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月光玫瑰 05

大镜小扉,吸血鬼狼人为主的奇幻?魔幻?背景,先婚后爱,大概只有谈恋爱,中间撒点儿狗血,he,ooc是我的锅


基本上这是一辆准备开始洒狗血的车,写完后回头一看都想捂自己的脸,我怎么会写出这么酸爽的情节_(:з」∠)_



五、最后一扇门



两人之间的气氛悄然起了变化,之前的若即若离转化成了似有似无的亲昵。宇智波镜依然一如既往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扉间,扉间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有些疏离,他开始坦然的接受镜的好意。


如果有人真心实意的对你好,那就不要再假装矜持,这对对方的感情也是不尊重。


一旦想通就会十分直白的扉间也毫不吝啬的表达了自己的转变,最大的变化就是,晚上他不再化为兽型睡觉了。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他本来就是来联姻的,对方也可以说是对他倾注了真心,也拿出了诚意,要是还这么抵触下去,就违背了当初答应联姻的本意。


况且,自己现在还有点儿喜欢他了。


百年生涯都没谈过恋爱的千手少爷,此时进入了一种叫做情窦初开的状态,具体表现大概跟那些怀春少男没什么两样,在寂静的河边散步时牵牵手,在郁郁葱葱的老树下枕枕腿,在充满墨香的书房里交换下甜蜜的亲吻,大概就差上本垒了。


不过此时的公爵大人似乎真的严格遵守了他的承诺,扉间不同意他就不会碰他。无数次的夜晚扉间怀着点小羞涩和小紧张等待着履行婚姻义务,然后第二天无事发生的醒来,简直是要把人逼疯。


难道真要他开口?但这么羞耻的事扉间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日子就在这甜蜜又躁动的气氛里流逝,寒冬的呼啸替代了夏日的炎热,所有生物都不喜欢的季节来临了。


巨大的壁炉里燃烧着明亮的火光,对于能操纵火焰的宇智波血族来说,让整个古堡充满暖气轻而易举。宇智波镜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阅读着古老的书籍,扉间窝在他的怀里,头一点一点的,跟鸡啄米似的打瞌睡。


没有哪个半兽人喜欢冬天,大概从远古开始,动物的基因里就刻下了对严冬的恐惧,饥饿和寒冷严重威胁着它们的生命。就算是演化成半兽人的现在,冬天几乎都是他们进入休眠的日子,窝在家里可以睡上好长时间。


在温暖的古堡内虽然感觉不到寒冷,但体内的本能依然让扉间打起了瞌睡,全身的能量也开始缩紧,毛茸茸的兽耳和尾巴冒了出来,轻轻的扫过镜抚摸着他头发的手。


尖尖的兽耳微微的抖动,镜的手一顿,悄悄的伸出手指点了点耳尖,然后看到耳朵抖的更厉害了。手指顺着耳廓描绘出兽耳的形状,不轻又不重的力道让扉间发出了一声带着鼻音的“唔……嗯?”然后睁开了红色的眼睛,睡眼惺忪的抬头看向了镜。


顶着一对白绒绒兽耳的白发少年趴在他的身上迷茫的仰望着他,焦距涣散的红眸在努力撑住眼皮不再合上,家居服大开的领口处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身后毛茸茸的尾巴一上一下的轻轻晃动,这副样子让室内的温度又再次的升高了。


“扉间,去房里睡吧。”按捺下内心的涌动,镜轻唤着快要睡过去的少年。扉间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发现外面下雪了。


“下雪了啊……”扉间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今年的雪来的真晚啊。”然后他看到了自己在玻璃花窗上的倒影,有些窘迫的收起了耳朵和尾巴,透过如镜子一般的玻璃,他看到身后的镜露出了一丝像是想哭的表情。


“怎么了?……”扉间正想回头询问,身后却传来一阵温暖的热度。


镜从背后温柔的抱住了他,“一直都想这样跟你一起看雪……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


一直……吗?扉间垂下了眼帘,他回头在镜的嘴角落下了一吻,“以后每年我们都可以一起看雪的。”


然后他看见镜的眼里流露出了他迄今为止最难忘的神色,如同一个失去了一切的人终于找回了他的珍宝,悲伤和喜悦交织。镜紧紧的抱住了他,一反之前的温柔,以强势的姿态在他的双唇印上了滚烫的吻。


狗血前夜的车


呼啸的北风刮的窗棱砰砰作响,扉间在一阵腰酸背疼中醒来,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用被子捂住了脸。


自己昨天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大胆,在客厅就……一定都是宇智波血族幻术诱惑的错!


找到一个背锅对象的扉间少爷在被子里滚了一会儿后,还是战胜了休眠的本能起了床。他看着外面银装素裹的世界,忽然想到,自己生日快要到了呢。


今年的生日,应该会让自己更有期待吧。想到昨天的水乳交融,扉间有点脸红,然后决定去做个实验来缓缓。


来到属于他的天地,扉间无意间瞟到了上次没有打开的最后一扇门,之后自己一直去醉心搞研究去了,也就忘了去看看这个房间里有什么。


也许里面又是别的惊喜呢?扉间怀着雀跃的小心思,拿出雕花钥匙插入了门锁。


随着齿轮的转动,这最后一扇门缓缓的打开,一阵尘土味儿迎面而来,这房间竟然好像很久都没人进来了。


然后扉间的表情凝固了,他看见了一屋子的画像,画上的人,全都是他。


站在窗前看雪的他,坐在桌前进餐的他,在实验室里晃动试管的他,在野外与魔兽战斗的他……每一张上的人都是白发红眸的他,栩栩如生。


但是扉间知道,那并不是他。


画上的人,长的跟他很像,但是年纪大他很多,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历经风霜沉淀的沉稳,脸上的浅红伤痕增添了一分威严,静静的坐在那里,都能感受到他的气魄。


那幅他坐在花园里看书的画,白日的阳光倾洒在他的身上,隐隐的背光形成了一层金色的光圈,温暖又宁静。


“还是低了一点……”


扉间终于知道为什么镜会说这句话了,他当时想画的并不是他,而是画里这个拥有着相同容貌的年长之人。


手里的雕花钥匙“哐当”一声落在了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悲鸣。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