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美梦成真 05

文前预警:此为作者挑战自我之作,三那个批,一王两后,先走心再走肾的剧情流傻白甜,不接受者勿入

没存货了( ̄▽ ̄)/




第五日 鸡飞狗跳的相亲宴





周一,宇智波镜怀着重重的心事踏入了公司大门。

昨天扉间回家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了房里,晚饭都没出来吃。镜在劝说无果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很久。

自己还是有机会挽回社长的吗?可是社长那天拒绝的那么坚决,自己真的能够成功?

美梦成真机……如果真的如扉间所说,是会挑客人的,只会对一定可以实现的梦想起作用,那他跟社长重新牵手的几率还是挺高的。

只是……

扉间他……是不是哭了……

镜不确定从扉间朱红的眸子里看到的闪光是不是泪水,事实上他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把自己也雷了一下,那个每天不打击他不舒服的扉间竟然会哭,这真是太可怕了。

但是他好像真的很难过……

虽然一直绷着脸,不让自己看出更多的表情,但他的眼神,说出的话语,都让自己感到了一丝难过。

就像是小时候不得不让出自己心爱的玩具给别人一样的难受。

镜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烦恼的把卷毛都滚成了鸡窝。明天自己该怎么办,是听扉间的话去挽回社长,还是就此放弃?毕竟是社长自己拒绝了他,一定是有原因的,他也不想让社长陷入难堪的境地。

想了一夜的后果就是镜顶着两个黑眼圈满怀心事的来了公司,进门才想起来扉间跟他说过今天社长不会来上班。

自己还能不能行啊……

“喂喂,听说了吗?社长今天去相亲了。”

相亲?镜的耳朵马上竖起来了。

“真的呀?难怪今天没看见社长来上班,以前这个点他们两兄弟早就来了。”

“就在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我在那上班的妹妹刚刚给我发了偷拍的照片。”

“哇这也太不注重他人隐私了,不过要说,干得好!”

“哎呀相亲对象是个大美女诶,好眼熟啊,忘了是哪家的千金了,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呀~”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镜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满脑子都是社长去相亲了他居然去相亲了他正在相亲他马上要被别人抢走了!!!

“以后你只能眼睁睁看着男神步入婚姻殿堂,跟别人结婚生子,然后你天天接送他的妻子和孩子,白天看着一家三口和乐融融,晚上自己躲在被子里做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美梦。”

不要啊啊啊啊!!!这不是我的未来!!!

宇智波镜第一次在千手扉间的事上发挥了超强的行动力,他迅速的奔向了他的爱车,猛踩油门直接向酒店冲去,一路上也不管有没有闯红灯,飞驰的速度可以上演美国大片。

冲进酒店他才想起来还不知道社长在哪个区域相亲,不过这难不倒他,亮出自己的工作证焦急又诚恳的表示有紧急文件需要千手社长签署附送一个帅气的笑容后,酒店女经理十分热情的把镜送到了西餐厅门口。

镜一眼就看见了社长,千手扉间正坐在一对红发母女的对面,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时不时的与面前的两位女士搭着话,但镜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社长有些心不在焉。

社长并不想来相亲!

解读出这个信息之后,镜快步的奔到千手扉间面前,大声的喊道:“社长!!”

千手扉间抬头看见是他,一向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俊脸浮现一丝波动,他看了对面的女士一眼,站了起来,尽量平静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镜张大嘴巴,话到临头却卡了壳,自己该怎么说才能让社长既明白自己的心意又不会难堪呢?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有两位无辜的女士旁听,自己突然的告白会不会影响社长的声誉和形象?

镜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内心的小人在催促自己,快说呀!说你喜欢他,说你不想让他跟别人相亲,说你想跟他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宇智波镜,你还在害怕什么!

千手扉间看着自己欣赏又喜欢的人站在那里,犹如一只要从虎口夺食的小兽,想要牵住他的手,又害怕的发抖。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千手扉间细长的红眸渐渐失去了光彩,他叹了口气,“镜……”

“社长!不,千手扉间!”镜猛的一把抓住了千手扉间的手,紧张又坚决的大声喊道:“我喜欢你!不要跟别人结婚,我愿意陪你看遍所有的风景,不会再让你错过!”

一时间,整个餐厅鸦雀无声,两位红发的女士吃惊的看着他,年轻的那位迅速的摸出手机发了个消息。

突然,从四周的角落站起来一堆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保镖的人,把他们这桌给围住了。一个中气十足的洪亮嗓门响起,“宇智波斑你个混蛋小子,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捣乱!!”

一位头发花白年逾古稀却还红光满面精神十足的老人家拄着拐杖在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脸上得逞的笑容在看见镜时转为了惊诧,“你谁啊?”

