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夏梦

中元节应景文,纯粹为了开车,大概是浴室play?整个车攻都没现身2333【我觉得我一写肉就小言的毛病是改不了了_(:з」∠)_



事情是从中元节那天开始不对劲的。


千手扉间按照惯例与兄长一起在自家神社做了一场祭祀,然后身上的祭祀服都没换就被兄长拉去街上逛庙会去了。


穿着特像平安朝贵族的兄弟俩,一路上收到了不少姑娘们的礼物,千手柱间则是神经大条的以为是街坊们对神社神官们的谢礼照单全收,明白什么意思的千手扉间只能一边将礼物全扔给了大哥一边有点坏心眼的想要是被隔壁神宫的红发巫女看见他哥会被打断几条肋骨。


然后经过一个古玩摊时,长相阴森的摊主问道:“两位神官要不要看点东西,都是古早的神物哦。”


柱间一脸“原来还有跟我们一样卖弄玄虚的人”的表情,看的扉间很想给他一拳让他深刻记住干一行爱一行的祖训。


不过扉间接着就看出来了,这摊上的古玩确实有不错的好货,但基本都是随葬品,这个摊主,很有可能是个盗墓贼。


扉间不想跟这种人多谈,随葬品本来就不吉利,他还在中元节摆出来,不怕被恶灵缠身么。而且同是故弄玄虚,他们开神社的,从来不干害人的事,只是卖个精神安慰而已。


“你的东西还是你自己收着吧。今天中元节,走夜路时注意点。”千手扉间留下一句算是警告的话,就要拉着柱间离开。


“这位神官,我觉得这个面具跟你有缘哦,据说是当年因为怨气化为天狗的崇德天皇的遗物。”摊主指了指一个面具。


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天狗面具,商店里几百日元一个的那种,千手扉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这摊主不会是个拿着劣质假货充随葬品的江湖骗子吧。


真要是传说里的大妖怪的东西,又怎么会遗落到凡人手上,这也太逊了,充其量只能算是它的小弟乌鸦天狗们的东西。


不对,自己在想什么,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鬼怪。出身神社又干着神官的活却一心信奉科学的千手扉间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


世上要真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那人世间怎么还会有这么多艰难困苦,每天都一波波的人来神社求安慰,却大部分都得不到解救。


“你与其在这里忽悠我,不如把这些都归还给它们真正的主人,让它们入土为安。”实在受不了摊主渗人的眼神,千手扉间再次警告了摊主,他要是再锲而不舍的推销,扉间就要报警了。


摊主果然不再说话了,他只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就转头找下一个受害者去了。千手扉间赶紧推搡着兄长离开,嘴上顺便埋怨下都是他不好好在家收拾非要出门偷玩的错。


摊上的天狗面具忽然在眼部闪起了一丝红光,随即转瞬即逝。


干完这一次的祭祀,千手扉间便告别了兄长回到了城里自己的公寓。他对神社的活儿并不感兴趣,反正神社继承人也不是他,他乐得做一个只在重要祭典出现帮忙的千手家次子。平日里在大学实验室里做研究才是他最喜欢的工作。


但是一向身体很好可以在实验室待上几天几夜的他,最近却开始萎靡不振,就连大学里的同事都看出来了他的黑眼圈。


原因是他遇上了鬼压床。


开始是轻微的四肢沉重,醒来的时间比以前长。跟着就是胸口沉闷,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让他喘不过气。现在严重到了他的四肢身体似乎都被重物紧紧压住,脑子清醒的想要醒来却怎么也醒不过来,非得费尽全身力气才能挣脱。


同事们都劝他好好休息,院长更是直接批了他一周的假,虽然大家都喜欢院里有一个专利技术制造机,但也不能把人给累坏了。


反对无效的千手扉间只好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回家休假,一路上他在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拼命了,连他进城来购物的大哥看见他都大呼小叫的问你是不是很久没睡觉了不要老是待在实验室要多出来走动晒晒太阳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你看你都快白的看不见了……


