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乌有—日更小王子

佐鸣/all鸣,all扉,受控洁癖,可拆不逆,爱木叶,专注手游一百年的吃土girl,目前死在火影手游yys,同人挖坑必填。

【镜扉】Regained 02

哨兵x向导,星际AU,HE


01  02  03  04  05


在千手柱间的带领下,镜和水户小春一起进入了这座堡垒的更深处,奇怪的是,越到里面人员越少,尤其是哨兵几乎不见一人,到最后只剩下千手柱间和水户门炎。站在最后一道黑色的金属门前,小春释放出了强力的精神屏障,笼罩了另外三个哨兵。


“请各位提高你们的注意力,如果感官有什么不对,立刻叫我。”虽然小春这话是对着三个哨兵说的,但镜明白,她告诫的对象只有他。


里面会有什么危险吗?镜看着那扇漆黑的大门,突然一阵心悸。


老师……他在里面吗?


一阵轻微的机械声响起,门一分为二向两边滑开,瞬间一阵强烈而又紊乱的精神波动冲出了门外,这阵精神波动是如此的强劲,小春的精神屏障几乎肉眼可见的遭到了迅猛的攻击。如果不是小春早有准备,恐怕他们四个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伤害。


“这是……”镜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这巨大的房间,里面的人员都是向导,全都开启了精神屏障,大量的精神冲击波在房内四处飞舞,噼里啪啦的打在了屏障上。这种环境,难怪没有哨兵,一般的哨兵没有向导的保护恐怕精神早就被绞碎了。


然后镜就没有心情去探究这些杂乱的精神能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在房间的中央,看见了他的老师。


千手扉间静静的躺在那里,面容安详沉静,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苍白,显示出一种长期得不到营养的病态,从衣袖中露出的手腕消瘦见骨,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微微起伏的胸口表明了他还有呼吸,他从那场同归于尽的战役里活了下来。


眼泪悄悄的从宇智波镜墨色的眼瞳里流下,顺着脸颊滑落,滴在脚边沁入了地板。平日被称作博学灵敏的大脑此时宕了机,他张开了嘴,一边流泪一边欣喜,但却不知道该发出什么音节。全身的细胞都在高兴的哭泣,他的老师没有死,他还活着,他这一生的快乐全都聚集在了今天。


千手柱间看着这个已经泣不成声的年轻人,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三年前那场战役结束后,我派出了精锐部队潜入了交战区附近搜索,希望能找回扉间的遗体。但是派出去的人却在中心区域发现了一个能量漩涡,漩涡中心就是扉间的母舰飞雷神。”


当年千手扉间就是将飞雷神直接撞向了金银兄弟的飞船与对方同归于尽,才为其他舰队争取了撤离时间。回想起在舰桥上看到的那一幕,宇智波镜的内心依然一阵阵的抽痛。


“那股能量漩涡很奇怪,不是普通的宇宙黑洞所造成的,它不会造成物理伤害,但会让人精神出现紊乱,很像是向导常用的精神攻击。结合飞雷神在里面,我们断定,这股能量漩涡,是扉间临终前为了攻击金银兄弟而释放出来的精神力。”


“之后我们便派出了几个优秀的向导,包括曾经是他的学生的小春,合力隔绝了这个漩涡,才将飞雷神给拖了回来。当我们打开飞雷神的时候,竟然发现扉间在里面,虽然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但他还有呼吸,我当时的心情和你一样,也哭了起来。”


小春在支撑着屏障的同时,还有空打趣起柱间,“柱间大人当时可不是像镜这样默默流泪,而是嚎啕大哭,要不是被医护人员拦着,差点就要抱着老师哭了。”


“啊哈哈那是我太高兴了一时就激动了。”千手柱间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但是扉间虽然还活着,却一直没有醒过来,而且他释放出来的那股精神力,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刚开始还只是让哨兵感到不适,后来连向导都有些无法承受,到最后,就像现在这样了,没有哪个哨兵能承受如此强大的精神攻击,就算是我也会受伤。而向导里也只有相当优秀的人才能暂时与他精神共振。”


“可是就算能够与老师精神共振,也出现了问题。”小春适时的补充,“所有的向导都在精神共振之后被排斥了,确切的说,是被赶了出来。”


被赶了出来?“你们进入了老师的精神图景?”能用上被赶出来这种字眼,必定是进入了精神图景,那是每个哨兵和向导都会拥有的精神空间,也是最私密最核心的精神领域,一旦精神图景被破坏,那这个哨兵或者向导就完全废了。


小春点点头,“精神力如此肆虐,要么就是不再受主人控制,要么就是主人本能的攻击一切他认为是敌人的事物,很有必要进入他的精神图景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所以我带着我的精神体进去了。然后我在老师精神空间的门口看见了他的精神体,它似乎对我有些迟疑,但没有马上赶我走,我进入了大门,发现里面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我正要再深入的时候,老师的精神体突然对我发出了咆哮,四周也迅速的变成了一片黑暗,跟着我就被赶出来了。”


