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Regained 04

哨兵x向导,星际AU,年下,HE


今天升了职,还有妹子说喜欢我的文笔,虽然我觉得自己文笔不算好,但也挺高兴的233能让人看的愉快就是文存在的意义~


01  02  03  04  05


一路上,镜总觉得老师精神空间里的学院跟实际的学院似乎有哪里不对,不过这也正常,老师记忆里的学院还是他离开之前的学院,现在的学院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有了变化,比如他的办公室早已被其他进驻的教师所改造。


但当镜推开千手扉间办公室的门时,他看见了熟悉的布置,甚至在老师的办公桌上,还有着一个装着水的瓶子,里面插着一支郁金香。


郁金香他认识,因为是他送的。




那是在情人节的那天,宇智波镜走在充满粉红泡泡的街上,被卖花的姑娘拦住了。


“帅哥,买支花送你喜欢的人吧,要抓紧时机表白哦~”


自己拿着玫瑰去跟老师表白?会被赶出去的吧。


但是好像不送点什么,心里又有点不甘心。


最终宇智波镜选了支不那么打眼的郁金香,老师要是问起就说感谢师恩吧。


拿着花镜带着点小激动来到了老师办公室门前,正要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关,还开了一条缝,里面隐隐约约透出交谈声。


有人在里面跟老师谈事?镜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想着要不待会儿再来,门缝里飘出的一句话让他定住了脚步。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结婚?”


镜瞬间就提高了自己的听觉灵敏度,如同他的精神体一样隐匿了自己的气息,贴在门缝旁开始听起了墙根。


“父亲,我结不结婚有那么重要吗?”


父亲?难道是千手家的族长过来了?那是个表情一直都很严肃的健硕老人,镜只在电视上见过他。


“扉间,你是你们兄弟里最不会感情用事的,为什么在你自己的婚姻问题上这么的拎不清?我以为你应该明白身为千手家的一员应该尽什么义务。”


“身为向导能尽的义务只有联姻。”


“我并没有强制你跟哪个人结婚,也没有让你放弃你的前程,只是让你在这些优秀的哨兵里选个你喜欢的,这你都不干!”


“这些人都是几大家族的吧,居然还有个未成年?是你们太丧心病狂还是觉得我会丧心病狂?”


“还不都是因为你一直拒绝介绍,现在跟你适龄的人全都结了婚,我能有什么办法。”


自己好像听见了大型逼婚现场,宇智波镜手心里捏了把汗。


“宇智波家不是还有两个么。”


“想都别想!!!你跟谁结婚都行,唯独宇智波不可以!!”


千手佛间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打在了镜的心上,在学院里的日子过得单纯,他几乎都要忘了,千手家的大家长极度讨厌宇智波,反之亦然。


老师特意提到了宇智波……难道他喜欢的人在宇智波?会是那两位大人之一吗?但老师平时对他们也没多少好脸色啊。


现在这种情形,自己的希望又更加渺茫了。千手和宇智波两位族长严重不和,两家从来就没有互相通婚过,老师又好像喜欢别的宇智波,自己一个还没毕业没有军衔又不是直系的人,真是没有任何胜算。


“你们肯让宇智波镜成为我和大哥的学生,我以为你们已经开始接受总理大人的提议了。”


“那只是给上面做个样子,议会想削弱几大家族的力量,就搞什么联盟合作,说的好听,不就是想把我们赶出权力中心。你以为田岛那老家伙不是这么想?他没让直系子弟过来而是送了个旁系,就表明了他也是做做样子。”


虽然隐隐约约有察觉,但直接被点明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弃子,镜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我是来叫你选对象的,你跟我扯这些干什么,反正除了宇智波,你选谁都行。扉间,你和柱间是我仅存的两个孩子,我希望千手能在你们手上继续延续下去。”


“……父亲,你先回去吧,我再想一想。”


“再过段时间,你的调令就要下来了,你将会成为第一个拥有自己独立舰队的向导。我满足了你所有的愿望,你也该听听我的话了。”


镜感到里面的人向门这边走来,立马跑远了一点,装作刚过来找老师的好学生。


他迎面就碰见了千手佛间,这个头发花白身材魁梧精神依旧矍铄的老人,用鹰一样的目光扫射了他一眼,停在了他手里拿着的郁金香上,跟着就与他擦肩而过,而他则吓出了一身冷汗。


希望他们没有发现自己在偷听。


轻轻推开老师办公室的门,他看见老师站在窗前眺望远方,地上散落了一地贴着照片的纸片。


他正想习惯性的去收拾,头顶传来了老师冷冽的声音,“这些你别动。”


他抬起头,正对上了老师那朱红的眼瞳,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听从了老师的话,不再管那一地的相亲资料,将自己手里攥着的郁金香递了过去。


“大街上好多卖花的,被缠着就买了一支……感、感谢老师对我的教导。”