“爸爸,他是我的秘书,宇智波镜。”千手扉间见亲爹竟然带着保镖有备而来,心里不禁把另一个主角狠狠骂了一通,然后脑子里高速运转如何帮镜解围。

天哪!为什么董事长会在这里???镜觉得两眼一黑,刚告白就见家长,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又是一个宇智波!”千手佛间脸沉得可以滴水。

“爸、爸爸……”

千手佛间的眼睛瞪圆了,“你叫我什么?!!”

“爸……不,董事长大人。”镜的舌头打了结,自己怎么把心里想的给说出来了!

“诶?发生什么事了?”千手柱间一脸状况外的懵逼,他只不过去了一趟洗手间,怎么回来就不仅收到水户“你弟弟被人抢走了”的短信,还看见自己亲爹带着一堆保镖在这里吹胡子瞪眼。

看见千手柱间也在这儿,镜一团浆糊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把,联想到刚才老爷子的表现,镜两眼发直,原来今天来相亲的不是扉间社长,而是柱间社长!

自己搞了好大一个乌龙!

但是……看着脸上明显在紧张他的千手扉间,镜心里有点美滋滋的,社长果然是喜欢我的。

大概是他不经意在脸上也把心里的开心表露了出来,千手佛间黑着脸大骂,“哪儿来的阿猫阿狗,也敢肖想我儿子!”

镜顶着老爷子的雷霆震怒,努力的解释,“董事长大人,我以前是扉间社长的学弟,后来是他的学生,现在是他的秘书……”

红发的千金给了柱间一个“你弟弟原来这么会玩”的眼神,柱间捂住了眼睛。

千手佛间脸更黑了,手指颤巍巍的指着二儿子,“你、你们那么早就……你们居然一起鬼混了这么多年??!!”

千手扉间脸色有点发青,宇智波镜有些着急,“不是、我们没有鬼混,我们就约过一次会而已。”声音骤然变小,“还是在上周末才约到……”

千手佛间大怒,“扉间!原来你放了周六相亲宴的鸽子就是跟这小子去约会了!竟然还把手机全关了让我找不到人,你知不知道那天你让我丢了多大的脸!”

镜吃惊的看着千手扉间,他一直憧憬暗恋的人脸色有些苍白的站在那里,不悲不喜,眼神也是如湖水一般的平静。

“千手扉间,他其实是喜欢你的,我没有在骗你。他明明是喜欢你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拒绝。”

镜明白了,千手扉间是喜欢他的,但他一直都藏在心里,并没有打算告诉他。因为他知道他的父亲不会允许,他的家族也不会允许。与其说出来后经历短暂的幸福迎来长久的痛苦,不如什么都不说,把这份感情放在心里无疾而终,这样对谁都不会造成伤害。

但是如同镜无法放下这段暗恋一样,千手扉间再冷静也无法说放就放,嘉年华的邀约成了一个导火索,那是他唯一一次流露出心里的爱恋。

如果自己今天不来,大概以后社长就真的会跟自己形同陌路了吧,镜苦涩的想。

但是自己既然来了,那就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了。

“你们宇智波就没一个好东西!田岛家的混账已经够烦了,现在又来个不知道哪来的小混蛋,我绝不会让宇智波进我千手家的大门!!”

“董事长大人,”镜挡在了千手扉间的面前,“虽然我没法改变我的姓氏,我也没想改,但我喜欢扉间的心情是不会变的,就算你不同意,你反对,你打我骂我,我也不会改变。我想跟他永远在一起。”不准宇智波进千手的门,那就让千手进宇智波的门好了。

千手佛间觉得自己多年高血压都要在今天被气出来了,他愤怒的咆哮:“我不同意你也要继续缠着我儿子?那我打到你放弃为止!”说完还真的身手相当矫健的抡起了拐杖,镜连忙英雄救美,狠狠的挨了一下。

镜没想到这已经七十岁的老人家手劲居然还这么大,那一下子砸的可真是钻心疼,镜怀疑自己是不是骨裂了。千手柱间见自己亲爹竟然真的动手了连忙上前阻止了老爷子的第二下,千手扉间急忙抱住了镜问他有没有事,一时场面混乱不堪。

千手扉间看镜脸色煞白还强颜欢笑的说没事就知道肯定伤的狠了,一把扶起镜就往外走去。

“你给我站住!”千手佛间大吼,“你今天跟这小子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千手柱间一边拦着他爹一边给弟弟悄悄打了个手势,千手扉间深深的看了父亲一眼,头也不回的扶着镜离开了。



餐厅的另一头,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靠在一起嘀咕。

“我说哥,你还要不要出去啊?”

“……算了,反正看这样子,今天这相亲绝对相不成了。”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