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美梦成真 01

文前预警:此为作者挑战自我之作,三那个批,一王两后,先走心再走肾的剧情流傻白甜,不接受者勿入。

背景类似于世界奇妙物语那种发生什么都不奇怪的荒诞世界,所以不用对扉间的身份产生怀疑๑乛◡乛๑

假期尽量日更๑乛◡乛๑





第一日 混乱的开端





“扉间社长,我……”

宇智波镜紧张的看着面前不苟言笑的副社长,脑子里准备好的说辞已经绞成了一团麻花。

“嗯?有什么事吗?”正在飞速审签着文件的千手扉间暂时停下手中的笔,一双红眸带着疑问看向了他的秘书。

“……没……没什么事……就……祝您生日快乐。”

说完这句话,宇智波镜整个人都蔫了,他知道自己精心准备了许久的告白彻底泡汤了。

“谢谢。”接受了下属的祝福,千手扉间又低头投入到文件的海洋,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他面前的秘书那副失去了水分的样子。

为什么自己总是没法在扉间社长面前说出告白呢?心情低落的宇智波镜从千手扉间的办公室出来后一直无精打采,连其他人跟他打招呼都没看见。

“镜今天是怎么了?还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去为扉间社长庆祝下生日的。”

“不知道,大概挨训了吧,他刚从扉间社长办公室出来呢,扉间社长对属下要求挺严厉的。”

“可是镜不是从没被批评过吗?原来连他也没法逃过扉间社长的训斥啊……”

…………

别人的八卦此时已无法传递到镜的耳里了,他满脑子都是对今天下午的懊悔。

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被错过了,今天是扉间社长的生日,如果能邀请到他一起吃个烛光晚餐,告白的成功率就会大大增加了,可是自己居然连个邀约都不敢说出口,真是太逊了!

自己这遇到社长就怯场的毛病到底该怎么办,难道要一辈子就只能看着扉间社长却什么也不能做么?

要是有能实现心愿的东西就好了。

“嗨这位帅哥,一看你就是有什么烦恼,不妨来试试我们店的最新产品,美梦成真机呀~”

一个长得甜美可爱的女孩子热情的向镜的手里塞入了广告。

美梦成真机?骗钱的吧。

“帅哥,您有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哦~如果不能,我们赔您双倍的价钱。”

嗯?镜的脚开始不由自主的迈进了店里。





镜看着被他买回家的机器发呆。

自己竟然这么轻易的就上了当,平时能把合同里的每处陷阱都找出来的精明去哪了???镜抱住了头,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

但是既然买回来了,还是试一试吧,反正不行还能拿双倍赔偿,自己在买回来前还是有认真的查看购物保障说明的。

这么想着,镜戴上了长得像头盔的东西,启动了机器。

他做了一个美梦,梦里他大胆的告了白,扉间社长被他感动接受了他,两人在家人的祝福下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每天都过得幸福无比。镜看着温馨的屋子,不由得泛起了笑容。

“喂,醒醒,起来了。”

正在梦里跟社长温存的镜带着微笑被一阵外力弄醒,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陡然发现扉间社长的脸就在他的面前。

“啊啊啊————”

镜吓得大叫,怎么回事,社长怎么会在他家,刚才他是不是看见自己那副花痴的表情了?天啊啊啊该怎么办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傻叫什么?”对面的扉间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社、社长!!你怎么会在我家??!!”

话一说完,镜发现有点不对劲。对面这个人,脸确实是千手扉间没错,但是太年轻了些,个头也有些矮。镜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发现这个千手扉间居然还没他高,要知道扉间社长个子可是跟他差不多甚至还高一点的。

对面的人,看起来像是一个缩了水的千手扉间。

“你是谁?!”

确定这人不是他的扉间社长后,镜的冷静精明又回来了,他一手攥住手机悄悄的按下了报警电话的号码,一边跟对方虚与委蛇。

“你是哪家的孩子?来我家做什么?想偷东西?”

对面的少年一脸冷漠,声音毫无起伏的丢出一句话。

“不是你把我弄出来的么。”

啥?他在说什么?镜怀疑自己没听清。

“别报警了,信不信警察来了只会认为你囚禁未成年?”少年直接点明了镜的小动作,然后轻飘飘的说出了威胁。

……镜看了看对方那大概只有高中生年纪的脸,再看了看自己这个即将奔三的社会人,不得不承认对方要真反咬,自己还真说不清。

取消了拨号,镜倒也放松下来。他认真的问道:“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少年的表情从刚才起就一直没变过,他的神情冷漠严肃,宛如一个缩小版的千手扉间,看的镜觉得有点……萌。

自己真是没救了,对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也能萌,就因为他长得跟扉间社长一样。镜心里泪流满面。

“我说了,我是被你弄出来的。”少年仿佛觉得镜理解力有问题,眉头皱了一下。“你不是想实现你的妄想么,我就是来帮你实现的。”

镜惊住了,他抱起那台美梦成真机,翻来覆去的查看。难道这台机器的功效是真的??

