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月光玫瑰 04

大镜小扉,吸血鬼狼人为主的奇幻?魔幻?背景,先婚后爱,大概只有谈恋爱,中间撒点儿狗血,he,ooc是我的锅


亲上了,感觉可以酱酿了_(:з」∠)_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四、永恒的生命,永久的孤独


带着千手柱间送的一车大包小包的礼物,千手扉间又跟着宇智波镜回到了古堡,一路上他单手撑头看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兄长对他所说的话。


“扉间,如果你喜欢他,那就要相信他,明白吗?”


兄长为何笃定自己喜欢他?明明自己根本没想过。对于擅自给自己感情下了定义的柱间,扉间有点生闷气。


古堡的门感应到主人的归来缓缓打开,火精灵们提着两人脱下的外套挂在了衣帽间,魔法茶具自动沏好了热茶送到了两位主人手边。


在宇智波镜的古堡待了几天后,扉间对这偌大的城堡却没有一个仆人的奇怪现状已经习惯了。开始他以为这里的仆人偷懒,后来才发现竟然一个侍从都没有,宇智波镜的各项生活起居除了他自己亲力亲为就是火精灵在打理,招待客人就靠魔法餐具,婚礼那天出现的管家仆从全都是人偶变得,用完就还给人偶的主人了。


“真不敢想象你一个人是怎么过了这些年的。”从小养尊处优的扉间少爷实在无法想象宇智波镜居然如此之宅,娇气的贵族是怎么能忍受没有仆人的生活的?


“我曾经在外面过过一段日子,有没有仆人都无所谓的。”


扉间这时才想起来对方小时候流落在外,成年之后才回到宇智波的传闻。


“你是怎么会……一个人待在外面的?”扉间委婉的提出了疑问。


“因为父亲和母亲死了。”宇智波镜回答道,“他们死在了血猎的手上。”


扉间微微有些惊愕,他没想到宇智波镜会流落在外的原因是如此的悲伤。


“对不起……我不知道……”扉间有些自责的表达着歉意,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何要这么有好奇心了。


“没事的,都过去很久了。”宇智波镜温柔的说。


两人一时无话,空气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这几天都是如此,宇智波镜和千手扉间都不是多话的人,扉间只讲效率,说话从来是言简意赅长话短说,宇智波镜只会在跟他有关的事上嘘寒问暖,其他的事也不会多谈,以致他们相处时最多的场景是,扉间安静的看书,镜在一旁看着他看书,有时两人能这么坐一下午。


如果是别家的新婚夫夫大概都要觉得无聊至极了,但扉间却莫名的觉得对这样的气氛很习以为常,就好像他与镜已经度过了无数个这样恬静的时光。



“扉间。”宇智波镜把一串叮铃作响的东西放进了他的手中,打断了室内的平静。扉间低头一看,手心里躺着一串精致的雕花钥匙。


“三楼左边走廊的房间有我送你的礼物。”


礼物?扉间狐疑的看了眼宇智波镜,在对方的眼神鼓励下,他起身上了楼。


历史悠久的古堡高大又森严,老旧的楼梯发出“吱呀”的叫唤,轻盈的火精灵飘在扉间的四周,为他引路。


用雕花钥匙打开了第一扇门,扉间不由得为眼前的场景惊呆了。门内是一个小型的实验室,各种器皿药材应有尽有,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生物待在它们的笼子里。扉间眼睛一亮,心情有些激动,宇智波镜居然把他在千手家里的实验室给搬了过来。


“你最喜欢做研究,我征得了柱间先生的同意,就把你的实验室给搬过来了。”扉间回过头,对上站在他身后的宇智波镜,那双黑色的眸子流淌着温暖的笑意。


“以后你就不会无聊了。”


扉间觉得自己现在能够马上开启研究狂人模式,天知道他都以为自己要跟自己的实验室说再见了,突然发现自己依然能够继续研究黑科技之路,高兴的简直想变回兽型跑三圈。但是要保持形象,保持形象,不能在镜面前丢人。


现在扉间看镜的眼神也跟之前不一样了,以前镜在他心里是个不搞事但没必要太亲近的宇智波,现在升级成讨人喜欢的非典型性宇智波。大哥说的是对的,不讨厌大概约等于喜欢吧,扉间少爷有点别扭的承认了兄长的定义。


手上的钥匙还有几把,扉间试着将其他几扇门都一一打开,果不其然里面都是他一直想要的东西,记载了珍稀咒语的魔法书、带着古老能量的法阵、淬有神圣和黑暗力量的武器……简直像个小型博物馆。扉间脸上还是一派镇定,但捏紧的双手出卖了他内心的激动,头上白绒绒的兽耳开始若隐若现,微微抖动。镜咳嗽一声,拉住了扉间准备打开最后一扇门的手,柔声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雇佣一些仆人来照顾你。”


是因为自己对他一个人独居表示了惊讶,所以他才问这句话的吗?扉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不是什么非要仆人伺候的娇气少爷,镜没必要对他精细到这种地步。


“不用,我跟你一样,有没有仆人都无所谓的。”


“你不一样,你应该拥有最好的一切。”


扉间觉得脸上有些热,这房间有点不透风啊。


“……在结婚之前,你就一直一个人吗?”为了缓解房间的温度,扉间转移了话题。


“没有回到族里之前,还有很多伙伴,回来之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在扉间诧异的眼神里,镜无奈一笑,“没有人比我的生命漫长。”


血族是黑暗生物里寿命最长的一个种族,生命接近永恒,除非被人杀死或者自杀,他们几乎是永生不灭,也因此称作被诅咒的一族。强大的力量和永恒的生命,同时伴随的是繁衍的困难和永远的孤独。


“以前的朋友,有的被杀死了,有的自然死去,有的看起来比我年纪还大了。时间在我们的身上停滞,也给我们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生离死别。能够坚持活上千年的血族没有几个,大部分都在漫长的孤独和痛苦中被杀或者自杀。”


扉间有些怔怔的看着镜,他不明白为什么说出这些残酷的事实时镜还能保持微笑,他突然想到,自己是狼人,寿命肯定比不上血族的,那万一他比镜先离开这个世界,那对他许下了最高誓言的镜,会变成怎样?


有誓言的束缚,他不能再爱上别人,也不能再对谁动心,他将一个人永远的住在孤独的深渊,直到自己生命消逝。


他把他的后半辈子放在了悬崖之上,而将决定他命运的线放进了自己的手中,他为什么要对只见过一次的人这么倾注一切?


因为他是真的爱我吗……


“镜……”


宇智波镜第一次听到了扉间呼唤了他的名字,眼里绽放出惊喜的光彩。


“谢谢……”


白发的少年微微踮起脚尖,在黑发的男人唇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


空气的温度悄然上升,古堡华丽吊灯上垂下的水晶流苏随着暖流碰撞出清脆的声响,火精灵们欢快的飞舞,随即悄悄关上了门,将空间留给了萌芽的恋人们。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