开心,镜梦想成真时的失落,以及现在看到镜来找他时的感动,最终都融汇成了一句他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话语。


“我喜欢你。”


不是源自另一个自己的共同情感,而是他内心自发的感情。


他踮起了脚尖,轻轻吻上了镜的双唇。




镜带着扉间一回到家,就听到了厨房里“砰砰梆绑”的动静,千手扉间穿着围裙端出了几盘猪扒饭,“我只会这个,将就吧。”


看着眼前颜色奇怪的猪扒饭,镜和扉间的脸色都绿了。


千手扉间盯着镜,一脸无辜的问:“你不吃吗?”


镜眼含热泪的动起了刀叉,社长亲自做的饭,再可怕也要吃下去。


扉间同情的看着流着眼泪的镜,心里暗道千手扉间果然还是有些不爽啊,就让他消消气吧镜。


“镜,你要不要喝点酒?”看着快要吐魂的镜,扉间终于好心的拯救了他。


镜立马一脸真诚的对千手扉间说道:“社、社长,我们可以开瓶酒庆祝一下,我买了度数比较低的红酒哦。”脑子里跟着浮现了刚才回来时扉间的话。


“千手扉间不带醒酒药一杯红酒就能放倒,你可以去买几瓶红酒试试,我觉得他虽然不会生我的气,但一定会整整你。”


不愧是对彼此了解颇深的人,回来看到那一桌的黑暗料理,镜就在心里感谢扉间及时预警。


而且,如果社长真的醉倒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镜心里开始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千手扉间眼神锐利的在一脸淡定的扉间身上转了转,轻笑一声,“好。”


镜欢快的给三人斟上了红酒,他很喜欢红酒,因为是与两个扉间瞳孔相同的颜色,同红宝石一样瑰丽。扉间却摆了摆手,一脸认真的说:“我还没20岁,不能喝酒,喝可乐就好了。”


大哥,你在骗谁呢?镜震惊的看着扉间,没想到你黑起来也是不遑多让啊。


千手扉间的手指轻轻叩了叩桌面,露出一抹意料之中的微笑,他拿起可乐,在镜睁大的眼睛中将可乐全部倒进了盛着红酒的酒杯,一脸关爱的说:“没事,用饮料稀释一下就好了,今天镜高兴嘛。”


镜似乎看见了空气中的火花,然后就看见两个人全都不约而同的倒下了。


一个没醒酒药就是一杯就倒,另一个更是喝了混了饮料后劲加倍的混合酒,还能清醒那就是奇迹了。


镜扶着额头默默的开始收拾起残局,看来今天自己得睡客厅了。


一辆没眼看的三批破车


“他怎么还没醒?”


“……劳累过度。”


镜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抬头就看见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你总算醒了。”扉间的脸迅速变回了少年老成,“都下午了,你真能睡。”


下午了?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想起昨天的荒唐,镜顿时想捂脸。


一下子上了两个人,自己不累成狗才怪。


“你现在感觉怎样?”千手扉间严肃的问,那表情让镜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没事……就是浑身疼,没力气,提不起劲儿,还想睡……”


“腰酸背痛,四肢无力,精神萎靡,可能还有腰肌劳损,”千手扉间点了点头,“果然跟小纲说的一样,症状挺明显的。”


“我怎么了?……”镜不明所以的看着站在床前像是在研究病人的两人,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你只是得了气血缺乏症。”千手扉间淡定的说。


“简单的说,就是肾亏。”扉间一语暴击。


镜终于捂住了脸,缩进了被窝。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喝酒是一定会有害身体的,男人面对爱人是绝对管不住下半身的,自己怎么到现在才明白?


被子被人掀开了一个角,两张一样的脸眼里都带着一点笑意,温柔的看着他。


“其实昨天还是挺舒服的,你别有阴影。”


“以后别想着让我们喝酒了,你这小身板还得锻炼。”


两个湿润轻柔的吻分别落在了镜的脸颊,空气中飘荡出一丝甜蜜。


“好梦。”


镜在重新投入温柔的梦乡之际,他轻轻扬起了嘴角。


嘛,偶尔再喝一次酒吧,那也是情趣。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