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斑扉】傲慢与偏见 上

题目跟世界名著没关系,主要觉得这个题目真是完美诠释了斑扉的关系哈哈。

傻白甜,死有钱人x警察,有钱可以为所欲为系列233文太长不给一章发,只好分两章了了

写完才发现最后一点可能有点撞梗,不过没法改了(ಥ_ಥ)




木叶市警署内,气氛一片紧张,明明已经到了下班时间,都没一个人敢迈出第一步。所有人全都状似加班干着手头的活儿,实际上却是不时的瞄着紧闭着大门的审讯室。

“我说……我们要不要跟头儿打个电话告诉他意思下就算啦?要是待会把上头引来了就不好了……”有人犹犹豫豫的提议。

“千万别,到时候上头还没来,你们就先被头儿给拆了,反正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就当无事发生。”

权衡了一下,所有人都继续坐在桌前自欺欺人。


审讯室内,千手扉间冷着脸敲了敲桌子,声音犹如寒冰。

“宇智波斑,别浪费时间了,老实交代还能赶上你今天的晚宴。”

对面发型嚣张坐姿更嚣张的西装革履的男人从鼻子里冷哼,“我不记得有什么好交代的。”

“注意你的坐姿,把你的脚拿下去!”看着堂而皇之将脚交叉放在审讯桌上的宇智波斑,千手扉间的额头冒起了青筋。

斑倒是笑了,“你们这审讯室真是太简陋了,椅子都这么小,坐的真是不舒服,要不要我赞助点给你们全都换新的?”

“向公职人员行贿是犯法的,收起你那危险的思想。”千手扉间觉得心里的怒火开始燃烧,宇智波斑一直在拒绝合作,什么都不想说,这对他们办案很不利。

“可是你们署长很受用诶,我刚刚看见你们署里的电脑全都换成我公司的了。”

“够了!”千手扉间狠狠的捶了桌子,宇智波斑简直是在考验他的耐性,“不要扯别的,你老老实实跟我交代你到底在现场看见了什么!”

宇智波斑惊奇的说:“你干嘛这么大声,别激动,要冷静,你可是破案率第一的刑警,不要让我误会你的破案成功率都是靠造成审讯对象心里恐慌得来的。”

好想揍这个混蛋!千手扉间红色的眼睛里已经烧起了火苗,但是不能动手不能动手,身为警察不能对一般市民动粗……去他的!宇智波斑哪里算什么一般市民!!!

“宇智波先生,请你跟我们好好合作,告诉我你在凶案现场看见了什么,可以吗?”按捺下心里打人的冲动,千手扉间不得不强迫自己以一种请求的语气再度询问了斑一遍。

宇智波斑很满意千手扉间的识相,他歪了歪脑袋,想了半天,说:“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哈?千手扉间觉得自己的理智断了弦,他双手“砰”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大声吼道:“你在耍我吗?你到公园附近时被害人在那里刚刚死亡,你竟然告诉我你什么都没看见?!”

宇智波斑理直气壮的回答:“我确实没看见,我的眼睛视力不好,你知道的。”

千手扉间顿时愣住了,好一会儿他才放缓了语调,轻轻问道:“你的眼睛……”

审讯室的门“哐”的一声被人用力推开,宇智波泉奈夹着公文包脚步生风的走了进来,后面是点头哈腰毫无骨气的副署长。

宇智波泉奈轻车熟路的拿出一张纸,推了推没有度数的金丝眼镜,笑眯眯的说:“千手警官,我已经为我兄长交纳了保释金,你可以终止审讯了。”

千手扉间的眼刀向副署长甩去,副署长连忙溜了个没影儿。

“不行,宇智波斑现在是这起凶案的嫌疑人,他是被害人死亡时唯一的在场人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与这起案件无关。”

“但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跟这起案件有关。”宇智波泉奈依然满脸堆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嘲讽。“千手警官,你应该知道我哥的眼睛不好,大晚上的视力更差,今晚又下过雨,他怎么可能杀的掉一个壮汉。更何况以我哥的金钱地位,他吃多了要去杀人还故意等到你们来抓他?”

“……不行,在没有别的有力证据下,宇智波斑就是最有嫌疑的人,他不能走。”扉间态度依然坚决。

宇智波泉奈失去了耐心,他“哗啦啦”的抖了抖薄薄的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们也是按照规矩交纳了足额的保证金,这上面可是你们副署长亲自签的字,所有良好市民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再按着人不放,我们可是要向你的上级投诉了哦。”

宇智波斑更干脆的掏出了一本支票本,刷刷刷的写上了好几个0,“我再添点儿,给你们警署的设备全都换新的,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这么老土的桌子办公。”

千手扉间十分生气,正要开口拒绝,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响亮的咳嗽声,副署长假装路过的对他摆了摆手,然后又溜走了。

宇智波兄弟被满面笑容的副署长亲自送到门口,连声表示会报告署长改善办公环境,不停夸赞宇智波先生真是个好市民。

千手扉间实在是听不下去,饱含着怒气的低声问道:“宇智波斑,你真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

宇智波兄弟一起露出了欠打的笑容,“抱歉,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砰砰砰砰”,警署的地下靶场里,千手扉间将对面的枪靶当作宇智波斑,一枪穿心。

宇智波斑这个人,真是个傲慢的混蛋!从小就是!

