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月光玫瑰 03

大镜小扉,吸血鬼狼人为主的奇幻?魔幻?背景,先婚后爱,大概只有谈恋爱,中间撒点儿狗血,he,ooc是我的锅


感觉要写飞了_(:з」∠)_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三、月光玫瑰


带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千手扉间一路快步走到了昨晚来过的花园,离开了那个旖旎又诡异的场所后,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扉间才让自己跳的有些急速的心脏平息下来。


刚才那真的只是一场没有发生的幻梦?还是宇智波镜用了他的能力对他施以了暗示?不管是真实还是虚幻,那种情色的挑拨都让还未经人事的扉间感到血气上涌。


千手扉间甩了甩头,控制自己不去想那场暧昧,他把视线强行的转移到园内的玫瑰上,却惊讶的发现昨晚满园的红玫瑰现在却变成了白色。


“这是月光玫瑰,白天在阳光照耀下是纯白,晚上在月光的沐浴下是鲜红,非常适合我们血族的情花。”宇智波镜不知何时出现在扉间的身后,为他解释了他的疑惑。


传说里的血族是白天睡棺材板晚上出来活动的黑暗子民,虽然扉间现在知道他们并不会——也许是宇智波不会——睡棺材板,但夜猫子本性还是保留了,几乎所有黑暗生物都更喜欢在晚上活动,这种晚上才会鲜红如血的玫瑰的确挺适合他们的。


“听说过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说法吗?”


千手扉间知道,他在人类写的书籍里看到过,并嗤之以鼻,不过是人类雄性对雌性的一种妄想,俗称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还要套上爱的名义。虽然黑暗种群在性方面一向没什么节操,但至少不会打着爱的旗号到处插旗,要谈爱就是忠心一辈子。


听了少年对人类这种行为的一顿批判后,宇智波镜笑了笑,“本来是美好的两个人,在第三人的贪欲和摇摆中就成为了其他人口中津津乐道的红白玫瑰,挺无辜的。不过我说的不是人类那边的说法,而是血族这边的。”


“白玫瑰代表圣洁,红玫瑰代表鲜血,血族历来喜爱纯洁的处子之血,集二者于一身的月光玫瑰才会受到血族的追捧,直到现在成为了表达爱意的情花,以示爱情圣洁纯粹又浓烈。”


千手扉间微微睁大了眼睛,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花还有这样的传说。


“当然,人类肯定希望能有一个像月光玫瑰这样的爱人,纯洁似雪又性如烈火,满足他们同时拥有红白玫瑰的幻想。”宇智波镜话锋一转,小小的开了个玩笑。


“哪会有这种人,听起来有些分裂。”扉间不以为然。


宇智波镜没有回应,他看了看现在暖洋洋的日光,对扉间提议:“今天天气这么好,要不要我给你画个画像?我水平很高的。”


千手扉间对血族这种贵族式的爱好有些无语,他虽然喜欢看书,但不代表他会喜欢艺术,在他的认知里看书是为了学习知识做研究为家族带来实际利益,艺术这种只有部分成品有价值的东西他一向都是略过。


但是宇智波镜都这么热忱的提议了,自己又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大概现在姓都要改了——想到这儿扉间就想扶额——好像也没什么拒绝的必要。


“……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自己起码要在这座古堡待上三天才能出门,有人主动提供解闷的点子也是好的。


“不用刻意摆什么动作,你就坐在花园凉亭里看看书好了,我会记住你的姿态的。”


当扉间从跟图书馆一样宽大的书房里挑出想看的书回到花园,宇智波镜已经架好了画架,摆了一桌颜料,他换下了那身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衣装,穿的像个油漆工,全身都包的严严实实的。


“不知道的以为你要刷墙呢……”扉间莫名的觉得这样的公爵大人看起来有点……萌。


“没办法,画油画就怕弄脏衣服,虽然我不缺钱,但身上的衣服都是为了跟你结婚特意定做的,不能弄脏了。”宇智波镜一边说着一边把卷曲的黑发也塞进了头巾里。


表情有点不自在的扉间干脆的走进凉亭坐了下来,打开书却什么也看不进去。


宇智波镜总是会无意间像刚才那样体现出对他的喜爱,他在不知如何应对的同时也有些受用。在家时大哥也会如此爱护他,但那毕竟只是亲情,现在有一个长得帅身份高贵有实力性格又好的人频频对自己示好,而且已经成为他的合法伴侣,扉间少爷觉得自己有点无法抵抗。


难怪人类小说里总是喜欢写怀春少女遇上高富帅沦陷的桥段,等等,自己在想什么呢,虽然宇智波镜是高富帅,但自己可不是什么怀春少女!


