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美梦成真 03

文前预警:此为作者挑战自我之作,三那个批,一王两后,先走心再走肾的剧情流纯爱傻白甜,不接受者勿入

谈恋爱是不会一帆风顺的,该虐一虐了๑乛◡乛๑





第三日 夜空下的摩天轮





周末晚上的嘉年华,华丽又热闹,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和一家几口,空中不时的炸开烟花,灿烂美丽。

宇智波镜特意穿上了一身羊毛大衣,这是临出门前家里的扉间建议的。

“你的心上人不是喜欢穿大衣吗?你就别穿那身臃肿的羽绒服了,到时候看着多别扭。”

看着果然穿着毛领大衣赴约的千手扉间,镜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简直就像是穿着情侣装一样。

“这就是嘉年华?”千手扉间看了看欢声笑语的四周,“挺热闹的。”

镜心里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他强作镇定的问:“社长,你没来过这里吗?”

千手扉间略略有些惆怅,“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不停的学习,没有机会出去玩,就算想娱乐也只有宴会、音乐会这些父亲眼里的高档场所,都腻了。有时候真的挺羡慕大哥的,他从来不怕父亲的雷霆震怒,经常溜出去玩……”

虽然已经从少年扉间的口中知道了社长没有童年,但听本人亲自说出来,还是有些心疼。

“没事,今天我就带社长好好感受一下普通人的游乐园。”镜一脸愉快的说。

先带社长去玩什么呢?摩天轮?那是最后才去的告白圣地。双人船?现在这天气……太冷了吧。鬼屋?这心思太明显了吧。旋转木马?这太羞耻了吧。云霄飞车?啊!刺激又新奇,说不定还能拉拉小手安慰下受惊的社长什么的,就这个吧!

正带着千手扉间向云霄飞车走去,镜的手机突然响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走到一旁,手机里传出一道熟悉的清冷声音,“你是不是傻的?居然带人去坐云霄飞车?”

镜吃了一惊,连忙压低声音,“你在跟踪我?”

“我觉得以你的情商一定会把约会搞砸,就跟着出来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不负众望。”

“坐云霄飞车有什么问题吗?”镜觉得扉间管的也太宽了,“来嘉年华这是经典项目啊,就算社长受到惊吓我正好可以安慰他啊。”

“……随你吧。”接着那边就已经是忙音了。

他这是在干什么呀……镜摇了摇头,转身笑容满面的继续带着千手扉间上了云霄飞车。



片刻之后,镜脸色苍白的蹲在地上扶着头,旁边千手扉间担心的看着他,“镜?你没事吧?”

这发展完全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啊!!不应该是从没坐过云霄飞车的社长脸色苍白的接受自己的安慰吗!

“社、社长……你第一次坐这个……居然能跟没事人一样,真是太厉害了!”

“没什么,我以前下工地的时候上过比这更高更陡的地方,习惯了。”

镜痛苦的捂住眼睛,千算万算竟然没想到社长还是个现场实践派,为什么他一个大少爷还会亲自下工地啊。

镜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有气无力的接了电话。

“云霄飞车好玩吗?”对方的声音明明是平静的问句,愣是被镜听出了一丝恶劣的味道。

“……接下来的行程给个建议吧……”镜再也不敢怀疑扉间对社长的了解了。

“迷途知返你还有救,听着,别妄想那些你眼中的刺激玩意儿可以吓到千手扉间,只会吓到你自己而已,鬼屋什么的更别想,除非你想听一场无神论讲座。你就带他去那些普通设施就好了,顺便买点饮料零食什么的一起吃,要的就是气氛,别老想着在心上人面前树立你的高大形象,当对方吃过的米比你走过的路还多时,只会弄巧成拙。”




镜不得不承认,扉间说的都是对的。一路上他带着社长玩遍了所有普通温馨的娱乐项目,社长果然对这些非常有兴趣,甚至连羞耻的旋转木马都坐了,对他买的饮料零食这些平民吃食也没拒绝,全都吃的干干净净。就像一个刚刚接触到新鲜事物的孩子,对什么都感到新奇。

看着露出了愉悦微笑的千手扉间,镜心里也乐滋滋的,能看到社长玩的这么开心,他也为社长感到高兴。

最后镜终于跟社长一起坐上了所有情侣们心里的圣地摩天轮。随着摩天轮的逐渐升高,木叶市的建筑全都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小亮点,如星光一样闪烁。

镜看着坐在对面一直望着窗外木叶市全景的千手扉间的侧脸,手心开始出汗。等摩天轮升到最高点,他是打算表白的,这次一定要说出来,不能再跟以前一样掉链子。

“没想到木叶市的夜景是这样的美丽。”在镜正要表白的时候,千手扉间却先一步开了口。

“我曾经修建过百层高楼,也住过高层景观房,自己的办公室也是在几十层,但从没像现在一样看到木叶市的这般风景。”

“从小我一直被教育你是千手本家的孩子,将来是要辅助大哥一起把千手的产业发展壮大的,我一直牢记着父亲的教诲,不停的学习,不停的工作,以致错过了不少美丽的风景。”

镜的脸上有些发热,内心的小人也在激动的跳舞,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美梦要成真了。

“有些风景,错过就只能错过了,因为它并不属于你,这是父亲在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反抗他的高压时对我说的话。”千手扉间的脸被夜晚的灯光打上了一层柔和的微光,洗去了平日的严肃和冰冷,他对镜露出一抹温和又哀伤的微笑,走到镜的面前,低头给了他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