没错,我们的千手警官与嫌疑人从小就认识,当然他不是宇智波斑的发小,他哥才是。

从小扉间就对宇智波斑的印象不好,当自己大哥跟宇智波斑一起翘课出门打柏青哥被两边家长抓包后,扉间就对宇智波斑印象更不好了。

“带坏大哥的败家子,不可一世的傲慢之人”,就是扉间对斑的评价,并且一直根深蒂固。

同样的,宇智波斑少爷对千手扉间印象也很不好。

“嘴毒心冷,对自己的偏见歪到奶奶家的实验室机器”,就是斑对扉间的评价。

然后,两人就在互相的diss之中认识到了现在。

千手扉间收起枪,拿出毛巾擦了擦汗,靠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宇智波斑还是这么的张狂,完全不把这个事件放在眼里,丝毫不管自己是否会真的成为嫌犯,真是麻烦又伤脑筋。要是没有其他的线索,他就真的会成为第一嫌疑人……自己明明是在帮他,他却那么傲慢的不领情,大概得等这位总裁大人体验下几天牢狱生活才会老实一些。



但是等过了几天验尸报告一出来,扉间满脸的惊诧。

“头儿,这人是被车撞死的啊,然后被人弃尸在公园,估计可能就是在不远的地方出的车祸。”

“宇智波斑那天晚上没有开车,而是步行到公园附近才正好遇上抛尸现场的,附近的监控录像里有他。”

看着监控里拿着收起的黑色长柄雨伞在雨中悠闲漫步的斑,其他警员们带着点儿羡慕的口气说道:“有钱人真是轻松啊,我们在这儿累死累活的看录像查案不能按时下班,他们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吃饱了就出门消食散步悠闲自在,还能玩雨中漫步。”

扉间的眼神闪了闪,他垂下了眼帘,抱胸的手指轻轻的敲着手臂,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宇智波斑刚刚结束了一个“优秀企业家”的颁奖仪式,在闪光灯和话筒的簇拥中有风度的进了后台,一进门就冷了下来,伸手揉了揉快要笑僵的脸。

“你居然有不适应这种场合的时候?”

宇智波斑微微有些惊讶,今个儿是吹了什么风,居然把千手扉间给吹来了。

今天的千手扉间没有穿着警服,而是一身休闲长风衣的便装,让他想起了以前的学生时代,还是木叶大学医学系的学生的千手扉间,能把白大褂硬生生的穿出帅气个性的风衣味道,跟千手柱间一起被女孩子们花痴。

“让你对着一群蠢货笑上一天,你也会跟我一样的。”宇智波斑给了他一个斜眼。

“随随便便就叫人蠢货,你这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傲慢无礼。”千手扉间不甘示弱,回了他一个白眼。

“那又怎样,为了从我身上套出一点可怜的八卦增加报纸杂志的销量,就算我当面说他们是蠢货,他们也会巴着我不放的。”

“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性子,你不怕得罪人太多以后被人落井下石?”

“我亲爱的警官大人,什么时候你也改改你的偏见,为什么我用自己实力让人低的头,要被你说成是不可一世?哦对了,”宇智波斑笑的露出一口白牙,“警署的新桌子用的舒服吗?”

千手扉间的脸色轻微的扭曲了一下,他在心里把见财忘本的署长狠狠的骂了一通,没好气的说:“别说这些了,我是来告诉你,你的嫌疑解除了,被害人是被人撞死抛尸,监控里显示你当晚经过那里时没有开车。”

宇智波斑玩味的轻笑,“你们居然没有认为我是在别处开车撞死了人然后叫手下来抛尸,自己故意出现在监控里?”

“宇智波斑,”扉间突然轻轻的说,“你不会的,因为你的眼睛,已经无法在夜晚看清离周身稍微远点的东西了吧。”

宇智波斑的脸色沉了下来,阴森的有点可怕,他深深的盯了扉间一会儿,嗤笑道:“是又怎么样呢?”

“你的眼睛夜晚视力已经很差了,监控里你拿着长柄雨伞,当时还在下着小雨,你却没有打伞,是把伞当作盲杖在用吧。视力差成这样,你肯定不会在晚上开车,不是你亲自走过来就是别人开车送你过来,所以不会是你撞了人,也不会是你抛尸。但是我想知道,你当晚要参加晚宴,可公园跟你晚宴的地点是相反的,你为什么会走到公园那里?”

宇智波斑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似乎在纠结什么,最终有些不情不愿的开口:“……我迷路了……”

哈??千手扉间睁大了他细长的眼睛。

“我本来在晚宴地点附近的咖啡馆喝咖啡,出了门没想到碰上街区停电,顿时一片黑,我跟个瞎子一样磕磕碰碰的往记忆里的方向走,结果走反了。”

“当我闻到一股血腥味儿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尸体,然后我想到,与其自己跟个瞎子一样乱走,不如等警察来把我带出去,反正我现在作为第一发现者,也没法再叫人来把我接走了。”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青筋又要爆掉了,“你竟然把警察当你的司机?!”

宇智波斑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可是良好市民,你们警察难道不应该帮助我这个可怜的视力接近为0的人吗?”

忍耐,自己要忍耐,他说的没错,自己身为警察确实应该帮助他……但是真的好气啊!!!

“千手扉间。”宇智波斑看着这个不管过了多少年在他面前始终无法保持镇定的人,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别这么一副不爽的样子,我来跟你说点儿有趣的事吧。”

“什么事……”千手扉间已经不想对他有指望了。

“先陪我吃饭,我再告诉你。”




评论(6)

热度(112)

  1. 微笑吧妍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