自己本来就是怎么也晒不黑的白皮好吗,扉间对他大哥的老妈子式关心无语,但心里还是很受用。


“对了,这是我们神社新进制作的新款护身符,可安神压惊,给你一个吧。”千手柱间笑眯眯的掏出一个护身符,就不管他弟弟的抗拒给他挂在了脖子上。


“这是大哥的关心哦,不要偷偷取下来哦,不然我给你手上脚上都挂上。”在柱间天然的威胁下,千手扉间只好乖乖的挂着那个怎么看都是骗钱的新款护身符回了家。


晚上,千手扉间在迷糊间还真觉得自己身上的重量减轻了不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他幸福的想。在他沉睡之际,一道略带失望的轻叹在他耳边划过。


第二天,千手扉间第一次开始觉得他家应该是个有点儿什么神力的神社,这鬼压床立马就消失了,效果真是立竿见影。


但是第三天开始,千手扉间就觉得不是鬼压床消失了,而是变了味。


被压着的感觉确实没了,但每天醒来自己衣服都是敞开身上还有着奇怪的触感,这让千手扉间非常想把他大哥揪过来给他作法。


这特么的直接从鬼压床变成色鬼压床,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了!


当他从电话里得知他哥被隔壁神宫的巫女请去做客时,他决定咬牙挺过这段时间,妨碍人谈恋爱是会注孤生的。被占便宜就占了,反正鬼没实体也只能干点揩油的事儿,为了他未来的嫂子,他拼了。


说来奇怪,在他下定决心迎接色鬼的时候,色鬼反而没出现了。千手扉间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大哥的护身符做的还真不错,他决定回老家后好好的替他包装宣传一下。


心情愉快的扉间休息了一周后神清气爽的回了学校,又开始了他日夜颠倒的实验室生涯。这天他鼓捣了一夜直到早上太阳升起才出去,觉得头重脚轻直犯困,阳光也刺的眼睛疼。


还是回家睡一觉吧,自己好像真要撑不住了。


虽然很想就这么直接躺床上睡着,但多年养成的习惯强迫他还是先进了浴室。在细密的热水喷洒下,疲劳感似乎有些减轻,扉间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仰起了脖颈,享受着水流滑过肌肤的舒适感。


因此他也没注意到,浴室门轻轻的被打开,然后又轻轻的关上。


千手扉间正要伸手去拿沐浴露的时候,他僵住了。那种被重物压住的沉重感又出现在他的身上!


大哥的护身符没用了吗?扉间强迫自己定下心神想着,随即他懊悔的发现,因为要洗澡,他把护身符给取了下来放在了外面!


这真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啊,不对,是这个鬼太狡猾了,竟然还会麻痹他的警觉性,让他误以为已经没事了于是松懈之下取下了护身符!


扉间一边思考着该如何自救,一边努力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但身上的沉重感似乎比之前又加强了,他现在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也许自己可以试着念一下祭祀用来做做样子的咒语?扉间正在回忆时,突然身上传来了让他脸上开始慢慢浮现绯色的触感。


这色鬼又开始占他便宜了!


一辆攻不现身的车


三天后,扉间冒着注孤生的风险把他大哥硬是从神宫巫女那拽回来给他看房间里是否有鬼,千手柱间苦着脸坦白了自己的招摇撞骗,“扉间哪,你应该知道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鬼啊怪的,我们这些神社也只是让人有个精神寄托,我哪里真有传说里的阴阳师们的法力啊。你是不是太累了做了春梦啊?”


千手扉间无言的把他哥踢回去继续谈恋爱了,不过说来也奇怪,自那天之后,自己再也没有遇到鬼压床。


一周后,大学里新进了一批新生,院长乐呵呵的带着一个小年轻来到扉间的办公室,说这就是你以后要带的研究生了,别看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分数可是第一哦。


小年轻长的确实斯文,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微曲的卷毛还在微风的吹拂下跳动,十分礼貌的叫了他一声老师。


扉间觉得这学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也就算了。点了点头算是收了这个弟子,然后开口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黑发的青年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我叫宇智波镜。”


宇智波镜带着笑意的黑瞳里闪过一丝红光。


“我终于找到你了。”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