“别看了,这东西是一次性的,我既然被你弄出来了,就没这仪器的事了,以后就由我来帮你实现你的妄想。”

居然只能用一次?这太浪费了吧。镜一边吐槽一边发现了一个华点。

“我要实现的是我的梦想,不是妄想。”

少年突然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在镜看来绝对百分百是嘲讽的表情。

“有希望实现的才叫梦想,不能实现的叫妄想。”

嘿呀!虽然顶着一张跟社长高度相似的脸,怎么说的话就这么气人呢!刚才自己竟然还觉得他萌,真是对不起扉间社长。

“那么,我又怎么能相信,你可以帮我实现不能实现的妄想呢?”镜扯动脸部的肌肉,勉强给了对方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

“因为我是你的心上人的映射体,我知道他一切的喜好和习惯。”少年语出惊人,把镜雷的不轻。

“行了,你应该是扉间社长的哪个亲戚吧,或者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又或者是哪个私生子……”看到对方明显变得冰冷的目光,镜识趣的住了口。

“总之,小少爷,你若是想找人玩妄想游戏,请找别人吧。就算你觉得我是妄想,我也不会放弃,我会让它变成现实的。”

“啧,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还想脱离单身狗?你这辈子都只能是妄想。”少年的话给了镜会心一击。

“……那你证明一下,你不是来糊弄我的,我再考虑跟你合作的事。”镜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

“今晚会有一个小型派对,是你的同事们集体为你的心上人庆祝生日的聚会,他们应该有提前通知你,不过你一心沉浸在自责之中没有理会。但是不要紧,基于你良好的人缘,他们会再次电话通知。”少年停顿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说出一个事实,“所以其实你今天一开始就不可能表白成功,没人你都不敢说,人多你更不敢。”

这孩子!怎么嘴巴就这么气人呢!句句被戳中心窝子的镜觉得自己被称为温柔如水的脾气快要被这个今天才见面的少年磨光了。

“我告诉你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千手扉间喜欢喝果味酒,因为他酒量并不好,你去拿果味酒给他献殷勤他一定会感谢你的。”

露馅了吧,镜在心里吐槽,扉间社长酒量好是全社都知道的,做生意的要跟别人打交道有几个酒量不好的,这也是职场基本技能。

“铃————”

镜连忙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了猴子那元气十足的声音。

“镜你在哪啊!怎么还没来?”

“啊?去哪儿?”

“短册街啊!不是说好了今天给扉间社长庆祝生日的吗?怎么没人跟你说吗?”

!!镜吃惊的看了少年一眼,对方双手抱胸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

“啊我可能走太急没听见,我马上就过去!”

挂掉电话的镜手忙脚乱的穿上外套整理好着装,抓起钱包和钥匙就急急的出了门,临走前想起家里还有一个突如其来的人,于是转头对少年说:“你就待在这儿等我回来,冰箱里有东西吃,热一下就好了。”

然后匆匆忙忙跑去见心上人了。

还站在房内的少年目送着镜离去,面无表情的做了一个“八嘎”的口型。





短册街的酒吧里,已经被猴子他们包了场,进去的时候一部分人在台上鬼哭狼嚎,一部分人围着扉间社长敬酒。

我就说那孩子是在糊弄我吧。看着扉间社长面不改色把酒照单全收的镜在心里腹诽,这年头推销的也真是不容易,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

千手扉间喝了一圈之后,便礼貌的婉拒出门去洗手间了。借着淡淡的光线,镜看到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里一动,镜连忙在吧台找出了平日只会给女性客人提供的果味酒,跟了上去。

一出门,镜就看见千手扉间靠在不远处的墙壁上揉着额头,一手还按压着胃,显然不是很舒服。他赶紧跑过去,担心的问:“社长,你不要紧吧?”

千手扉间有点惊诧居然会有人跟在他身后出来,还看到了他现在这副样子,但抬头发现是镜,便又垂下了头。

“没事……我有点头晕……”

千手扉间白皙的皮肤因为酒精的作用染上了一层嫣红,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的脸此时露出了不胜酒力的脆弱,凌厉的红眸也有些涣散,一直系的严严实实的领口也被扯开,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的锁骨……总之现在明显是酒力上脑的扉间社长十分的可口,看的镜心里的小人欢呼雀跃。