“后来我们派了其他的向导去试探,无一例外,全都被赶了出来。有的人像我一样能进入大门,有的人连门都进不去。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姑且认为这是老师的自我保护机制,他现在陷入沉睡,他的精神体无法分辨我们是敌是友,只能无差别的攻击一切它认为可疑的人。”


老师他还沉浸在那场战役里,直到最后一刻,直到他陷入了沉睡,他依然在尽力的保护着他的属下。宇智波镜看着眼前紧闭双眼的老师,鼻子有些发酸,他多想再看一眼老师那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那你们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镜很肯定千手柱间把他找来不是为了告知他老师还活着这么简单。


“我继续说明吧。”小春微微叹了口气,“我们经过多次的试验,最后发现,老师的精神体对某种精神体有反应。”


某种精神体?


“具体来说,就是……长得像猫的精神体。”看到镜睁大的眼睛,说出这个结论时,小春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要是长的像猫或者猫科动物的精神体,老师的精神体都会短暂放行,然后再赶走,比如我能进大门,是因为我的精神体是一只山猫。这肯定不是因为老师喜欢猫,众所周知,老师根本没养过宠物。”


“其实扉间他挺喜欢毛茸茸的东西的,所以他带毛领的大衣才那么多。”千手柱间此时弱弱的吐了个槽,“但是不是喜欢猫我也不知道,从小就没见他想养宠物。”


“精神体的行为一般都是主人内心的映射,所以我们推测,应该是某个有着猫科动物外形精神体的人对老师有着特别的意义,而且跟他熟识,不然老师的精神体不会还做出驱赶举动。因为我们的精神体像那个人的精神体,他的精神体才会在迟疑下放行,但是一旦它确定不是,就会迅速的将人赶出去。”


“特别的意义?……”宇智波镜内心有些发凉,他不想去想这背后的意思。


“就是对老师来说很重要的人,柱间大人第一个就被排除了,他的精神体不是猫科动物。”小春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千手柱间,后者果然跟受到打击一样开始消沉了。


“如果不是亲人,就是朋友,以及……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宇智波镜低下了头,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


其实也是迟早的事,上头不会允许一个优秀的向导长期没有与哨兵配对,老师也不会真的一直独身。是自己产生了妄想,以为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等待,然后从此错过。


“如果这个人不是亲人,问题就大了,精神体是猫科动物的人那么多,要找出这个人,真是太难了。”


“其实不难,扉间的交友圈子很有限,跟他熟识的人也不算多,一个个的排查就行了。”旋即千手柱间就又消沉的低下了头,“扉间竟然有喜欢的人了也不跟我说,我这个大哥真是好失败啊。”


宇智波镜的心有些砰砰直跳,他明白为什么要把他找来了,因为他的精神体正好是一只黑豹。


“你们找出这个人是想让他做什么?”


“我们想让这个人帮助我们,由他进入老师的精神图景,唤醒老师的意识。”


宇智波镜觉得这太荒谬了,他激动起来,“所以你们找来了一切有可能性的人,让他们一个个的进入了老师的精神图景?然后你们准备让那个不知道品行如何的人进入老师最隐秘脆弱的精神领域,只因为老师可能喜欢他?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这人别有所图,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他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是怒火,也是妒火,想到有那么一个人,竟然占据了老师的感情,还将会在老师兄长的默许下进入老师的精神深处甚至有可能会引发结合,他就十分愤怒。


凭什么这个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一切,而他只能永远的看着老师的背影,带着无法说出口的暗恋度过余生。


“你别担心。”千手柱间收起了消沉,又恢复成了那个强大可靠的首席哨兵,“有我在,不会有事。”


看着千手柱间那温和沉稳的双眼,宇智波镜渐渐平静了下来。自己真的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竟然质问起了老师的兄长,在这整件事里,除了他,千手柱间才是那个最痛苦又最希望老师醒来的人。


“镜,你别担心,到现在为止,所有老师身边的熟人朋友甚至下属,凡是精神体是猫科动物的我们都找来了,但却没一个人能够成功,所以我们才想起了你。你三年前申请离开军队,是柱间大人亲自放的人,所以一时竟没有想到,你也是老师熟悉的人里,精神体是猫科动物的人。”


“小镜,我是真的希望你是我找来的最后一个人了。”千手柱间眉宇间透出一股悲伤,“如果连你都不行,那扉间就会再也醒不过来了。”


老师会再也醒不过来吗?


宇智波镜的手紧紧握成拳,轻微的颤抖。他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不是那个人,害怕自己会被老师赶出来,害怕自己这么多年的暗恋化为灰烬,害怕再次承受那失去所爱的锥心之痛。


这是一场豪赌,他对自己说。赢了,他将达成夙愿,输了,将是万劫不复。


评论(7)

热度(59)