扉间悄悄的抬头迅速看了宇智波镜一眼,宇智波大画家正在专心的在画布上涂涂抹抹,并未发现他在偷偷看他。


也许自己可以不用对他那么抵触?扉间暗想,联姻已成事实,对方也不是个搞事的宇智波,自己也没必要跟防贼一样防着他,只要不做那种事,还是能很好相处的。


自认为做出了让步的小少爷再次看了宇智波镜一眼,发现他微微蹙着眉头,嘴里喃喃自语:“还是低了点……”


千手扉间凑了过去,画布上的人的确画的惟妙惟肖,宇智波镜说他水平高并没有自傲。扉间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也有如此柔和的气质,要知道别人对他的评价多半都是千手家那个冷淡嘴毒一点都不可爱的小少爷。


“这不是画的挺好吗?”扉间有些不明所以,宇智波镜解释道:“光影有点问题,这个角度的太阳,阳光落在你身上就会出现反光,如果往上点儿就能挡住了。”


原来他在委婉的表示自己个子矮了,扉间一脸冷漠的“哦”了一声,转身就回房去了。


刚刚还在想着跟他好好相处,马上就说我矮,我还会长高的好吗!扉间脸色有点黑,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一阵之后,决定晚上继续用兽型睡觉。




黑色的宾利缓缓停在古朴的庄园内,千手扉间甫一下车就看见他的兄长欢快的跑过来,一边喊着“扉间你回来啦~”一边想来个熊抱。千手扉间脚步微微向左一移,千手柱间就扑了个空。


“扉间你现在都不想要大哥的拥抱了吗?”千手柱间一脸可怜兮兮的问。


“不要!”扉间按捺住回家的激动,一脸嫌恶的说。


“别这么口是心非嘛,你耳朵露出来了哦~”柱间笑的贼兮兮的。


扉间一惊,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头顶,却什么也没摸到,随即恼羞成怒的瞪了他哥一眼,气鼓鼓的丢下柱间和宇智波镜进了主屋。


待扉间进屋后,千手柱间收起满脸开花的表情,一脸正经的问道:“扉间在你那里还习惯吗?”


宇智波镜对这位千手的族长十分尊敬,礼貌的回道:“都挺好的,除了晚上一定要以兽形入睡。”


“噗”,柱间哈哈笑了起来,他有点同情的看着宇智波镜,“扉间才刚成年,不要心急,说真的,我也没想过他现在居然会这么的……别扭哈哈哈~”


宇智波镜没有说什么,他保持着温和的微笑,静静的等待着千手的族长乐完,柱间笑过之后,有些认真的问:“他在你那有没有出现什么异状?”


“没有,扉间只是有些到了陌生环境的不安,这是正常反应,我想等他住习惯了,就不会这样了。”


“镜。”柱间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我相信你对扉间的感情,所以我把他交给了你,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誓言,好好的爱护他。”


“我会的。”镜在心里默念,I promise。


回到自己家的扉间第一件事就去了柱间的书房,然后果不其然的看见了堆积如山的文件,时间最长的竟然还是在他结婚之前,扉间觉得头上青筋一个接一个的爆掉,他大声的咆哮:“兄长!!你竟然翘了这么多天的班!!!!”


“扉间啊,你别这么严厉啦,你结婚是喜事,喜事就应该放假啊~”柱间又挂上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什么逻辑!兄长只是在为正大光明翘班找借口而已!!


柱间眼疾手快的趁扉间开口教训之前一把拉住了他,“走走走,来跟大哥讲讲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这有什么好讲的?扉间心里有些不耐烦,但身体还是跟着柱间走到了庭院。


温暖的阳光轻洒在古老的庭院,百年老树随着和煦的微风轻摆枝叶,落下细碎的日光。


“公爵大人是不是跟你告状了?”扉间有些闷闷的问。


“诶?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想也知道没人会喜欢自己的伴侣每天都变成兽形睡在一张床上吧……还是联姻的对象……”扉间小声的说,他一方面觉得自己没有履行义务,一方面又确实不大愿意。


“哈哈~镜哪会是这样的人,告状什么的都是小孩子的把戏。”


听柱间这么说,扉间有点松了口气。虽然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但也不希望宇智波镜对他有什么微词。


那样一个温柔的人,他不想被他讨厌。


“扉间,你觉得你在镜那边生活的好吗?或者说,在跟镜一起待了这几天后,你对这场婚姻有什么情绪吗?”柱间温和的看着比他小太多的弟弟,“不要说什么为了家族联姻不会有别的情绪的话,那不是你的本意,我要听你的真实想法。”


看着柱间认真的眼神,扉间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老实的说道:“其实还好,公爵大人是个性格很温柔的人,从各个方面都很照顾我,作为一个联姻对象,挺不错的。”


柱间有些哭笑不得,“我没有问你对联姻对象的评价,我问的是你对宇智波镜这个人的感觉。”


对宇智波镜?扉间一时语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对宇智波镜是个什么感觉。一开始因为联姻他又是个宇智波所以对他是抵触的,但他所有的温柔举动又让他消除了防备,甚至产生了可以跟他好好相处的想法。


但是如果要履行婚姻义务他又不是很愿意,总觉得还不是时候。


“不讨厌。”


“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咯?”


扉间想反驳不讨厌并不等于喜欢,但他想起了月光下宇智波镜的誓言和亲吻,嘴唇蠕动了半天,最终什么也没说。


“扉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喜欢他,那就要相信他,明白吗?”


扉间不明白兄长为什么这么说,但看着柱间没有开玩笑的眼神,不由得点了点头。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