“今天是我这一生过得最快乐的日子,谢谢。”







“铃————”

坐在长椅上无聊看着周围玩耍的人群的扉间,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悠闲的接了电话。

“你在哪?”对面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

扉间看了眼四周,“旋转木马这里。”

话音刚落,他就感到肩上一沉,抬头就看见宇智波镜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扉间十分诧异。

“社长有事先走了。”镜笑着看着他,“你跟了我一晚上,还没吃东西吧。”

“我不饿。”话还没说完,空气里就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看着扉间窘迫的脸色,镜忍住笑意,一把拉起他,“走吧,我带你去尝尝平民小吃。”

镜带着扉间在嘉年华的小吃摊里穿梭,不一会儿扉间手上就塞满了章鱼烧、关东煮、棉花糖、冰淇淋等等不分四季的小吃。扉间开始还很嫌弃镜把他当购物车一样乱塞,后来也忍不住尝了起来,吃的满嘴酱汁。

镜看着穿着他的不是很合身的羽绒服,戴着毛线帽的扉间,不禁说道:“今天你这样子,倒是挺符合你现在的年龄的。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表情,多累啊。”

扉间瞪了他一眼,“你是忘了我为什么会缩水吗?话说你成功了没有?不要告诉我你还是不敢说出口啊。”

“你也没来过嘉年华吧?”镜突然没头没尾的问道,扉间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下,随即镜自言自语:“他没来过,想必你也是没来过的,那我也带你逛一逛吧。”

“喂你别擅自……”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镜就抓住了扉间的手,拉着他奔向了第一个目的地。

温暖的触感从手心传来,一直蔓延到脸上,扉间悄悄的看了看镜洋溢着欢乐的脸,默默的把手里的吃食往怀里抱紧,低着头跟着镜上了座位。

镜带着扉间玩遍了嘉年华所有的娱乐项目,扉间难得的没有吐槽镜的幼稚行为,而是陪着他一起玩乐,最后他们坐上了摩天轮。

“虽然你现在的外表年纪还不能喝酒,但是这里就我们两个,这酒度数也很低,喝点儿没关系的。”镜晃了晃手里的果味酒,捉狭的冲扉间眨了眨眼。扉间有些犹豫的接过,看着镜鼓励的样子,打开罐子抿了一口。

镜打开啤酒,灌了一大口,舒服的说:“放松的时候喝上一口酒,真是很惬意啊,果味酒好喝吗?”

“还可以。”味道其实跟刚才他喝过的饮料没什么区别。

“木叶市的夜景真的很美啊……”镜站在窗前眺望,发出这样的感慨。

扉间觉得镜现在太奇怪了,到现在都没提过一句他的社长大人,以往他都是三句不离千手扉间的。

“你刚才成功了吗?”扉间再一次的询问。

“他说他以前太忙碌,以致错过了不少美丽的风景。”

“咦?这不是挺好吗,他会跟你说这话就代表他对你有意思啊。”

“他还说,他的父亲对他说过,有些风景,错过就只能错过了,因为它并不属于你。然后……”

扉间睁大了眼睛,他感到自己的唇上一阵羽毛拂过的湿润转瞬而逝,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道。

镜的眼里折射出晶莹的光,“他就像刚才这样,对我说了谢谢,他就走了。你说我是成功了,还是失恋了?”

扉间怔怔的看着在酒精作用下已经开始酒气上脸的镜,手指轻轻划过嘴唇,粉红的舌尖探出头,偷偷的舔了舔已经失去了湿润之物的薄唇,然后受惊一般缩了回去。

自己在干什么呢?!

“不对,”扉间突然站了起来,“他怎么会拒绝你呢?他明明……”他蓦地住了口,看着一直望着夜景的镜,扉间咬了咬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




“也许我确实不适合社长吧。”一直跟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的镜终于在一片沉默里开了口。“我没有他那么显赫的家世,又是个脱离了自己家族的人,还比他小,不能给他安全感,还是门当户对的人更适合他。”

“你的脑袋被摩天轮夹了吗?你说这话是在侮辱你自己还是在侮辱千手扉间?”扉间年轻的脸庞又浮现了严厉老成的表情,开始说教。“你跟他相处多少年了,这种话说出口你舌头不打结?”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是他亲自拒绝我了,你明白吗?”镜突然提高了音量,“就算你告诉我他是有苦衷的是被迫的,也是他亲自来拒绝的,千手扉间一旦亲自去做什么事,就代表那是他自己的决定再也不可挽回,你是他的映射体,应该很清楚的不是吗?”

“我喜欢了他十年,这十年我其实过得很美好,虽然不敢跟他表白,但每天都能跟在他身边,近距离看着他,我很满足的。可是现在,十年的暗恋,全没了,我不为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找点借口,我还能做什么?!”

扉间看着情绪突然激动的镜,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发出任何音节。




摩天轮转过了一圈,扉间拉着走路开始摇摇晃晃的镜,跟出口处的大叔再三保证了以后不会在摩天轮里喝醉,才被大叔放了行。

“失恋的人都这么难伺候吗?”扉间木然的看着前面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就差开始唱歌的镜,小声的嘀咕。

天空“砰”的炸开了几朵烟花,绚丽而灿烂,照亮了地上失意的人。

“你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扉间看着手里还没吃完已经开始化掉的棉花糖,垂下了眼帘。

“我就是为此而生的。”

已经融成黏糊一团的棉花糖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跟酸涩的心情一起落在了垃圾桶里,被黑暗掩埋。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