不对,现在不是自己花痴的时候。镜连忙从身上摸出手帕,跑到洗手间打湿拧干,然后替社长仔细的擦了擦脸。

冰凉的触感让千手扉间清醒了过来,在自己得力下属面前露出醉酒的一面让他有点窘迫,但也就是那么一会儿,随即又恢复了平日里高冷的模样。

美景就这么转瞬即逝,镜心里很遗憾。

“那个……虽然这时候应该给您倒杯水的,但要回去拿,您先喝点这个吧,酒精含量很低的几乎没什么度数。”还是惦记着少年所说的扉间社长喜欢果味酒的说法,镜不动声色的把果味酒递了过去。

千手扉间一看到罐身上的字样,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嘴角微微扬起,以一种怀念的语气说道:“很久都没人给我敬这种酒了呢。”

“真、真是抱歉,这种酒确实不大适合给您喝……”以为千手扉间是在不悦,镜连声道歉。

“不……我其实很喜欢果味酒的。”看着镜睁大了的眼睛,千手扉间不禁一笑,晃了晃手里的罐装酒,“我其实不大能喝酒,大概是遗传了母亲的体质,全家就我一个人外貌随了母亲,连这酒量也随了她。父亲和大哥都是千杯不醉,我是一杯就倒,所以小时候一直都是喝的果味酒。长大后父亲说果味酒是女人喝的东西,逼着我练酒量,从此就很少再接触到果味酒了。”

千手扉间打开了酒,轻啜了一口,“酒量虽然比之前提高了点儿,但还是不够,出门应酬身上必须带着醒酒药,多数时候还要靠大哥替我挡酒。说真的,那些酒真的挺难喝的,远远没有这种近似饮料的果味酒好喝。”

千手扉间对着镜露出一个感谢的微笑,“今天又重新尝到了果味酒的味道,谢谢你了,镜。”

镜已经被千手扉间少见的笑容给晃晕了眼,心里的小人不住的跳桑巴舞,脸上只会傻笑了。

所幸他背着光千手扉间并没有看清他这副傻傻的样子,他想起下午这个一直都很乖巧听话的秘书似乎有什么话想跟他说,便问道:“镜,你下午是想跟我说什么吗?”

啊?镜一下子清醒过来,想起自己本来的目的,镜有些结巴了。

“啊、这个、我、我、我……”

“没人的时候你都不敢告白,人多的时候你就更不敢了。”脑海里突然浮现了那长得像扉间社长的少年木头一样的脸。

谁说我不敢的!

“我没什么事……”

他还真的不敢……镜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去。

“那回去吧。”千手扉间拍了拍他的肩,转身就走向了酒吧内厅。





心情又是郁卒又是开心的镜高兴的推开家门,进门就看见那个少年坐在沙发上优雅的啃着面包。

“你说的都是真的!社长真的喜欢果味酒,他还谢谢了我!”镜开心的就差转个圈儿了,“虽然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但没关系,先让社长对我产生好感,我再告白,就能一举成功!”

镜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少年,“我为之前怀疑你道歉,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合作吧!诶?你就只吃面包?冰箱里不是还有别的食材吗?”

少年一脸冷漠的晃了晃手里的面包,“我不会下厨。”

“哦……”镜旋即又想到了什么,“你说你是扉间社长的映射体,那扉间社长也不会下厨了?那我得开始练厨艺了。”

看着满脸春心荡漾的镜,少年一脸的嫌弃,“你先别想的这么远,人都还没到手就在做梦。”

“你说得对~我们得先好好计划一下~”镜丝毫没有被少年的嫌弃打击到,笑容满面的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顿了一下,“千手扉间。”

“别说笑了,你真正的名字叫什么?”

少年依然回答:“千手扉间。”

镜有些卡了壳,他试探的问:“你说真的?”

“你觉得我应该叫什么?”

“宇智波……”想也没想镜就脱口而出了他一直幻想的要是跟扉间社长有孩子会取的名字。

少年如同看智障一样看着他,“收起你的妄想,我不是你们的孩子,男人跟男人之间也不可能生的出孩子,就算再过20年时光机也不可能发明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两个社长??!!”镜抱头大叫。

“我都说了我是他的映射体,虽然知道他的一切,但并不是他,你放心好了,你的心上人还是独一无二的。”少年不耐烦的看着愚蠢的大人。

“不我不是这意思……哎算了,那就叫你扉间吧。”消化了一段时间镜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你多大了?”

“严格来说,我出现那天才是你们所规定的自然生日,不过你愿意认为我多大就多大,这没什么关系,你高兴就好。”扉间木着一张脸说。

“你不是社长的映射体吗?为什么不是跟他一样大?”镜很好奇。

“因为你买的仪器是个残次品,本来我确实应该跟他一样年龄的。”

便宜没好货,镜深深的感受到了。

“好了,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共识,那我们这个‘帮助宇智波镜追到千手扉间联盟’就正式成立了。”扉间向镜伸出了一只手。

这奇怪的名字怎么听都不靠谱啊,怀着复杂的心情镜象征性的握住了扉间的手。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