老师平日情绪波动不大的眼神明显泛起了笑意,他接过那支郁金香,在手上轻轻的转着,“今天是情人节呢……”


宇智波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既希望老师会想到什么,又害怕老师会想到什么。


但是千手扉间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找出了一个空瓶,灌上水,把郁金香插了进去。


镜看见老师的精神体又跑了出来,雪白的狐狸优雅的走到他的面前,抬头看着他。镜蹲了下来,刚想摸摸雪狐的头,雪狐就蜻蜓点水般的舔了舔他的唇角。


“谢谢。”




那支郁金香没几天就枯萎了,鲜花的保质期总是短暂的。但在老师的精神图景里,它依然如同刚摘下来时一样美丽。


可在办公室这里,并没有看见老师的意识。镜出了门,在学院其他地方都转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他走到用来举办舞会等大型活动的大厅,发现这里依然保持着那次联谊舞会的模样,想起当时老师对婚姻的看法,镜有些落寞。


雪狐悄悄的走到他的身边,尾巴轻轻扫过他的腿,镜蹲了下来,摸了摸它的头,“你的主人到底去了哪里?”


雪狐殷红的眼睛静静的盯着他,突然周身的环境开始扭曲,急速的变换,就在几秒钟的时间里,镜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


双重空间?


镜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什么发现了,原来老师的精神图景是一个双重空间,除了最开始见到的,还有一个里空间藏在深处,如果没有主人的允许,是进不去的。


向导擅长精神攻击,将敌人的精神拖入自己的精神空间绞碎是一种常用手段,为了防止低估对手被精神力强的人反杀,再造一个空间保护自己的精神核心是个好方法,只是能这样做的,只有能力很强的向导。


镜观察着这个里空间,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巨大的军舰内,他瞬间就认出来了,这里是千手扉间的母舰飞雷神。


他有些激动,这里既然是老师的军舰,那他一定是在指挥室。曾经无数次,他都在自己的军舰上,透过空间立体屏幕,看着千手扉间坐在最高指挥官的王座上,精确的指挥着一场又一场的战役。


每当看到老师那帅气的英姿,他都觉得自己肾上激素分泌急速增加,然后更加的崇拜,更加的喜欢这个人。


如果能成功唤醒老师,自己就去表白吧。暗恋到失去的痛苦,他不想再尝了。


宇智波镜一路径直走向了指挥室,雪狐和黑豹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了指挥室的金属门,就看见他魂牵梦萦的身影站在指挥台上。


“老师……”看见千手扉间那笔直的背影,镜几乎要落下泪来。在现实的世界里,千手扉间躺在病床上,那苍白的脸色和削瘦的手腕,让他产生了老师快要离开的错觉。而现在,他见到了还健康活着的老师,尽管只是一个意识体,但没有什么比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安然无恙更开心的了。


他轻快的走上前,呼唤着老师的名字,希望老师的意识能够对他有所回应。但是奇怪的是,千手扉间一直没有回应他,而是如同雕像一样,矗立在指挥台的大屏幕前。


屏幕上出现的战况镜十分熟悉,那是老师的舰队遭遇到金银兄弟的海盗船队包围时的战力分布星图。


老师果然还沉浸在那场战斗里,直到最后,他的心里一直都记挂着他的下属和国家。


宇智波镜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当年的战场,不同的是当年他只能站在自己的舰桥上眼睁睁的看着老师离去,而现在他站在老师这里,再一次的听见了当时老师的诀别之言。


“你们是火之国未来的希望,请谨记作为军人的职责,为了你们的亲人、爱人、朋友而活下去。”


随即,千手扉间切断了与其他舰队的通讯。


镜站在他的身后,握紧了双拳,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老师会操纵飞雷神,毫不犹豫的撞上对面的海盗船。


不要!


镜的心里大声的叫喊,他想上前去阻止,他想去对老师说不要丢下他,但他知道这一切都已经发生,无法挽回。


他看着千手扉间的手指放在了加速按钮上,只要按下去,这座巨大的军舰将会化为一枚高速的核弹,将所有的一切撞的灰都不剩。


突然,千手扉间的手迟疑了一下,转而放在了另一个按钮上,他轻轻摩挲了那个按钮几秒,最终还是放开了手。


“如果我现在单独跟你连线,事后被人查出,你会被人责难吧。”


“但是又很不甘心,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口。”


“别人都说我做事雷厉风行不惧人言,可为什么我在自己的感情上却退却了呢?”


千手扉间叹了口气,重新将手放在了加速按钮上。


“我暗恋着一个人,但此生大概永远也无法说出口了。”


在急速前进的飞雷神即将撞上海盗船的前一刻,宇智波镜看清了那个按钮。

那是母舰连接各舰队的通讯装置,上面的数字,是他的舰队编号。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