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月光玫瑰 08

大镜小扉,吸血鬼狼人为主的奇幻?魔幻?背景,先婚后爱,大概只有谈恋爱和狗血,he,ooc是我的锅


完结倒计时



八、逝去与新生


扉间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他站在时光的碎片里,看见了一场悲伤的离别,心里五味杂陈。


过去的画面里,那个与他同名容貌相同的男人,既熟悉又陌生。他知道那应该是他,但又觉得不是他。


过去的自己,是一个强大又优秀的人,是镜的人生导师,是柱间的得力助手,就连最后的死亡也是那么的壮烈。


现在的自己,是一个别扭稚嫩的小鬼,一直被兄长庇佑,被镜温柔以待,所有的一切都被安排的无可挑剔,只需要享受就好。


这样的自己,真是太像一个被放在掌心的水晶娃娃,无能又脆弱。


所以他明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可是却没法产生认同,他与这段记忆就像是重叠的两道影子,虽有交集,但却无法融为一体。


明明是同一个人,但却产生了分歧。


“你在难过吗?”


扉间惊讶的抬起了头,却看见周围的碎片消失不见,过去的扉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他就如同记忆里一样,高大修长,沉稳冷静,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安心,那是一种历经风霜的成熟,是他从来都没有的气质。


他细长的红眸静静的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晚辈,清冷又宁静。


扉间突然觉得自己输的彻底,镜一直喜欢的人,是眼前这个年长的扉间,他对自己所有的温柔,全都是源于对老师的爱恋。在镜的眼里,或许他跟老师是同一个人,但是自己明白,他们是不同的。


“能看到你,看来大哥成功了。”年长的男人古井无波,他向扉间走近了一步,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很高兴见到你,新生的我。”


扉间有些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人,他该说些什么,跟过去的自己打招呼吗?这太奇怪了。


“不要担心,我只是一抹残存的记忆,你已经打开了这道门,很快我就会消失了。”过去的扉间一派闲适的说出了自己将会彻底消亡的事实,听的扉间有些惊诧。


“你跟镜在一起了吗?”看着少年微微张大的眼睛,年长的男人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别惊讶,如果我能重生,那个孩子是不会再放过这个机会了。对他,我很抱歉。”


扉间觉得心里涩涩的,他忍不住开口:“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


“哦?为什么?”


“因为……他喜欢的并不是我。”镜喜欢的是这个人,把他从失去双亲的痛苦里捡回,陪着他渡过了一整个少年时光,最后为了保护他而死的年长之人,不是自己。


对方的眼神带上了一丝温柔,“你和我,是同一个人,又不是同一个人,我们有着相似的地方,又有着略微的不同,这一点,想必镜也是清楚的。”


镜当然是清楚的,不然他也不会一直在自己身上寻找着过去的影子了,扉间酸楚的想。


“他不是一个会寻找替身的人,宇智波血族,对爱是最忠诚的,他们爱的,是灵魂。”


扉间想起了婚礼那天,镜在月光下对他许下的誓言,想起了之后,镜对自己的爱护和宠溺,想起了在缠绵之时,镜恨不得将自己揉进身体的疯狂。他很想相信,镜是爱他的。


但是镜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对过去的思念,又让他不敢相信。


“他总是在怀念你,他说我不喜欢吃太酸甜的东西,说我身高不够无法画出完美的光影,说一直都想跟我一起看雪,还有那满屋子的画,全都是你。”扉间很想像对面的男人一样沉静的说出这些让他心痛的事实,但他还是太嫩了,紧握的双拳昭示了他的激动。


“你是一个这么完美的人,镜又怎么会喜欢我……”


对面的人露出了怜悯的眼神,他轻声说道:“不,我没有你们所想的完美。”


记忆的空间寂静又安宁,少年和青年互相看着彼此,时光的碎片又悄悄的出现在了脚下,缓缓的流动。


“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但学不会面对自己的感情。我一直认为,拥有永恒生命的血族与外族相爱是注定了悲剧的结局,我不想让镜因为失去我而走上很多宇智波的老路,也不想成为血族而一次又一次的送走我的亲人,所以我擅自决定了他的未来,拒绝了他。”


“我以为不给予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失恋虽然痛苦,但只是一时,他还有无限的时间可以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爱情。可是当我濒临死亡,看到他因为我的意愿而痛苦的放弃了将我同化,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去时,我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大哥说我太过于理性,还未尝试就斩断了未来,这对爱我的人太不公平,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只是一个不敢面对感情,不敢尝试改变的胆小鬼,多年的岁月让我不再相信既定的悲剧能被打破,年龄的差距让我始终将镜看成一个冲动的晚辈,自以为是的为他安排了最好的出路。感情不是数据,可以精确掌控,正因为它的不可控性,才是这世上最为纯粹又浓烈的珍宝。”


过去的扉间看向了曾经单薄稚嫩的自己,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你比我坦率,比我忠于自己的感受,你坦诚的面对了自己的感情,接受了爱你的人,我很高兴,新生的我,能够修正我过去的错误。”


他弯下腰,将头轻轻的抵在了扉间的额头上。身体开始变得透明,脚下的碎片不断的飞舞旋转,一片片的融入扉间的身体。


“请相信他。再见了,重生的我。”


扉间睁开了双眼,他看见了天花板上熟悉的装饰,他回到了千手的家。


他坐起身下了床,看着镜子里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面容,似乎与那个过去的自己重叠。


他知道了镜跟自己的过往,也明白了这场联姻的含义,那是镜对他永生不变的承诺。


无论生老病死,轮回转生,我将永远的爱你。



“我会试着相信他的。”扉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我才喜欢上他,又怎么能让他喜欢别人,虽然我们都是同一个人,但我不会认输的。”


“谢谢你的开导。再见了,过去的我。”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